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50章 清除禍亂之源(一)
  好吧,某人一旦決定下來的事,就是十頭牛拉都拉不回來。

  對此,趙山河也是早有領教。

  “可是,夏安那邊你又有何打算?難不成就任憑他這么肆意妄為的禍害全城百姓?”趙山河心緒難安地繼而又問著。

  目前在他看來,盡快除去夏安以絕后患,甚至還要比那勞什子‘南水北調’更為迫切。

  現如今連洛河塘的伙計里都已出現‘有問題’的人,要仍是放任其喪心病狂的繼續作惡而不管,想必將會給這城中百姓降下一場比天災更可怕的人禍吧?屆時,你就算是將城南五十里外的水源引渡過來,還不是無法避免百姓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么。

  楊洛沉吟了片刻,道:“此事我已心有計較,各位還請都相信我,只管先放手去引渡水源便是。”

  “是!”

  也不等趙山河還什么要話說,在場其余一眾人便皆已躬身領命,饒是趙山河滿心地不樂意,也只能是氣呼呼地干瞪眼。

  就這樣,洛河塘門前便在當日擺出了告示牌,上面很清楚的寫著:南水北調,有償征集勞動力等內容。

  此告示牌一出,無疑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立時在民眾間引起了強烈反響。

  不到一小天時間,就已經征集到城中大半青壯年勞動力紛紛報名參與,并被分批次的帶離城外,趕赴城南五十里的綠洲之地。

  在此期間,楊洛也在胡天罡的陪同下去過一趟城主府,當得見夏侯海與往日一樣,并未表露出絲毫敵意,便以四皇子的口諭調動了大批守城軍出城,參與到這次南水北調的行動中來。

  當然,調動如此大規模的城衛軍出城,夏侯海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但卻被其以城池空虛為由婉拒了。

  楊洛也沒強人所難,便在拜訪過這位城主大人之后,跟上當日最后一批隊伍出城,直至傍晚時分,才同等在綠洲之地的大批人馬匯合。

  安營扎寨,生火做飯,整頓休息,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地正常,但其實卻一點都不正常。

  楊洛為何要急于將城中過半百姓和城衛軍遷移出城?

  又為何會對夏安這個極度危險的存在視若無睹、置之不理?

  難道真的只是顧前不顧后、想一出就是一出么?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淡水湖畔,綠地林間,有一處已被巨巖封堵住入口的地下洞穴。

  搬開巨巖,拓展洞口,里面是一條很幽深的隧道,也不知是通往何處。

  這正是日前黑三和白五經過勘察后的發現,穿過這條隧道,便可直達地下河源頭。

  有人在這條隧道兩旁的洞壁上掛起了一盞盞油燈,順著光亮的延伸,隱約間還能聽到湍流不息的流水聲從隧道深處傳來。

  緊接著,楊洛便命人將兩座營帳搭建在這處洞口之旁,并由洛河塘的伙計們來警戒四周,不準任何人隨意靠近。

  有人不解其意,便問他‘這又是打算要做什么’?

  楊洛也沒去正面回答,只是神秘兮兮的說‘要給大家給一個驚喜’,便不再透露過多。

  隨后,此番被調動而來的守城軍當先排成了兩列,井然有序的分別走進了那兩座營帳內。

  有人進去的時間很短,只是進去打個轉就出來了。

  而有人則是進去的時間較長,在里面逗留了好一會兒才出來。

  就這么一直折騰到天亮,所有城衛軍都從那兩座營帳里走過一遭,這才算是暫且告一段落。

  但就在次日午后,又換成了所有百姓開始排隊過篩子。

  直到這里的所有百姓也都不落一人的從那兩座營帳里過了一圈,他們也終于是得知了那所謂的驚喜究竟為何物。

  在他們當中,差不多能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被從體內取出了血色蠕蟲,好在取出得及時,否則后果可想而知。

  “他奶奶的,這又是誰給老子下的蠱蟲,這玩意也忒惡心了吧。”

  “咳咳咳咳,我說這幾天怎么渾身沒力氣呢,原來竟是這東西鉆到我身體里在作祟,呸,真他娘的惡心人!”

  “我的天吶,想不到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被人下了蠱,那我的家人該不會也……”

  “是啊是啊,如今我們是得救啦,可我們的家人又該怎么辦吶。”

  于是就在這后知后覺的議論聲中,他們也都紛紛開始寫起了家書,統一交到指定處送回城。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楊洛跟趙山河也會親自對每份家書都進行嚴格把關,但凡是提及到被人下蠱之類的家書,皆被他二人打回重寫。

  是以在經過好一番潛移默化的改動后,所有人的家書內容基本上也都是大同小異。

  有人生病啦,有人想家啦,有人想老婆孩子啦,甚至還有更過分的,居然讓旁人代寫,告知其家人來收尸。

  總之,就是以各種理由和謊言讓他們的家人立刻離開象城,趕來與他們團聚。

  為了盡可能節約在往返途中耽擱時間,楊洛也并未動用守城軍返程傳信,而是派出了八百斥候。

  當晚,接到家書迫切趕來的人還要比留在此地等候的人更多,原本空空曠曠的綠洲之地也被一頂頂帳篷逐漸擠滿,后又經過沒黑帶白的篩查和救治,他們才總算是一家人得以團聚,喜極而泣,相吻相擁。

  眼看著這一幕幕闔家歡愉的溫馨場景,饒是都已經累出了黑眼圈的李小勇和李添也不由是發自內心的感到值得,各自面龐上都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這時,在其二人身后傳來一個悵然若失的聲音,“其實,百姓們真正想要的生活也很簡單,無非就是豐衣足食、家人團圓,可惜偏偏就是這樣很容易得到滿足的生活,卻讓他們成了奢望,哎……”

  聞言,李小勇和李添幾乎是同時轉身,然后又齊齊見禮,“四皇子殿下。”

  趙山河微微頷首,平易近人地說著,“連日來真是辛苦你二位啦。”

  他二人連稱‘不辛苦’。

  隨即,李小勇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排營帳,輕聲問道:“四皇子,他們這又都是去了哪里?”

  趙山河負手遙遙仰望星空,怡然自得的坦言回之,“自然是去處理禍亂之源,也好還百姓一方安樂凈土!”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