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39章 五路仙家齊聚一堂(一)
  “好!如今尚還只差柳家和灰家的加入,我們這間堂口的五路仙家也就算是全部齊全,屆時便可焚香祭祖、立表堂營,招兵募將,廣結善緣啦,哈哈哈哈……”

  當楊洛也迫于無奈地做出抉擇后,不禁把胡天罡激動得是長笑須臾淚欲流,此外黃佰川也同樣是流露出心馳神往之色,唯獨白小仙卻仿佛對此無動于衷,或者也可以說,是被那斗笠和面紗遮住了情緒外露。

  “白姐,您這斗笠莫不是租來的么,既然我們現在都已是自己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楊洛當下也是豁出去了,絲毫不怵白小仙會對其爆發雷霆之怒。

  在他想來,要真是那樣倒還好了,干脆將其地馬身份廢除,那可真是他巴不得的。

  奈何,偏生白小仙在對‘自己人’的態度上竟是大度得很,不禁讓某人架構出的最后一絲希望也徹底粉碎、破滅。

  白小仙緩緩抬起一只纖纖玉手摘下斗笠,露出一張完美無瑕的精致容顏,螓首蛾眉,明眸皓齒,膚若凝脂,眸波醉人,雖然氣質上有些冷淡,但那縹緲出塵的空靈神韻,卻連珈藍、唐野等絕世佳人都無法與之堪比,簡直是美得不可方物,把楊洛跟趙山河看得哈喇子都快流出來啦。

  這時,胡天罡在一旁老神在在的開口道:“要怪都怪白家妹子這容貌實在太過驚世絕艷,故此為了避免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才會整日里以斗笠、面紗遮住真容,如今你二位皆已答允成為本堂地馬,白家妹子自當是要以真面目與你們見上一見。”

  “白姐,聽說你們白家族人都對煉丹煉藥之術比較擅長,是這樣么?”

  楊洛也沒去搭理從旁充當解說的老狐貍,目光深邃的看著白小仙問道。

  他還隱約記得,黃佰川黃哥曾和他提起過,在這五路正統仙家里,自古以來就流傳著‘狐堂將,黃柳兵,白堂治病,灰堂改命’這句老話。

  只見白小仙微微頷首,輕聲回道:“不錯,是都比較擅長,但由于缺少丹方和各種名貴靈材藥草,目前也只能是煉制出幾十種初品級丹藥。”

  “那如果是丹方和各種名貴靈材藥草什么都不缺,您和您的族人又能煉制出幾品丹藥呢?”楊洛若有所思的繼而又問。

  而白小仙卻是很篤定地告訴他,短期內三品以下所有初品級丹藥應該都沒問題。假以時日,六品以下所有中品級丹藥應該也都沒問題。至于七品以上高品級丹藥,饒是有幸獲得了丹方和靈材藥草,也沒可能煉得出來,除非另還能尋覓到這天地間三大本源火種之一,或可一試。

  楊洛聽了,很滿意地點頭,眼中閃爍著希冀之色。

  現下有了這一助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即便是批量產出七品以上高品級丹藥也未嘗不能得以實現。

  當然,前提是他們彼此間需要建立起完全信任的基石。

  否則,他是決計不會去冒這個險的。

  “敢問白姐,筑基丹丹方您和您的族人可都已掌握?”楊洛笑吟吟地三度發問。

  白小仙很干脆地搖頭,隨即又是美眸一亮,語氣頗為激動地反問,“你……莫不是打算將這筑基丹丹方提供給我白家族人參詳?”

  “是啊,正有此意。”

  楊洛不假思索的回之,“不僅僅是這丹方可讓您白家族人參詳,往后這筑基丹的煉制也都一并交給白姐,如何?”

  “此話當真?”

  白小仙面泛喜色,旋即又換上一臉愁容,“可是……據說煉制這筑基丹的幾味主藥材好像都不好淘弄吧。”

  “這個倒是不必擔心,只要白姐提出需求,絕對管夠!”

  楊洛給出的這番承諾可就不免有點駭人聽聞了,甚至把江湖閱歷頗豐的胡天罡都給震撼得目瞪口呆。

  這小子的口氣是不是也忒大了些?

  要真能如他所說,這筑基丹的日常產量豈不要翻上很多倍?

  到時再憑此資源優勢去招兵募將,豈不也就事半功倍?

  而楊洛倒也是個‘說做就做’的行動派,旋即便取出一卷空白竹簡,將筑基丹丹方默寫在上面,交給了白小仙。

  白小仙在接過這卷丹方后,一時間看得很是入迷,久久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最后還是在胡天罡整出兩聲動靜的暗示下,才讓其回過神來,“這……這就是筑基丹丹方?”

  楊洛微笑點頭,跟著又將一只乾坤袋放到其面前,道:“這里面全都是煉制筑基丹的靈材藥草,還望白姐能盡快挑選一批族人加以培養,為我們的善堂多積蓄些底蘊才好。”

  白小仙將信將疑的釋放出一縷神識去查探,精致的小臉蛋上頓時表情一僵,旋即一把將乾坤袋抓在手上,那副無比謹慎的小模樣,就好像生怕被人搶走似的。

  “放心!如今有了丹方和這些靈材藥草,最多不出七日,定能為地馬挑選出一批能夠勝任的堂營兵馬,這里要是沒有我其他什么事,那我這就先行去集結族人啦。”

  “白姐,您先等等。”

  “還有何事么?”

  白小仙駐足,回眸看向楊洛。

  楊洛苦澀一笑,撓了撓頭道:“白姐呀,咱們好像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尚未商談吧。如今您要是就這么撤回族人,那之前已被您牢牢盯死在城主府府邸的‘那位’又當由誰來盯梢呢。要不剛好趁著你們三位都在,就選定在今晚動手,將他給除了?”

  “切莫心急,此事尚需從長計議。”

  回答他的并不是白小仙,而是胡天罡。

  “為何?難道以你們三位之合力,還無法除去一個金丹境初期修為的魔修么?”

  楊洛大感疑惑的問著,心里面卻在很不爽地思忖著,“哼!今兒你們要是不能給出個合情合理的說法,咱們之間還是趁早撇清關系得好,被你們這一群窩囊廢抓去當地馬使喚,未來還能有個屁的出息。”

  胡天罡目露深沉之色,似是能洞徹楊洛心中所想一般,悠悠開口言道:“小子,你也莫要對此心里有氣。要想對付這么個魔崽子,在場我們三位當中無論是由誰出手,都有將其必殺之把握,只是擔心他會在臨死前自爆金丹罷了。那樣一來,即使我們各憑本事都能自保,可又要牽連到多少無辜百姓呢,你可有考慮過后果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