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83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要說近段時間里,楊洛這小日子過得也還算挺充實,本以為就這樣保持現狀的低調下去,便可趨吉避兇,奈何,樹欲靜而風不止。

  就在這一天清晨,他的清凈日子被一陣急促敲門聲給打破。

  門開,是兩名執法堂弟子立于門外,那一副公事公辦地冷峻氣質,簡直和常云龍一模一樣。

  不過,當其中一人說出是掌教仲天羽親傳口諭,命其速速前往昆侖寶殿一趟時,楊洛這心里邊可就有點沒底了。

  “這又是什么情況?宗門掌教又怎會親傳口諭讓自己這么個雜役弟子去相見?莫不是……”

  正在他狐疑間,門外另一名執法弟子冷厲開口道:“磨蹭什么呢?還不趕快跟我們走一趟!”

  “呃!既是掌教親傳,可否先容我去洗漱一番,總不能就這么儀容不整的過去吧。”

  楊洛打著商量,試圖為自己爭取更多考慮時間。

  近來,他除了癡迷于那九塊石板刻圖之外,便是沒日沒夜地勤于煉藥煉丹,全然沒把個人形象放在心上,確實是造的有點狼狽。

  如今,要是就這么邋里邋遢地去面見宗門掌教,倒也難免會有不敬之嫌。

  可是,那兩名執法弟子卻偏生是個急脾氣,根本就不容他找各種借口拖延時間。

  沒辦法,也只能是從了唄。

  “哼!竟敢給我臉色看,不知道我和你們云龍堂主走得很近么?!”

  他一邊跟在這二人身后走著,一邊默默在心中腹誹。

  從雜役弟子住宿區到昆侖寶殿,有著一段不遠不近的腳程。

  這一路上,那兩名執法弟子始終都是一語不發的冷著個臉,也不知是給誰看呢。

  也許近日來楊洛實在是無聊壞了,竟然不動聲色的與其較上了勁。

  他時而緩步溜達、東張西望,時而甩開大步、專注向前,這時快時慢的步調,可把倆人給整蒙了,本想開口說點什么吧,卻又不知該和這么個‘不穩當’的家伙說點什么才好。

  就這樣,他們一路無話地來到本宗最為巍峨雄渾的五座山峰之一,中指峰。

  中指峰之巔,便正是掌教仲天羽發號施令的昆侖寶殿。

  今日,昆侖寶殿的厚重石門是敞開的。

  還隔著老遠,楊洛便已恢復了一本正經的邋遢樣子,但在心下里卻已拿定主意。

  與其委曲求全,莫不如把腰板挺直,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也就是了。

  主意已定,他走起路來的姿態和氣質倒是同跟在其身后的兩名執法弟子有著八九分相似,只不過這邋里邋遢的表象,可就不像是那么回事了。

  殿內,掌教仲天羽寶相莊嚴地端坐在正位之上,與其平起平坐的,還有一位慈眉善目地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本宗太上長老、金石的爺爺‘金宏遠’。

  此外,執法堂堂主‘常云龍’、煉丹堂堂主‘夏冬’、修真閣閣主‘方坤’,以及雜役主管‘佟大成’和‘石勇’石長老都落座于偏位兩側,這陣仗可是著實不小哇。

  眼看楊洛一副邋里邋遢的形象走進大殿,殿內眾人都不禁是一怔。

  緊接著,楊洛先是沖著仲天羽和金宏遠行過一個晚輩禮,隨后又是沖著兩側的常云龍、夏冬、方坤、佟大成和石勇依次行過晚輩禮,便一本正經地開口,“各位前輩,按說晚輩本應在出門前洗去身上污濁再來參見,要怪就怪……”

  話到此處,他不經意地瞥了常云龍一眼,旋即又改了口,“要怪就怪近來晚輩一直都沒怎么睡好,忽略了這一細節,還請掌教和各位長輩見諒。”

  這小嗑嘮的還挺圓滑。

  畢竟他和常云龍之間是有交情的,要是就這么將其座下兩名執法弟子給拉下水,未免也有些忒不地道。

  可偏生那兩名執法弟子卻對此一點都不領情,還勇氣可嘉地一口承認,確實是因為他倆的催促,才導致楊洛素顏來見,如有何冒犯之處,他二人甘愿領受責罰。

  你瞧瞧,這得有多不知好歹。

  然則,常云龍倒是對這二位的勇于擔當表示很滿意,直夸這二位身為本宗執法弟子在這件事上并沒有做錯。

  那兩名執法子弟一聽,自然是底氣更足,旋即只向常云龍行過一禮,便轉身大步離去。

  當見到這一幕,楊洛不禁是在心里暗暗偷笑,“這兩個傻蛋,還真是有點缺心眼兒啊,你們還真當那宗門掌教和太上長老是擺設么,一點腦子都不長。”

  這時,掌教仲天羽終于對他開口問話,“楊洛,方才聽你說近來一直都沒睡好,不知又是所為何事啊?”

