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01章 一回生二回熟
  飛行梭在云層上極速飛行,雖然只承載著三個人未免有些奢侈,但對于現如今的楊洛而言,也就是那么回事。

  要不怎么說呢,一個人富裕日子過慣了再想重回窮苦日子,絕對是強人所難。

  除非是被逼無奈亦或是落魄了。

  否則,誰又會放著好日子不過去受苦受窮呢。

  盡管在祭煉那一口下品仙劍之時,楊洛幾乎是燒光了全部家底,可卻不要忘了,他們此番賞金大會之行尚還有著不小收獲。

  而楊洛拿給古星云的五百萬上品靈石分紅,便是他個人理應所得的其中一半。

  另外,自然還有五百萬上品靈石用來日常零花。

  這人一旦要是富裕起來,連日常零花都以幾百萬上品靈石計數,當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想不惹人嫉妒都難。

  不過,此時同乘一艘飛行梭的古星云跟趙山河卻是對此沒什么可嫉妒的。

  畢竟,古星云拿了外甥的分紅,趙山河也領了此行賞金大會屬于他的那一份,現在的他倆也都是身價不菲。

  “楊洛,眼看就要到象城了,我和古叔就不陪你下去了,相信憑你的智慧跟手段,要想收拾夏安和夏夜那兩個家伙也不是很難辦到,但有一點算是兄弟對你的忠告,如事不可為,還是不要去勉強為好。”

  趙山河遙遙望向天際遠方,原本輕松地面龐上忽然變得惆悵起來,連說話的語氣都沉重了幾分。

  “怎么?你這是舍不得我呢?還是信不過我呢?”

  楊洛負手與其并肩而立,眼角掛笑,氣定神閑。

  “少跟這兒惡心人!拿好!不送!”

  趙山河似也沒心情在這個時候和他開玩笑,手腕一抖,便將一只乾坤袋扔了過去,“這里面是一千萬上品靈石,算是先保管在你那兒的,日后你可得雙倍奉還,要不然老子就揍你一頓頂賬也行。”

  “哈哈,看來你這個四皇子還是有點投資眼光的嘛,不錯不錯,能跟你這樣的合作伙伴做生意,想來今后應該是能走得挺長遠的。”

  楊洛拍了拍趙山河肩膀,一副見利忘義的奸商嘴臉。

  不過,對于這一副奸商嘴臉,趙山河卻是發自內心的厭惡不起來。

  楊洛的不著四六、口是心非,他早已領教過不止一次,但恰恰就是這副性子,卻跟他很投脾氣。

  原因無他,只因楊洛對利益是貪婪的、對陌生人是狡猾的,而對自己人往往都很大方。

  按理說,無論把這樣一個人放在哪里都該放心才是。

  可也不知怎地,這一次卻讓他隱隱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擔憂。

  夏安、夏夜二人現已墮入魔道,從前不敢去染指的勾當,現在卻未必!

  而且,越是這樣的人就越是沒有底線可講。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這才是他們該有的本性。

  否則,又豈會異想天開的去成為魔神大人的接引者、指路明燈?

  現在這二人,怕是和倆瘋子也差不多。

  楊洛同這么兩個瘋魔之人一較生死,贏面又有多大呢?

  趙山河是實在覺著心里沒底。

  但他也知道,一旦楊洛認準的事兒,就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所幸不如讓其去一試。

  可要是輸了,后果又會怎樣?

  也成為魔神大人的接引者、指路明燈?

  還是身死道消入黃土?

  “楊洛,要不我們還是一起先把那兩個家伙給除了,然后……”

  思來想去,趙山河終是決定嘗試改變一下行動計劃,卻不想只來得及把話說出一半,身旁便已不見了楊洛影蹤。

  “臥靠!從這么高的地方往下跳,你這是不是也太能作死了!”

  他猛一回身,本以為是古星云的手筆,卻又發現古星云依舊佇立在那兒沒動地方,不由是臉色微變。

  可也就在下一刻,忽有一口飛劍從云層下方呼嘯而上,其劍身上還載著一人,正是楊洛。

  “這……這可是真夠能嘚瑟的啊!”

  趙山河眼中閃過羨慕之色,直到此刻才讓他回想起一件事來,楊洛現在的修為,好像已經是真元境初期了吧。

  居然把這茬給忘了。

  要是能早點想起這事,是不是還能在這一路上多問出點什么。

  可是現在,什么都晚了!

  “山河,不是西風壓倒東風,就是東風壓倒西風,我覺著你這句話才更實用!”

  那口飛劍也只是在飛行梭周遭打了個轉兒,便又從云層之上直墜而下,但楊洛的聲音卻是清晰無比的繚繞在趙山河耳畔,把趙山河恨的是牙根直癢癢。

  他自認為在修行上付出的苦工可不比某人少,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可倒好,某人竟在其一直引以為傲的修行上超過他一大截,還在其面前得得嗖嗖的人前顯圣,這又怎能不讓他感到憋屈。

  “哼!顯擺什么呀顯擺!第一次御劍,當心一不留神就把你摔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你還是多加小心吧你!”

