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60章 此地不宜久留
  城主府,議事廳。

  楊洛與趙山河在同夏侯海叮囑了一番后,便火急火燎的離去了。

  望著這兩道離去的背影,一時間,不禁是讓得夏侯海有些妄自出神。

  經過短短數月來的頻繁相處,他現已是越發對這兩位胸懷壯志的少年感到欽佩與敬重。

  趙山河就不用多說了,骨子里本就流淌著正統皇族血脈,憂民憂國,愛戴百姓,自當是無可厚非。

  但這個楊洛,卻只是一介草民出身,居然也能為了改善百姓民生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這份為國分憂的大義,著實不免讓人高看一眼,這倒也難怪連當朝四皇子都能與其稱兄道弟、無話不談了。

  不久前,當他獲悉了城外那條地下河的水下秘密時,本以為即將又要迎來滿城血雨腥風,可卻不成想,自己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壓根就沒把心思放在那條靈石礦脈上,而且還以兩枚地藏果為代價,布下欲蓋彌彰之局,為百姓們設身處地的考慮是何其周全,連他這位城主都自愧不如。

  然而接下來,守護這條靈石礦脈的重擔卻落在了他這位城主的肩上,要是一旦走漏了風聲,只怕他這條小命非但難以保住,連這座城主府都要被踏為平地吧?

  他當時就覺出了這里邊不可預測的風險性極高,是以,便向四皇子提出了難以勝任的顧慮,可偏生趙山河卻是對其信任有加,還聲稱非他不可委以這一重任,日后若是遇到什么難處,自會有朝廷為其撐腰。

  跟著,楊洛還在一旁幫腔,說是所有一切困難都是暫時滴,還望夏城主能夠心系百姓,為百姓守住這片安樂凈土。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還能說什么呢?也只能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了唄。

  隨后,這二位還為其留下一條錦囊妙計,告知他說,只需將那兩枚地藏果的消息傳出去,所有后顧之憂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就這樣,還沒等他從思忖中回過神來,這二位小爺便已奪門而出,揚長而去。

  出了城主府大門,楊洛偷偷往街對面瞄了一眼,發現昔日的茶棚已然不復存在,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記住那位熱情好客、喜好熱鬧的說書人,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苦澀,便同趙山河一起邁步而去。

  洛河塘,后院。

  今日的善堂香火格外鼎盛,在那五尊神龕下的香爐碗里插滿了香根,香火繚繞,徐徐裊裊,將每尊神龕都映襯得活靈活現,縹緲出塵,就仿佛五位上方仙的替身被擺在了那里一般,引得越來越多的香客前來虔誠發愿、敬香叩拜。

  眼看著進出善堂的人都將知足與感恩的笑容掛在臉上,藏身于遠處偷偷觀望地五位仙堂教主也是倍感欣喜與欣慰,僅僅只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當地百姓就已對他們信仰如此之深,這還真是讓他們有點舍不得離開了呢。

  不過轉念又一想,如果能在各地州縣都開起這樣一座善堂,那他們所收集的信仰之力,豈不也就越來越多?

  所謂的信仰之力,通常也可稱之為念力或愿力,對于妖修或鬼修而言,皆是用來消減自身業力、從而減輕天罰的。

  這就好比藥康曾提到過的緣法,人類修士須當以緣法度化己身,那么妖修和鬼修,便是需以這信仰之力度化己身。

  其實這里面的門道也不是很難理解。

  妖修和鬼修的存在本就已是超脫了天道法則的禁錮枷鎖,若不能以非常手段獲得天道認可,降下天罰也必然是遲早的事。

  所以說,他們以蕓蕓眾生的信仰之力來消減業力、度化己身,也不失為逃避天罰的一條出路。

  有道是因果循環,自有定數,萬事皆有輪回。

  他們始終堅信,今日種下的善因,必將是明日收獲的善果。

  故而,為了能在修行這條路上走得更遠,他們也只能是想盡一切辦法來收集更多的信仰之力。

  今日,他們就要離開了,雖然有點舍不得,卻也屬實是情非得已。

  不多時,楊洛跟趙山河來了,他們便一同走了。

  出城的路上,五位仙堂教主都沒說什么,但楊洛與趙山河的兩張破嘴卻一直都沒閑著。

  “楊洛,你是不是也太敏感啦,我們的南水北調工程才剛竣工,宗門那邊就算是收到了消息,估計也要過幾日才會派人趕過來,你又何必如此著急忙慌的趕著出城呢?”

  “早走和晚走還不是一樣都要走,如今我們的各種理由基本都已差不多用光啦,萬一真要是讓宗門派來的人給堵在城里,到時候免不了又要大傷腦筋的和他們去周旋一番,你不嫌煩,我還嫌煩呢。”

  “也是啊,要是照你這么說,此地還真是不宜久留呢。不過,我們就這樣一直逃避下去,總歸也不是個辦法呀,你又打算什么時候回去呢?”

  “回不回去不在于你我,而是在于仲天羽的態度。”

  “你這話又是怎么說?”

  “你想呀,咱倆現在要是一回去,必定會被仲天羽問及到有關洛河塘和筑基丹的事情,其實就算不用找你我去問話,那個老狐貍想必也早已將這里邊的來龍去脈調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到時我倆又要如何去應付他呢?”

  “那即便是我們在外面多待上一段時間,等回去以后,那個老狐貍就不會過問了么?”

  “問肯定是要問的呀,但時間一久,有些事我們也都想不來啦,老狐貍總不能強人所難吧?再者說了,咱們現在可是有了皇商的金字招牌,你就不想讓咱們的洛河塘遍地開花?要我說呀,干脆一路高歌猛進的開到京都去算啦,你覺著呢?”

  “呃!我倒是對此沒什么意見,要不,咱就一路開到京都去?”

  話到此處,他二人皆是豪情萬丈的大笑起來。

  不過,倆人先前這一口一個老狐貍的叫著,卻不免把車隊里的胡天罡叫得是心里好不憋悶,當即‘吭咔’的整出兩聲動靜,便打斷了這二人肆無忌憚的笑聲,“咳咳,一路風塵都堵不上你倆這兩張破嘴!抓緊時間趕路,老夫可不想晚上在外面宿營過夜。”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