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97章 林間惡趣味
  不過,趙山河的本意可不僅僅是單純的良言相勸。

  在一聽說楊洛要外出避風頭時,他這心里邊就跟長草了似的,只是當著唐野的面,并沒有表現得過于積極罷了。

  “兄弟呀,經過我思來想去,還是覺著放心不下,要不你干脆把我也一起帶上,出門在外,只靠你一個人摸著石頭過河怎么能行。”

  言語間,他還飽含深意的沖楊洛直眨眼。

  這要是楊洛還不能讀懂他的心思,那倆人之間的這份兄弟情可就要比水都淡了。

  “山河,要說把你也一起帶上確實是相對穩妥些,可是,把唐姑娘一個人留下來布置這‘財神山’,會不會有點忙不過來呢。”

  楊洛佯裝體恤自己人,實則分明就是在欲擒故縱。

  趙山河聽了,不由喜上眉梢,心道:“切!瞧你那一副憐香惜玉的樣子,難怪把唐姑娘忽悠得死心塌地的。”

  果然,唐野偏生就很吃這一套,“要不就讓山河也陪你一起去吧,其實忙也沒什么可忙的,只需要將財神幫與山河會的所有成員全都調動起來,估計最多不出半月,便可將財神山徹底改頭換貌。只是……你們又要出去多久?總不能就這么一直躲在外面不回來了吧?”

  “那又怎么會呢!不過就是去一趟洛河塘,看看外面兄弟們的近況,如果一切順利,估計都用不了半月,便可打個來回。”

  楊洛笑呵呵地說著,“既然唐姑娘也沒意見,事不遲疑,那我倆這就要下山了,如遇緊急情況,隨時可通過傳音玉簡來聯系我們。”

  “好,那你倆早去早回。”

  唐野也沒再問東問西的拆臺,便默許了楊洛的提議。

  只是,她表面上裝的是稀里又糊涂,實則心里面又何嘗不是跟明鏡似的。

  楊洛的志向本就不在宗門內,若以自己的立場去強加于人,到頭來勢必會釀成不歡而散的結局,到時,縱使是十頭牛拉都拉不回來,那又是何必呢?

  與其凡事都據理力爭,莫不如在有些事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像這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強種,真要是與其立場鮮明地分出個黑與白、鹿與馬,還真不好說未來會怎樣。

  自從倆人初遇到了解,再到同甘苦、共患難,那一幕幕溫馨且暖心的畫面始終都讓她難以忘懷,如果說真能將這段兒女情長延綿長久,自是她所愿。

  但若有朝一日,非要讓她在楊洛與宗門之間做出個選擇,屆時可就有點難選了。

  “哎,但愿不會有那一天吧。”

  望著楊洛與趙山河急匆匆出門的方向,她獨自一人坐在那兒發呆許久,直到心不在焉的喝了口杯中涼茶,這才讓她意識到自己的一顆心已經徹底亂了。

  竟然為了一個男人去考慮那么多!

