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91章 豈非薄情之人
  “叔,您單獨把我叫到外面來,不知所為何事?”

  這都已經上升到要去向藏經閣太上長老稟明情況的高度,楊洛也是覺著心里實在沒底,但又自覺沒做過什么虧心事,況且之前不還好好的么,怎么說翻臉就翻臉了?

  正當他思緒混亂著呢,唐龍的一句開場白不禁是讓他更懵了,“哼,你小子可真是好膽!居然未經雙方父母同意,私底下就先把‘事兒’給辦了,日后若是被人抓住話柄,豈不讓我那女兒一輩子都抬不起頭見人么?說說吧,現下也沒外人,你又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娶了我那女兒白頭偕老啊?還是為此而付出點代價呢?”

  “什么代價?”

  楊洛無腦式張口就來,這也是他從小接觸經商之道養成的弊病。

  在做出任何選擇之前,總是習慣性的要先把選項弄清楚。

  卻見唐龍橫眉豎起,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從牙縫里擠出八個字,“斷爾命根!廢爾修行!”

  “臥靠!有沒有……辣么嚴重啊!”

  楊洛聽了,立刻渾身打了個冷顫,默默在心里大感危險的同時,下意識就用雙手捂住了褲襠,連忙一臉委屈的問著,“叔啊,這里邊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晚輩可不曾記得何時冒犯過令女,難道是我記性不好給忘啦?”

  許是一時真的有些慌了神兒,他的本意被其表達的含糊其辭,倒也難怪會導致唐龍氣不打一處來,當即躍躍欲試地就要發飆,“小子,你可不要不知好歹!今日我之所以能心平氣和的找你來單獨談這件事,那是因為身為長輩,不想過多去摻和你們晚輩之間的事,但你要是跟我這兒裝糊涂,那可就沒什么好談的了。毀了野兒貞潔,誤了野兒終身,是你自己動手啊,還是我來幫你!”

  “等等!您先讓我好好捋順一下,若確是晚輩理虧,到時您再定我的罪我也認了。”

  楊洛急忙叫停,到了這個時候,他就算是個傻子,也都該明白這里邊有多大誤會了。

  毀人貞潔,誤人終身,未經雙方父母同意,就先把‘事兒’給辦了,像這等不靠譜的花花事兒,他可做不出來。

  雖說某女各方面的確都挺出色的,但他畢竟不是好色之徒,實在是無福消受這頂高帽啊。

  民間不是流傳著那么一句老話嘛,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這衣服只有穿在自己身上試過才知道合不合適,如今被唐龍這么一嚇唬,別說他本就無心去‘試衣’,饒是有那個賊心也沒那個賊膽了。

  斷爾命根,廢爾修行,光是聽著就讓人覺著瘆得慌,還是不要去冒那個險了吧。

  “好啊,既然你想要自證清白,不妨給你個機會。”唐龍淡漠一笑。

  楊洛理了理思緒,便與其說道起來,“叔,晚輩承認一直以來和您女兒走得很近,可有一點我卻要澄清,我們之間純粹就是‘合作’關系和‘朋友’關系,而非‘交往’關系,在這一點上,晚輩可以對天起誓,決不是您想的那樣。”

  “再者,對唐姑娘心生愛慕的追求者何其之多,平日里即使不用您來監督,那些個追求者也會把我看得死死的,但凡我和唐姑娘之間要是傳出點什么緋聞,不也逃不過您的耳朵么?哦對了,的確是有過那么一次親密接觸,但那不也是出于唐姑娘的安全考慮,才情非得已么!除此之外,晚輩在此向您保證,真的是連您女兒一根手指都沒碰過。”

  “還有就是,晚輩不妨和您透露點個人隱私。其實在晚輩拜山入門以前,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直到今年賞金大會之行結束,方才了卻這段荒唐而又可笑的心結。所以說啊,晚輩覺著這里邊一定是存有什么誤會,您不妨先把誤會的源頭找出來、查清楚,到時再定我的罪也不遲,您說呢?”

  聽他有板有眼的把自己摘了個干凈,最后竟連個人隱私都交代了,唐龍倒也暫且對女兒的清白之身放下心來,原本的無名之火也隨之消減了幾分,“嗯,要真如你所說,倒是我錯怪你了。不過,想必你也能諒解,畢竟我唐某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父親疼女兒,那也是天經地義,平時寵著歸寵著,但有些事也由不得她胡來。

  “嘿嘿,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楊洛連連點頭,表示相當理解這位慈父的愛女之心。

  卻見唐龍正逐漸恢復如常的臉色突然一僵,再度以一種審視的目光看向他,徐徐沉聲開口,“不過,適才我見野兒對你表露出的關切可不像是裝出來的,剛好趁此機會再多問你一句,若我那女兒對你有心,你可愿意接受啊?”

