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24章 因為你的與眾不同
  見楊洛遲遲都沒動地方,黃佰川似是等的有些不耐煩,直接就自己動了手。

  他抬起手臂,隔空一扯,那塊紅布便已脫落,而完整的雕像本尊也已映入眾人眼簾。

  那是一尊兩三丈高的石雕,隱約可瞧出是個人形的輪廓,但除此之外,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幼,是文官是武將,是凡人還是修士,那可就要全憑豐富的想象力去猜了。

  “黃哥,咋樣?可還中意?”

  楊洛以一種很認真的態度詢問黃佰川。

  在他想來,反正都已經這樣了,莫不如賭上一把,就賭他這位黃哥……眼瞎吧。

  黃佰川漸漸從訝然失神中恢復過來,一時間臉色是晦明晦暗,“這……這又是個什么?!”

  “黃哥素來以‘玉面書生’的稱號而名動江湖,鮮有人見過您的真容,而這尊雕像也正是為您量身打造。有道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香案香爐燭火之旁!黃哥,就這創意,老弟可是想破了腦袋才想出來的,您覺著呢。”

  楊洛也是實在被逼到份了,這才絞盡腦汁編排出如此一套有板有眼的說辭,這小嘴巴巴地,是真能忽悠。

  黃佰川抓了抓頭發,似是深陷于美妙的遐想中,好像還有那么點意思,可又總覺著哪里怪怪的,說不出的別扭。

  “黃哥!您要是沒什么意見的話,我們是不是這就可以開頭爐、敬頭香啦。”

  楊洛從香案上抓起一把香,除黃佰川之外,他給每人手上都分發了三根,而后打著火折子先將自己手上的三炷香點燃,就那么恭恭敬敬地等待著黃佰川發話。

  黃佰川沉默了良久,終是不情不愿的點了點頭。

  “得嘞!幾位哥哥,咱這就給黃哥的神龕開頭爐、敬頭香,抓緊時間都把各自手中的香給點著了吧。”

  楊洛的小動作不可謂不麻溜,才屁大會兒工夫,就已幫著大家點燃了手中香,然后又組織大家面向雕像站成一排,虔誠的拜了三拜,才將各自手中的香火逐一插入香爐碗里。

  “黃堂主,請上座!”

  “黃堂主,請喝茶!”

  “黃哥,往后這洛河塘的各間商鋪可就都由您來罩著啦……”

  禮成之后,楊洛又是溜須、又是拍馬,把個黃佰川捧得是高高的,就是再有什么想不通的煩惱也都撥開云霧見青天了。

  “我去!想不到主公這張嘴皮子竟然如此溜,連黃哥這樣的江湖前輩都被吃得死死的,看來以后我還真是得向主公多多學習呀。”

  熊戰將這一切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其內心的欽佩之情,簡直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猶如黃河泛濫一發而不可收拾。

  然則,就在楊洛本以為蒙混過關、大功告成之際,黃佰川掛在臉上的笑容卻又突然一斂,一本正經地向其問道:“小子,你可還記得黃哥曾向你提過的一件事?”

  楊洛蹙了蹙眉,好像沒什么印象,于是也就搖了搖頭。

  黃佰川對此也不惱怒,依舊是那么不疾不徐地開口,“哎,看來你當時是真沒怎么上心,也罷,那黃哥就再向你重提一回,你可愿意成為我黃堂地馬?”

  “哦!原來是這事啊!”

  楊洛恍然,立馬賠笑,“記得記得,當然記得,而且我還正幫黃哥您在俗世中物色著呢,假以時日,定能給您物色出很多匹快馬來,到時任憑您隨便挑著用。”

  此話一出,姑且先不論黃佰川會作何感想,反正在場的幾位是心有靈犀的都想到了一處。

  尤其當屬黑三和白五的反應最為強烈、表情最為夸張,敢情他們這位主公急于優先培養斥候的真正原因,竟是要給黃哥當地馬呀!

  這可真是把他們瞞的好苦!

  “楊小子,你莫不是還真以為你黃哥這黃堂地馬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堪當重任的么!”

  黃佰川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楊洛,把楊洛看得是渾身都不自在,就仿佛正被一頭洪荒猛獸視為獵物、牢牢盯死一般。

  他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平復著內心緊張與慌亂,漸漸地,才從恐懼陰影中擺脫出來。

  經過反復思量,他料定,眼前這位黃哥應該并非是冷血弒殺之人。

  這一點,通過那一晚在當地鬼市中的初遇就能看得出來。

  若非那兩個假扮商客競價的鬼差將其逼到了絕境,只怕黃哥也不會輕易下殺手。

  而且,當時黃哥好像還曾說過,若干年后,那兩個鬼差若不是罪惡深重之輩,便可在兩界山下的‘酆都城’獲得重生。

  由此可見,其本性是不壞的。

  其次,黃哥能不圖財富、只求功德的為百姓分憂,解救世人于疾苦,這也足以說明,其心地是善良的。

  再者,通過那一晚與蛇小寶的交談,也能看出黃哥把情義二字看得極重。

  綜上種種,楊洛這才把已經提到嗓子眼兒的心又重新放回到了肚子里。

  “黃哥,那你又為何會選中我呢。”

  他抬起頭,也不再對黃佰川投向自己的冷厲眼神感到發怵,就那么語氣平淡地問著。

  聞言,黃佰川突然笑了,笑得是那樣坦蕩與真誠,“自然是因為你的與眾不同嘍。”

  “我又有何與眾不同?”

  楊洛用一根手指將自己鼻尖上的細密汗珠抹去,整個人的氣質都仿佛一下得到了升華。

  黃佰川從座椅上起身,邁步走到香案前,抬頭仰望著那一尊神龕雕像悵然道:“由于你的天性使然,向來見不慣恃強凌弱的茍且之徒、見不慣惡貫滿盈的無恥之徒、見不慣視百姓生命如草芥的狂妄之徒,此為理由之一。而你對于善與惡之間的界定也很明確,從未因善小而不為,也從未因惡小而為之,有節骨乃堅,無心品自端,幾經狂風驟雨,寧折不易彎,此為理由之二。你信守承諾,卻又不失心機深沉,爭強好勝,卻又不失處事圓滑,殺伐果斷,卻又不失做人底線,此為理由之三。”

  話到此處,黃佰川豁然轉身,以一種賞識、器重而又求賢若渴的眼神望向楊洛,繼續又說著,“天道不仁當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當以百姓為芻狗。有人說此乃君子之道,也有人說此乃偽君子之道,而我卻覺得他們說的都對。善與惡,是與非,苦與樂,君子與偽君子,其實本就沒那么容易去區分與界定,往往一念之間的決斷,便有可能會影響到因果的改變。所以,要想成為我黃堂地馬,絕非尋常庸庸碌碌之輩所能堪當。怎么樣,黃哥跟你掏心肺腑的說了這么多,難道還不足以打動你么?”

  “黃哥,老弟在此向您保證,日后定會給您抓到一匹比我還要優秀得多得多的快馬來供您差遣,至于我嘛,黃哥的一番苦心,老弟也只能是心領了。”

  楊洛只扔下這么句話,立刻無比果決地掉腚就走,待到出了善堂之后,直接是翻墻頭就跑沒影子了。

  “開玩笑啊!想要抓我當地馬,等下輩子吧你!”

  在一處后街巷尾的角落里,悠悠傳出這樣一個聲音后,一道人影就那么憑空消失不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