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96章 財神山,山河劍
  當日午后,財神商鋪的生意是異常火爆。

  原因無他,只因在內外門弟子之間乃至本宗長老之間都口口相傳著一則消息,那便是本宗掌教對一介雜役弟子青睞有加,還賜下尤為豐厚的獎勵。

  而且,給出這獎勵的噱頭也很是招搖。

  居然是在今年賞金大會期間對宗門有功。

  這可就不免讓很多人都心里畫魂了。

  連方子墨、珈藍這樣的當代杰出弟子都尚未在本年度賞金大會期間獲得如此殊榮,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雜役弟子,又何以深得掌教賞識?

  莫非,這里邊有何不為人知的隱情不成!

  當然,想必真正的原因也掩蓋不了多久,便會浮出水面。

  尤其對于一些宗門長老骨干而言,要是實在覺得心癢難耐,完全可以親自找上掌教去問個清楚。

  再就是退而求其次,也可以直接找上煉器堂的唐龍唐虎兩兄弟,亦或是獲得獎勵的當事人,同樣也能對心中諸般猜測得到驗證。

  只不過,這就要看平日里彼此間維系的關系是遠是近了。

  這不,就在剛剛,連向來不喜八卦的常云龍都親自來過一趟財神商鋪,在問明情況后,順便又觀賞一番那口母劍才離去。

  “兄弟,這回咱們可算是揚眉吐氣的站起來了,回頭我也要搬到你那小青山上去養生、修行,你該不會有意見吧。”

  當前尚且還閑置的財神商鋪北廳內,趙山河十分愜意的品著小青山上的特產花茶,一副得勢且滿足的樣子。

  “當然不會意見!不過,往后這小青山的名字卻要換一換,才更符合你我兄弟倆的氣質。”

  楊洛也品了口茶水,其慵懶的姿態倒是與趙山河不遑多讓。

  趙山河輕瞥了他一眼,問道:“這么說來,你是已經想好名字嘍?”

  “就叫做‘財神山’!如何?”

  楊洛張口就來,看樣子倒的確是早就在心里有了譜。

  而且這名字聽起來,似乎也一點都不違背初心。

  自從他進入山門的那一天起,便已暗暗立志,不論是身在修真界還是俗世間,都決計不能讓自己受窮。

  后來,他也就主張創建了財神幫,跟著又創立了財神商鋪,如今以財神之名圈地,非但沒有絲毫違和感,反而還更貼近他的初心,就是虛微沾上那么點迷信成分在里邊,也不知這財神老爺若真是在天有靈,能否保佑他這一世都順風順水、財源廣進。

  “財神山?!”

  趙山河略顯詫異的眨眨眼,“得嘞!這名字確實更符合咱兄弟倆的氣質。”

  旋即,唐野也在一旁笑盈盈地開口,“楊洛,剛好你那口母劍還尚未取名,既然你如此迷信財神,莫不如就叫‘財神劍’好了。”

  卻見楊洛噌的一下離座而起,一手持劍,另一只手輕撫劍體,妄自出神的自語著,“財神隱深山,不問世間苦,只待有緣人,仗劍安天下!這把劍,不妨就叫做‘山河劍’,如何?”

  話到此處,他忽又轉看向趙山河,恰巧趙山河也正向他投來意味深長的目光,倆人四目相對,仿佛都在這一刻看到了彼此未來。

  身在江湖,心系百姓,風雨同舟,榮辱與共,好一遭江湖兒女快意恩仇的俠義人生。

  “山河劍!好一把山河劍!往后若是再遇上那品行不端、為禍百姓之惡徒,便當以這把山河劍斬之,以告慰天下百姓蒼生!”

  趙山河一瞬間竟也變得無比嚴肅起來,就好像轉眼工夫換了個人似的。

  他身為當朝皇族四皇子,骨子里本就流淌著‘忠于朝廷、愛惜百姓’的血脈,恰逢楊洛這一番話又說到了他心坎上,這才有感而發。

  不過,他二人心照不宣的遙相呼應,卻不禁把不明所以的唐野給搞糊涂了,還以為是這倆人高興得過了頭,在滿嘴胡言亂語。

  當下,她便沒好氣地打斷了這二人的俠肝義膽,“要我說啊,你們兩個就先不要白日做夢了好吧?一個整日里心心念念著財神,一個成天到晚把為民請命掛在嘴邊,莫非你們倆還真以為一個是財神爺轉世、一個是當朝皇子不成?簡直不著調的沒邊了!”

  聞言,楊洛與趙山河相視一笑,便各自都收斂了真性情外露。

  同時,楊洛也默默在心里反駁了一句,“你一個小女人家家眼界就是太狹隘,我這個財神爺轉世是假,山河這個皇子可是如假包換,但愿有朝一日你在得知真相后,還能記住你今天自己說過的話吧。”

  唐野莞爾一笑,隨即又給楊洛提了個醒,“對了,適才我父親把我叫過去,特意讓我叮囑你一句,最好親自前往昆侖寶殿一趟去謝恩,到時候多說點好聽的話,可別再像從前那樣嘴上沒個把門兒的了。”

  “還要再去一趟昆侖寶殿?”楊洛略顯猶豫。

  “當然,現下你已被晉升為本宗內門弟子,已不再是無名無分,況且,掌教又滿足了你提出的那三個條件,難道你就不該去當面叩謝一番么?”