  趙山河這張破嘴就像是開過光似的,這一嗓子喊出去后,沒過多久就應驗了。

  嗖!

  一人一劍自高空急速墜下。

  由于向下俯沖的速度越來越快,讓得楊洛很不容易掌握平衡,一不小心就從劍體上摔了下來。

  砰!

  灰塵四起,人劍分離,那場面……光是看著都有點慘!

  他四仰八叉的窩在那兒好半晌才緩過勁來,手一撐地,人已是魚躍而起,旋即立馬賊頭賊腦的環顧四周,當發現并沒有路人途經此地,這才如釋重負的長吁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著,“沒事的沒事的,一回生二回熟嘛。”

  這心態,也真是沒誰了。

  說來也巧,現下他剛好就鬼使神差的摔落在象城西郊的亂墳崗之地。

  數月前的那一天夜里,便也正是在此地與陳寒月定下的相守到老之約。

  只可惜事與愿違,現實好不殘酷,他竟被某女以花言巧語騙去了真感情,還差一點就被當成兇犯給砍了腦袋,要不是舅舅趕來的夠及時,將其從法場上給救下,怕是早就成了劊子手刀下的一縷亡魂。

  不對!是一縷冤魂才對!

  只不過,當時要是就那么稀里糊涂的死去,還能有機會得知自己的死有多冤么?

  “他娘的!當初你不是和老子說,你全家都被合葬在這座墳包里了么,老子現在倒是要看看,這座墳包里到底埋的是什么?”

  挖墳掘墓,原本不該,但楊洛卻是無法平息胸腔肺腑間竄上來的一股邪火,結果三下五除二,就把這座墳給挖開了。

  果不其然,什么都沒有!

  掘地已有三尺,除了幾只爬行速度極快的蟲子之外,連一副棺槨都沒見到。

  “冷靜!冷靜!先辦正事要緊。”

  他將手中鐵具往地上一扔,也沒去再管其他,便徑自步行入城,直奔后街。

  此時,天色已近擦黑,街道兩旁也都已亮起了燈火。

  沿著光亮一路走到后街盡頭,隱約可見洛河塘的院內依舊是人頭攢動,你來我往,生意好不興隆。

  “主公!是你么?”

  一個聲音來自身后不遠處,聽上去好像有點熟悉。

  楊洛回頭一看,果然是熟人,“三哥,最近你可還好么?”

  “哎,還不是老樣子,自從思思走后,整天也就那么渾渾噩噩的度日,幸虧尚還有洛河塘的兄弟們相伴,總不至于孤單一人獨守寂寞。哎,你看看我也真是的,剛一見面就和你說這些做什么,走走走,咱們進去再聊。”

  楊洛聽得出來,黑三的這一席話是很走心的。

  孟思思的死對于黑三而言,確實是打擊很大,要想讓其在短時間內從陰影中走出來,怕是并不容易。

  不過,這人是憔悴了點,但很難的是,黑三的心性卻還算堅挺,至少沒在這次打擊下一蹶不振,更沒因此而自暴自棄。

  由此可見,倒也是個成大事的純爺們。

  不久后,后屋一張四角方桌前,楊洛、熊戰、林峰、黑三四人圍坐四邊,邊吃邊喝邊聊。

  經了解,缺席的黃佰川這會兒已在鬼市經營起藥鋪生意,而缺席的白五和風老七則是幾天前接到一單走鏢生意出了遠門。

  “近一個月來,兄弟們的修為進展如何?”

  楊洛看似很不經意的在問,實則心里卻是很在意的。

  畢竟,這洛河塘也算是他給自己準備的后路之一。

  而一提到此事,原本正在優雅品酒的林峰一下變得神情肅穆起來,回道:“按照主公的意思,我們是分批次進行選拔與培養的,但主公你也該知道,咱們剩下的這點兄弟基本都是絕對的死忠,幾乎也沒什么可選拔的,所以截止到目前,基本也都是得到了好處。”

  “那要是照你這么說,現在兄弟們的修為又都是普遍到了煉氣境第幾重?”楊洛抱有幾許期待的看著林峰。

  林峰默了默,回道:“資質好一點的,都已達到煉氣境第九重和第十重,資質差一點的,也都已達到煉氣境第六重和第七重,嗯,差不多也就這樣吧。”

  “也就這樣?”

  楊洛語氣不明的接茬,但實際上,其內心卻是受到了不小震撼。

  這才一個月未見,沒想到就能有如此進步,而且還是整體性的,可見林峰和熊戰這二位也確實是盡心盡力了。

  而熊戰卻誤以為是楊洛對此不滿意,連忙在一旁替林峰打掩護,“主公,往后我和林二哥定會嚴加督促兄弟們努力修行的,還望主公再多給些時間。”

  “我想,二位哥哥可能是誤會了。”

  楊洛朝肅然起敬的林峰和熊戰二人擺了擺手,跟著又面露和煦的說著,“此番我回來是為了兩件事。一來,是要找機會除掉夏安、夏夜這兩個后患。二來,便是希望成全兄弟們都能夠盡早鑄成法身,得償所愿。”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