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94章 亂點鴛鴦譜
  唐龍猛一仰脖,將杯中酒喝了個底兒朝上,隨即才好整以暇的說著,“好小子,既然你也不是那心胸狹隘之輩,那叔也就不跟你兜圈子啦!今兒叔就只想讓你撂下句實在話,你究竟有沒有考慮過和我女兒往長遠走下去?當然,你們晚輩之間的事兒,身為長輩本不該跟著摻和進來,但經過我思來想去,還是覺著應該把有些話說在前頭。正好野兒也在,你不妨只管表個態,叔在此向你保證,無論你做出怎樣的選擇,在場的三位長輩都決計不會為難與你。”

  言罷,便目光炯炯的盯著楊洛,其態度之嚴肅,讓人生不出半分敷衍的念頭。

  這要是放在平時,唐野必定會在第一時間搶過話頭,和父親說道說道,但偏生在此刻,卻并未出聲干預,估計也是默許了父親的態度吧。

  其實呢,楊洛自己也清楚,兒女情長之事萬不該立場不堅定,心生愛慕就是心生愛慕,沒感覺就是沒感覺,總這么優柔寡斷、不清不楚的糾纏著,對誰都沒好處。

  可他現在確實是還沒想好,又要他如何表態?

  總不能為了應付眼前一時而誤人誤己吧?

  要真是那樣的話,豈不連一點做人的原則跟底線都沒有了。

  “叔,畢竟是關乎唐姑娘一輩子的終身幸福,豈同兒戲一般去對待?晚輩剛走出一段舊感情的陰影,即便對唐姑娘有些好感,自認為也做不到這么快就去開啟一段新感情,所以說,還請您多給我點時間。”

  楊洛只管自顧自地道出心聲,連正眼都沒敢去看唐野一眼,生怕因為他在情感上一而再的猶豫不決而惹怒某女,可卻不料某女的心胸卻是無比寬廣,非但沒有因此而炸廟兒、作妖兒,反而竟還在主觀理念上與他是不謀而合。

  唐野一仰雪白脖頸,滋溜一口喝光了杯中酒,舉止落落大方,絲毫不顯扭捏,“爹,正如你適才所說,我們晚輩之間的事,您身為長輩是不該跟著摻和進來的。但女兒也能理解您的一片苦心,不希望女兒在個人情感上多走冤枉路,重蹈您和我娘的覆轍。可女兒也有句心里話想說,的確,我承認,經過數月間的相處,女兒確實對楊洛產生了那么點好感,但也只是好感而已,您又何必亂點鴛鴦譜,急著促成我倆盡早定下這一世姻緣呢?”

  聞言,唐龍一時間也不知他女兒到底說的是心真話還是違心話,隨即便又看向了唐虎,把‘糾正年輕人錯誤理念’的重任壓在了他二弟唐虎身上。

  豈料,平日里一向與他同心同德的二弟,今兒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居然在那兒頭不抬眼不睜的獨自喝起了悶酒,一聲不吭的化身為局外人,可是把他給愁壞了。

  “大師兄,這件事你又怎么說?”

  萬不得已,他也只能是把最后希望押注在石長老身上,心中暗道:“這老東西從不輕易夸下海口,既然他適才親口說過,有把握撮合成這對佳人,想必就一定能做到。”

  倒也并非他一旦認準的事兒,就必須要立馬達成所愿。

  只因他是個過來人,又是為人之父,把有些事看得過于通透,實在是不愿見到自己女兒為情所困,是以,才會決定盡早促成這段良緣。

  只是讓他萬沒想到的是,石長老竟也在這會兒裝起了糊涂,全然突破了他心底最后一道防線,“師弟呀,既然你這個做父親的都無話可說,我又能有什么意見呢。況且,丫頭不都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么,年輕人之間的事,我們做長輩的盡量少跟著摻和,還是多給他們點時間,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

  唐龍聽了,頓時猶如霜打的茄子般,眼瞼微垂,滿面愁容,在沉吟了片刻后,終是搖頭長嘆一聲,“哎!既然連你也都這么說,那我這個做父親的要還是油鹽不進,可真就成老糊涂了。”

  石長老展顏一笑,說道:“是啊,我們本以為還都不算老,可終究是歲月不饒人,有些事,也的確是該多聽聽年輕人的想法嘍。”

  唐龍點頭,旋即便不在這一話題上過于糾結,轉而又提到另一件事,“楊洛,既然你和小女都需要時間去考慮未來,那我這個做長輩的也就不再從中摻和了,但就是暫且不論這層關系,你那口仙劍是不是也要向宗門報備一下,不然,若等日后走漏了風聲才讓掌教知曉,怕是不免有些被動吧。”

  “呃!那要是如實報備的話,會不會被掌教‘強取豪奪’?”

