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86章 分寸拿捏的恰到好處
  當晚,煉器堂一間密室里。

  楊洛親自為他二人布置好了聚靈陣,待二人坐進去后正要開啟運轉,卻被一個聲音打斷,“先等一下!”

  不是別人,正是煉器堂堂主、唐野的父親‘唐龍’。

  原本,唐龍是不同意女兒冒這個險的,奈何卻拗不過女兒的一再堅持,這才一時心軟松了口,可眼下就要動真格,卻又有些放心不下。

  與其同來的,還有一人,同樣也是流露出一臉緊張兮兮的神情。

  儼然正是煉器堂副堂主、唐野的二叔‘唐虎’。

  要說唐虎對這個大侄女向來可都是百般縱容、千般寵溺,但在這件事上,卻也沒跟他大哥唐龍唱反調,顯然也是認為此法太過冒進,全然打破了循序漸進的傳承修行法則,萬一出現任何閃失,那他這個二叔豈不要連腸子都悔青了。

  “父親,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么!莫不是你要出爾反爾不成?”

  都沒用楊洛開口接話,唐野便在聚靈陣中炸了廟,那一副桀驁不馴的火辣性子,連金宏遠、唐肖肖和唐玉塵這三位太上長老都要明里暗里的忍氣吞聲,其威勢可見一斑。

  “呵呵,其實為父也只是想再多問一句,通過這個法陣提升修為后,該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吧?”

  唐龍尷尬一笑,至于后面的話,無疑是在問楊洛的。

  而楊洛可倒好,居然干脆就沒把他的話當回事,就那么泰然自若地默不作聲。

  替楊洛給出回答的還是唐野,“父親,二叔,你們倆只管放心好啦,如果沒有十足把握,野兒又怎會以身犯險呢?”

  “好!既然大侄女都這么說了,那我和你父親姑且就信這小子一回,若此法當真如你所說,并無任何風險,且在事后也無任何后顧之憂,到時我和你父親定會給予這小子重謝。”

  終于,一直在沉默中冷眼旁觀地唐虎吐氣開聲了,不過他這嘴上左一個小子右一個小子的叫著,不禁把某人叫得心里很不舒服。

  “切!枉我一片赤誠去結交你們的后輩,當下竟把我當成外人一樣來看待,還提什么重謝,這得有多不尊重人吶!不過……您這提到的重謝究竟又有多重呢?怎么不把話說清楚點?!”

  楊洛暗暗在心中腹誹,卻見唐龍也是表情嚴肅的緩緩點頭。

  隨即,盤坐于聚靈陣中的唐野便又轉向他催促了一句,“還等什么呢,這就開始吧。”

  他這才退出失神,以傳承之秘法開啟了聚靈陣的運轉。

  然后,他又陪著唐龍唐虎在密室里逗留了很長一段時間,當確信陣中二人調息平穩,并未出現任何風險預兆,他們才一同離開密室。

  而楊洛做完了該做的事,本打算就此下山,卻被唐龍唐虎這二位看似五大三粗、實則頭腦一點也不簡單的長輩給留了下來,并據實向其告知了理由。

  若是萬一臨時有個變故什么的,你留下來不也可以及時進行補救么!

  不得不承認,這理由倒也確實挺充分。

  楊洛也不好拒絕不是。

  就這樣,他被就近安排在一間遠離金屬敲擊聲的空房安歇下來。

  雖說也沒什么可挑剔的,但某人卻是暗暗下定決心,從今往后絕不會再去大包大攬地多管閑事了。

  似也看出了他頗為不悅的小情緒,唐龍和唐虎都沒有急于離去,竟各自落座,與其閑話起家長里短。

  這也算是間接地對他一種補償吧。

  這二位又是什么身份?

  平日里又是個什么脾氣?

  想必,楊洛也是多少聽說過的。

  連掌教仲天羽都要為之頭疼的兩個老強種,眼下竟能和他心平氣和的坐在同一桌上閑話家常,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盡管他現在的心情確實有些不痛快,但在這兩位五大三粗的老強種面前,卻也不敢托大,更不敢過分表現出不滿的態度。

  在他看來,萬一真要是惹毛了這倆人,其后果,甚至都要比得罪執法堂堂主更可怕。

  再者,興許日后還能有用得著人家的地方呢?

  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況且,他們之間本就不是冤家!

  “二位叔伯,這是我專程托關系從小青山上采摘下來的花茶,口感還不錯,您二位不妨也嘗一嘗。”

  楊洛秉持著‘識時務者為俊杰’的可貴精神,狡黠地話鋒一轉,便是獻起了殷勤,連稱呼都叫得如此親切,不由把唐龍唐虎都給忽悠得是暈頭轉向。

  “呃!你是說……這花茶是從小青山上剛采摘下來的?”

