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34章 尋求合桌
  當日午后,在趙山河死氣白咧地竄楞下,楊洛只好將第一批筑基丹交給了舅舅古星云,讓其帶回皇城修道院。

  而也就在古星云才剛離開沒多久,夏侯海便派人傳來消息,說是疑似近幾日夏安就躲在城主府中療傷,但卻瞞過了所有人。

  原本對于這一消息的真實性,楊洛也是抱有很大懷疑,可后又經過與那人一番詳談,這才確信了夏侯海并未在這件事上藏私。

  連日來,由于城中沒再發生過一起命案的原因,夏侯海緊繃的那根弦兒也稍稍有所松動。

  不過就在今日一早,賬房管家在給府邸家仆、丫鬟等發放月利時,卻發現少了十余人未到場,結果一查之下,竟在一間相對偏僻的柴房里找到了十幾具尸首。隨后,賬房管家便在第一時間向夏侯海據實稟明了情況,而夏侯海則也在第一時間將他的猜測托人帶到。

  “你且先回去吧。告訴夏城主,讓他外松內緊的進行排查,切不可再給城中百姓造成恐慌了。”

  “遵命!屬下定將原話帶回。”

  趙山河在將來人屏退之后,繼而又問楊洛,“兄弟,接下來你可有什么打算?”

  楊洛蹙了蹙眉,回道:“目前夏安是連夏侯海都已信不過,他要始終就這么隱忍躲著,我們也確實拿他一點轍都沒有啊。”

  “可他若真能忍得下這斷臂之仇,那又何故仍留在象城一地沒有離開呢?”趙山河頗為不理解地分析著。

  “是啊,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莫非……他到現在還都沒有完全死心?或者是留在此地另有所圖?又或者是等待其他后援?”

  楊洛將所有自己能想到的可能全都逐一羅列出來,但說到最后,卻又全部被他自己給否定,腦子里亂糟糟地簡直猶如漿糊一般。

  許是察覺出了他的心神已然紊亂,趙山河在其肩膀上輕拍幾下,寬慰道:“沒事兒的兄弟,之前全盛狀態下的夏安外加上一個夏夜不都沒在你手上討得什么好么,如今夏夜已死,夏安又已斷了一臂,即便是暫且容他多活幾日,到頭來還能翻出大天去不成。”

  “話雖是如此說,但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們總要主動去做些什么才行,否則就這么拖下去,豈不剛好遂了他的愿。”

  楊洛腦中靈光一現,突然一拍桌案,“走!我們這就去喝茶、聽書!”

  “去喝茶、聽書?”

  趙山河緩緩放下手中茶杯,詫異地看向楊洛。

  而楊洛卻并未作何解釋,直接是著急忙慌地就將其拽出門外,出了洛河塘,疾步奔向城主府街對面的茶棚。

  顯而易見,他這是想要通過那位說書人口中再獲悉一些小道消息。

  上次給出的小道消息不就既精準又到位么。

  此時晌午已過,陸陸續續圍坐在茶棚下品茗聽書的人是越聚越多,當楊洛和趙山河趕到時,攏共也沒幾張桌位的地方早就沒了空座,倆人游走在幾張桌位之間廢了好一頓口舌,才總算是求到與人合桌。

  更為確切地說,那人也并未開口言明答應還是拒絕,便被楊洛理解成了默許。

  “兄臺,您之前在這兒用過的所有吃食和茶水都算在我們頭上,多謝啦!”

  “小二,再給我們這桌添一壺上等的明前茶,再來幾盤糕點和小吃。”

  楊洛也沒太在意與其同桌而坐、頭頂斗笠的這位到底是何身份,在他看來,凡是不愛說話且不愿以真面目示人的江湖兒女大都是不拘小節之輩,估計這位也一準不會錯。

  可卻不成想,今天遇到的這位偏生就是個例外。

  楊洛跟趙山河才剛一落座,便被對方冷言冷語地驅趕,“我不習慣與陌生人同桌,還請自便。”語罷,便將手中的劍重重按壓在桌上,警告與威脅之意并存。

  光是從這好聽地小動靜來判斷,應該是個年紀不大、女扮男裝的小女子,但外加上那一身干凈利落的江湖行頭,以及性格孤僻的強勢態度,可就無從猜出其身世跟來歷了。

  楊洛略顯尷尬地撓了撓腦袋,試圖和這個不講道理的小女子講講道理,“大家都是江湖兒女,你又何必如此強勢呢?難道……”

  刷!

  還沒等他把話問完,對方很沒耐心地一抖手腕,桌上的劍便已利刃出鞘一大截。

  顯然,這是沒得商量嘍。

  與此同時,茶棚下的其他幾桌茶客也都紛紛投來目光,正在說書的說書人也一下沒了動靜,場間氛圍一度變得好不緊張。

  見此,楊洛掛在臉龐上的尷尬表情不由是越發僵硬,連忙起身沖著說書人和所有茶客連稱‘抱歉、打擾’,跟著竟又那么不嫌磕磣的坐了回去,指點劍柄,送劍入鞘,“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莫非你還敢當街行兇不成?你可要看清楚啦,咱們這街對面可就是城主府!”

  聞言,那頭頂斗笠之人好像對此也有所顧忌,但在猶豫了片刻后,還是起身緩緩拔劍出鞘,劍尖直指楊洛面門,寒聲道:“本公子本不想出手傷人,是你一而再的咄咄相逼,這可就是你自找的啦。”

  “等等!先等等!大家不都是來喝茶聽書的么,何至于鬧到兵戎相見的地步呢,這一席桌位我們讓給你就是。”

  楊洛連忙擺手認慫,連最后一絲尊嚴都沒能保住,頓時是惹得周遭一陣哄笑。

  “切!還以為能有熱鬧看呢,這下得了,人家居然干脆認慫了。”

  “哼哼,就這還自詡江湖兒女呢,依我看吶,純粹就是個欺軟怕硬的紈绔子弟還差不多。”

  “算了算了,口下留德,口下留德吧。”

  耳聽著那一句句飽含嘲諷的刺耳言語從各桌茶客之間傳來,趙山河立馬很自覺地往邊上挪了幾步,欲要和某人撇清關系。

  奈何,他這會兒就算是想要擺脫掉那一雙雙火熱目光的關注也已然是做不到,不由暗暗在心中罵娘,“他娘的!你把本皇子叫到這里來,難不成是來陪你一起丟人現眼的么!”旋即使勁兒扯了扯楊洛的衣襟,暗示趕緊扯呼。

  而楊洛也不知是會錯了意,還是壓根就不知臉為何物,居然還沒較過景來,只是隨口說了句“知道啦,我們這就給人家騰地方”,然后就那么淡定而又從容的走向其它幾桌,語氣謙卑的和人家商談起合桌事宜。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