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92章 知恩圖報劍仙子
  哇哦!哇哦!哇哦哦……

  突然,洞內深處隱約又回蕩起一陣凄厲的悲鳴聲。

  楊洛還隔著老遠,便暗自在心里叫了聲糟糕,立馬加快腳步,重返煉器爐前。

  三日前就已經出現過一次類似情況。

  當時石長老也曾給出過確切答復,這很有可能是前功盡棄的預兆。

  若是無法及時想出應對之策,恐怕那口劍中萬千魔靈都將會受到情緒感染,繼而一傳十十傳百的回憶起前塵夙愿,誘發魔性,屆時,也就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轉靈失敗了。

  前期都已經投進去辣么多本錢,如今要還是失敗了,豈不血本無歸?

  他很不甘心,另也有點不信邪。

  眼下都砸進去兩億上品靈石,那口劍中萬千魔靈縱是生前有著天大冤情與仇恨,也總該被感化過來了吧。

  “石長老,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才不是還一切正常么?怎么就這一會兒功夫,就發生變故了呢?”

  楊洛黑著一張臉走進來,儼然是把石長老當成了罪魁禍首。

  “呃!問題究竟是出在了哪里,這個……我也不好說,可能還需要補充一些靈石吧。”

  許是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琢磨突發變故上,石長老也沒跟楊洛一般見識。

  然則他說的倒是輕松,可要真把他的想法落到實處,某人乾坤袋里連最后那點家底怕也要給敗霍光了。

  而且,通過這一而再的前車之鑒來驗證,到頭來還未必能成功。

  所以說,這里邊的賭性還是很大的。

  賭贏了,巨賺!

  賭輸了,血虧!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道理就是這么個道理,是繼續下注、押上全部身家賭一把,還是自認倒霉、適可而止的收手,全都在楊洛。

  當然,要真是到了成與敗的關鍵時刻,想必唐龍唐虎這對鐵憨憨也有可能會主動給予靈石上的大力支持。

  可如此一來,仙劍一旦問世,歸屬權又將是個問題。

  反正,他現在算是被逼到騎虎難下的份上,不論作何選擇,都要三思而后行。

  否則,日后就要同石長老一樣,乾坤袋里比臉都干凈不說,還什么都沒撈著,那可真兒真兒的是啞巴吃黃蓮有苦都說不出啊。

  他思忖了良久,把一狠心,終是決定賭上一賭。

  隨即,他便又繞著那九處靈石堆走了一圈,豪橫地擲出全部身家,而后雙手合十,虔誠地面向煉器爐叨咕起來,“老天爺保佑,我可就這么點家底了啊,要還不夠的話,那我可真是無能為力了。”

  就仿佛他的發愿立刻應驗了一般,只見煉器爐內竟然忽地閃爍起金燦燦毫光,同時,那九處靈石堆的靈力供應也陡然增速增量,恍若正被一頭貪婪的吞靈巨獸所吸食,頃刻間便被抽干了所有靈力本源,變得黯淡無光下去。

  當見到這一幕時,楊洛本就懸著的一顆心不由是剎那間提到了嗓子眼兒。

  直到現在,他才總算是真真切切地體會到,煉器師為何會一生都執著于煉器。

  姑且不論成敗,這一過程實在是太刺激了。

  究竟是成了?還是失敗了?

  他此刻心中無比忐忑,再看向石長老和唐虎這兩位在場的煉器宗師,倆人也都是一臉激動而又期待的神色。

  由此便可判定,估計也指望不上這兩位什么。

  是以,他才抱著‘求人不如求己’的務實心態,再次雙手合十,在那兒叨咕起來,“老天爺保佑,老天爺保佑,這次可一定要成功啊!仙劍一出,誰與爭鋒?難道你們這些劍中魔靈就不想風風光光的重活一回么!”

  趙山河耳廓微動,偏頭看了眼身邊這個有點不靠譜的兄弟,頗為好奇地問了句,“這法子能管用么?”

  楊洛保持著雙手合十的信徒姿態,語氣堅定的回了句,“只要我心虔誠,它們就一定能感受得到!”

  “好吧,那你繼續。”

  趙山河也懶得再去搭理這么個虔誠信徒。

  這時,唐龍和唐野父女倆剛好從外面返回,當見到煉器爐內突發異象,以及某人略顯迷信的勁頭,不由是都感到有些迷茫與惋惜,直感嘆錯過了一場重頭戲。

  好在適才有唐虎在場作為見證,這會兒又一五一十地向他倆還原了實情,可饒是如此,仍舊沒能滿足這對父女倆的好信兒心理。

  尤其是唐野,在聽完她二叔唐虎的現場還原后,便又迫不及待的來到某人跟前,接連發問,“楊洛,你這又是在做什么?是在虔誠禱告?還是另有其他什么說道?”