  盡管這個男人不知好歹且油鹽不進,可卻偏生俘獲了她的芳心,情感這東西還真是奇妙得很吶。

  ~~~~

  楊洛與趙山河在離開財神商鋪后,便是徑自奔向山門而去。

  本以為怎么著也得被當值的守山弟子盤問一番,登個記造個冊什么的,卻不成想,那兩名守山弟子連問都沒問,便將倆人放行了,不禁讓得這二人都有點懵。

  出了山門,倆人也并沒有第一時間祭出飛行梭,直奔目的地,而是慢悠悠的行走在林間小路上,趙山河邊走邊問,“唉,你覺不覺著現在的風向是真的變了?”

  “變就變了唄,就是再變,不還是一處不講感情的是非之地么。”楊洛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趙山河點頭,似也對這一評判很贊同,“那咱們接下來要去哪兒?”

  “去象城啊!之前不是都說好的么。”楊洛一本正經的回道。

  趙山河聽了,頓時流露出一臉膩歪表情,“我還不知道是要去象城!我的意思是說,莫非我們倆就這么腿兒過去不成?”

  “不急不急,好不容易才出來透透氣,總要先適應一下嘛。”

  楊洛依舊是一副吊兒郎當的痞態,嘴上叼著一根野草,時而抬頭望望天,時而停下來伸展一下筋骨,就好像是游山玩水到此的紈绔子弟一般。

  見他慢吞吞的有意在拖延趕路時間,趙山河也是好不配合,環抱起雙臂說著,“不急就不急,反正都已經離開了那處烏煙瘴氣的是非之地,就是從這兒腿兒著去象城,我也沒意見,全當是欣賞這片大好河山啦。”

  “嗯,難得四皇子能有此雅致,那我們不妨就腿兒著去好了。”楊洛假裝信以為真。

  結果,趙山河卻是轉瞬破功,“得得得!現在又沒外人,跟我這兒裝什么裝,你要是在等人就直說。”

  “我的確是在等人!難道你就不是么!”楊洛好整以暇的回了句。

  趙山河一怔,問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也是在等人?”

  楊洛雙手一攤,笑著回答,“本來是不知道的,這不隨口一問,就知道了么。”

  “臥靠!還真以為你是能掐會算會點啥呢,敢情竟是遇上個江湖騙子啊!”

  趙山河一邊說著,估計也是存心想要惡心某人一回,一抬手,便將某人嘴里叼著的草根給搶了過來,而后,就那么不嫌埋汰的放到自己嘴里咀嚼起來。

  楊洛斜楞他一眼,原本確實是挺嫌棄的,但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態,居然出手如電,竟又再度將那沾滿口水的草根奪回,然后,就那么風輕云淡的重新放回到自己嘴中。

  趙山河腳步一頓,整個人瞬間如同石化,憋了好一會兒,終是無法忍受的干嘔起來。

  然而他這邊的動靜,似乎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

  跟著,楊洛也是呴嘎不止的干嘔起來。

  好吧!不得不承認,連這倆人的惡趣味也都是那樣的相投。

  甚至,當這一幕被正隱匿在林間暗處看熱鬧的那人捕捉到,亦是覺著好不滑稽跟無語。

  不是別人,正是楊洛的親娘舅,古星云。

  而且,也正是楊洛與趙山河都在等的那個人。

  倆人把對方都惡心了一通,各自臉色皆是漲得通紅,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但掛在各自臉龐上的笑意,卻又是那樣的淳樸與滿足。

  突然間,來自身后方的腳步聲同時引起了他二人的警覺,回頭一看,可不正是古星云款款而至。

  “舅舅!”

  楊洛當即一下蹦起老高,撒歡兒似的奔向來人,就要和他這位久別重逢的親娘舅來個親切的擁抱。

  可卻不成想,古星云卻是好不古板,居然一側身,便讓楊洛的歡喜撲了個空。

  旋即,他竟是恭恭敬敬的沖著趙山河行過抱拳一禮,語氣謙卑的開口,“四皇子殿下,屬下奉國師之命,特來此等候多時。”

  “嗯,有勞了。”

  趙山河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原本的笑容滿面也是一下變得鄭重起來,好似搖身一變,真就化身成一位氣質凜然的皇族皇子。

  楊洛撲了個空,這會兒回過身來,剛好是將此情此景盡收眼底,不由是暗暗在心中腹誹不已。

  “舅舅啊舅舅,你可真是夠給外甥跌份兒的,你怎么不給人家磕一個呢。”

  “趙山河!你跟我這兒占不到便宜,就想著從我舅舅身上找回來是吧?我呸!門兒都沒有!”

  他心下雖是這般想著,嘴上卻是另有一番說辭,“自己人,大家都是自己人,又何必那么拘謹呢。”

  說著,還真就不拿自己當外人,快走幾步來到古星云與趙山河跟前,笑呵呵地繼而又道:“行了,既然該來的人也都來了,我們是不是也該換個地兒敘敘舊了。”

  后面的話,顯然是說給古星云聽的。

  古星云苦澀一笑,倒是并未當先表態,可見對邊上這位四皇子還是很尊重的。

  自古以來,君與臣之間便是禮數不可廢。

  雖說通過方才的偷窺,他也瞧出了自己外甥同這位四皇子之間交情匪淺,但該有的分寸和禮數,還是不能僭越的。

  不過,他守他的禮數,卻并不足以影響到某人一貫的行事做派。

  楊洛就那么不懂規矩的拍了拍趙山河肩膀,然后還在其屁股上踢了一腳,說道:“四皇子,平時你跟我這兒裝裝樣子也就算了,現如今在我舅舅面前還裝模作樣的,你這又是裝給誰看的呢。”

  趙山河反應夸張的‘哎呦’了一聲,雙手捂著屁股,一時間就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但緊接著,當他的虛偽表象褪去,漸漸也就還原了真實一面,搖頭晃腦的直罵娘,“他娘的,你竟敢踢本皇子的屁股,我跟你說也就是你,要是換成旁人,本皇子非得滅他九族不可。”

  “行了行了,就別跟這兒浪費時間了,有什么話路上再說。”

  楊洛愛搭不惜理的隨口敷衍一句,跟著便從乾坤袋中取出一艘飛行梭祭出,仨人先后魚躍而上,轉瞬消失在天邊。

  一上了飛行梭,楊洛跟趙山河這兩個活寶就沒消停過,你爭我奪的欲要掌舵駕駛,因此也就導致飛行軌跡是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就如同是一艘舟船正在汪洋大海上遭受狂風巨浪的摧殘,把古星云顛簸的是暈頭轉向、胃中直反酸水,奈何,卻又偏生不好吱聲說些什么,生怕壞了那位四皇子的雅興。

  可要是再這么下去,他還真就有點擔心,途中會出現意外。

  是以,他把心一橫,便干咳了兩聲,道:“咳咳,要不還是由我來掌舵吧,畢竟還有很長一段路呢。”

  “好哇,那就你來!”

  楊洛跟趙山河相視一笑,倒是齊聲給出了回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