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51章 清除禍亂之源(二)
  城主府后花園,現如今早已沒了以往的清靜。

  近段時日以來,每當到了夜幕降臨,便會點亮花燈,歌舞升平,端的是酒色奢靡的享樂氛圍。

  昔日里老實巴交的丫鬟和婢女們,如今皆已成了賣弄風騷的浪蕩舞姬。

  從前嚴守軍紀的軍中將士,如今也都早已忘卻了軍規鐵律和肩負使命,一個個無不酗酒成性,驕奢淫逸,甚至還要比那到處尋花問柳的紈绔惡少更加放肆與瘋癲。

  但要說最為離譜的還不只是這些!

  就在那眾多花枝招展、身姿曼妙的舞姬當中,居然連夏侯海的寵妾‘花海棠’竟也位在其列,那標志的臉蛋,那卓越的舞姿,外加上那賣弄風情的隱晦眼神,著實是令得在場很多男性都好不垂涎與眼熱。

  不過,他們縱使在淫邪欲望的刺激下,卻也并不敢對那勾魂奪魄的小美人動手動腳,只因在他們的潛意識里也都清楚,真要是那樣做了,恐會有性命之憂。

  幾日前,便有一人沒能把持住沖動,欲要對那小美人獸性大發,結果卻是招來了殺身橫禍,血淋淋的教訓至今還都讓他們記憶猶新,無法忘懷。

  當然,除了此女之外,在場其他舞姬還是都可以隨便宣泄的,甚至就連城主大人都不會對此有何意見,這倒也很讓他們知足。

  “夏安大人,屬下有事通稟。”

  夏侯海目光呆滯的行至到一張四角方桌前,沖著那一臉舒坦、正在享受婢女按肩的夏安躬身行禮,那一副恭敬而又謙卑的態度,就如同這府中下人一般。

  夏安揮臂示意讓其身后婢女暫且先停下來,緩緩睜開眼瞼,語氣頗為懶散地問了句,“何事呀?”

  “今日晌午,城中又有很多百姓出城。據屬下了解,好像都是收到了家書后才急匆匆趕出城的。”夏侯海如實回稟。

  夏安歪著腦袋一張嘴,立刻有一只纖纖玉手為其口中傾倒一杯酒水下肚,跟著又沉聲發問,“家書上的內容又都是什么,你可有派人去查過呀?”

  “已派人抽查過,基本上大致都是寫著生病抱恙、思念家人之類的內容,哦對了,好像還有催促家人去認領尸首的遺書。”

  “呵呵,楊洛那小子不是夸下海口,要從城南五十里外的地方引水過來為城中百姓造福么?他那邊現又是什么情況呢?”

  “稟大人,屬下已派人去查,估計很快就會傳回消息。”

  “小海呀,從明日起關閉城門,只許進不許出,我倒要看看那小子還能玩出什么新花樣。”

  夏安曲臂撐著下巴,另一只衣袖里卻是空蕩蕩的,有微風拂過,時不時隨風擺動,“對了,蘇萬海已死的消息可靠么?難道鬼衙門那邊也一直都沒動靜么?”

  “通過連日來屬下收集到的消息來看,蘇萬海確實已死,而且當晚還有很多人都親眼所見。至于鬼衙門那邊為何會一直沒動靜,屬下暫且還尚不能確定。”

  聽了夏侯海的回話,夏安淡淡一笑,“呵呵,蘇萬海這一死,恐怕必定會引起當今朝廷乃至是整個修真江湖的重視,在這個節骨眼上,就算是我們把洛河唐這家皇商給連窩端了,也只會讓人誤以為是來自于那一對鬼仙夫婦的報復吧。”

  說著,緩緩抬起頭仰望星空,悵然若失的發出感嘆,“阿夜呀,你都看到了么,離給你報仇的日子已是越來越近啦。”

  然而也就在這時,忽有一柄飛劍自遠方天際疾速而來,劍身上負手立于一人,即使還隔著老遠,都能讓夏安一眼認出來人是誰,“楊洛!你這是自己來……”

  話只說出一半,便又把后面的話給咽回去了。

  因為,就在那一人一劍之后,居然還有很多道身影朝他這邊鋪天蓋地而來,數量之多,簡直猶如星辰墜落般,讓他一時間數都數不過來。

  “夏安!你可敢出城與我一戰!”

  滾滾音波自高空傾瀉而下,楊洛腳踏仙劍,懸浮當空,就仿佛天神臨凡。

  其身后,則是胡天罡、黃佰川、巳小軟、白小仙、灰寶慶五位仙家教主,以及每位教主座下的仙堂人馬,影影倬倬,殺氣騰騰,陣容好不強大。

  卻不成想,夏安竟連搭理沒都搭理他,就那么一聲不吭的龜縮在城主府后花園里,擺明了這是要把戰場選定在城內。

  楊洛蹙眉略一思忖,繼而又運足內力朗聲道:“夏安!你我同門之戰本不該禍及他人,當前這座城中的百姓已有十之八九都被我遷移出城,你即便是繼續龜縮在這城里茍延殘喘也毫無意義,不如讓自己死得體面一點,自行了斷吧。”

  “我呸!楊洛!你還要不要你那個逼臉!你要是真有那個膽,不妨就獨自一人來城里與我決一生死!”

  許是被某人的一席話刺激得不輕,夏安頓時是渾身氣血一陣翻涌,當即,便氣急敗壞地以口還口、以牙還牙。

  不過,要想以‘激將法’將他給騙出城去,倒也沒那么容易。

  這時,忽又有一團黑云自遠方飄來,速度之快,轉瞬間便已飛臨到城主府上空,而后便有一個沙啞的聲音從云團中傳出,“夏安,有老夫給你撐腰,你就是出城與他一戰又有何懼!”

  “前輩,您又是哪位呀?”

  夏安被那一股鬼氣森森的磅礴氣勢所籠罩,差點立刻就自爆金丹,讓這全城百姓都給他一起陪葬,雖然現下這全城百姓也已所剩無幾,可卻不想,對方竟又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不禁是讓他有些二丈和尚摸不到頭,于是也就暫且放棄了自爆的沖動,靜觀其變。

  “老夫‘畢包陽’!乃是奉了兩位鬼仙之命,專程來為蘇老鬼討還一個公道的!”

  語罷,那團黑云便是直射城外,與楊洛身后的五位教主和眾仙家戰到一處。

  乒乒乓乓,乓乓乒乒,那云團幻化成一把黑漆漆的長柄鐮刀,或橫劈或豎砍的穿梭在那影影倬倬的數百道身影之間,只見從高空隕落的身影簡直如雨降,頃刻間便已殺得對方陣仗是潰不成軍。

  見勢不妙,可把楊洛給嚇壞啦,趕忙就要駕馭飛劍展開大逃亡。

  奈何,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忽有一道黑影從城內極速飛身射來,生生阻斷了他的退路。

  然而,當他看清楚這道黑影的面容時,原本無比驚悚的表情竟又在一瞬間消失,居然就那么有恃無恐的笑了,“哈哈哈,夏安,你這會兒怎么又出來啦?莫不是自尊心受到了譴責,打算在我面前自刎謝罪?”

  “放你娘地狗臭屁!今晚我就親手宰了你,來祭奠阿夜的亡魂,去死吧!”

  下一刻,夏安眼中紅光陡然大盛,抬起那一條獨臂探爪而出,直奔楊洛的面門抓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