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85章 風向變了
  他們曾幾何時,遇到過如此狂妄的年輕人,居然敢和掌教頂嘴,敢和太上長老討價還價,現下又把煉丹堂堂主懟得沒話說,這可真是讓他們長見識了呢。

  不過,要說此子的心性倒也確實很適合修行。

  凡我輩修行中人,皆應本著一顆不屈不撓且又無比堅毅的心去歷經種種磨難,若是在日常生活中,便已對人對事生出恐懼或萎縮的情緒,那么他的修行之途,也必定不會走太遠。

  所以說,如果從另一角度來看,楊洛所表現出的從容不迫、秉持本心,反而是難得可貴之處。

  突然,坐在佟大成上手位的方坤開口打破了沉默,“小子,不知你可有興趣加入修真閣?”

  很顯然,他這既是為了替老友佟大成圓場,也是真的相中了這么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好苗子,盡管此子在為人處世上有些過于直來直去,未免尚缺圓滑,但這也正是他喜歡的地方。

  “好啊!”

  楊洛先是很爽快應了一聲,跟著又換成一臉愁容,貌似言不由衷地說著,“要不,您還是先問問我師父吧。”

  此話一出,佟大成的臉一瞬間都快綠了,心想,‘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自己身上呢?’

  許是今天實在是讓他經歷了太多意外,實在是不想再往自己身上攬事了,當下連忙一擺手,說道:“你小子自己的事兒還是由你自己來做主吧,作為你的啟蒙恩師,在這件事上,我可是管不著。”

  楊洛很認真地點頭,隨即又興致勃勃地請教起方坤,加入修真閣可有什么待遇呀?每個月都有多少靈石可以領呀?有沒有假期呀?出入山門是自由的么……等等諸如此類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問題,把方坤問的簡直是一個腦袋兩個大,到最后,直接是不耐煩地將其打斷,并義正言辭的告知,此事也只是他一廂情愿,回頭還要去跟幾位副閣主商議才能定奪,且容事后再說吧。

  “各位前輩可還有其他事么?”

  楊洛環顧大殿,見眾人都是對其或搖頭或沉默,索性也就全當是打過招呼,而后甩開大步,徑自向著殿外走去。

  眼看著他昂首闊步的離開大殿,常云龍從始至終雖是一語未發,但那張萬年冰封不化的冷峻面龐上,卻是流露出一抹淡淡地笑意,那眼神,就仿佛是在為他的執法堂物色弟子一般。

  “云龍,你對此子可有何看法?”

  仲天羽在任何事上似乎都很注重傾聽常云龍的意見,當下語氣和善地問著。

  常云龍當著在場諸位的面也并沒有試圖去避嫌,就那么很干脆地吐露出心聲,“此子很不錯,若能花上一些心思去培養,假以時日,必能成大器!”

  仲天羽微微額首,“嗯,此子今日一番坦白雖是挑不出什么破綻,但還是有一點讓我想不明白,他身上的財富又是從何而來呢。”

  常云龍聞言長身而起,正色道:“此子在今年賞金大會探險期間確實收獲了不少好處,帶人抄了沙匪的賊窩不說,還斬殺了那個魔頭的魔寵‘月光狼王’。此外,為了感謝此子成全我叔侄重逢,連同那魔頭的戰利品也都讓云龍一并給了他,要說他這一趟的收獲,確實是不菲。”

  “嗯,要是如此說來,那也就合情合理了。”

  仲天羽沖著常云龍淡淡一笑,似是本也沒打算在這件事上深挖細究,但又當著這么多人在場,身為一宗掌教不得不考慮全面,是以才多提了這么一嘴。

  而常云龍似也很能體諒仲天羽的難處,當下也是沖著仲天羽輕輕點頭,便試圖揭過此事。

  可卻不成想,竟被金宏遠抓住了小辮子不放,“云龍啊,你為何要將本宗法寶也一并給了那小子呢。”

  常云龍氣定神閑,面不改色,“稟太上長老,適才云龍也已說過,是為了還此子一個人情。”

  “哦?那你這么做,豈不有徇私之嫌?”金宏遠自持身份,倚老賣老,倒像極了一個老痞子。

  “的確,多少沾上那么點徇私,但云龍畢竟身為他的長輩,又豈能變著法的和一個晚輩去爭奪戰利品。”

  常云龍這也算是間接地把話挑明,通常再分要點臉的長輩都不會自持身份、倚老賣老的同晚輩去斤斤計較,倘若金宏遠要還是在這件事上不松口,那可就怪不得殿內一眾晚輩在日后人云亦云了。

  金宏遠都已是一大把年紀,正所謂人老成精,自然不會聽不懂常云龍的言外之意,雖說他這心里邊頗為不痛快,但也不好當場發作、讓一眾晚輩看笑話不是?

  好在仲天羽反應夠快,且早已習慣了‘和稀泥’的化解矛盾方式,當即便搶過了話頭,以晚輩的口吻向金宏遠說著,“金老,要是說到這件事,其實云龍早就跟我提過,要怪都怪天羽近來瑣事繁忙,這才沒有及時向您老稟明,還望您老不要怪罪。”

  你瞧瞧,這‘和稀泥’的本事還真是爐火純青到家了。

  連他這位宗門掌教都主動往身上攬責,旁人還能說什么呢?

  縱是金宏遠這個老痞子存心想要在雞蛋里挑骨頭,不也得給他這位宗門掌教幾分薄面么?

