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00章 借來一張王牌
  “舅舅,您這次是奉了當朝國師之命,來接山河回京的?”楊洛輕瞥了一眼不遠處悶不出溜的趙山河,問道。

  “正是。”古星云額首。

  轉而,楊洛便又坐回到桌前,直面趙山河,“山河,要是這么說來,你今日下山應該也是早有謀劃的吧。”

  “嗨!什么謀劃不謀劃的,還不是趕巧嘛。”趙山河擺了擺手,隨口敷衍。

  “哦?真的是趕巧?”楊洛語氣不疾不徐的問著。

  趙山河想了想,索性也就不再與其兜圈子,“其實我也是近兩日才收到消息,而你那舅舅又剛好離得最近,要不怎么說是趕巧呢。”

  楊洛點頭,繼而又賊兮兮的發問,“可否方便透露一下,你那爺爺把你給找回去究竟所為何事?”

  聞言,正在專心駕馭飛行梭的古星云耳廓微動,驀然回過頭來,就仿佛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

  要說當朝國師便正是太上皇的這個事實,倒也算不上是什么秘聞,甚至就連消息靈通一點的江湖人士都對此心中有數。

  可是,居然就這么被自家外甥當著四皇子的面給一語道破,還直截了當的去打聽人家皇族私事,這是不是就有點忒不像話了。

  自古以來,雖說君與臣之間也有著那么幾段情比金堅的佳話流傳在民間,可你卻要知道,那也不過就是個例罷了。

  若是用來效仿,不免太過天真。

  咳咳!

  古星云輕咳兩聲,試圖整出點動靜來給楊洛提個醒。

  不過,卻見自家外甥就跟沒聽見似的,還在那兒無比好奇地靜待四皇子給出下文。

  古星云也是實在沒話說,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外甥自討沒趣。

  然則卻不成想,身為四皇子的趙山河竟跟自家外甥一點都沒藏私,還真就將原因如實奉告,“這又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還不是我那太子大哥和我那三哥的病情有所好轉,故此才把我叫回去也一起高興高興。”

  “就因為這?”

  楊洛露出鄙夷之色,跟著又補上一句,“你們皇族可真是夠能折騰的。”

  咳咳!

  古星云又整出兩聲動靜,以示警醒。

  只可惜,楊洛卻好似正在興頭上,依舊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山河呀,上次聽你說,那個象城城主夏侯海是自己人?”

  “啊,的確是自己人,莫不是你有事要用到他?”趙山河詫異的看向楊洛。

  楊洛思忖了片刻,點頭道:“確有一事可能要用到他,就是不知道他能否愿意配合。”

  “嗨!這個你大可以不必擔心,有本皇子給你撐腰,你就算是讓他三更去死,他都決計不敢拖延到五更!”

  趙山河信誓旦旦的作出保證,語罷,還從腰間乾坤袋里取出一物扔了過去。

  楊洛抬手一抓,便將一塊金燦燦的令牌接到手上,份量不輕,似是由黃金澆灌而成,且上面的雕刻也好不形象、逼真與霸氣,細看之下,竟是一條栩栩如生的盤龍。

  “這是……你的身份令牌?”楊洛抬眼問道。

  趙山河點頭,笑著回道:“對嘍,這正是本皇子的身份令牌,有了它在手,就如同本皇子親臨,量那個夏侯海也不敢違背皇命。”

  “嗯,好東西,確實是個好東西。”

  楊洛也不客氣,直接將令牌收好,連聲謝謝都沒說。

  而趙山河也好似早就習慣了他這位好兄弟的行事風格,也并未與其計較什么,“兄弟,有些話我本是不該說的,但要是不說吧,又憋在心里怪難受的。那個夏安,還有夏夜,你可一定要時刻提防著點,我總覺得這倆人還要比夏木靑更難對付,也說不上是什么原因。”

  “要只是兩個庸庸碌碌之輩,我又豈會急于將這二人鏟除。有道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今日我若是選擇了仁慈,他日就有可能是對自己的殘忍。”楊洛雙眼微瞇,聲音中充斥著無情與冷漠。

  自從他進入昆侖仙宗以后,就一直在和夏安明里暗里的較勁。

  如果說原先他是被動的,那么眼下也該變被動為主動了。

  宗門那邊,他已初步得到掌教的認可,且又有著常云龍這位老帥哥鼎力支持,暫時倒也無懼煉丹堂向其發難。

  象城這邊,有洛河塘根基之所在,另還有黃佰川、熊戰、林峰這樣的重量級江湖慣犯幫襯,要想對付夏安和夏夜兩人本已足夠,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從趙山河那里借來一張王牌,如此一來,要是還不能徹底將這兩顆毒瘤拔除,那這倆人可還真是命不該絕。

  “山河,其實你回去這一趟也挺是時候的。”

  楊洛忽又冒出這樣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怎么說?”趙山河豎耳傾聽。

  “你幫著家里找回了太歲,因此你那太子大哥和三哥的病情才得以好轉,等見到你爺爺后,還不得好好邀一番功勞?”

