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9章 解蠱
  入夜,洛河塘閉門,但來自于后院的火光卻是通明一片。

  而在那片火光中,李小勇和李添則正在為每名伙計陸續排查著身體狀況。

  經排查,目前已有五六名伙計被種下血蟲蠱尚不自知,好在發現得早,不然一旦蠱毒侵入心脈,屆時可就真的是無藥可救啦。

  眼瞅著那一條條小拇指長短、頭發絲粗細的血色蠕蟲被施以手段從幾名伙計的口鼻中爬出,一時之間,不禁令得在場絕大多數人的腸胃里是翻江又倒海,惡心得不行。

  此外,恐懼的陰霾也隨之填滿了他們的心間。

  按照李小勇和李添給出的解說,這一條條血色蠕蟲的成長周期很短暫,最多只需一個月,便可將一個正常人的神志徹底抹殺,到時其軀體也就會成為一具行尸走肉,從而被完全掌控。

  當然,通常一具普通人的軀體也無法長期為它們提供大量精血來吸食。因此,這些人一旦被完全掌控,便會猶如畜生般去到處瘋狂覓食,直至找到更合適它們的新宿主寄生,才會放棄對上一任宿主的控制,可到時候,上一任宿主也必定是早已身死魂消,就是神仙降世也沒可能救得活了。

  所以說,像這種血蟲蠱又被稱之為‘魔物’,也是所有正統蠱族世家子弟絕不允許去觸碰的‘禁蟲’之一。

  “那既是如此的話,又怎會有人愿意給自己種下這樣一條禁蟲呢?難道就不怕自己的身體哪一天也被掏空,成為被遺棄的上一任宿主么?”有人難以理解的問道。

  而往往在遇到人前露臉的場合時,李添也總是習慣于把機會讓給李小勇,便聽李小勇一點也不謙虛的侃侃而談,“你這個問題問得好啊!凡事本無絕對,這禁蟲雖是生性貪婪與殘暴,通常養蠱之人都不會去選擇它,但也并不能排除有心術不正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比如說,憑此來控制很多人來胡作非為,哦不對,應該是控制很多行尸走肉來胡作非為,要是為了達成這樣的目的,這世上恐還真就沒有哪一種蟲蠱能比得上血蟲蠱來得更快。”

  “也就是說,這魔物的繁衍能力很快嘍。”有人又問。

  李小勇倒是很有耐心煩,孜孜不倦地給予答復,“的確,這魔物的繁衍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快。從宿主的身體被完全掌控那一天開始算起,最多不會超過七日,便會更換下一任宿主,而上一任宿主基本也就成了下一任宿主的傀儡工具,如此周而復始地無限循環下去,最多不出半年,恐怕這一整座城池的人都要淪陷,無一人能幸免。”

  “那你給我們在解蠱之后,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啊?”有一名剛被取出蠱蟲的伙計擔憂的問著。

  李小勇則是沖他微微一笑,攤開手掌,向其展示一物,“知道這是什么嗎?這是將軍蠱!沒聽過有那么句老話嘛,一將功成萬骨枯,我這只金將軍真要是發起威來,連我自己都害怕!”

  被他托在掌心上的東西跟蠶蛹很像,有鵪鶉蛋那么大,但若是細細看去,卻又有點似是而非、不倫不類。

  表殼是金燦燦地,眉眼耳鼻口五官一樣也都不少,此外還生有一對半透明地翅膀。

  毋庸置疑,這便是李小勇口中所說的本命蠱‘金將軍’嘍。

  “就這么個小東西真有那么厲害?還一將功成萬骨枯呢,你就吹牛去吧你就!”

  另有一名已被取出蠱蟲的伙計略帶幾許嘲笑的說著。

  卻不成想,那金將軍好似能聽懂他的話一般,旋即便從李小勇掌心上振翅飛起,沖著他兇巴巴的直呲牙,把那伙計嚇得是臉色瞬間慘白,連稱都怪自己口無遮攔,往后再也不敢冒犯金將軍的威嚴啦。

  李小勇嘴角勾起一抹淺淺地弧度,跟著便向自己的本命蠱勾了勾手指,那只金將軍立馬很聽話的收回兇相,重新又落回其掌心上。

  “繼續,下一位!”

  “你沒事,叫下一位過來吧。”

  “你也沒事,下一位!”

  就這樣,整整忙活了兩個多時辰,李小勇和李添才總算將當前所有伙計的身體狀況全都排查一遍。

  每當遇到有問題的伙計時,他二人也會立刻進行處理,然后將取出的血色蠕蟲用火燒成灰燼,散發出一陣陣惡臭的黑煙升空。

  “辛苦你二位啦,明天一早我會將照看鬼市藥鋪生意的伙計也全都換回來,到時你二位都再給看看,今晚你倆先早點去休息吧。”

  眼見在場的所有伙計皆已逐個篩查到位,并對有問題的伙計進行了及時驅蟲解蠱,楊洛懸著的一顆心也只是落下了一半,面龐上依舊是掛著很濃重的擔憂之色。

  而此時的李小勇和李添似也確實有些疲憊,各自在將本命蠱收回后都沒怎么說話,便去休息了。

  次日,從鬼市藥鋪被換回來的伙計也都逐個接受了排查,很幸運的是,他們的身體都一切如常,未曾被下蠱。

  午后,黑三和白五興致沖沖的帶回來一個好消息,這才算是稍稍緩解了一下當前讓人有些透不過氣的緊張氛圍。

  城南五十里外,有一片綠洲之地,在那里,天然形成了一座淡水湖。

  早些年間,黑三和白五就知道有這么處地方,故此在昨天早上楊洛下達了尋找水源的命令后,他二人便是直奔那片綠洲之地趕去。

  果然,那座淡水湖仍在,而且經過地勢勘察,還讓他們發現有一條幾丈寬的地下河被藏在地下。

  若能將這條地下河引渡到城外,那這城中百姓的水源問題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不過,他二人隨后又都提出了相同的難處,要想將這幾丈寬的地下河從五十里外引渡過來,即便是人手夠用的前提下,至少也需要耗費幾年光景,而且還未必能保證經久不息。

  實際上,他二人若不是顧及到當著大家的面也不好讓楊洛下不來臺,就差點告訴某人,你這個想法純粹就是扯淡啦。

  然而,楊洛的決心卻是無比堅決,當即便是起身一拍桌案,朗聲道:“好!那咱們就‘南水北調’,將這五十里外的地下河給引渡到城外。”

  聞言,黑三和白五不由相視苦笑,而在場的各位也都無不是流露出或鄙夷或為難的各種表情,顯然是都對這個扯淡的想法感到太過不切實際。

  “南水北調?從五十里外的地方引水過來?”趙山河怔怔地看著楊洛,問道。

  卻見楊洛很認真地點頭,語氣篤定地回以二字,“正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