  金宏遠當即冷哼一聲,只留下一句‘你就護著他吧你’,便是抬起屁股走人。

  沒成想,這最后竟是鬧得個不歡而散。

  不過饒是如此,最起碼楊洛自從賞金大會回歸宗門以來的這段‘冰封期’算是解封了。

  目前,他已得到了宗門掌教和一位太上長老以及一眾宗門長老的初步認可,待到今日一過,想必這則消息就會傳遍宗門上下吧。

  屆時,與其暫且保持一定距離看風向的人和勢力都將會恢復如常,此后深居簡出的苦悶日子也總算是終于熬出頭了。

  甚至都沒用等到次日,財神商鋪的生意一下就火爆起來。

  在那些個光顧生意的宗門子弟當中,主要以墨幫和珈藍會這兩個公會成員居多。

  顯而易見,他們都是收到了同一指令,從即日起,與楊洛有關的人脈與營生皆可照常去接觸往來。

  也正是在他們的帶動下,才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宗門子弟一股腦的全都趕來湊熱鬧。

  尤其是,原本街對面與其競爭激烈的夏家藥鋪也不知是何緣故,竟在同一天關門閉店,這就更容易引人無限遐想了。

  難道說……正義也許會遲到,卻從不會缺席?

  事實上,原本夏木靑和金石此番參加賞金大會期間所鑄成的大錯也早已在本宗弟子間口口相傳,無非也就那么點事兒,雖然大家都不敢在人前肆無忌憚的去評判是非,但這心里面卻都是有數的。

  如今,楊洛這個方向標已然平穩度過了冰封期,自然也就影響到很多人都轉變了風向,這才一度成全了財神商鋪走向輝煌的勢頭。

  當日午后,報名加入財神幫的宗門弟子也是人山人海,但大多卻被婉拒了。

  原因無他,只因某人立下規矩,財神幫的門檻僅限于雜役弟子身份,其他身份一概不收。

  隨即,倒也有些頭腦靈活的外門弟子去嘗試報名加入山河會,但結果卻是一樣,全都被那該死的規矩拒之門外。

  不過,這也沒轍不是!

  誰讓他們直到現在才幡然醒悟來站隊的?

  再者,那該死的規矩又不只是針對寥寥幾個人,而是針對一個群體,縱有千般不愿,不也得受著么!

  如今,天還是那片天,可風向卻突然變了。

  至于財神幫與山河會的全體公會成員,則是為此而更加感到驕傲與榮耀了。

  他們原本都是被人看不起的雜役出身,其中絕大多數還都是不被宗門所認可的黑戶,若不是把握住了這樣一次千載難逢的翻身機會,有幸成為了財神幫和山河會中的一員,只怕他們還真的很難走出這段人生低谷。

  現在好了,他們手上的靈石足夠富裕,修行起來也事半功倍,再也不用為了遭受同門歧視而感到自慚形穢,反而還遭到了許多同門的羨慕與嫉妒。

  甚至,連一批批外門弟子都前赴后繼的試圖加入到他們這個整體中來,卻被生生卡在門外無地自容。

  這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大變局,足夠他們吹噓一輩子。

  財神商鋪那一間閑置空房里。

  此時,楊洛、趙山河、唐野這三位創始人齊聚首。

  正是他們仨人婉拒了那一批又一批的‘墻頭草’,這會兒剛好得空,正在喜笑顏開、津津樂道的暢想著未來宏圖。

  “楊洛,眼下這夏家藥鋪也已停業整頓,我們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趁機找你師父佟主管運作一下,把他們的店鋪也給收購了?”

  趙山河品了口小青山上特產的花茶,這家伙也不知是如何找關系才弄到的,當下品嘗起來倒還挺應景。

  “山河,你現在可是越來越有點飄了啊,凡事留一線,日后才好相見,何必把事情做得那么絕呢。”

  楊洛一邊說著,也品了口花香四溢的熱茶,流露出一臉享受之色,“嗯,這小青山上特產的花茶還真是不錯,有這么好的東西,你怎么不早拿出來。”

  “嘿嘿,這不也是托門子盜洞才好不容易掏弄到手的么。”

  趙山河玩味一笑,那笑容中充滿了對昔日艱辛的懷舊,此刻終于是揚眉吐氣,讓他好不大快人心。

  “喂!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能胸襟大度一點么,如今都已然是撥開云霧見青天,接下來是不是也該考慮一下正事兒啦。”

  唐野適時地打斷了他二人。

  趙山河一聽,跟著也連聲附和,“對對對,唐姑娘說得沒錯,接下來是不是也該讓我和唐姑娘都體驗一下你那祖傳秘法啦,近段日子里,兄弟我可是一直盼星星盼月亮的在等著呢。”

  “沒問題呀!只要你倆已經做好準備,那還不是隨時的么!”楊洛很是爽快的應著。

  自從象城歸來,其實趙山河與唐野本也考慮過盡早體驗一把‘聚靈陣’快速拔升修為的美妙,可計劃卻終究不如變化快,誰又能料想得到,楊洛竟被一股潛移默化的力量推到了風口浪尖處,若是他們依舊還不懂得收斂,那未來可就真的是堪憂了。

  趙山河:“嘿嘿,那就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晚?”

  唐野:“嗯,我也覺得趁早為好,要不然沒準哪一天某人又臨時改變了主意,亦或是闖出什么禍事來,進入下一個冰封期,那可就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時候啦。”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