  楊洛給出暗示,卻見趙山河好像依舊沒太聽明白,隨即也就直言不諱又繼續說著,“咱們的洛河塘可是也有你的一份產業,日后若能獲得皇族的大力支持,想必對于你這位四皇子而言,也是好處多多吧。”

  “呃……你是打算日后將咱們的洛河塘與皇族合作?”

  趙山河眨眨眼,似是對這一大膽提議有點上頭。

  “難道這不也是你所愿?”楊洛反問。

  趙山河訕笑道:“說實話!的確是有想過,但總覺著你不會同意,所以也就沒跟你提。”

  “現在好了,如你所愿。”楊洛親自為趙山河續上一杯茶。

  趙山河端起茶杯,一飲而盡,“放心!這件事就只管包在我身上!”

  許是被他這一股子豪爽勁兒給帶動的,楊洛也是心中暢快無比,默默暗道:“還是朝廷有人好做事啊!”

  跟著,還心直口快的問了句,“山河呀,近年來你那爺爺的身子骨可還健朗?”

  “你問這個又做什么?”趙山河不明其意。

  楊洛嘿然一笑,連忙道:“沒什么沒什么,就是覺著你這個爺爺要是能再多活幾年,那咱們以后辦起事來可就容易多了。”

  趙山河先是一怔,隨即腦門上頓時浮現出一縷縷黑線,然后竟又是那么輕松寫意的釋然了,言道:“雖說我那爺爺的脾氣有點不太好,并不利于長壽,但平日里保養的卻還算挺好,估計再多活個幾十年是沒問題。兄弟,日后要是等你也能親自煉制出‘延壽丹’,到時可千萬要記著多煉幾顆,把我爺爺和我的那一份也都準備出來。”

  “放心放心,不就七品丹藥么,等再過幾年,給你們皇族嫡系一人發上一顆當糖豆子吃又有何不可。”

  楊洛滿不在乎的說著,便在這談笑風生間,竟向趙山河許出去一個天大承諾。

  趙山河聽了,自是美得不行,當即一拍胸脯,道:“那好!如若真有那么一天,放眼這天下大好河川,做兄弟的分你一半又何妨!”

  咳咳!咳咳!

  這時,古星云是實在有些聽不下去,三度整出動靜。

  這兩個年輕人都在說些什么?

  一個要把七品丹藥‘延壽丹’當成糖豆子分發給皇族嫡系人手一顆。

  一個要將這趙氏河山分給對方一半。

  倆人也沒喝酒啊!

  怎么就開始不著邊際的滿嘴胡鄒了呢。

  “舅舅,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要不外甥再給你倒一杯茶喝?”楊洛歪著個腦袋,略帶幾許戲虐的問道。

  其實他又何嘗不清楚,他與趙山河的這番夸夸其談若是被有心人聽了去,非得被扣上一頂‘褻瀆皇權’的大帽子不可。

  但是,他卻對此一點都不擔心。

  只因,現在這會兒不是沒有外人在場么。

  既然沒有外人在場,自然是怎么愉快就怎么聊嘍。

  況且,連這么個四皇子不也都在同一條賊船上么!

  “你們兩個……最好還是慎言一些為好。”

  古星云默了默,最終也只是給出這樣一番警告,便沒了下文。

  事實上,他臉上是冷的,心里卻是熱的。

  楊洛能與當朝四皇子稱兄道弟,而且看樣子倆人之間的關系還非比尋常,這對于他那外甥來說,無疑是茲有好處、絕無壞處。

  另外,若真能同皇族捆綁到同一陣營,日后不論是做起任何事來,也必將會得到不小助力。

  憑他對當今皇族的了解,只要是當朝國師尚還健在,即便是常年坐鎮于皇城修道院中不問朝綱,也決計不會存在內憂。

  至于外患,雖無法杜絕,但也基本撼動不了政權的穩固。

  要說這最大的外患,無非也就是天下間各方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過于林立,但是,只要施以剛柔并進之手段來進行震懾與安撫,倒也在近幾十年無需興刀兵去征討。

  不過就在這最近幾年里,就在這看似國泰民安的太平盛世里,卻有人藏匿在幕后攪動風云。

  未見刀兵,卻暗流涌動、風起云涌。

  當年,被朝廷派往各地修真宗門任職歷練的那一批批股肱之臣,現如今已是所剩無幾,基本都被當成眼中釘、肉中刺般給拔除。

  還能活到現在的,要么就是已對朝廷生出異心,要么就是自有其保命之法。

  簡而言之,就是當今朝廷也就只剩下最后那么一點顏面,至于何時才會撕破這張臉,那也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興許也就離天下大亂不遠了吧。

  屆時,楊古兩家當年遭受的欺辱又能否得以昭雪呢?

  古星云現在還尚不能確定,但對于他這個一腔熱血的本家外甥,卻是抱著很大期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