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10章 街邊說書人
  砰!

  街邊一座茶棚下,忽然響起一聲硬木敲擊桌案的聲音,驚得楊洛是立馬從出神中清醒過來。

  隨即,便只見那年過半百的說書人開始一邊清掃茶棚,一邊碎碎念的哄攆起茶客,“好了好了,今日時辰也已然不早,最近這城中邪祟是鬧得越來越兇,各位還是都趕早回家陪陪夫人跟孩子吧。”

  被他這么一說,本就零零散散的茶客也都很自覺,轉眼間四散而去,只留下一桌桌果皮和花生殼。

  楊洛隨手也撂下一錠銀子,本欲就此離去,卻不想竟被身后的說書人給叫住,“小伙子,用不了這么多的,你要是身上實在沒有零碎銀錢,要不就記著下次一起給也行。”

  “老伯,向您打聽個事兒,您只需如實作答,我們之間也就算是兩清了,如何?”

  楊洛轉過身來,臉上掛著和煦的笑。

  見他也不像是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且態度又是這般誠懇,那說書人也沒往多處去想,連忙湊近幾步,壓低聲音道:“不知你又要跟我這兒打聽什么事?可是關于這城主府的近來動向?”

  “哦?莫不是在我之前,還有什么人向您打聽過?”楊洛眼神閃爍。

  卻見說書人詭異一笑,轉而竟向他伸出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掌。

  楊洛似有些不解其意,便問道:“老伯,您這又是何意呀?”

  那說書人賊兮兮的左右看了看,沉聲回道:“要想打聽這城主府的近來動向,自然是得要多加些銀錢,上次那位客官就給了足有十兩,你不妨看著給吧。”

  “好!我給您二十兩!順便再跟我說說,之前向您打聽消息的又是什么人。”

  楊洛豪爽地將兩錠銀子撂在桌上,每錠銀子的份量都在十兩以上,只多不少。

  可讓他萬沒想到的是,那說書人竟也不貪,只取走了其中一錠銀子,說道:“小伙子,老朽雖已年邁,但卻對這江湖規矩還是懂的,那另一錠銀子你還是收回去得好。”

  楊洛聽了,頓時一臉哭笑不得,心道:“老人家,您年輕時該不會也是一位綠林好漢吧。”

  沉默了片刻,他才一本正經地說著,“老伯,方不方便告知都隨你,但在我這兒,既已拿出去的銀子,也從未有過再收回來的先例,還望老伯也不要為難一個晚輩才好。”

  “呃!也罷,那老朽不妨就撿些能說的與你透露一二。”

  說書人似是很吃江湖這一套,跟著又將另一錠銀子也給收了,附手在楊洛耳旁低語了幾句,便忙活去打烊做事了。

  隨后,楊洛也沒再繼續多做討饒,徑自也踱步離開。

  雖然只換來幾句話的消息,但楊洛卻認為,這二十兩紋銀花的一點都不冤。

  近來,城主府也很不太平!

  那么由此是不是不難預判出,夏安和夏夜這兩個鬧得滿城雞犬不寧的邪祟一直都未曾與夏侯海之間斷過往來?

  此外,數日前也曾有一位年輕公子向其打聽過城主府的近況,那這位年輕公子又到底是何身份呢?

  “看來,有些事終究是要親自登門去問個清楚啊。”

  楊洛走出茶棚,街對面就是城主府,他也沒什么可猶豫的,直奔城主府門前行去。

  城主府門前,有兩名士兵持械把守,從那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便可基本證實,先前那說書人的消息八成不假。

  “來人止步!”

  兩名守門士兵軍械相交,發出一聲鏗鏘之響,氣勢上倒是挺唬人的。

  而楊洛見此,卻是一點都不發怵,背負起雙手,就那么大義凜然的說著,“速去叫夏侯海出來見我!”

  見來人如此一副趾高氣昂的氣度,似乎壓根就沒把他們這位城主大人放在眼里,那兩位守門士兵也不禁是心里邊多少有點犯嘀咕,可卻又礙于自身職責所在,其中一名士兵面露難色的接話,“城主大人此時正在城中巡街,估計也快回來了,還請您稍安勿躁,在此稍候片刻。”

  “哦?他一個城主還要親自去巡街,莫非這城中最近可有發生過什么大事呀?”

  楊洛一本正經的裝腔作勢,分明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了。

  頓時,那兩名士兵的臉色是更難看了幾分。

  同時,也讓他們大概猜到了來人身份。

  想必不是朝廷派來的特使,便是出自于哪一方修真宗門或修真家族的晚輩后生。

  否則這說話的口氣,又怎會如此之沖!

  “能否冒昧的問一下,您又是來自……”

  另一名士兵略顯謹慎的問著,試圖先把對方身份摸清楚后,再考慮該不該如實回答對方的問話。

  “昆侖仙宗,內門弟子,楊洛。”

  楊洛一卷袖口,惺惺作態的裝出一副世外高人的神態,斷斷續續的給出答復。

  原本,他要是沒報出名字的話,還真就沒那么容易漏出破綻。

  可他又哪里會知道,如今在這城主府上上下下簡直對他的名號是如雷貫耳,想要蒙混過關都難。

  “什么!你就是楊洛?”

  “哼!現下你若速速離去還為遲不晚,待會若是被城主大人給撞個正著,只怕可沒你好果子吃!”

  那兩名士兵的反響好不強烈,轉瞬間竟又換上另一副態度,橫眉立目,義憤填膺,就恍若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似的。

  “喂喂喂!好歹你們城主大人的先祖也是出自于昆侖仙宗,這就是你們城主府的待客之道么?”

  面對如此不公平待遇,楊洛一時還真有種想罵娘的沖動,可轉念又一想,畢竟人在屋檐下,還是拐著彎的占些便宜也就算了。

  而這一幕落在街對面正在拾到茶棚的說書人眼中,雖也極具戲劇性,但更多的,卻是令其安心了許多。

  如果說這少年當真是身份使然,深藏不露,且又同城主大人沾親帶故,那么之前從其口中透露出去的消息,豈不很有可能就會給他招惹來大麻煩?

  “還好還好,原來竟是虛驚一場,不然我這茶棚怕是今后又要換地方嘍。”那說書人收回目光,連連搖頭苦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