  一提到‘正事兒’,楊洛立馬鬼使神差的就好像變了個人,竟在背后嚼起了本宗現任掌教的舌根子,不禁顛覆了在場幾位的認知觀。

  “臥靠!這家伙可真是好膽啊!竟連本宗掌教的不良嗜好都敢拿到背后來講究,能和你成為兄弟,就是我這個皇子都有些跌份兒吶。”

  趙山河心下感慨萬千,臉上表情亦是無比精彩,當再看向在場其他幾位,也都是一臉或苦澀或犯愁的尷尬表象。

  區區一介尚未被宗門認可的雜役弟子,居然膽敢在他們面前意會掌教,這是要打算將他們也都一起拉下水不成?!

  唐龍當即把臉一沉,便沖著楊洛喝道:“住口!本宗掌教何其平易近人,又豈會覬覦本宗弟子之物,你若再敢信口雌黃,滿口胡鄒,休怪連煉器堂也容你不得。”

  身為一堂弟子的掌舵人,他自然要在大是大非面前先擺正自己的立場,一旦發現不良苗頭,就要立刻扼殺在當下。否則,若是任憑各種風言風語在其所管轄的地界上傳播擴散開來,那仲天羽還不得第一個就問他的罪呀。

  “叔,現下又沒外人,晚輩也很想聽聽您的實話,難道說……晚輩的顧慮就當真一點都沒有可能會發生么?”

  楊洛梗梗著脖子,言語間是理直氣壯,那股子‘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老兒拉下馬’的沖勁兒,生生把在場幾位耿直的心態都給掰彎了。

  尤其當屬趙山河的心態崩得最快,幾乎連想都沒想,就選擇站在了楊洛這一邊,“兄弟,那要是按照你的意思呢?”

  “要是按照我的意思,自然是先不聲張為好,最起碼能瞞一時是一時嘛。”楊洛相當果決的亮明態度。

  卻不成想,都沒用唐龍唐虎這兩個鐵憨憨吱聲,一直悶不出溜、保持中立的石長老便把他的想法給駁回了,“小子,你這不是相當于自己挖的抗自己往里跳么,還能瞞一時是一時,你還真當本宗門規是個擺設不成?”

  楊洛聞言,似是大感疑惑,求真兒似的向石長老請教,“難道說我自己的寶貝不想對外聲張,這也算是違背了門規?”

  石長老淡淡一笑,悠悠說著,“你是無需為此而負責,但在事后,掌教若是讓煉器堂給出個說法,我等又要如何去答復呢。”

  “就說與你們無關?”

  楊洛試著給出一個自認為還算說得過去的借口。

  石長老頓時面龐笑意全無,冷哼一聲,“哼!你莫不是還真以為本宗掌教是那么好說話的么!小子,不要以為前幾日你在昆侖寶殿大發厥詞,沖撞本宗長老、掌教乃至太上長老都沒把你怎么著,就可以把任何事都一概而論。目前,你在本宗也不過就是一枚興不起多大風浪的棋子而已,所以才沒人會給你下絆子,但在場的我和兩位師弟,甚至連丫頭也都算在內,又豈能同你相提并論?遇到凡事不但要拿捏好分寸,還要先謀而后動,方才不會被人攥住把柄,如若不然,等待我們的必將是禍事連連!哎!羅里吧嗦的和你說了這么多,也不知道你小子能否明白這里邊的水有多深。”

  “都說水至清則無魚,這水深一點,不是才更容易養活更多的大魚小魚么?”

  楊洛不分時機的冒出句玩笑話,表面上看似是懵懵懂懂,實則心里面也很有數。

  光是啟蒙恩師佟大成就曾不止一次告誡過他,本宗由各方勢力匯聚而成的這潭深水是又渾濁又冰冷,平日里盡可能遠離這潭深水對他茲有好處、絕無壞處。

  如今連石長老也都這么說,他自然是心里更有譜了,“三位前輩,那你們又要晚輩如何去做,才能讓你們置身事外?”

  “賊小子,就知道你是個有心之人。”

  石長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這件事要想瞞是瞞不住的,莫不如我們就先將此事密報給掌教,然后,再試著以另一種理由來說服掌教,將這口仙劍永久留在你身邊,不知你又意下如何呀?”

  “什么理由?”

  楊洛豎起耳朵,臉上滿是狐疑之色。

  同時,唐龍、唐虎、唐野與趙山河這四人也都無不是滿心好奇。

  也不知這位平日里只對煉器感興趣、人緣不是很好的石長老究竟想出了什么好辦法,居然有信心可以說服本宗掌教割愛,除非這里邊涉及到的利益已經超過了眼前利益,否則,怕是萬沒有可能吧?

  要說他們一個個心里其實也都跟明鏡似的。

  掌教仲天羽表面上看似和藹可親,很好說話,實則其貪婪程度,可是海水不可斗量的。

  以史為鑒,那一件件、一樁樁先例全都擺在那兒。

  當年連石長老的貼身法寶‘烏龍刃’都被其過了好幾手,最后才兜兜轉轉的被石長老強留在身邊,這要是上升到了仙器層次的神兵利刃,就是用屁股想都能猜得到,還能有進有出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