  唐虎蹙了蹙劍眉,似有些不理解楊洛這葫蘆里究竟是賣的什么藥。

  不過,楊洛卻是很快為其解開了疑惑,“是呀!現如今那夏木靑已被罰到后山崖下去守墓,估計十年八載是回不來了,這么好的花茶任其在小青山上生長而無人采摘,豈不暴殄天物?二位叔伯不妨也都嘗一嘗,要是也覺得口感還不錯,改日我讓人多給你們送些過來。”

  這話里話外的意思,怎么聽都給人一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雖說唐虎在平時一向寡言少語,但卻并不代表其頭腦反應遲鈍,恰恰相反,其敏感性還要在唐龍之上,當下立馬就從這番話里聽出了某人幸災樂禍的不良心態,跟著也是嘿然一笑,端起茶碗,一飲而盡。

  看這豪爽的架勢,倒不像是在品茶,更是在解渴!

  當前,他們煉器堂與煉丹堂之間的關系本就形同水火,而楊洛的立場又是辣么地分明,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自然也就很容易被人接受嘍。

  楊洛又為其斟上大半碗熱茶,以此來表示誠摯的敬意!

  隨后,唐龍也端起茶碗淺嘗一口,笑呵呵地說著,“原本聽野兒說你遇事魯莽,做起事來很不靠譜,不過現在看來嘛,怕是我那寶貝女兒對你有些偏見吶。”

  楊洛立馬賠上一副笑臉,言不由衷地說著,“嘿嘿,唐姑娘身為名門望族之后,眼界自然要比尋常人高得多。在她看來,像我這么個不入流的窮苦出身,做起事來難免會有些魯莽,這倒也是情有可原。”

  “哦?你也算是窮苦出身?”

  唐龍饒有興致地問了這么一句,但卻并未把話點破,而是默默在心里想著,“你不是出身于煉藥世家么?跟這兒裝什么裝!”

  楊洛該裝糊涂的時候,向來不會去充當明白人,當即便是以低眉順眼的姿態回了句,“跟唐姑娘比起來,我可不就是窮苦出身么”。

  唐龍勾了勾嘴角,算是領教了某人睜眼說瞎話的深厚功底,不過在這一話題上,卻也是就此打住,轉而又提到了另一話題,“聽野兒說,你們此番參加賞金大會這一趟收獲頗豐,不知你日后可有何打算沒有?”

  這話聽起來像是在沒話找話,實則卻是在試探某人有沒有加入煉器堂的想法。

  楊洛眼珠一轉,自然而然的從容應對,“不瞞二位叔伯說,今日一早,方閣主當著掌教的面已經問過我,可有意向加入修真閣,您就這樣挖墻腳不好吧。”

  聞言,唐龍啞然失笑。

  而唐虎則是毫不掩飾的放聲大笑,直夸楊洛這直來直去的脾氣很對煉器堂路子。

  “那你自己又是什么意思呢?莫非還真打算加入修真閣不成?”

  隨即,唐龍也是直來直去的問著。

  若從客觀角度來講,加入煉器堂確實要比加入修真閣更有前途,而且前者也并不耽誤修行,實在是沒必要退而求其次。

  須知,凡本宗煉丹堂、煉器堂、執法堂這三堂子弟也同樣是有資格定期前往修真閣去修行的,但這修真閣子弟要想成為三堂子弟,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除卻與生俱來的煉丹天賦、煉器天賦和鐵面無私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關卡外,再就是對其他方面也有著相當嚴苛地考量,比如忠誠度,比如其本身作用、價值等。

  總而言之,就是任意一名三堂子弟都可以同本宗內門弟子相比擬,真要是兩相比較起來,那還用去考慮么?

  尤其是煉丹和煉器這兩門手藝對于修士而言,還都具有深遠影響的意義。

  無論是宗門子弟、家族子弟,還是江湖散修,幾乎就沒有不渴求入門的。

  試想,丹藥可將修行之路由坎坷變為平坦,而當修為達到一定高度后,那比拼的又是什么呢?

  還不是法寶的品級和數量!

  若能將這兩門傍身技能學有所成,不說行遍天下無敵手,最起碼也要被各方勢力視為座上賓去極力拉攏吧。

  不過,往往適用于大多尋常弟子的誘惑落在楊洛這個另類身上,似乎通常都是起不到特別顯著效果,當下面對唐龍的暗示,他也只是心動的沉吟了片刻,便給出了模棱兩可的回答,“暫時我是真的還沒想好,一切隨緣好了。”

  既沒同意,也沒拒絕,這分寸拿捏的恰到好處。

  而在聽了他的回答后,唐龍和唐虎也都不禁是一怔,顯然都沒想到楊洛竟會在這件事上猶豫不決、瞻前顧后,但他二人也沒再去勉強。

  畢竟,他們也都懂得‘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

  再者,如今這橄欖枝都已經拋出去,他們還真就不信了,招攬不到一個有野心、有抱負的少年才俊上門!

  另外,不是還有唐野這層特殊關系么?

  甚至有那么一瞬間,唐龍和唐虎竟是心有靈犀的想到了一處,他們的野兒能否給他們釣回個‘金龜婿’?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