  “哎,按理說我是該當面去道個謝的,可是現在恐還不是時候啊。”

  “難道說……你對掌教的賞賜還不知足?”

  唐野自認為還算比較了解楊洛的為人,但在有些立場上,卻是實在無法與之茍同,“楊洛,你可不要忘記了曾向石長老的承諾,不得再追加任何條件,當時我和山河也都在場,你可不能出爾反爾、自食其言啊。”

  “打住!你且先打住!我有說過要出爾反爾、自食其言么?”

  楊洛及時叫停了某女對自己的誤判,繼而又言之鑿鑿的自辯清白,“只是,這掌教的誠意實在未免太過摳門了些,和我的預期設想實在是差得有點遠吶!我在劍仙子身上里里外外搭進去多少?幾億上品靈石總是有了吧?而咱們的掌教卻僅僅象征性的拿出一千萬上品靈石來作為誠意,呵呵,他怎么不去搶啊?既然是他摳門在先,那可就怪不得我這個后輩不懂禮數,反正我現在也是自由之身,隨時都可以出入山門到外面去歷練,至于要在外面歷練多久,那可就不好說了。”

  “莫非,你是打算私底下和掌教討價還價?”

  唐野一臉震驚與茫然之色。

  在她的印象里,可是從來還沒聽說過有誰膽敢和本宗掌教叫板,即便是暗中叫板,那也是史無前例。

  “唉!我又豈敢和本宗掌教討價還價呢?咱們掌教是個明白人,我就是個貪圖蠅頭小利的后輩,只要能讓我這個后輩心里面稍微舒坦那么一點,凡事都好商量。否則行他做初一,還不行我來做十五么。”

  說到最后,楊洛不自覺地加重了幾分語氣,不禁把唐野和趙山河都聽得是目瞪口呆。

  要說這倆人在以往歲月里也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對于一些趾高氣昂、囂張跋扈之輩也都并不得意,但卻不知為何,今兒聽了楊洛的這一席話,非但沒讓他們覺得有多抵觸,反而還讓他們有種說不出的自豪感。

  以一介后輩弟子身份,就敢和高高在上的一宗掌教頂牛,不要說他們連想都沒想過,就是方子墨、珈藍等本宗杰出弟子,怕也都沒那個膽量去嘗試吧?

  “對對對!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咱總不能吃虧不是,兄弟我支持你!”

  往往在選擇立場的時候,趙山河總是會堅定不移的站在楊洛這一邊。

  若是以他的格局來定調人生,那便是兄弟之間本就該肝膽相照,無論楊洛的立場是對是錯,他都會以兄弟情義為尺來衡量,跟上也就對了。

  一時之間,倒是讓得唐野好生為難,“楊洛,山河,你們能把我當成自己人,當著我的面毫不避諱的說出各自主見,我對此深表欣慰,但也請你倆換位思考一下,我父唐龍、二叔唐虎,乃至我二爺爺唐肖肖、三爺爺唐玉塵,可以說都是對本宗忠心不二的股肱長老和太上長老,如今你們竟要和本宗掌教暗中較勁,又陷我于何地呀?”

  “唐姑娘,要我說,你也不必辣么為難,等你回去后,只管把我的原話和你父親、二叔還有二爺爺、三爺爺如實相告,即便是傳進了掌教耳朵里也沒什么,又要當又要立,讓他自己看著辦唄。反正,我就是一清清白白的晚輩后生,咱們掌教要真想處心積慮的往我身上潑臟水,我也閃躲不開不是。”

  楊洛侃侃而談,一副寧可自己頂罪也不讓朋友為難的凜然氣度。

  然則,這反而更讓得唐野不知所措,思忖了良久,忽然蹙眉問道:“又要當又要立?當什么?立什么?”

  楊洛連稱沒什么沒什么,試圖就此掀過這一篇兒。

  奈何,卻把一旁的趙山河樂得是前仰后殼,面部肌肉都快要笑抽筋了。

  “山河,莫非你知道掌教又要當什么又要立什么?”唐野好奇心使然,轉換了目標。

  豈料,趙山河的笑意是越發夸張與肆無忌憚了。

  楊洛生怕他這位看似老實敦厚、實則一肚子彎彎繞的兄弟將那句江湖混話給補充完整,當即靈機一動,便搶先轉移了話題,“行了行了,掌教又要當什么又要立什么這都不重要,眼前我們最需要考慮的,是不是該好好研究一下財神山的風水格局?不管怎么說,咱們現在也總算是有座山頭可以立足,接下來可有得你倆忙的。”

  “這么說,你是已經做好決定,要出去躲避一陣?”趙山河止笑。

  楊洛點頭,其神情也一下變得嚴肅起來,“是啊,宗門這邊暫時也算是安穩了,但在宗門之外,卻還留下兩顆毒瘤尚未除去,我是真的有點擔心,他倆會對洛河塘的兄弟們下手啊。”

  “嗯,你這擔心倒也確有可能會發生。”

  趙山河略一沉吟,跟著也點了點頭,“不過,做兄弟的還是要提醒你一句,有些事你也不能太過強求,正所謂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若因你一時心急而亂了方寸,反而更容易讓夏安鉆了空子,陷你于被動。況且以夏安的修為,再加上一個夏夜,饒是你再有準備都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所以說啊,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闖蕩,處境可不是很樂觀吶。”

  “放心,我自己會多注意的。”

  對于好兄弟的良言相勸,楊洛還是能聽進去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