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02章 一步險棋
  “成全兄弟們盡早鑄成法身?”

  “主公的意思莫不是……”

  林峰和熊戰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眼中捕捉到一絲狂喜之色,繼而就那么無比期待的靜等下文。

  “不錯!現下筑基丹的問題已不再是問題!”

  楊洛也不賣關子,鄭重其事地說著,“但凡兄弟們有所需,管夠便是!”

  聞言,饒是近段時日尚未擺脫心靈創傷的黑三都不禁是為之心神一顫,就更別說林峰和熊戰的反應有多夸張了。

  放眼整個修真界,又有哪一方修真宗門亦或是修真家族敢許下這番承諾?

  筑基丹,固然只被納入三品丹藥之列,但若論其實用程度,絕對可與四品丹藥比肩。

  甚至從某種嚴苛意義上來講,能夠獲得這筑基丹來服用,才是各方修士圓夢的起點。

  不論你的夢想有多么恢宏與遠大,若是連這第一步都邁不出去,又何談未來?

  如今,楊洛不疾不徐的給出這樣一番承諾,這簡直就如同是晴空炸響一道驚雷般,令得同桌而坐的三位都好不心生向往。

  如果說,他們這位主公所言非虛,那么洛河塘的未來又將會有多么輝煌與璀璨,實在是難以令人想象啊。

  楊洛一抖手,便將一只乾坤袋扔到桌上,隨即又換上一副笑呵呵的面容,說道:“這里面是五百顆筑基丹和一千萬上品靈石,都拿去給兄弟們用了吧,暫時也就這么多。”

  此話一出,黑三、林峰、熊戰三人頓時是瞪圓了眼睛,暗暗咂舌不已。

  按說以他們這位主公一貫的豪橫做派,能拿出一千萬上品靈石分給兄弟們倒不足為奇,但是,另還一次性的拿出五百顆筑基丹,這可就不免太過令人震撼了。

  這筑基丹又不是糖豆子,偏生卻又被當成糖豆子一般提供給兄弟們管夠用,這要是日后還有誰不記下主公的好,那可真就是有點狼心狗肺了。

  須知,現如今這東西在修真界可是越來越稀缺了。

  隨著各方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的快速崛起,就是再多筑基丹都能在短時間內被消耗得一干二凈,以至于連昆侖仙宗這樣的超然大派,都要優中選中的培養弟子,其稀有程度可見一斑。

  “主公!方才聽你說,此番回來是為了兩件事?”

  倒是黑三當先從心曠神怡的震驚中回歸了現實。

  楊洛鄭重點頭,“不錯,而且這第一件事還更為要緊,萬望幾位哥哥切不可疏忽大意。”

  聽了這話,林峰和熊戰也都是立馬正襟危坐,流露出一副相當重視的神態。

  黑三默了默,道:“其實也不瞞主公說,自從我那搭檔撒手人寰之后,我便始終有一口怨氣無從發泄出去,若非主公收留,某還真不知該如何了此殘生。”

  “三哥,人死終究不能復生,還請節哀。”

  楊洛雖是有點沒弄明白,黑三為何會前言不搭后語的突然提起自己的當前窘境,但卻讓其隱隱有種預感,他這位黑三哥絕不會無的放矢。

  果然,黑三也只是慘淡一笑,便繼而又道:“根據我近一個月來的暗中觀察,主公要對付的那二人現在可是委實有點危險吶。”

  “哦?這又怎么說?”楊洛忙問。

  黑三據實而言,“這二人現已入魔很深,平日貪淫好色不說,隔三差五還會鬧出人命,如今實乃是這象城百姓心中的兩個大魔頭。”

  “難不成連城主府也對此不管不問么?”

