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23章 開頭爐,敬頭香
  “放心,要真是黃哥怪罪下來,你只管把責任全都往我身上推也就是了。”

  楊洛從香案上抽出三根香,不緊不慢地說著,“對了,頭一批服用筑基丹的兄弟們目前可都已突破了沒有?”

  “突破了!突破了!資質好一點的昨晚就已突破,資質稍差一點的今早也已突破,按照主公您的意思,已將這頭一批得到實惠的十幾名兄弟們全都分派出去,替換了第二批兄弟回來,不久前,這第二批兄弟的筑基丹也都已分發完畢。”

  熊戰一邊快言快語的說著,一邊接過楊洛手中的三根香,親自打著火折子為其點燃,那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若是被相熟的人見到,非得被驚掉下巴不可。

  曾幾何時的一代梟雄,如今即便是寄人籬下,也總不至于把姿態降到如此低微吧?

  可人家偏生就是一百個樂意,誰又能管得著呢。

  要不在這江湖上怎么盛行一句話呢,舔狗不丟人,只有舔不著的狗才會急得汪汪直叫喚!

  熊戰把三根燃香往楊洛跟前一遞,說道:“還請主公為黃哥開頭爐、敬頭香,此后咱們這間善堂也就可以對外受人香火了。”

  楊洛接過熊戰遞來的三根燃香,連敷衍地拜上幾拜都沒去拜,直接是插入香爐碗里,然后便同熊戰一起離去。

  出了善堂,天色已然是蒙蒙泛亮,二人正要去吃個早飯,卻不想竟被風風火火趕來的幾人給堵個正著。

  那為首之人,正是黃佰川。

  除了黃佰川之外,林峰、黑三、白五、風老七也都一同隨行而至。

  “黃哥,各位哥哥,你們這都已經忙活一個晚上,還不趕快去休息,怎么全都跑到這兒來了。”

  楊洛笑容可掬的與一眾來人打過招呼,這小嘴巴巴地還挺會忽悠,倒是讓得風塵仆仆趕來的這幾位心里面熱乎乎的。

  黃佰川大袖一揮,江湖大佬的派頭十足,當先開口笑道:“哈哈,你小子這又是什么臭記性,今兒不是咱們善堂開頭爐、敬頭香的喜慶日子嘛,幾位哥哥都來捧捧場、熱鬧熱鬧不也是應該的嘛。”

  “呃!幾位哥哥在此稍等片刻,且容我去去就回。”

  當獲悉了幾位的來意后,楊洛這小心臟是撲通撲通一陣亂跳,當即也不容多做解釋,便是一溜煙兒似的奔向了后院。

  開什么玩笑!

  這要是被在場幾位尤其是黃佰川黃哥知曉了他都已草率地開過頭爐、敬過頭香,那還不得和他好好說道說道啊。

  他此去,自然是急著破壞現場去了。

  但在場除了熊戰之外,卻是對他的毛躁行徑都頗感詫異,還以為是這家伙又想到了什么別出心裁的新花樣,來討他們歡喜。

  黃佰川輕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熊戰,樂呵呵地問著,“熊老弟,方才你和那小子一直都呆在一起吧?他這又是急著要去做什么?莫不是后院著火了不成?”

  見熊戰故作神秘的低頭不語,隨即他也沒再讓對方為難,“走走走,讓咱們哥幾個也都一起去瞧瞧,看那小子又在鼓搗什么呢。”

  聞言,熊戰心神一顫,趕忙上前阻攔,“黃哥!要不……咱還是先留在這兒多等主公一會兒吧。”

  然則,黃佰川也只是略帶質疑語調的輕‘嗯’了一聲,他便立馬很自覺地把路讓開,然后跟在一眾人最后方,蔫頭耷拉腦的緩步朝后院走去。

  后院善堂門前,黃佰川當先止步,定睛往里面一看,原本略顯不悅的臉色竟又漸漸恢復了幾許笑模樣。

  顯然,這間善堂內的布置還算讓他比較滿意。

  不過,這就不免令得提心吊膽的熊戰有些想不通了。

  難道說……是黃哥的審美觀念與常人不同?

  那樣一尊丑陋不堪、粗鄙不堪的雕像,連他都覺著寒磣,居然都能把黃哥答對滿意?

  還是說……他的那位主公又對里面的布置重新進行了改動?

  可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又是如何改動到讓黃哥滿意的呢?

  他無比好奇地從眾人后方挪步到前方,往門內一瞧,頓時驚愕得目瞪口呆。

  那一尊雕像已被紅布蒙了起來。

  那一張四角香案也已被鋪上了黃布。

  香案之上,撒滿了五谷雜糧。

  香爐碗里,則是插滿了燃香。

  那滿滿一香爐碗的燃香飄逸出十分濃郁的香霧,才一會兒工夫,便已將整座善堂熏染得云里霧里,簡直猶如人間仙境一般。

  此外,另還有三只茶杯被一字排放在香案前,也不知這茶杯里裝得是茶是酒還是水。

  反正總的來說,乍一看確實是挺唬人的。

  “咳咳咳咳!黃哥!由于時間過于倉促,老弟能想到的,暫時也就只有這么多了。”

  這時,善堂內的楊洛許是實在受不了里面的烏煙瘴氣,一溜小跑著來到門外,在一眾人面前站定后,還用一只手在其口鼻間煽動個不停,可見這得是遭了多大的罪。

  “不錯不錯,看來你小子也真是用心了。”

  黃佰川笑容滿面的抬手在其肩膀上拍了拍,旋即一步跨過門檻,就走了進去。

  身后一眾人也跟了進去。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這一路走來,雖也沒有多遠的距離,但眾人的咳嗽聲卻是此起彼伏、從未斷過。

  他們一直來到香案前才又紛紛駐足。

  “楊小子,你這一大清早的燒這么多香干嘛?真是嗆都要被你給嗆死了。”

  黃佰川說著,頗為隨意的卷袖一揮,憑空便刮起一陣冷颼颼的涼風,頓時是將這冒煙咕咚的香霧吹得四散開來。

  同時,只聽得咔嚓一聲,那滿滿一香爐碗的燃香竟也被應聲折斷。

  “黃哥,這這這……這未免有些不太吉利吧。”

  楊洛戳指香爐碗,嘴上雖是如此說,心里卻在暗叫糟糕,“完嘍完嘍完嘍!這香霧一斷,那塊紅布再一被揭開,屆時我這豈不是什么都白忙活了。老天爺保佑!各路仙家顯靈!但愿黃哥不要去觸碰那塊布才好。”

  卻見黃佰川滿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道:“唉!這是你黃哥的香火,你黃哥想受便受,不想受便不受,又何來的吉利與不吉利之說。”

  眸光流轉間,似是有些琢磨過味來,跟著又補問楊洛一句,“小子,看你那一副心虛的樣子,該不會是這里邊有什么事在瞞著你黃哥吧?”

  “嘿嘿,哪有什么事瞞著黃哥您呀,我這不是什么都不懂,怕讓黃哥不滿意么?”楊洛一臉賤笑。

  黃佰川沉吟了片刻,似也沒太想明白這里邊究竟有何不妥,隨即環抱起雙臂,便對著香案后方的雕像揚了揚下巴,“去!你小子去把那塊紅布也給掀了吧,你黃哥這一趟,可就是專程沖它來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