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8章 兩位蠱族少年
  “哦,忘記先自我介紹一下啦,我叫‘李小勇’,我邊上這位叫‘李添’,我倆都是來自于蠱族世家,是專程來投奔你的。”

  似是覺著再這么耗下去也毫無意義,身披大氅的綠發少年便再次主動開口,先做了自我介紹,后又表明了身份跟來意。

  楊洛輕輕點頭,隨即抬手指了指身側方向,說了句‘報名在那里’,就要邁步離開。

  不過也就在這時,那個名為李小勇的少年卻是三度開口,“楊洛,你可是有一位恨你入骨的同門正蟄伏在城中為非作歹?”

  楊洛聞言渾身一僵,但也并未轉過身來,背對著他沉聲回道:“那人很危險,你倆最好還是離他遠一點為好。”

  卻聽李小勇在其身后不屑地說著,“切!就憑他豢養的血蟲蠱又能有多危險?要真是惹到了我哥倆頭上,不論是我哥倆誰出手,都能讓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地。”

  “此話當真?”楊洛豁然轉身,目光灼灼地看著對方二人。

  卻見李小勇自信滿滿的環抱起雙臂,道:“騙你又做什么!方才不是都跟你說過了么,我哥倆是出自于正統的蠱族世家,要想對付他,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許是覺得楊洛可能還沒太聽明白,李添跟著又從旁作以補充,“是啊是啊,那人已誤入歧途尚且還不自知,這血蟲蠱本是魔物,平日里需將以自身精血來飼養母蟲,只要這母蟲一旦進入體內,雖也會在短期內帶給那人帶來一定程度的好處,但若往長遠看,那人也必定活不長久,而要想對付這樣的人,只需讓其體內母蟲失控,不日便會殞命的。”

  這下,楊洛也總算是囫圇半片的聽懂了個大概,但卻仍未輕信這二人真有那個本事。

  試問,連胡天罡、黃佰川這樣的大妖都沒把握能讓夏安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死去,莫非,就這兩位穿著和長相都挺另類的少年還真能做到不成?

  不過,他還是抱著將信將疑地態度將這二位領到無人處,做進一步詳談。

  經過一番詳談,楊洛也對這兩位蠱族少年有了重新認識。

  姑且不論其他,單是這二位體內豢養的本命蠱,就是來頭甚大。

  李小勇的本命蠱叫‘金將軍’,李添的本命蠱則叫‘銀將軍’,皆為百年以上的將軍蠱。

  若與夏安以身喂養的血蟲蠱相比,當真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的差距。

  而李小勇之所以能對從未謀面的楊洛知根知底,實則也并非是在私底下通過各種途徑去調查得知,而是動用了自身本命蠱的力量,從夏安體內的血蟲蠱獲得了信息反饋。

  當聽到此處,楊洛不由是心神大振,頗為激動地問他二人,“那也就是說,你倆有著絕對把握,隨時能讓他斃命嘍?”

  “嗯,確實是有著很大把握,但也不敢說絕對。”李添目露深沉地回道。

  而李小勇也只是略顯不滿地輕瞥了他一眼,倒也并未在這件事上作以糾正,夸下海口。

  楊洛就問他們,“莫不是這里面另還有何不確定因素?”

  這回,李添倒是很懂規矩地沒再接茬,將回答的機會讓給了李小勇,“除非能找到一具比那人更好地肉身讓母蟲宿住,否則要想讓那母蟲舍棄當前宿主,怕是并不容易。”

  楊洛一聽,頓時急了,“方才你們不是還跟我說,豢養在你們體內的將軍蠱天生就要比那血蟲蠱的地位高出許多么?難道要讓它換一具宿主的身體都還要商量著來?”

  “你先別急嘛。”

  李小勇流露出一抹苦澀表情,隨即抿了抿薄薄地嘴唇,道:“其實這就好比軍隊中的將領與士兵之間,雖在地位上相差懸殊,但將領要真把士兵逼上絕路,那士兵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認命伏誅。更何況你可能還有所不知,據我的本命蠱向我反饋,在這城中已有很多人都遭到了血蟲蠱的控制,真要是硬來,指不定要搭上多少條性命呢。”

  “你是說……在這城中現已有很多百姓都遭到了血蟲蠱的控制?”楊洛詫異地問著。

  李小勇點頭,“是唄!要說麻煩就麻煩在這兒,何止是很多百姓都受到了控制,就連這象城城主和很多城衛軍都已被種下血蟲蠱,哦對了,另外還有你這洛河塘的部分伙計,以及混跡在當地鬼市里的部分江湖散修也都是如此,也不知你的那位同門究竟想要干什么。”

  “洛河塘的伙計里也有人中招啦?”

  楊洛心臟狂跳,其駭然程度可謂是無以復加。

  這還了得!

  要真是洛河塘的伙計里也被魚目混珠的安插了暗線,那他的日常行動軌跡乃至是飲食起居,豈不也都已被對方掌握得一清二楚?

  再就是夏侯海這位城主,本來是他給對方準備的暗線,現在好了,反倒成了對方掌控的一枚暗棋。

  若不是今天遇上這兩位古怪少年,將一切都如實告知于他,只怕還不知道要何時才能引起他的重視跟警覺呢。

  難怪那個魔崽子會一直這么消停,原來是正在暗地里有所圖謀啊!

  屆時,若等到對方積蓄到一定雄厚底蘊再向其發難,他豈不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回想起曾在大漠深處被不計其數的行尸走肉圍堵在那一座地宮前的場景,著實是讓他發自內心的感到不寒而栗。

  卻見李小勇再度點頭,不緊不慢地說著,“目前你也不必為此太過緊張,要讓我哥倆去對付那只母蟲,確實是有點棘手,但要讓我哥倆護住你這洛河塘不被血蟲蠱侵襲,卻是有著絕對把握。怎么樣,給句痛快話,你到底打不打算將我哥倆留下來陪你共渡難關?我可跟你說啊,我哥倆可是向來不吃回頭草的。”

  “跟我這兒擺譜,是吧?”

  楊洛的頭腦何其靈活,自然看得出對方這是欲擒故縱、在跟自己賣關子,當下蹙了蹙眉,便又對他二人嚴肅道:“抱歉!像你二位這么有本事且又這么有骨氣的青年才俊,洛河塘恐是難以容得下你們,二位不妨還是另尋其他門路吧。”

  開玩笑啊!

  在拿捏分寸這一塊,楊洛又豈會被眼前這兩個古怪少年給熊住!

  言罷,他便是抬腳邁步而去,但卻默默在心里數著數,“一、二、三……”

  “楊洛,你就把我哥倆都留下來吧,實不相瞞,我哥倆是偷了家里的靈石私自跑出來的,要是不能在這修真江湖上闖出一番名堂來,怕是這輩子都休想再重返家門啦。”

  “是啊是啊,你就收下我們吧,往后我哥倆定會任勞任怨的跟著你做事,絕不會有半句怨言的。”

  當楊洛默默在心里數到三的時候,李小勇和李添果然沒能沉得住氣,急忙從后方發足狂奔追趕上他,放低姿態擋在其身前連連懇求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