  自打楊洛從趙山河口中得知夏侯海是‘自己人’后,原本還曾考慮過要如何與其冰釋前嫌,可現下,當聽聞黑三爆出了有關夏安和夏夜的丑聞,卻又在心里面犯起了嘀咕。

  雖同為夏氏一族,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若不能選擇站在大義這一邊,反而置百姓于水深火熱之中,那么這樣的自己人,還真就不值得他去尊重,自然也就更不值得他去化敵為友了。

  “明面上也有張貼過檄文,算是對百姓給出個交代,但背地里又是怎樣一種關系,可就不好說了。”

  黑三話到此處,搖頭嘆息一聲,“哎,主公也該知道,那夏侯海本就與夏安、夏夜是同宗同族,若真要是公事公辦,難免就要在族中留下話柄。況且……當今朝廷與各方修真宗門之間的關系又一直是微妙得很,沒準哪一天就會徹底決裂,到時候,他一個邊城城主又當何去何從呢。”

  “將來要何去何從,那畢竟是以后的事情,眼下他身為一城之主,如不能為民請愿、為百姓做主,那就是他這個城主的失職!”

  楊洛言之鑿鑿的就事論事,倒是饒有幾分江湖兒女的俠義胸襟與氣度。

  “要不,就連這個夏侯海也一并給除了?”熊戰在一旁很直白的給出建議。

  在他看來,既然楊洛對這個一城之主也很不得意,莫不如干脆果決一點,直接一波全都送走,日后也省得留下禍根。

  卻不成想,楊洛對此建議竟又顯得有些猶豫不決,“先看看再說吧,如若一經查實夏侯海與夏安、夏夜暗通款曲,為禍百姓,屆時再將其除之也不晚。”

  “主公!那我們眼下又要怎么做?”林峰開口問道。

  楊洛思忖了片刻,語氣忽然很篤定地回道:“暫時,就先把夏安和夏夜一起都殺了吧。”

  “請主公放心,最多不過明日晌午,必將此二人頭顱奉上。”

  林峰起身領命,并給出確切的完成時限,旋即沖熊戰一歪頭,這二人便要去做事了。

  不過,就在這二位還尚未出門之際,楊洛卻又給他二人提了個醒,“二位哥哥務要多加小心,如事不可為,還是不要勉強為好。”

  “區區兩個喪心病狂的魔崽子而已,能讓我和二哥親自動手,已然是他們的榮幸,主公只管靜候佳音便是。”

  熊戰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的撂下這么句話,便毅然決然的同林峰邁步離去。

  望著這二人離去的背影,不知為何,楊洛竟有種心里沒底的擔憂。

  若是這兩個魔崽子真有那么好殺,還能有命活到今天嗎?

  連夏木靑、金石那樣的人杰在今年賞金大會結束后都遭受了池魚之殃,偏生這兩個魔崽子卻躲過一劫,與其說是運氣,不如說是命數。

  若此二人當真命不該絕,林峰和熊戰此番出手,真能在明日晌午之前,奉上此二人頭顱么?

  或許,還真就未必!

  所以說,為了以防萬一,眼下他還打算再行一步險棋。

  雖然有點冒險,卻也很有必要。

  因為,這步險棋的棋子便正是夏侯海。

  他總覺得,趙山河不可能在‘自己人’這件事上與其扯謊。

  再者,當時趙山河給出的理由也很充分。

  當今朝廷自然不可能會重用一位不忠不奸的兩面派來領兵鎮守這座邊城,萬一要是生變,豈不還要花費很大力氣去收復失地?

  那么,倘若這個夏侯海真的是自己人,又何故要去包庇夏安和夏夜犯下的種種惡行呢!

  難道是并非所愿?

  還是……另有其他什么難言的苦衷?

  楊洛認為,先把這其中的彎彎繞捋順清楚才至關重要。

  這既是關乎百姓民生能否重獲安逸的大事,亦是關乎朝綱政權能否獲得百姓認可的國事。

  這步棋一旦落子,恐也就再無悔棋的可能。

  是以,還真就有必要考慮清楚后再行落子,以免一步被動,步步被動,最終落得個滿盤皆輸。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