  “這個嘛……”楊洛一時語塞。

  “怎么!莫不是還委屈了你不成?”

  唐龍頓時橫眉冷對,本已漸漸平息的怒火竟又重燃。

  在他看來,即便是楊洛有些家族背景,但和自己的寶貝女兒比起來,其出身還是要矮上那么一截。

  如今,他有意想要成全此子攀高枝兒,卻不想此子反而還持有猶豫態度,這又怎能不讓他火氣上涌!

  “叔,追求唐姑娘的天之驕子何其之多,晚輩又豈敢有非分之想?您該不會是在跟晚輩說笑吧。”

  楊洛來了個以退為進,試圖趁早結束這個話題。

  奈何,偏生面前這個鐵憨憨卻很執著,非要問出個結果不行,“小子,我可沒跟你開玩笑,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那女兒的心思,我這個做父親的自是比誰都了解,今兒你就只管撂下句痛快話,要是能接受就繼續來往,要是不能接受就趁早斷絕來往,我的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吧。”

  楊洛蹙了蹙眉,不由陷入兩難。

  在他的認知里,關乎情感,自當非同兒戲,容不得口是心非和三心二意,當下一旦真要是答應了,那也就要說話算話,日后就要敞開心扉的去接納唐野的一切。

  可是,他現在又確實沒想好,到底該不該過于草率的為自己定下這樁姻緣。

  有了陳寒月這一前車之鑒,在他的心頭上始終都留著一根刺,雖說平時是不痛不癢,但給他精神上所造成的創傷,又有誰體驗過呢?

  經過數月來的融洽接觸,其實他也能隱約感受得到,唐野對他的關心確實是摻雜了那么些兒女情長,但都被他巧妙的回避開了。

  按說唐野和陳寒月相比,前者也確要比后者更適合他,無論是長相容貌,還是出身背景,也都沒得挑,

  怎奈,一個人的天性使然,盡管他如今已然徹底放下了前一段感情,但要想讓他重新去開啟一段新感情,卻還尚未做好準備,需要時間。

  不過,眼下唐龍卻是很認真的放出話來,容不得他優柔寡斷,非要逼著他撂下句痛快話,這可真是把他給難住了。

  答應的話,是違背了本心!

  要是不答應吧,就要從此與唐野斷絕來往,他又有點難以割舍這段超乎友誼的友誼。

  總之,就是他現在懷揣著一種很矛盾的心,既不想答應也不想拒絕,既不想誤人也不想誤己。

  “爹,你倆聊完了么?里面好像是出了點狀況,你倆還是都進去看看吧。”

  正當他左右為難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自其身后不遠處傳來。

  而這個聲音的主人,顯然也已悄聲無息的‘偷聽’有一會兒了。

  “嘿嘿,既然這誤會也都已經說開了,那我們這就進去看看吧。”

  楊洛略顯尷尬的笑了笑,隨便找了個懵人的借口,便當先邁步朝洞內而去。

  待他走遠一段距離后,唐龍搖頭輕嘆一聲,柔聲對唐野說著,“女兒啊,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沒有你么?讓他趁早做出個決定,這對你對他都不是壞事!為父的一片良苦用心,你又為何要阻止呢。”

  “爹,女兒也不瞞您,他確實是在女兒心里占據著一席之位,但兩人之間的情感是相互的,是勉強不來的。適才您不也都聽到了么,他剛從一段舊感情的陰影里走出來,又豈會那么容易去接受一份新感情呢。他要真是那樣一個薄情之人,女兒又怎會看上他,還是多給他點時間吧。”

  只當著父親的面,唐野倒是落落大方的吐露了心聲。

  可讓她倍感疑惑的是,父親在聽完之后,臉上的表情竟是變得異常古怪起來。

  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事出反常必有妖!

  旋即她猛一回身,果然就發現去而復返的楊洛正杵在其身后不遠處側耳傾聽,頓時令得她羞澀難當,恨不得立刻找條地縫兒鉆進去。

  “呃!要不……我們還是一起進去看看吧。”

  楊洛也不禁是被當前這尷尬的氛圍給造了個大紅臉,直后悔萬不該鬼使神差的中途掉腚,結果好奇心是得到了滿足,眼下也不好收場了不是。

  見唐野看向自己的眼神越發火冒三丈,跟著他又連忙補上一句,“那你們父女倆先聊著,我先進去看看里面究竟是出了什么狀況。”

  說完也不再自討沒趣地留下來礙眼,便轉身徑自而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