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1章 五路仙家齊聚一堂(三)
  “我也沒說非要跟你爭啊,只不過……總得給個說法吧。”

  面對胡天罡主動讓位的慷慨氣度,黃佰川反倒顯得有些扭捏起來,也不知是天性使然,還是心虛所致。

  胡天罡手捋髯須看了他好一會兒,忽又笑容一斂,鄭重道:“今日這五路仙家能齊聚一堂,你黃堂可鞠首功,日后這二排教主之位不妨就由你來坐,不知你可愿意否?”

  “當真?”

  黃佰川似是等的就是這句話,當即臉上愁容瞬間被一抹狂喜之色取替。

  見胡天罡不茍言笑的沖他點頭,旋即他又立馬大喜過望地抱拳應聲道:“領頭排教主法令,佰川自當是愿意的。”

  這下,巳小軟和灰寶慶以及白小仙也不知此時都是個什么心情,反正一個個全都是好半晌沒言語。

  接下來,胡天罡也不管他們都愿不愿意,便自顧自地宣布了三排教主、四排教主和五排教主的先后次序。

  “三排教主,暫且由柳家巳小軟來擔任。”

  “是!領頭排教主法令。”巳小軟躬身應答。

  “四排教主,暫且由白家妹子白小仙來擔任。”

  “是!領頭排教主法令。”白小仙亦是恭恭敬敬地應答。

  “灰老弟呀,暫且就先委屈你啦,這五排教主就由你來擔任吧。待到日后真正的掌堂教主駕臨之時,必定會論功行賞,重新排位次序,屆時,就是我這個頭排教主也未必能保得住這頭排位置啊。”

  “唉!胡老哥這就跟我見外了不是!按照老祖宗定下的規矩,我們老灰家無論是排在第幾位,也都上不了堂單,畢竟我們的看家本領是‘逆天改命’,低調一點也沒什么不好,沒什么不好。”

  灰寶慶快言快語地說著,那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倒是讓得巳小軟、黃佰川、白小仙乃至胡天罡全都放下心來。

  須知,要是論起輩分,胡天罡、巳小軟和灰寶慶可都是平輩的。

  如今,胡天罡成了頭排教主倒是無可厚非,巳小軟成了三排教主也算還能接受,但這灰寶慶卻成了五排教主,是不是就有點跌份了呢。

  甚至,連胡天罡在安排他的排位次序時都是在用一種很客氣的口吻與其商量著來,可見這位灰寶慶的來頭著實不容小覷。

  姑且不論其他,光是這‘逆天改命’的看家本領,想必就令得狐黃白柳四家無不刮目相看、深感敬佩吧。

  “灰老爺子,您真的能逆天改命?”

  突然,一直沒吭聲的楊洛終是沒忍住好奇,一臉殷切地湊到灰寶慶跟前問道。

  灰寶慶捋了捋下巴上的一撮山羊胡,得意滿滿的回道:“那是當然!想當初你灰爺爺我可是沒少幫人改命,以后你可得和我處好關系,沒準兒那一天你小子也走了霉運,到時候還得求你灰爺爺親自幫你改上一改,改上一改。”

  “呃!能說說具體又是怎么個改法么?”楊洛略顯訝然,似是將信將疑。

  而灰寶慶則是狠狠一巴掌抽打在其肩膀上,吐沫星子滿天飛地說著,“怎么個改法?還能怎么個改法!把你的霉運改成好運,把你的短命改成長壽,得得得,跟你說這么多干嘛,你小子只需要知道你灰爺爺的本事比他們都厲害也就成了!有道是天機不可泄露,等日后遇上事兒的時候,你灰爺爺自會讓你長長見識。”

  “您是說……您能把一個人的短命改成長壽?”

  楊洛目光灼灼地盯向灰寶慶,那一副激動溢于言表的樣子,任誰都看得出來他這是有事相求。

  灰寶慶砸吧砸吧嘴,不屑道:“這又有何難!怎么著,你小子莫不是有什么事兒要求到你灰爺爺不成?”

