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3章 不速之客(一)
  隨著這兩位地馬被黃天罡叫到了人前露臉,整座后院內也都開始七嘴八舌地鬧騰起來。

  “哎呦呵!好俊俏地兩位小哥啊,如此年紀輕輕,就已成為咱家仙堂地馬,日后可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瞧瞧!這就是咱家仙堂的兩位地馬,看樣子好像都挺面善的,還都有修行在身,不錯不錯。”

  “兩位小哥,不知你倆可都已有心儀女子?要不要姐姐給你倆都介紹個大戶人家的好姑娘認識呀。”

  “二位地馬呀,往后要是再遇到什么難處,只管和老哥說一聲,千萬別藏著掖著,老哥最不喜歡虛頭巴腦的那一套啦!”

  任憑著那一聲聲夸贊與調侃的言語傳進他二人的耳朵,楊洛與趙山河的面龐肌肉似乎都變得有些僵硬,著實有點不適應當前這仙家臨凡的吵鬧場景,但在其二人心底間,卻又皆是莫名衍生出對未來的各種向往與憧憬。

  如今五路仙家齊聚在此,且每路仙家都有著各自不同本事和手段,今后要真能都為他二人所用,那他二人的底氣又將會何其充足!

  一下冒出來這么多位仙家,還都能幻化成人形,毋庸置疑,他們的修為至少都已達到金丹境初期以上,這又是一股多么駭人的恐怖力量!若真是作起大妖,就是一方底蘊深厚的修真家族都未必能扛得住吧?

  漸漸地,他二人是越來越對這些位仙家感到無比親切,未來宏圖霸業,可就要仰仗諸位精誠團結、榮辱與共啦。

  突然,一個很不和諧的聲音響徹在這方夜色下,不由令得場間氛圍立時變得凝重起來。

  “各位在此地界上隆重集會,也不事先和我蘇老鬼打聲招呼,是不是也太不把我蘇老鬼當回事兒了呢。”

  眾人抬頭望去,是一團黑云從天邊遠方急速飄來,那聲音正是從這團黑云中傳出。

  “蘇萬海,我等仙家在此集會又關你屁事,你把你的當地鬼市管好得啦,這里不歡迎你!”

  應聲回答對方的是灰寶慶,那一副快嘴也沒個把門的,當即指著那團黑云就是沒好氣地一頓叫嚷。

  只見黑云中一陣戾氣翻滾,黑色的云團隱隱形成一顆面目猙獰的頭顱狀,冷幽幽地開口說著,“灰寶慶!看來你這張臭嘴始終還都是那么臭不可聞吶,本鬼王正是為了當地鬼市的公務而來,怎么著,你莫不是連二位鬼仙定下的規矩都沒放在眼里不成?”

  “蘇老鬼,你少在那兒給我下套,在場這么多位仙家都可以為我做個見證,我又何時說過沒把二位鬼仙定下的規矩放在眼里啦?我只是在針對你這一只無情無義的老鬼好吧。”

  灰寶慶的反應可謂是一點都不滿,而他這話里話外的意思也已表達的很清楚,那二位鬼仙他是很尊重的,但你這只鬼王,可就讓他很不待見啦。

  其實,這里面也確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隱情,不然灰寶慶也不會對這位當地鬼王表露出如此尖酸刻薄的態度。

  長話短說,無外乎就是因為他的本家子弟在當地鬼市壞了規矩,被鬼差捉去了鬼衙門問罪,而當他得知消息后,便找上蘇萬海去求情,結果蘇萬海很不給他面子,還當眾將其轟出了鬼市。

  雖然這一過節都已過去很多年,但至今卻仍是讓得灰寶慶咽不下這口氣,故而才有了當前針鋒相對的這一幕。

  便在這時,一直沒言語的胡天罡終于是打破了沉默,“蘇老鬼啊,今晚乃是我等堂營落地的良辰吉時,現下還尚未焚香祭祖、立表堂營,不知能否賣給狐家一個面子,不管你是為了何事而來,且容事后再說呀。”

  “胡天罡!你也不過就是一只早已被逐出家門的老狐貍而已,幾年前不還在京城一地混飯吃么?現如今怎么又流浪到此地組建起堂口來啦?嘿嘿嘿嘿……”

  蘇萬海喋喋怪笑,言辭犀利,這擺明了就是不打算給胡天罡面子。

  旋即,胡天罡也沒再與其多廢什么話,抬手隔空一抓,便將桌案上的一面令旗握在手上,振臂一揮,高聲喝道:“狐家兵馬聽令,布天罡北斗陣,誅殺此獠,為我堂營祭旗!”

  嗖嗖嗖嗖嗖……

  頃刻之間,立于胡天罡身后的十八位仙家紛紛騰空而起,直沖云霄,以迅雷不及掩耳響叮當之勢將那團黑云給圍了起來,且各自站位都非常巧妙,隱隱有著星斗列陣的排序。

  緊接著,胡天罡也不知是什么時候竟已換上一身锃明瓦亮的黃金戰袍,頭頂翡翠白玉冠,手持丈八青金長矛,踩踏虛空,扶搖直上,那一副威風凜凜的霸道氣勢,即便是老帥哥常云龍與之堪比,都要被生生降下幾個逼格,把下方觀戰的一眾仙家看得是個個嗚嗷瞧叫,把楊洛、趙山河、林峰、熊戰等人亦是看得熱血上頭。

  見此陣仗,饒是之前還很囂張的鬼王蘇萬海也不禁是臉色驟變,那團人頭狀的云團驀然綻放出更為濃郁的戾氣,對準一個方向,便欲要先沖出重圍再說。

  但是,詭異的一幕卻這時發生了。

  由那十八位狐族仙家布下的天罡北斗陣就宛如是一道無形的銅墻鐵壁般,無論他以何等手段欲要穿過,都無法獲得通行,接連試過幾次,皆是生生被逼退回來,甚至有那么一次,還險些讓其受傷。

  “胡老哥!您先消消氣,有什么話咱們不妨心平氣和的好好談一談!”

  眼瞅著胡天罡直奔自己殺氣騰騰而來,鬼王蘇萬海也是沒來由的越發覺著望而生畏、噤若寒蟬。

  他現下本就已是一縷亡魂形態,固然其修為已達到恐怖的渡劫初期,但真要是與同等修為的妖修拼起命來,怕也撈不到什么便宜。

  更何況,對方還已布下法陣將其牢牢困住,一旦打不過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最終也只能是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是以在他看來,與其為了沒必要的意氣之爭而去搏殺,莫不如有失體面的做出退讓,畢竟也是自己嘴欠在先嘛。

  胡天罡將手中丈八青金長矛橫于身側,疾行闊步來到黑色云團近前站定,揮臂刺出矛鋒,直抵云團口鼻,沉聲喝問:“蘇老鬼!之前給你臉你不要,這會兒還有什么好談的,你還真當我胡天罡是那么好說話的么?”

  “呃!胡老哥呀,之前都怪萬海嘴碎,老弟在這兒給您認錯賠不是啦,您要是還不解氣,要不老弟給您磕一個?”

  在面對胡天罡近在咫尺的肅殺氣場,蘇萬海竟連最后一絲尊嚴都沒能保住,甚至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后悔,這又是何苦來的呢。

  早知如此,大家客客氣氣地都互相給對方三分薄面,何至于鬧到如此這般難堪的境地!

  不過也就在這時,下方卻是傳來一聲聲高昂的吶喊,著實把蘇萬海嚇得是亡魂皆冒。

  “誅殺此獠,為我堂營祭旗!”

  “誅殺此獠,為我堂營祭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