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56章 花海棠的命運與陸云濤的選擇(二)
  突然,從不遠處樹林間傳出一個略顯輕浮的聲音,令得夏侯海和陸云濤的心神皆是為之一振,“小海呀,方才你那同宗同族的表弟‘夏安’已經自尋短見啦,此番我和四皇子同來呢,是專程來給你排憂解難的,放心放心,這一場風波很快就會過去啦。哎呦!小濤也在呀。”

  伴著這個聲音的由遠及近,楊洛、趙山河、李小勇、李添以及一眾仙風道骨的身影也都紛紛亮相在書房門前,一時之間,差點沒把夏侯海激動得哭出聲來。

  他快走幾步迎出門外,只聽得撲通一聲,便是跪在了趙山河面前,呼吸急促的哽咽道:“四皇子,都怪屬下失職,辜負了您和四王爺對屬下的信任,侯海就是粉身碎骨,也難辭其罪啊。”

  “海哥,起來說話吧,一切都過去啦。”

  趙山河語氣和善的說著,似是并沒有怪罪夏侯海的意思。

  但越是如此,反而越讓夏侯海愧疚難當。

  “是屬下沒能及時發現夏安的藏身落腳之所,這才導致全城百姓都跟著一起受到牽連。屬下認罪!愿領死罪!還望四皇子成全!”

  夏侯海顫抖著身軀把話說完,居然一頭就磕在趙山河腳下的青石路上,不禁讓得一旁的楊洛光是看著都感覺疼。

  趙山河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起來吧,你若是領了死罪,往后又由誰來負責這全城百姓的安居樂業呢。再說了,這件事的始末我已詳盡掌握,本就和你沒什么關系,你又跟這兒大包大攬的往自己身上亂安什么罪名。”

  “四皇子,難不成這全城百姓目前尚還都有救么?”

  夏侯海用衣袖摸了一把眼角的濕潤,抬起頭疑惑地問著。

  趙山河沖他溫和一笑,“呵呵,是啊,目前也就只還差你這城主府邸尚未將禍亂清除干凈,外面的百姓皆已無憂了。”

  “是嘛!百姓無憂就好!百姓無憂就好啊……”

  許是一時情緒太過激動,又許是身上受了太重的傷,說著說著,他兩眼一黑,便搖搖欲墜的昏厥過去。

  接下來,整座城主府邸也經歷了一場大清洗。

  夏侯海、花海棠、陸云濤三人是最先被從體內取出血色蠕蟲的,跟著,府邸各處也都被仔細搜羅一遍,但凡發現尚還有一口氣在的家丁、奴仆、婢女、丫鬟等,統統都會在第一時間給予救助,但即便如此,也還是有不少下人無力回天、死于非命。

  直到日上三竿,夏侯海才從沉睡中醒來。

  當他緩緩睜開眼瞼一看,自己竟然正躺在屬于自己的臥榻上休息,此外,還有一名婢女在看護和照料,這簡直就跟做夢似的不真實。

  但很快,在其腦海中又浮現出一段很真實的記憶,這才讓他很清醒地意識到,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小嬛,四皇子他們一行現在何處?府中危機可否已然平息?”他沖著那名婢女的背影輕聲發問。

  那‘名為小嬛’的婢女此時正在拾掇著屋內的凌亂擺件,當聽到夏侯海的聲音從其身后傳來,立馬轉身跑向床榻之旁,嚶嚶哭泣著應聲作答,“城主大人,四皇子他們已將府中危機全部清除干凈,這會兒好像正在您的書房里跟花海棠和陸云濤說著什么。”

  “嗯,如今全城上下百廢待興,四皇子此刻定是心急如焚,既然我都已醒了,這就扶我起來吧。”

  夏侯海伸出一條手臂搭在婢女小嬛的香肩上,本欲借力起身,卻不想竟將那身子骨柔弱的婢女給扯到了床上,倆人就那么近距離的四目相望,一時間似有真情流露,但緊接著,夏侯海卻是保持克制的打破了這份尷尬。

  他緩緩撐起身體,自己動手開始穿戴衣物,不過他的這一舉動,卻好似是刺激到了小嬛,令其趴在床上隱隱發出了抽泣聲。

  “小嬛,你這又是怎么啦?好端端的又哭什么呢?”

  夏侯海只是皺眉問了這么一句,那抽泣聲便立馬止住,再也沒了動靜。

  夏侯海搖頭莞爾一笑,也不再去管那身后的人兒因何而哭泣,穿戴好衣物后起身下床,徑自邁步走向房門口處。

  不過就在他還尚未出門之際,卻又是腳下一頓,語氣悵然地留下句話,“都說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那幾夜春情,侯海都還記得,乖乖留在屋里等我回來。”

  語罷,便是豪氣干云地推門而出。

  ~~~~

  城主府后花園,書房內。

  此時,花海棠已然是痛徹心扉的哭成了個淚人,正向楊洛跟趙山河傾訴著她此前的種種遭遇和不堪過往,而陸云濤則是默默陪伴在其身旁一語不發,似是早已接受了她的所有一切。

  像如此忠貞不渝的癡心絕對,不禁也讓得楊洛跟趙山河二人都很受觸動。

  愛一個人就要接受她的全部,無論好與壞,也許……這才是那傳說中的真愛永恒吧。

  “難道說……你們倆今后就真的打算從此退隱江湖、不問世事了么?”趙山河大馬金刀的端坐在書房主位上,徐徐開口問道。

  花海棠跪在書案對面,抽泣點頭,面如死灰,“還望四皇子能成全。”

  “嗯,我這里倒是沒問題,海哥那邊也可以由我去說,相信他也會賣給我這個四皇子幾分薄面。只是,你可有曾想過,又要如何去向師門交代呢?”趙山河指敲書案,似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正在琢磨著什么。

  花海棠沉吟了良久,終是把心一橫,道:“此前,我一直都活在逐名逐利的幻想中,結果,卻是一次次的讓我心灰意冷,甚至到現在都已將自己弄成遍體鱗傷、千瘡百孔。而在我最艱難、最絕望的時候,幸虧有云濤不離不棄的陪伴,才讓我一次次的走出低谷和絕望,如今就算是師門不允、師命難違,我又豈能負他!”

  含情脈脈的看了陸云濤一眼,她繼而又慘笑道:“呵呵,也許……這就是我花海棠的命吧,往往越想得到的東西,總是會在無形當中遇到各種牽絆和阻撓,到頭來注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聞言,邊上久久靜默無言的陸云濤仿佛被人觸碰到了心中最柔軟的地方,突然開口言道:“海棠,這次一定不會啦!往后余生,我都將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縱是你的師門不允,我陸云濤也定會以生命來守護與你日久天長,直到海枯石爛,若此生太短,那就生生世世永不離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