  “嗯!如果您真能把幫我把‘那人’的短命改成長壽,往后我就是給你做牛做馬都行。”

  楊洛很是誠懇地作出表態,而他口中所提到的那人,自然也就是他的大師兄‘藥康’嘍。

  灰寶慶掐指算了算,后又繞著楊洛轉了幾圈,突然輕咦了一聲,道:“咦?你小子這命盤里怎么有一部分是我無法看清的?怪事!可真是怪事!像你這種情況,倒是讓老夫頭一次遇上。”

  “前輩,如果是一位因渡劫失敗而導致短命的人類修士,你也能幫其改命么?”楊洛索性趁此機會再問得更詳細一點,以免釀成烏龍,到頭來只是空歡喜一場。

  卻不成想被他這么一問,竟把在場所有人都給雷得是暈頭轉向。

  “一位因渡劫失敗而導致短命的人類修士?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灰寶慶那一雙小眼睛中綻放著難以置信之色,連說話的語速都變得慢了下來,其駭然程度可見一斑。

  楊洛重重點頭,不疾不徐地說著,“沒跟你開玩笑,我是很認真的。”

  此話一出,整座屋內都一下安靜下來,直至過了良久,灰寶慶才苦著一張臉罵罵咧咧道:“我草地!你這不是跟我扯呢么這?人家一位渡劫失敗都沒能身死的隱世高人,你讓我去給人家改命?改好了撈不著好,改不好非得把我挫骨揚灰不可,你小子這是沒安好心吧你!”

  “也就是說,您并沒有十足把握嘍?”楊洛一語道破了對方的心虛。

  只見灰寶慶尷尬一笑,“嘿嘿,天道本無情,凡事也無絕對嘛!”

  楊洛立刻回以一個鄙夷的眼神過去,雖然什么都沒說,但把灰寶慶看得是越發無地自容,張了幾次口,都是欲言又止。

  旋即,還是胡天罡這只老狐貍會做人,竟把灰寶慶沒好意思說出口的難處給說了出來,“逆天改命之術,本就是在鉆天道的空子,若是一介貧民百姓倒也還則罷了,興許老天爺還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要想為一介人類修士改命,這難度無疑就會水漲船高,況且你說的這位,還是已然歷經過天道法則洗禮的絕世強者,能有幾成把握,誰又能說得準呢。”

  “好吧,那就全當我什么都沒問過好啦。”

  對于沒有幾成把握的懸事,楊洛可不敢擱到大師兄身上去嘗試,姑且不論藥康會不會同意,反正他這個小師弟是決計不會同意去冒這個險的。

  然而他的這一番話里也是失望之意甚濃,不由讓得在場的五位仙家都感到有些顏面無光。

  胡天罡沉吟了片刻,突然沉聲問道:“地馬呀,你說的那位可是與你有親?”

  “那可不咋滴!師出同門,我又豈能見死不救!”楊洛理直氣壯地答道。

  胡天罡一聽,便又問他,“你莫不是已經尋到了為其續命的其他法子?”

  “哎,再多給我些時間吧,到時候也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七品丹藥‘延壽丹’上啦。”楊洛目露擔憂地輕聲說著。

  眾人聞言,無不都對其此番言語的真實性產生嚴重懷疑,可又分明感受得到,他此刻的情感流露是真切的、是堅定的、是發自內心而又不可動搖的。

  難道說,他在不久的將來真能拿得出高品級丹藥‘延壽丹’么?

  再者,與其師出同門的那位究竟又會是誰呢?該不會真如他之前所說,是一位歷經過天道法則洗禮的恐怖存在吧?

  還是說……這小子純粹就是在危言聳聽、胡說八道呢?

  而對于以上種種的拿捏與判定,甚至就連胡天罡這樣的老狐貍都有些吃不準,更遑論是其他幾位啦。

  當然,趙山河除外。

  因為,他此時心里面可是很有想法的,“嘖嘖嘖嘖……這家伙忽悠起人來還真是一點破綻都找不出啊,要不是和他相處得時間久了,連我都差一點就信啦。嘿嘿,你瞅瞅把他們一個個給嚇的,這就對啦,佛曰:好人自遇好人救、惡人自有惡人磨,就你們這五路仙家謹小慎微的慫包樣,往后還想跟我哥倆這撿便宜?我呸,做夢去吧你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