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09章 坊間傳聞
  夕陽西下,晚風微涼。

  連日來,城中百姓的日子可謂是越發地不好過。

  據坊間流傳,可能有人在城外招惹了不干凈的邪祟之物,并將其帶回了城內,故此,才會接二連三的發生一樁樁離奇命案。

  是的,就是命案。

  而且,每一樁命案的受害者還基本大都是妙齡少女,且死因也很明確,無不是在生前遭到禍害后又被吸干全身精血而亡。

  要不怎么說,是一樁樁離奇命案呢。

  實在是離奇的讓人膽戰心驚!

  起初時,還只是隔三差五。

  最近幾晚,幾乎是一晚一條人命,甚至于連美艷少婦都不放過,何其的歹毒與狂魔。

  是以在民怨四起的聲威下,城主府也不得不有了大動作。

  明察、暗訪、宵禁、蹲梢……等等。

  奈何,依舊是屁用都沒有,反而還惹惱了那邪祟之物,鬧騰得是更兇了。

  就在昨晚,連巡街的軍中士卒都被放倒了好幾個,其囂張程度可見一斑。

  當然,要說這坊間傳聞也是有真有假。

  譬如昨晚,那幾個軍中士卒的死,實則就是另有蹊蹺。

  入夜,一名穿著稀薄的妖嬈少婦行走在一條無人長街上,看那面露潮紅的臉色和走起路來直散腳的媚態,應該是喝過不少酒。

  突然,一陣涼爽的微風掠過她的臉頰,好似令其神識稍微清醒了那么一點。

  而就在她那醉眼朦朧的視線中,前方不遠處也不知是何時已然出現了兩個人。

  這兩人皆是身穿夜行錦衣,個頭也都差不多高,乍一看還真有些不容易分辨,還以為是醉酒后看人看重了影。

  不過,當她發現其中有一人面露邪笑的向自己走來、而另一人卻又不茍言笑的佇立在原地時,這才確信,的確是兩個臭男人沒錯。

  “你!是不是看上老娘了?瞧……瞧你那一副色瞇瞇的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少婦邁著六親不認的貓步主動迎了過去,全然不在意對方已然對自己起了歹意。

  也許在她的潛意識里,最多也就是一夜春情解千愁,又能把自己怎么著呢。

  “喂!老娘在問你話呢。”

  隨著距離拉近,妖嬈少婦的妖嬈是越發令人勾魂奪魄、垂涎三尺,那標致的臉蛋、那飽滿的酥胸、那豐腴的翹臀,可把眼前男子給饞得不行,哈喇子都快要流出來了。

  “美人兒,你這又是喝了多少酒啊,可是遇到什么煩心事兒了嗎?”

  那男子喉結滾動,咽下一口大唾沫,終于開口說話。

  而那少婦卻是千嬌百媚地故作風情,繼續賣弄著她的風騷,“煩心事自然有不少,只要你不嫌煩,老娘今晚都可以講給你聽。”

  “哈哈哈哈,看來今晚我這運氣還真是不錯呢。”

  男子自顧自地發出一陣狂笑,隨即又瞄向那少婦說著,“美人兒啊,今夜你若能將我服侍滿意,往后也就不再會有任何煩惱啦。”

  “切!你該不會是騙人的吧!奴家若是今晚什么從了你,往后就真的可以無憂無慮了么?”

  少婦搔首弄姿,惹得眼前男人是越發的小腹邪火亂竄。

  “放心!等今夜過后,保證讓你從此再無世間煩惱!哈哈哈哈……”

  許是被這少婦挑逗的實在有些迫不及待,那男子的動作好不粗魯,直接是一把將少婦橫抱在胸前,邁著闊步大笑而去。

  至于另一名與其同來的男子,則是從始至終一語未發,就仿佛是一具沒了靈魂的傀儡般,隨后也跟著離去。

  與此同時,不遠處一座民宅屋頂上,隱約也從黑暗中傳出了竊竊私語。

  “我說二哥,你這又是從哪找來的娘們兒,竟然如此地風騷嫵媚,你還真舍得拿來當誘餌,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這!”

  “唉!我也是沒想到這女人在醉酒后竟會這般如狼似虎,酒桌上還和我裝得跟個黃花大閨女似的。”

  “哎呦呵,看二哥這副憐香惜玉的樣子,莫不是相中了那美嬌娘?要不,等今夜過后你把她給娶嘍?”

  “凈扯淡!要真把這么個騷娘們兒給娶了,估計也用不了多久,你二哥這腦袋上就得綠油油一片的長出草來。行了,先辦正事!”

  “二哥你看,他們去的方向好像是奔著城隍廟去的吧?”

  “嗯,那城隍廟離當地鬼市很近,若真要是遇到什么緊急情況,完全可以第一時間躲進鬼市里去避險。走!咱們也跟過去瞧瞧,一旦找準時機,立刻就送他們上路!”

  聲音到此,戛然而止。

  突然間,同樣是身穿夜行錦衣的兩道身影從黑暗中竄出,踩踏著一座座民宅屋頂,向著先前那兩男一女極速追去。

  前者那兩男一女中的兩男,可不正是夏安和夏夜。

  而后者竊竊私語的兩位,則無疑是要去摘下前者兩顆頭顱的林峰和熊戰了。

  正如后者所料想一般,前者果真是將那一座地處偏僻的城隍廟選定為落腳之所。

  然后也沒過多一會兒,便在那空落落的廟宇內傳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聲和呼哧帶喘的喘息聲。

  再然后,便是一聲凄厲的慘叫打破了夜晚的寂靜,聽上去好不瘆人。

  而蹲守在墻根底下偷聽的林峰和熊戰在對視一眼后,自以為時機已然成熟,當即破門而入。

  砰!

  廟門粉碎,木屑四濺,廟宇內的景象一目了然。

  可卻不成想,除了那一具妖嬈美婦的尸體橫亙在他們眼前之外,根本連夏安和夏夜的人影都沒見著。

  “這又怎么可能!莫非,那兩個魔崽子早有警覺不成?”

  熊戰把眼睛瞪得溜圓,不信邪的在廟宇內四處尋找起來,可找著找著也就放棄了。

  以他金丹境后期修為,即便是在其眼皮子底下飛走一只蚊子都沒可能,更何況是兩個大活人呢。

  隨后,遇事沉穩且又細心的林峰便在那具美婦女尸之旁發現了兩只木偶,“老三,你來看這個!”

  熊戰走過去一看,不由惋惜的連連搖頭,“唉!都怪我倆粗心大意,要不然也不可能讓那兩個魔崽子就這么給逃了。”

  而偏生就在這時,正有一小隊深夜巡街的軍中士卒聞聲趕來,恰巧就撞見了行兇現場。

  他哥倆紅口白牙,就是想要解釋又如何能解釋得清楚?

  于是自從昨晚過后,便又在這坊間多出一則傳聞。

  城主府派出軍中精銳深夜巡街,忽聽得城隍廟中傳出一聲女子慘叫,恰逢有一小隊巡街士卒離得不遠,率先聞聲而至,剛好就撞上那邪祟行兇現場。

  結果,雙方經過一番激烈廝殺,最后還是城隍老爺顯了神通,才將那邪祟打成重傷,不過到頭來,卻終究是讓那邪祟給逃之夭夭。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