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14章 規避一方,討好一方
  夏侯海臉紅脖子粗的轉身離去,不一會兒工夫,便已將人帶到。

  要說今天的花海棠與往日相比,盡管依舊是盡顯婀娜多姿、風情萬種的絕世妖嬈,但除此之外,卻仿佛還多出了另外一種平時不多見的冷峻氣質,或者也可以說,是對四皇子這塊身份令牌的敬畏。

  “你!找我?”

  她緊跟著夏侯海的腳步款款而來,在楊洛面前站定后,中規中矩地出聲問道。

  楊洛沖著她搖了搖手,笑道:“好久不見吶!”

  “有事么?”

  花海棠冷聲問道,就連此刻板著個臉,都別有幾分說不出的魅力。

  “放松點,別緊張,你這樣會讓我感到很不適應的,知道么?”

  這人吶,一旦要是臉皮厚到家了,還真是要多無恥就有多無恥,譬如就像現在的楊洛。

  還放松點,別緊張,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什么大人物了不成!

  對此,別說是花海棠有點惱羞成怒的苗頭,就連夏侯海都不禁是默默在心里感嘆,世間竟怎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見這二人都在眼巴巴的看著自己,遲遲都沒話說,楊洛略一沉吟,便正色道:“之所以把你二位都找來,無非是想要聽一聽你倆的意見。夏安和夏夜現已墮入魔道,且犯下種種不可饒恕的惡行,我們必須得盡快想辦法將其除之才行。”

  “在來時的路上,海哥就已和我提過此事,屬下愿以身為餌,不知還有其他什么事么?”

  花海棠的語氣依舊是那么冷冰冰的,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陌生感和距離感。

  楊洛心道:“還挺能擺譜的!”嘴上卻是不咸不淡的說著,“自然是有很多事要找你問個清楚,不然我又讓小海把你找過來作甚!”

  一聽到小海這個親切稱呼,夏侯海立時就有種發飆想揍人的沖動,奈何今時卻不同以往,他也只能是氣急敗壞地干瞪眼。

  原本花海棠也是一時有點沒反應過來,可當她留意到夏侯海表現出異常暴躁的情緒時,這才后知后覺地轉過磨磨,旋即,不由是沒忍住笑出了聲,“呵呵,你才多大啊,毛還都沒長全呢,竟把海哥叫成了小海,也虧得你能叫出口。”

  楊洛心說要你管嘞,但嘴上卻是能說會道的,“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管稱呼什么都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又何必那么在意呢。實不相瞞二位,今晚除了想和二位商談一下如何對付那兩個魔崽子之外,實在是還有很多疑惑希望得到解答,還望二位都能如實奉告。”

  “哎,問吧問吧。”

  花海棠妖里妖氣的嘆息一聲,倒是恢復了幾分平日里人前的嫵媚。

  而夏侯海則是氣憤難平的調節著呼吸節奏,似乎正在勸說自己,沒必要跟這樣的真小人一般見識。

  楊洛將這二人的神情舉止盡收眼底,嘴角上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現在想來,還真不知該從何問起,要不,就從最開始與陳寒月的相識說起吧。”

  “不必那么糾結!還是由我來給你起個頭吧。”

  花海棠咯咯一笑,笑得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我那小師妹‘陳寒月’乃是接領了師父‘上官若雪’的法旨,想要從你身上搜尋一物,本來也是無需那么麻煩的,只要將你給抓了,嚴刑拷問一頓便是。但我那小師妹卻偏生另有主張,非要大費周章的陪你演上一出感情戲,也許是少女之心未泯吧,對什么都那么好奇,故而也就假借陳府千金之名,騙取了你的信任嘍。”

  “那要是照你這么說,現今陳府一家人又究竟是死是活?”

  楊洛眼中跳動著無名火焰,也不知怎地,但凡只要是一提到有關這件事的幕后隱情,都會讓其莫名的心神激蕩,就仿佛遇到了什么過不去的坎兒似的。

  “當然是還都好端端的活著。”

  花海棠輕飄飄的話語隨后響起,語聲中略帶著幾許戲謔與嘲諷之意,“你也不好好想一想,陳府的陳老爺子若是后方無人撐腰,又豈能將家族產業撲騰得如此之大,而那后方為其撐腰之人,便正是我嘍。”

  楊洛緩緩點頭,隨即又問,“你那小師妹又要從我身上搜尋什么東西?”

  “這個可就不清楚啦,她當時也沒說,我自然也就不好多問。”花海棠如實回道。

  “難道是在找尋丹圣玉蝶么?”

  楊洛暗暗在心中思忖,表面上卻是絲毫未見波瀾,“海哥,當時我舅舅從法場上把我給救走,你和他本就是認識的,對吧?”

  “不錯!若非星云老弟當時掌下留情,只是那一掌,就非得要了我半條命不可!”

  才這么一會兒功夫,夏侯海就已經跟某人學會了拐著彎的占便宜,學的還真是有模有樣,竟讓人覺不出半分刻意。

  楊洛在這個時候也懶得去跟他掰扯這個那個,跟著便又轉問花海棠,“海棠阿姨,不知您又是因何才被下嫁給海哥的呢?”

  “我呸!”

  “我呸呀!”

  兩聲‘呸’出自于不同兩人之口,充分彰顯出某人三句話不離老本行的神奇功效。

  旋即,楊洛也自覺口誤的呸了一聲,忙向二人作以解釋,“對不住對不住!都怪我一時走神,被海哥的話給帶偏了思路,這才出現口誤。海棠姐如花似玉,秀外惠中,國色天香,實乃一代絕色佳人,下嫁給海哥確實是有點……那個啦,也不知這里邊是有何隱情?”

  “小子,下嫁給我確實是有點怎么樣啊?”

  夏侯海被氣得是直矜鼻子,其深沉的語調一聽就不是好動靜。

  “海棠姐,咱先甭理他,您只管說您的。”

  楊洛有選擇性的規避一方、討好一方。

  而花海棠卻好似很吃他一套,便輕笑著回道:“其實也不存在什么隱情,純屬只是一次利益交易而已。當時,宗門為了急于求購一批筑基丹,師父便把我當成禮物送了出去,這在南宮齋也是常有的事,也沒什么可稀奇的。”

  “為了急于求購一批筑基丹,就把自己的愛徒當成禮物送出去?這……這還真是沒什么可稀奇的哈!”

  楊洛嘴上雖是如此附和著,但心里面卻另有一個聲音在咆哮著,“哼!不想說就拉倒,你這又是蒙誰呢你!”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