  在她對某人的深刻印象里,某人做起事來看似不著四六、毫無章法,實則也有可能是欲蓋彌彰,故意做給別人看的。

  當下,連她父親和二叔以及石長老都在耐心等待著成與敗的最終落地而束手無策,偏生這家伙卻表現出很不老實一面,在這不靠譜的迷信表象背后,到底又是隱藏了什么真相呢?

  “只要我心虔誠,它們就一定能感受得到。”

  楊洛始終未曾撂下那雙合十的手掌,便把之前和趙山河說過的話又復述了一遍,像極了民間市井中口不擇言的江湖騙子,不管和誰搭訕,不管誰問什么,皆以相同的說辭來蒙事兒。

  可他越是這樣,就不免越是讓某女心里邊直畫魂。

  “山河,他這是得癔癥了吧?”唐野轉向趙山河,試圖另尋突破口。

  卻不想,趙山河竟也學起了楊洛,把雙手合十在胸前,碎碎念的絮叨著,“只要我心虔誠,它們是一定能感受到滴。”

  唐野頓時小臉兒一繃,徹底無語。

  這簡直就是倆神經病嘛!

  可緊接著,卻見煉器爐內流淌的金燦燦毫光愈發絢爛,突然間,竟還傳出一聲無比清晰的音念,悠揚綿綿,回蕩八方,“主人以誠待我,小女子無以為報,只能化身器靈,寄居此劍中,與君長相伴。”

  這音念十分清脆、悅耳,宛若妙齡少女在對情郎表白一般,饒是女兒身的唐野在聽了之后,都有種全身酥麻、怦然心動之感,更何況是在場幾位老少爺們了。

  旋即,楊洛也不扭捏,便又往前湊近了兩步,朗朗地開口回應著,“仙子化身器靈,愿與吾長相伴,是吾幾輩子修來的福德,日后,吾必將傾盡全力來回報仙子,還望仙子能盡早成全吾所愿。”

  他本以為還能和這化身為器靈的劍仙子再多嘮幾句呢,怎奈等了好半晌,卻也沒再等來一個回音,不由讓他好不尷尬。

  但尷尬歸尷尬,他此刻內心的興奮程度是無法形容的。

  劍靈已成,靈智初開,還能以音念與之溝通,那是不是也就意味著……轉靈成功了呢?!

  看來,還真是賭對了!

  不然若被旁人撿了便宜,豈不虧大發了!

  而且,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這化身為器靈的劍仙子還懂得知恩圖報,可要比想象中毫無情感可言的劍靈更招人稀罕多了。

  盡管這前期投入的血本實在是有點大,生生燒沒了他全部家底,不過現在看來,那也是值得的。

  靈石沒了可以再去賺,這劍仙子一旦錯過了,怕是今生今世乃至幾生幾世都無緣與之再相逢了。

  不過在欣喜之余,楊洛還是隱隱萌生了盡快發家致富的念頭。

  如今,他這都已經習慣了大手大腳的日常開銷,現下把他的乾坤袋掏得空空的,還真是讓他有點不適應呢。

  忽然,伴著翁的一聲劍鳴,一口璀璨奪目的仙劍飛出煉器爐,在當空有跡可循的盤旋了幾個弧度后才徒然落下,釘在楊洛面前腳下。

  果然具有仙劍的高調品格,且靈性十足,居然還自行選定了主人,可是把楊洛給樂壞了。

  此外,這口仙劍的完美品相實乃世間罕有,劍體上流淌著金燦燦的毫光、宛若用黃金澆灌而成的不說,其劍刃也是鋒芒外露,一看就不是凡物,這也大大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太扎眼了!

  太絢爛了!

  太完美了!

  仙劍在手,我有你沒有,那又是何等的風光?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這口仙劍的劍靈還自行認定了他這個主人,那么所有一切的擔心,豈不都將不復存在?

  他簡直是激動得心頭小鹿到處亂撞。

  與此同時,唐龍、唐虎、石長老這三位煉器水平拔尖的煉器宗師,以及唐野、趙山河這兩個大飽眼福的見證者,也都是各自流露出不同表情。

  有羨慕嫉妒的,有悶悶不樂的,亦有愁眉苦臉的,而他們內心的主導情緒卻是幾近相同,無不對某人把仙劍子忽悠得服服帖帖而感到憤慨不已。

  許是也察覺到了周遭向自己投來的‘危險’目光,楊洛當即也沒什么好猶豫的,刷的一聲,便將釘在自己面前腳下的劍給拔了出來,隨心所欲地挽了個劍花,頓覺很是趁手,而后笑呵呵地對石長老說著,“石前輩,您答應幫晚輩做的第一件事,今兒也總算是做到了,雖說這過程比較坎坷,但結果卻很讓我滿意。不過您可不要忘啦,還欠我兩件事尚未兌現,等我什么時候想好了,找到您的時候,您可不能不認賬啊。”

  石長老聽了,面色微微一怔,跟著又夸張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你個人心不足蛇吞象!現下連仙劍都已拿在手上,居然還不知足!也罷也罷,誰讓老夫和你有緣呢,日后但凡有所求,不妨只管來找老夫便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