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04章 三步售賣法
  “好!那咱們就一言為定!明晚,就明晚,你先給我煉上它幾百上千顆筑基丹拿來售賣,到時我還真就不信了,這鋪子的生意還能如此慘淡。”

  黃佰川嗷老一嗓子,不僅把目瞪如鴨鵝、口呆如蛤蟆的黑三給嚇了一跳,同時也令得楊洛的小心臟是撲通撲通一陣亂跳。

  “黃哥,就只給一晚時間,怕是……”

  楊洛略顯為難的看著黃佰川,后面的話雖未說出口,卻也不難讓人領會其意。

  黃佰川許是也意識到了自己索要的數量有點不切實際,當即頗為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那就先來上它幾十上百顆,這回總該不至于讓你為難了吧。”

  “一晚一百顆筑基丹,雖說可能要吃點辛苦,但也應該能勉強吃得消,就這么說定了。”

  經過一番斟酌與考量,楊洛終是一口應下。

  隨即,他又饒有興致地詢問黃佰川,“黃哥,不知道你又打算如何來售賣這筑基丹?”

  “自當是擺在這展臺里售賣,售完為止嘍。”黃佰川想也不想的就說出了自認為本該如此的思維邏輯。

  不過,楊洛卻是對此提出了異議,“黃哥,要是照你這種方式經營下去,咱們又何時才能發大財呢。”

  “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們又當如何經營?”黃佰川梗了梗脖子,一點也不謙虛的請教。

  楊洛呲牙一笑,便將早已謀劃好的售賣之法娓娓道來。

  首先第一步,是要先拿到拍賣會上去競拍,從而引來更多需求者。

  至于第二步,就要適當的抬高競價,以獲取更高的利潤。

  接下來第三步,也是最為關鍵的一步,停售,定價。

  聽了楊洛這一番見地后,黃佰川和黑三倒好像是也從中悟出了些許門道,但又懵懵懂懂,沒能琢磨透這里邊的旁枝末節及更深一層的用意。

  “小子,你這第一步倒是很好理解,借著參與拍賣會之人的口對外宣傳出去,在象城地界上能買得到筑基丹,屆時,自會吸引來各地需求者紛紛而至。”

  黃佰川一副江湖大佬的派頭,侃侃而談,“不過從這第二步開始,是不是就有點異想天開了呢。”

  “是啊,主公,姑且不論其他,光是這抬高競價,從而獲取更高利潤,恐怕就不是我們所能左右的吧。”

  當著這么一位江湖大佬的面,黑三自是很懂規矩,這會兒竟也改口叫起了主公。

  “你可還記得,今年賞金大會最后一天的拍賣會上,曾有一女子和我們競價那大半瓶‘地髓’,到頭來我們又是多花了多少冤枉靈石才競價到手的?”楊洛問黑三。

  黑三想了想,似乎對此事也還有些印象,“當時,主公好像確實是多花了不少冤枉靈石,可那畢竟是偏門手段,如果我們自己來抬自己的價,萬一沒人跟我們競價,豈不全都要砸在我們自己手里。”

  “砸手里就砸手里唄,如今這筑基丹不是很稀缺么,還擔心沒有買家不成!”

  楊洛張口就來,底氣不是一般的足。

  黑三若有所思的點頭。

  跟著,黃佰川又接過了話茬,“好吧,就算你這第二步也成立,可接下來的第三步停售、定價,那又是為何?”

  楊洛狡黠一笑,先是端起一杯殘茶倒掉,后又續上一杯新茶放到鼻子前聞了聞,徐徐開口,“如果說第一步是為了招攬更多客戶,那么這第二步無非也就是起到一個過度作用,實則都是在為這第三步做鋪墊而已。”

  見黃佰川和黑三在那兒冥思苦想的一語不發,他索性也就將這三部曲唱完,“第三步之所以要停售、定價,自然是要將筑基丹引進到咱們的自家藥鋪里來售賣,而這價格又不是由我們定下的,自然也就不會有客戶對此心存芥蒂,到時候,還不是任憑咱們賺它個盆滿缽滿!”

  “嘶!那要是如此一來,咱們這間鋪子怕還要再多添些人手才夠用啊。”

  直至此時,黃佰川才總算是轉過彎來,楊洛這三步售賣法到底是何深意。

  其實呀,幾乎和坑人、行騙之類的勾當也差不多!

  但又不得不承認,這小腦袋瓜子是真好使!

  居然能變著法的琢磨出如此一條彎彎又繞繞的路數!

  屆時,那些個某人口中的客戶縱是被坑被騙還說不出什么,只能是心甘情愿的掏出大把大把的靈石來消費,光是想一想那美妙的場景,就已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成就感。

  “黃哥,到時候需要多少人手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嘛。”楊洛是真能舔,舔狗的舔。

  當下,黃佰川的心情似是真不錯,旋即立馬面露笑意的催促著,“那你現在還跟這兒做什么?還不趕快去多準備點筑基丹?”

  “先不急!”

  楊洛忽又神色一凜,以一種有求于人的口吻同黃佰川打著商量,“不知能否勞煩黃哥幫老弟個小忙?”

  其言語間,眼珠是不停亂轉,一看就是沒憋好屁。

  而黃佰川卻是大大咧咧地回了句,“有話你就說,有屁你就放,跟你黃哥還用得著這么客氣嘛。”

  聞言,楊洛是真想當面鑼、對面鼓的與其掰扯掰扯,你這粗獷的用詞用在這里是何其的不雅。

  “黃哥,幫老弟在這黑市里殺兩個人如何?”這一次,楊洛倒是夠直白。

  “殺誰?”黃佰川問道。

  楊洛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鄭重回道:“夏安和夏夜!就是上次我在鬼市發布過紅色懸賞、后又被人暗中抹去的那兩個宗門敗類!”

  “你說的這二人可是經常出入鬼市?”黃佰川適才還嬉皮笑臉的面容,這會兒也已變得頗為嚴肅起來。

  他現在完全可以確定,楊洛是很認真的。

  而且,對殺此二人也是很有決心的。

  “目前還尚不知。”

  楊洛默了默,跟著又補上一句,“不過,根據我對此二人的了解,興許他們很快就會躲進這黑市里來茍且偷生,屆時,還望黃哥可以為民做主,替那么多無辜枉死的冤魂討回一個公道。”

  “哦?這么說來,殺此二人乃是義舉嘍?”黃佰川眼中含笑,似是對行俠仗義之事頗為推崇。

  “當然!黃哥可能還有所不知……”

  隨即,楊洛便將從黑三口中獲知的消息復述了一遍,當有不詳盡之處,邊上的黑三也樂于為其補充。

  黃佰川聽了,臉色是越來越難看,直至聽到最后,他只從牙縫里擠出‘該殺’兩個字,便沒再多說什么。

  楊洛嘴角勾起一個滿意的弧度,暗暗心道:“這回,看你倆還死不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