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57章 勸返
  “四皇子,侯海求見。”

  這時,門外響起一個恭敬的聲音。

  待到獲得允許后,夏侯海才打開房門,步入書房,跟著又將房門隨手帶上。

  趙山河抬手向他比了比楊洛旁邊的空位,說道:“海哥來得正好,快過來坐下說話,剛好有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不必了,屬下站著領命就是。”夏侯海沖著趙山河施以一禮,然后也沒動地方,就那么躬著身子等候發落。

  趙山河也沒和他再客氣什么,便將花海棠欲要和陸云濤隱退江湖、浪跡天涯的請求同他說了出來,說到最后還補上一句,“此事我已應允,不知海哥能否賣我幾分薄面呀。”

  這又哪里是在和人家商量,分明是仗著皇子身份告訴你一聲嘛。

  夏侯海也不傻,自然把君與臣之間的相互尊重看得很通透,當即連奔兒都沒打,便一口答應下來。

  盡管花海棠的花容月貌和名門出身都擺在那里,但對于夏侯海而言,這么個骨子里透著風騷的美嬌娘擱在家里養著,實在是讓他有些放心不下啊。

  更何況,打從花海棠下嫁到城主府給他做妾以來,各種有的沒的緋聞是層出不窮,后來還成為了同為朝廷效力的自己人,這就更讓他犯忌諱了。

  是以,如今能在當朝四皇子的主張下將其給休了,那也算是間接地幫他了結一樁想做卻又遲遲沒敢去做的心愿,他自是巴不得的。

  就這樣在將一封休書寫好后,由他親自遞到了花海棠手上,這件事也算是到此翻篇。

  不過接下來,一直都沒吭聲的楊洛卻又開口了,“小濤呀,你和海棠姑娘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按說我也是替你倆感到高興的,只是在與你倆分別之前,另有件事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和你倆當面說清楚的。”

  “何事?”陸云濤把目光移向楊洛,似是對‘小濤’這個稱呼很不待見。

  卻見楊洛露出一抹略顯愧疚的表情,搖頭苦笑道:“半年前,我因受人蠱惑誤把你當成匪首,還差點……哎!都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如今我當著你倆的面給你倆道個歉,還望二位能大人不記小人過,日后江湖再見,我們都還是朋友。”

  說著,便將一只鼓鼓囊囊的乾坤袋扔了過去,“此中靈石和金銀全當是在下對二位作出的補償,還望二位務必要收下。”

  陸云濤一把接住乾坤袋,用神識稍一窺探,原本面龐上還有些兇戾的神色也逐漸有所緩和,居然還很生硬地擠出一抹笑容來,“江湖再見,依然還是朋友。”

  語罷,便將花海棠攙扶起身,雙雙告辭離去。

  門開門關,書房內就只剩下趙山河、楊洛、夏侯海三人。

  后又經過他三人一番縝密商討,最終定下了由城主府牽頭、洛河塘全力配合的扶持政策,來促進全城百姓盡快恢復民生。

  日出日落,日落日出,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三個月后。

  若按季節來算,已然到了冬季,但由于象城一地環境特殊,氣候變化無常,故而也沒什么非常明顯的節氣特征,一年四季都是日升回暖,日落降溫,當地百姓也早都習以為常了。

  經過這三個月的共同努力,百廢待興的各行各業也都已恢復如初,甚至還要比早先的生意更紅火,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端的是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繁華盛世。

  當然,這也要多虧了當地鬼市的特產‘筑基丹’,引得八方來客云聚此城中,這人一多呀,自然生意也就好做多啦。

  除此之外,洛河塘的名氣也是如日中升、越來越大,隨著慕名而來的江湖兒女紛紛應聘加入,居然還在臨近幾座城池都開起了相同經營模式的分號,各地聯動,互通有無,現下已被越來越多的民眾所認可,深得民心。

  再就是當初定下的‘南水北調’工程,目前也已基本竣工,只待良辰吉時一到,這象城百姓們便再也無需為了水源去犯愁,當真是老天眷顧,降福澤于民間啊。

  不過,當地全城百姓也都知道,真正為他們降下福澤的卻并不是老天,而是不喜人前露臉的那位低調少年。

  沖冠一怒為紅顏,斷頭臺前飲酒醉,夜戰八方平匪患,除魔衛道守本心,南水北調為百姓,躊躇滿志甘平凡。

  關于他的各種事跡和傳聞,那是早就在城中大街小巷上傳得沸沸揚揚,甚至都已被街邊說書人改編成一段段可歌可泣的生動故事,聽得眾人是大飽耳福,心馳神往,隱隱有一股盲目崇拜的暗流在民間極速擴散開來。

  而在此三個月期間,昆侖仙宗也已先后派出幾批人來向楊洛跟趙山河傳達掌教口諭,大致內容幾乎無異,無非就是催促他二人盡早遠離俗世喧囂,回歸宗門、潛心修行之類的屁話,不過呢,卻皆是被他二人以相當充分的理由給搪塞了回去。

  “當前,夏安和夏夜雖已認罪伏誅,但畢竟給這全城百姓降下太多禍事,若不能為百姓做出些補償來平復民怨,只怕也將會影響到本宗千古清譽吧?”

  “現下,南水北調工程還有待于進一步修繕,無論做起任何事來,總要有始有終不是?”

  “催什么催!我哥倆這是在給宗門擦屁股好吧?你們回去就跟掌教說,只要等這南水北調工程一竣工,我倆立刻就回去還不成么?”

  諸如此類的理由,他二人也是張口就來。

  任爾東西南北風,吾自咬定青山不放松。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不回去!不回去!不回去……

  沒辦法呀,遇到這么兩個油鹽不進的犟種,宗門那邊也只能是由起初的強勢轉換成懷柔策略,打起了感情牌。

  又是石長老,又是佟大成,又是常云龍的,紛紛都被派過來苦口婆心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后一次,甚至竟連唐野都被派過來充當說客,但卻依舊還是沒能將這倆人給哄騙回去。

  “楊洛!山河!你倆可別太過分,差不多也就行了啊。雖然我的立場是站在你們這一邊的,但掌教的容忍度總歸是有限的,你倆可要好自為之。對了,現如今的財神山早已布置妥當,財神幫和山河會的兄弟們可都是盼著你倆能盡早回去呢,廢話我也就不多說啦,一定要記得早點回去呀。”

  這是當時唐野在臨走前撂下的話。

  望著那一道曼妙倩影御劍遠去,楊洛跟趙山河也不禁都是一陣失神,懷念起昔日同兄弟們之間的舊情,可后又經由他二人一分析,還是覺著這里邊的‘勸返’成分居多,索性也就把心一橫,繼續留在這象城一地修身養性,展望未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