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15章 花海棠自述苦衷(一)
  “你不信?”

  花海棠向楊洛遞過去一個狐疑的眼神。

  楊洛忙一擺手,笑道:“豈敢豈敢!海棠姐也沒必要在這件事上誆騙我不是。”

  花海棠聞言一怔,旋即又搖頭嘆道:“哎,從前還真是沒看出來你小子有什么好的,今晚總算是讓我弄明白,我那小師妹為何會對你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楊洛苦著一張臉問道:“難道說,這就是她把我送上斷頭臺的理由么?海棠姐該不會是存心在拿我取笑吧?”

  “信不信隨你,我只不過是說出了實情而已。”花海棠那一副篤定的小模樣,倒是令得楊洛心里直畫魂。

  回想起從前和陳寒月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雖很短暫,卻又是那樣的歷歷在目,莫非……

  直至良久過后,他才將內心間的浮躁與煩亂平復下去,淡淡開口,“關于我和她之間的私事等以后再說也不遲,當前還是先聊一聊正事吧。”

  “好啊,你還想知道些什么,只管問出來便是。”花海棠悻悻然地說著。

  而夏侯海則也是在一旁默默點頭。

  楊洛略一沉吟,便又問道:“海沙幫和夏木靑之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有往來的?又是通過怎樣的渠道搭上這條線的呢?”

  “大概有幾年時間了吧,那個時候的夏木靑和他的青幫還尚未在宗門內混得風生水起,若非依仗著海沙幫多年如一日的暗中助力,恐怕也不會有今天。當然了,聽說現如今的夏木靑又被重新打回了原形,這還都要拜你所賜!至于是通過怎樣的渠道同海沙幫聯系上的,這可就要說來話長了,但你也無需去了解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當時是我從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也就足夠。”

  說到最后,花海棠還意味深長的輕瞥了夏侯海一眼,也不知這里面究竟是隱藏著怎樣一段不為人知的私密往事。

  楊洛轉了轉眼珠,倒也并未在別人的私密往事上去刨根問底,接著便又緊緊扣住一條主線往下捋,“好!既然你并不想對從前的往事再去重提,那我也就不再多問,不過讓我感到很好奇的是,城主府和海沙幫之間莫非也是存有往來的么?”

  后面的話,顯然是在問夏侯海的。

  而夏侯海在這件事上也不藏著掖著,便如實回道:“確在私下里有過幾次往來,但這也是四皇子的意思,我等只是奉命行事罷了。”

  “是山河的意思?”楊洛有些不理解地眨眨眼。

  卻見夏侯海鄭重點頭,“四皇子運籌帷幄、成竹在胸,做起事來自然是把眼光放得很長遠,你一時無法理解也屬正常。”

  “要是這么說來,他這是打算放出長線來釣大魚嘍。”楊洛以一種漫不經心的語氣自言自語。

  夏侯海聽了,旋即也就收斂了之前對某人的輕視,沉聲回以兩個字,“正是!”

  楊洛嘴角掛起一抹輕笑,依舊是漫不經心的語氣,“也不知你們這位主子究竟又是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而這一次,回答他的卻是沉默與無聲。

  楊洛沉吟了片刻,突然不耐煩的一擺手,道:“算了算了,也不為難你倆,有些事等我日后親自去問問山河,早晚都會知道,現下……咱們且繼續!”

  當聽到最后,花海棠和夏侯海原本都已放輕松的表情頓時一僵。

  二人是真恨不得立馬聯起手來,狠狠教訓一頓這么個看似人五人六、實則道貌岸然的賊小子,奈何對方卻又身份使然,有四皇子送出的身份令牌在手,縱是他二人有什么不滿情緒也都只能先忍著。

  便聽楊洛接著又向他二人發問,“數月前引匪入城,莫非也是山河的安排?還有那個陸云濤,當初陳寒月又為何要將他也編排成局中人引我入甕呢?”

  聞言,花海棠和夏侯海對視一眼,一時間好似都有些無言以對。

  緊接著,還是花海棠鼓足勇氣給出了答復,“數月前的城中匪患是由我一手安排的,與海哥無關。至于那個陸云濤,當時也只是奉命行事,但卻沒想到你會一怒沖冠為紅顏,差點要了他的命,后來自然也就成了送你上法場的理由。”

  “哦?那你安排匪患入城的理由又是什么?”楊洛試圖順著這條藤摸出一個熟透的大瓜。

  花海棠對此沉默了許久,方才終是一咬銀牙,將一段不堪往事如實奉告。

  在她想來,與其就這么被問下去,還莫不如爭取個主動,或許還能獲得對方的寬恕和諒解也說不定。

  畢竟引匪入城,實屬不該,縱有怎樣冠冕堂皇的借口,那也都是講不通道理的。

  數年前,她之所以被師父下嫁給夏侯海為妾,除了是一筆利益交易之外,其實也是對其施以懲罰,只不過外人根本無從得知此中原由罷了。

  追根溯源,還要從其俗世中的家人說起。

  她的父親本在一地府衙為官,平日里雖也公務繁忙,卻很顧家,只要一忙完手頭上的分內之事,便會返回家中去陪伴發妻。

  可就在這一日,竟傳來一噩耗。

  有一街坊郎中偷偷跑到府衙向其告知,最近她那結發妻子已患上一種不治之癥,若能盡早尋覓到良醫對癥下藥,或可保住性命也不好說。

  在得知這一噩耗后,花海棠的父親自是痛心疾首,且又焦急萬分,當即立馬放下手中所有公務去托關系、找門路。

  許是上蒼庇佑,還就讓其在市井民間挖出一位隱世良醫,隨后也就將這位隱世良醫給請回了家。

  經確診,其發妻確實是患上一種極為罕見的絕癥。

  但這所謂的絕癥,也只是針對平民百姓而言,若能在修真界求得一株仙草下藥,興許這病也未必就沒得治!

  花海棠的父親在聽聞后,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身在遠方修行的女兒,并通過傳音玉簡將這一消息傳了過去。

  而花海棠在收到消息后連猶豫都沒猶豫,當晚便潛入師父的藏寶閣,偷走一株年份已達千年以上的血參,連夜返家給母親治病。

  卻不成想,這里面終究還是出了茬子。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