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7章 民意不可違
  “二位公子,你們真的愿意幫助我們這些窮苦百姓開渠引水么?”

  “能問一下,你們又究竟是何身份么?三日內,你們派出的那八百斥候真的可以為我們找到水源么?”

  “兩位公子,開渠引水是不是需要很多人手啊,到時候也算上老朽一個,能為百姓們做點力所能及的事,老朽這輩子也算沒白活呀。”

  “對對對!我們也報名,我們都報名。”

  “唉!方才你們都有沒有覺得,在這兩位少年中有一位挺眼熟的?”

  “嗯,好像是挺眼熟,但又不記得是在什么地方見過啦。”

  “刑場!斷頭臺前!幾個月前我們還都一起給他送過行呢,莫非你們都不記得了么?”

  “沒錯!是楊小英雄!原來他一直都未曾遠離我們吶。”

  “楊小英雄!我們都已認出你啦,快出來和我們見見吧,你要是再這么藏著躲著,可就把大家的心都寒了啊。”

  吱呀一聲,緊閉的房門被人從里面推開,門外的喧囂熱潮也跟著在頃刻間消退。

  楊洛昂首挺胸的從屋內走了出來,臉上泛起的表情除了感動之外,還夾雜著那么一點點心酸。

  數月前,斷頭臺前的送別場景,至今還都尚存留在他的記憶深處,就是想要忘卻,都無法做到。

  那是一位位心性純樸、知善惡、明是非的鄉親父老。

  他們雖然明明畏懼王法,卻又敢于在當朝法度面前秉忠直言。

  他們的生活本不富裕,卻又甘愿拿出辛苦賺來的血汗錢為他買酒送行。

  而如今,正是這些位鄉親父老遇到了難處,前來向他求助,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幫上一幫呢?

  “老伯,您這輩子滴酒不沾,那一碗送行酒卻是喝得轟轟烈烈,小子又怎會不記得呢。”

  “大哥,當初您為老弟買來兩壇好酒來送行,是老弟欠您的,如今您遇到了難處,老弟自當要責無旁貸的站出來搭把手,您又何必跟老弟客氣呢。”

  “諸位!有道是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其實我楊洛也同大家一樣,打小就生活在這座自然環境惡劣且又缺吃少喝的邊城里,大家心中的苦,我又何嘗不是感同身受!”

  “都說天道不仁當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當以百姓為芻狗,我楊洛雖不是什么圣人,但卻要和那無情的天道去爭上一爭,請各位鄉親父老再多給我些時間,我楊洛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為大家引來一條經久不息的水源,可好?”

  楊洛吐露出的這一句句肺腑之言,當真是好不激昂與戳心,讓得一些百姓在聽完后,直接是情緒失控的淚崩滿面。

  甚至,連躲在其身后不肯露面的趙山河都不禁是被觸碰到了心中最柔軟的地方,眼眶里隱隱有晶瑩淚花在閃爍,默默心道:“楊洛啊楊洛,你大爺的!你這巴巴地一通胡咧咧,把我都給感動到了你知道不。”

  卻見楊洛緩緩抬起頭仰望蒼穹,雙手自然而然地背負到身后,繼而又貌似自言自語地說著,“傳四皇子口諭!從即日起,在洛河門前塘搭設粥棚,開倉放糧,所有開銷全都將由當今朝廷一力承擔,直至將水源引渡到城外為止。”

  話音落定,全場頓時一片寂靜。

  但緊接著,卻又是一片嘩然。

  若說楊洛是真心實意想為百姓做點事,大家也都是很能理解且很感激,但在未經請奏朝廷之下,便以當朝四皇子的名義擅自做主,搭設粥棚,開倉放糧,這是不是也有點太過啦。

  這要是被有心人當成把柄,拿出來大做文章,他們心目中的這位小英雄又將會落得個怎樣下場呢。

  想必,再次被送上斷頭臺都一點不冤枉吧。

  當然也有一部分人認為,他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必定是有恃無恐,無懼朝廷的問罪,否則也不可能會自己往火坑里去跳吧。

  “四皇子?是四皇子的口諭?”

  “莫非……方才進屋到現在都一直未曾露面的那位,便正是本朝四皇子不成?”

  在經過各種猜想與假設的激烈碰撞后,終于有人似是咬準了另一位核心人物的身份,旋即也就引來了更多五花八門的熱浪狂潮。

  “楊洛,屋里那位到底是不是就是本朝四皇子?你和四皇子之間又到底是什么關系呀?”

  “聽說就在今年年初,四皇子已被國師攆出了京都,如果是僅憑四皇子的一道口諭,恐怕還不足以讓朝廷買賬吧?”

  “楊小英雄,倘若里面那位真的是本朝四皇子,你能不能把他也叫出來和我們當面說上幾句話呀,或者我們進去找他也行。”

  “走走走!難得四皇子能愿意為我們這些個平頭百姓施恩做主,想來也定是位親民近民的好皇子,有什么想問的,我們不妨直接找他去問問,又何必跟這兒為難楊小英雄呢。”

  “對對對!我們這就到屋里去和本朝四皇子當面道聲謝,有什么想問的抓緊時間問,可不能耽擱人家太長時間。”

  眼看著那一道道躍躍欲試的身影前赴后繼的擠向門口處,楊洛暗自在心里感嘆了句‘對不住了兄弟,民意不可違啊’,便一側身將房門口讓了出來,而后好不容易才從那熱情洋溢的民眾群體中擠了出來,回頭望了眼已是人滿為患的屋內,不由同情地笑了笑,然后,邁步向著人少的地方走去。

  “楊洛,這洛河塘是你一手創立起來的,對么?”

  突然,有個低沉的聲音從其背后傳來。

  楊洛止步、轉身,發現不遠處正有兩人在仔細打量著自己。

  這倆人的穿著打扮要說普通也很普通,但要說另類也確實很另類,乍一看便可看出,是從外地趕來的兩位公子哥。

  一位是中等身材,眉清目秀,鼻梁高挺,隱隱泛著淡綠色的頭發被一條布帶束起,身后披著一件深紫色的大氅。

  另一位也是中等身材,相貌堂堂,明眸有神,年紀和前者差不多大,應該也就在二十左右歲,但若以氣質而論,卻明顯不及前者。

  楊洛也沒去開口接茬,就那么淡定如常地跟這倆人對視著,但實則,心里面卻是產生了警惕。

  對方竟能一語道破這洛河塘是他一手創立的,那么在私下里,想來也是通過各種途徑調查過他的底細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