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35章 花邊緋聞
  “老兄,能否給騰出兩處空位用用?全當是交個朋友了嘛。”

  “一邊去!像你這樣一點骨氣都沒有的紈绔子弟,我們哥幾個可是高攀不起。”

  “嘿嘿,這位大叔,您這張桌剛好空出兩個位置,不知可愿意和我們同坐呀?”

  “不樂意!你大叔我脾氣不是很好,你小子要是不想挨揍,趁早離遠一點。”

  “這位大嬸,您這張桌……”

  “滾!老娘正值二八年華,你這又是什么眼神?欠揍吧你!”

  眼看著楊洛轉了一圈都在四處碰壁,趙山河臉上的苦澀表情反而不再那么苦澀了。

  到最后,只見楊洛是灰頭土臉地走出茶棚,很無奈地對他說道:“兄弟,我也真是盡力啦。要不……咱哥倆就在這茶棚外將就將就吧。”

  言罷也不管趙山河是何意見,便自作主張的叫來伙計,加了一張露天桌位,順便又點了一壺茶水和幾盤吃食,便當先一屁股坐了下去。

  趙山河望了望艷陽當頭的天兒,跟著又看了看茶棚內沖他們指手劃腳的怪異氛圍,轉而搖頭嘆息一聲,也是萬般無奈地坐了下去。

  到此,這段小插曲也算告一段落,那說書人又重新開了一段新故事,把茶棚下的茶客聽得是一個個都好不入迷。

  有那么一天,他正在城外十里亭說書,忽遇一伙路過的匪寇打劫,當時他是真的怕極了,卻不成想,就在那伙匪寇正要動手之際,天邊遠方竟是陡然大放異彩,正是來自京城方向……

  原本楊洛聽得也是有滋有味,卻無意間發現趙山河流露出滿面愁容,不由好奇地小聲詢問,“喂!莫非這個段子你早就有聽過?”

  趙山河將一粒花生扔進嘴里,猶如泄憤似的嚼了個稀巴爛,隨即又一口灌下杯中茶水,道:“何止是我聽過,就這破段子,全京城的子民都已經反復聽過很多遍,把耳朵都快聽出繭子啦。”

  “呃!你是說……早先這位說書人是在京城一帶說書的?”楊洛略顯詫異地眨眨眼。

  趙山河則是自斟自飲的又灌下一杯茶水,冷哼道:“哼!若不是把我爺爺都給聽膩歪了,他又何至于被攆出京都呢。”

  聞言,楊洛哭笑不得的挑了挑眉毛,旋即,竟又饒有興趣的聆聽下去。

  就這樣一直在此等靠到黃昏時分,那說書人又講了幾段自認為很受歡迎的民間故事,把趙山河都給聽睡著了,這才總算是結束了當日的說書。

  緊接著,茶棚下的幾桌茶客也都開始陸續離場,但在離場之前,卻是無一例外的全都往茶棚外這邊的‘特享單桌’多瞧上幾眼,眼神中的鄙夷與嘲諷之意甚濃。

  楊洛似乎也早就習慣了,全當什么都沒看見,根本不予理睬。

  直到所有茶客基本都已走光,他才把打著瞌睡的趙山河叫醒,而后便是徑自走向茶棚內的說書人。

  “小子,想不到你還是老夫的忠實聽眾嘛。”那說書人面帶微笑的與其打過招呼。

  “老人家講的確實夠精彩、夠好聽,不然也不會有辣么多人來給你捧場不是。”

  楊洛很不走心的客氣了這么一句,跟著又往前湊了湊,將一錠很有分量的銀元寶悄悄遞了過去,壓低聲音說著,“上次多虧了老人家提供的消息,全城百姓才得以恢復民生,不過最近這幾日里,城主府內好像又有些不同尋常的動靜,不知老人家您可知曉內幕?”

  說書人一聽,立馬眼中精光大盛,連忙往后退了幾步,重新用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起楊洛,但那一錠銀元寶,也不知是何時已經被其收了起來。

  楊洛就那么笑盈盈地杵在原地看著說書人,心道:“看樣子這位老丈果真是知道點什么呀。”

  “小兄弟,你能為全城百姓的民生著想倒也實屬難得,但有些事也不是你想管就能管得了的,聽老夫一句勸,有關城主府的家事,最好還是讓夏城主親自去解決為好。”

  “有關城主府的家事?”

  楊洛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隨手又將一錠銀元寶扔了過去,“說與我聽聽。”

  說書人一把接住銀元寶,連奔兒都沒打便已收入袖中,旋即又抻著脖子望了望茶棚下四處,這才放低聲音講起了他在私底下聽來的秘聞。

  其實這所謂的秘聞,早已在市井坊間流傳許久,只是由于牽扯到城主大人的光輝形象,故而才沒人敢在茶余飯后拿出來說三道四。

  據傳,夏城主有一寵妾,名為‘花海棠’,此女生的是那叫一個傾國傾城、魅惑眾生,非但把夏城主迷的是神魂顛倒、五迷三道,另也引起了不少商賈子弟、官宦子弟乃至修真子弟的垂涎和覬覦,是以,也就傳出了不少以假亂真的花邊緋聞。

  說是以假亂真,可到底是真是假,誰又能說得準呢。

  若非夏城主乃是一位愛民如子的城主,恐怕這一條條花邊緋聞還不知道要被口口相傳到什么程度。

  不過近段時間以來,卻是未曾再聽聞過那名寵妾又和誰鬧出其他緋聞。

  直至今日一早,有一批棺材被送入城主府,原本都已銷聲匿跡的緋聞竟又再度傳得勁爆起來。

  有人說,是城主大人盛怒之下,將所有和那女人有染的家仆全部就地正法。

  也有人說,是家仆看到了不該看的私密事件,因此才被滅了口。

  還有人說,這些家仆全都是死于非命,是賬房管家帶人在一間柴房里找到的尸首。

  “那你又對這件事怎么看?”

  對于說書人當前提及到的不管是秘聞還是緋聞,楊洛不說都已了若指掌也差不多,但他偏生就是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預感,這位說書人肯定還知道一些別的,并沒有坦誠相告。

  “要是依我看吶,這件事自然不會那么簡單嘍。”

  說書人指敲桌案,露出一抹貪婪地笑容。

  楊洛直接又甩給他一錠銀元寶,這才讓其徐徐開口,敘說起下文。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