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40章 五路仙家齊聚一堂(二)
  “呃!這個嘛……”

  楊洛一時語塞,顯然是被對方給出的說法堵住了口,但在猶豫了片刻后,還是滿心疑惑與不甘地問了句,“如果說他一旦自爆金丹,威力又會有多大?難不成就真的沒什么法子可以讓城中百姓規避風險么?”

  “若他一旦選在城中自爆金丹,恐怕這全城百姓都要給他陪葬,無一戶人家能幸免于難。至于讓百姓們規避風險的法子,自然就是將其引出城外再行動手最為穩妥,不過,若他就是賴在城里不出去,任誰也拿他沒轍不是。”

  胡天罡手捋髯須,眉目間泛著幾許淡淡地憂愁,仿佛在這件事上確實把他給難住了。

  這時,黃佰川也在一旁接茬,“是啊,若非那個魔崽子早已做好讓全城百姓為其陪葬的打算,想來也不該一直窩藏在城里不動地方吧?估計連他自己也都清楚,無端造下如此之多的殺孽,真要是一旦出了城,必將會立馬惹上殺身之禍,倒不如鳩占這一處城池隱忍不出,最起碼尚還有全城百姓為其遮風擋雨,還真是個心機深沉、難以對付的魔崽子呀。”

  聞言,楊洛默默在心中深以為然,此外也對數日前的沖動之舉感到了后怕。

  那一晚在伏擊夏安與夏夜之時,若真把這二人逼上絕路,那又將會是個多么悲慘的結局!

  現在光是想一想,都不禁讓他背脊冷汗直流。

  跟著,胡天罡繼而又道:“其實在這城中發生第一起命案時,便被路過此地的我和白家妹子恰巧趕上,當時我們在確定目標后,本也打算要為百姓做主,除魔衛道,可一直等到今日,也未曾等來合適的機會。對了,據白家妹子打探回的消息,起初時不是有兩個魔崽子在此興風作浪么?莫非那其中一個魔崽子是被你給除掉啦?”

  見楊洛緩緩點頭,他又狐疑地追問,“那你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楊洛慘淡一笑,據實道:“當時也確實是都怪我們魯莽了,若早知道他們還尚有自爆金丹的手段,恐怕也要有所顧忌吧。”

  “呵呵,有道是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而這不要命的卻又偏生遇見了你這樣無知無畏的初生牛犢,倒也難怪會選擇忍辱負重啦。”胡天罡笑呵呵地說著。

  楊洛很沒禮貌地抬頭與其對視一眼,沒好氣道:“我說你這位老人家又是什么比喻?一會兒是地馬,一會兒又是初生牛犢的,你可不要忘啦,你還是我們從路邊撿回來的呢。”

  一聽楊洛都這么說了,趙山河生怕某人打得是金蟬脫殼的主意,連忙跟風附和道:“就是!一個街邊說書的還懂得挺多嘞。”

  然而對于這倆人的冷嘲熱諷,胡天罡卻好似一點都不在意,臉上的笑容是愈發燦爛,居然就辣么沒羞沒臊的不吭聲了。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不禁反而讓得楊洛跟趙山河心里沒底了。

  隨即,黃佰川憋不住笑地從旁提醒了句,“二位地馬呀,咱家堂口這位胡太爺可是向來很記仇的,而且還喜歡秋后算賬,你倆要是不想日后找罪受,最好還是口下積點德,否則今日種下的惡因越多,當心他日得到的果報也就越多呦。”

  “佰川,看你那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是不是近來修為又有長進啦?要不找個沒人的地方,老哥陪你切磋一番?”

  胡天罡依舊是看不出喜怒的怪笑連連,但暗藏其言語間的強勢卻任誰都聽得出來,甚至連江湖地位很高的黃佰川都立馬裝起慫來,“得得得!都怪佰川多嘴還不行么,今后我們還要同堂共事呢,以和為貴,以和為貴嘛。”

  當見到這一幕時,楊洛同趙山河就是鼠目寸光、再沒眼界,也不難從中瞧出些許門道了。

  二人不由相視一笑,笑得都是好不牽強與苦澀。

  接下來任憑胡天罡再說起什么,他二人也都變得規規矩矩、沒那么多話啦。

  三日后,清晨一大早。

  同樣是在這間閑置空房里,除了黃天罡、黃佰川、白小仙以及楊洛跟趙山河之外,另還多出兩位參與議事。

  經由胡天罡引薦,這二位皆是被其從當地妖市里請出來的故友,雖然很多年都未曾相見,但昔日的情分卻依舊還尚在。

  一位是柳家的‘巳小軟’,面容姣好,裝扮樸素,年紀少說也要在六旬以上,乍看下赫然就是一位其貌不揚的年邁村姑。

  一位是灰家的‘灰寶慶’,骨瘦嶙峋,面如枯槁,八字胡,小眼睛,年紀也是一大把,但穿著卻很華麗,宛如一位家境富裕的老商賈似的。

  “佰川吶,這二位想來你應該也都是認識的,由他二位來彌補本堂柳家和灰家之空缺,你可有何意見吶?”

  胡天罡在介紹完他所帶來的這兩位故友后,便是目露愜意的笑問黃佰川。

  黃佰川揉了揉一對黑眼圈,就如同是沒睡醒一般,語氣頗為懶散地回道:“哎,看來胡老哥是對這掌堂教主之位勢在必得呀,現下這五路仙家已有三路都站在你那一邊,黃佰川好不容易才在俗世間經營起的堂口,如今就這么成了他人嫁衣,還能有什么意見呢。”

  “呦呵!聽黃小子這口氣可是對胡老哥不服么?真要是論起輩分來,當年胡老哥在江湖上叱咤風云之時,你小子連毛都沒長全呢吧。”

  都沒用胡天罡接茬,被其叫來的灰寶慶便在旁邊出聲了,說話語速之快,跟白晝斥候白五倒是有的一拼。

  緊接著,另一位被胡天罡請來的巳小軟也打破了沉默,輕聲嘆道:“哎,這也難怪黃小子會覺著心里發堵,畢竟在這間堂口創立之初,就連胡老哥也都沒出上什么力不是,但黃小子我來問你,老祖宗定下的規矩你是認與不認?”

  “當然是認啦,不然……”

  黃佰川哭喪個臉只把話說到一半,便又改了口,“反正在這件事上你們得給我個說法,不然就是鬧到老祖宗那里我也奉陪到底。”

  “哈哈哈哈……別那么沒出息好不好!”

  許是認為時機已然成熟,胡天罡突然朗聲笑道:“自今日以后,在座諸位也就都是自家堂口的兄弟姐妹,不論遇到任何難處,也都理應同心同德、榮辱與共,又何必為了這點小事去打擾老祖宗清修呢。要不這樣好啦,這掌堂教主之位便由你來堪當,如何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