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18章 劍仙子度化萬惡眾生(二)
  當親眼見到這一幕時,楊洛不由暗暗在心里犯著嘀咕,“難道說連與其同等修為的夏夜都已被完全控制了不成?還真是心狠手辣到了極致啊,居然連自家兄弟都不放過!要是如此看來,對方會不會也留有什么后手?或者是……故意現身落入圈套的呢?”

  當下也由不得他去思考太多,對面的夏安和夏夜便已同時動了。

  一個是沖著他而來。

  另一個則是直奔熊戰而去。

  “大師兄啊大師兄,但愿您的法子真能管用,不然我這條小命可就要交代在這兒了。”

  楊洛緊緊閉上雙眼,默默在心下這般念叨著,若被外人瞧在眼里,還以為是這家伙已經放棄抵抗了呢。

  甚至,連正在向他極速趕來的夏安都不禁是一頭霧水,實在是有些猜不透對方正在憋著什么大招。

  難道真的只是故弄玄虛么?

  不應該呀!

  上一次,不是還領教了這小子身上的古怪與邪門么?

  莫非……

  “來得正好!還不受死!”

  突然間,楊洛猛地睜開雙眼,嗓音洪亮的爆喝一聲,生生把心中狐疑的夏安給嚇得止住了前沖之勢,連忙縱身折返而回。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夏夜也仿佛與其心靈相通似的,同樣是未戰先怯,退回到后方。

  “主公,你這又是修習的什么蓋世神功,只一開嗓,就把對方給嚇退了,佩服佩服!”

  熊戰雙手抱槍,一臉戲謔地說著風涼話,嘲諷之意甚濃。

  隨后,楊洛也是沖著熊戰抱了抱拳,笑道:“嘿嘿,見笑見笑。”

  敢情,他這還真是在故弄玄虛啊!

  可把夏安氣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轉瞬之間,眼仁和眼白皆已布滿一片猩紅。

  “楊洛!在絕對實力面前,你的任何投機取巧都將無所遁形!”

  這回他倒是學聰明了,放緩腳步逼近楊洛而來,似乎并不打算再給對方留有任何與其回旋的余地。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殺得了我?”

  楊洛揉了揉鼻子,看似不經意間的小動作,實則也是心里邊實在沒底。

  方才的那一聲爆喝,還真就不是他故弄玄虛,只可惜沒能成功,故而才上演了調侃對方的滑稽一幕。

  若按大師兄藥康的說法,只有在其遇到生死險境的關鍵時刻,才有可能喚醒地藏樹下那一口仙劍的劍靈自行護主,而這口仙劍一旦被其喚醒,將對方斬于劍下,自是毫無懸念。

  當然,這也只是藥康給出的辦法之一。

  還有另一個辦法,直接將其收入丹圣玉蝶,由藥康親自出手。

  只是兩相比較之下,他在經過慎重考慮后,還是選擇了前者。

  原因也有二。

  一來是急于喚醒劍中母靈。

  這二來嘛,則是擔心夏安已然知曉其身上藏有秘密,萬一早做籌謀,保不齊就會給大師兄再次帶來傷害。

  尤其是后一方面原因,他實在是不敢賭也輸不起。

  若真要是賭輸了,本就壽元將盡的大師兄豈不立馬就要嗚呼哀哉?

  所以,他才會將所有希望全都寄托在那口仙劍上。

  “莫要著急,莫要慌亂,只要我心虔誠,她就一定能感受得到!一定能!”

  就如同那一日在煉器爐前見證劍仙子降生時一樣,他將雙手合十于胸前,滿心虔誠地碎碎念著。

  饒是夏安已經離得越來越近,仍舊沒能打斷其執著而又堅定的信念。

  而已被戲耍過一回的夏安,自然也不可能會允許自取其辱的笑話再度發生,腳步稍稍放緩,陡然釋放出一股濃郁的暴戾氣息籠罩全身。

  看這架勢,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發動奇襲。

  “主公!有些玩笑開過一次也就夠了,你可務必要當心吶!”

  眼見來自于夏安的危險不容小覷,楊洛卻還在那兒神神叨叨的不予理睬、無動于衷,可是把熊戰給急壞了。

  這時,就連沉默許久的花海棠似也意識到了不妙,當即一步橫跨到楊洛身前,試圖引起某人的重視與警覺,也好趁早做出決斷。

  不管你還有沒有保留其他手段,都已經到了如此這般緊要關頭,是不是也該拿出來解一解燃眉之急了?

  要是并無后手,最起碼是不是也該尊重一下眼前這兩位勁敵呢?

  那可是兩位修為已達到金丹境初期的恐怖存在啊!

  即便熊戰已被你收服,且又對你忠心耿耿,可僅憑他一人之力,似乎也未必就能攔下這兩人的同時出手吧?

  正當她為身后的某人感到擔憂之際,另一邊的夏夜率先動了。

  僅是一個沖鋒,便已到了熊戰跟前,然后也沒去理會熊戰的修為要比他高出整整兩個等次,直接是與其硬碰硬地對上一掌。

  可結果,卻不免有些令人出乎意料。

  只聽得砰地一聲悶響,二人皆是后退了好幾步。

  而且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熊戰竟還要比夏夜多退了半步。

  這可就有點講不通道理了。

  按理說,熊戰的修為都已達到金丹境后期,對上金丹境初級修為的夏夜,無論如何都不該是他吃虧才對。

  可事實偏生就是如此,還真是有些太過邪門。

  緊接著,與花海棠對峙的夏安也動了。

  倆人同樣也是對上一掌,但僅是這一掌之威,卻不是花海棠所能承受得起的。

  一道嬌軀,一條血線,還有遲遲未曾回過神來的楊洛也被一股大力撞飛出去老遠,重重地摔落在地。

  “他娘的,對女人你都能下得去如此重手,你還算是個男人不算!”

  當感覺到觸手所及是一片柔軟時,楊洛立刻反應強烈的翻然起身,用衣袖抹去嘴角上的斑斑血跡,好不憤慨的為花海棠鳴不平。

  然則,夏安也不再與其多廢話,旋即便又發動了第二次攻勢。

  在他想來,既然這第一次試探性出手都沒能落空,定是對方黔驢技窮,何必再去跟一個將死之人逞口舌之快。

  不過,也就在其即將臨近楊洛的一剎那,突然一道金光乍現,生生打斷了他的這一美妙幻想。

  那是一道無比銳利的鋒芒!

  其危險程度,立時令得夏安心生警覺,連忙抽身而退,直至退到數丈開外才穩住身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