  楊洛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回道:“哎!不敢對掌教有所隱瞞,最近弟子總是被同一個噩夢糾纏,在夢里經常會夢到同門之間為了爭搶利益而打生打死,血呼啦的,那場面真叫一個慘吶。”

  本以為仲天羽會因此而動怒,說不定一氣之下還有可能將其逐出宗門,攆下山去。

  卻不成想,這位頭腦精明的宗門掌教非但沒有表露出絲毫不悅,反而還開懷大笑地夸贊起佟大成收了個好徒弟,不禁把佟大成夸得是老臉一紅,趕忙放低姿態,連稱都是他這個啟蒙恩師沒有管教好徒弟,還請掌教多多包容。

  不過呢,他這個寶貝徒弟卻偏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隨即又開始不分場合地作起妖來。

  居然開門見山地詢問起掌教仲天羽找他有何事?

  盡管語氣和態度也還算恭敬,可這未免也太直白了吧。

  要是仲天羽隨口應上一句沒什么事,那他這個寶貝徒弟是不是就要掉腚回去呢?

  這回,就連心胸豁達地仲天羽也是臉色一沉,以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口吻反問:“你自己犯下的事,難道自己還不清楚么?”

  “稟掌教,弟子確實是不清楚到底犯下過什么天怒人怨地事,至于別人有沒有做過什么喪良心的事兒,那弟子可不敢保證了。”楊洛面不改色的回道。

  聽他這么一說,仲天羽反而是笑了,也不知是被氣笑的,還是之前本就是裝裝樣子,“你小子看起來倒是挺安分的,實則可并不怎么老實啊。”

  “掌教,不知您今日命我前來究竟所為何事?”

  楊洛本也不想去得罪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宗門掌教,有道是‘有事兒說事兒,有理講理’嘛,可要真要是把他給逼急了,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像他這種‘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老兒拉下馬’的牛犢子精神,倒是令得在場幾位都對其刮目相看。

  居然竟敢在本宗掌教面前一而再的表現出不耐煩情緒,這也真是沒誰了。

  “莫非,你是有何急事需要去處理不成?”

  仲天羽自嘲一笑,都已經多少年沒人敢這么和他說話了。

  而楊洛卻是很干脆的一搖頭,告知‘沒有’,跟著又語出驚人地補上一句,‘只是不想在這兒浪費時間而已’。

  “住口!你可知是在和誰說話,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佟大成在邊上聽得是心驚膽戰,當下忙不迭地出聲呵斥。

  仲天羽抬手示意無妨,繼而又笑吟吟地問著,“小子,你整日把自己關在房里,難道就不覺得悶么?”

  楊洛點頭,“稟掌教,的確是有點悶,只是最近這外面有些不太平,不得不老實點。”

  此話一出,仲天羽臉上的笑容是愈發燦爛了。

  甚至連金宏遠都忍不住笑了。

  至于殿內其他人,則是各自流露出一臉錯愕、木訥以及心事重重地復雜表情。

  這小子從始至終都是恪守著‘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態度,可真是好膽啊!

  “小子,今日把你找來只為兩件事。”

  這一次,是太上長老‘金宏遠’悠悠開口。

  “請問!”

  楊洛惜字如金地蹦出兩個字。

  “第一件事,是想問一問你可與那象城城主府的‘花海棠’相熟?”

  金宏遠須發皆白,但精氣神卻很足,聲音中略帶著幾許飽受歲月洗禮的桑滄感。

  楊洛斂了斂心神,便將早已編排好的一段身世說了出來。

  他本是出生在象城一戶很普通的商賈之家,自幼年時,便同父母學習經商之道,日子過得也還算富足。

  直到數月前,有一伙沙匪入城禍亂,這才打破了他們一家人的平靜生活。

  在一次救濟百姓的偶遇中,讓他認識了象城首富之女‘陳寒月’,并聽其講述了一段遭遇沙匪滅門的慘痛經歷。

  當時他也是一時腦熱,心想著‘既然城主府不作為,總要有人站出來替百姓做主’,便對沙匪頭目‘陸云濤’偷襲下了殺手。

  可卻不成想,這一切的一切本就是個陷阱,正等著他在往里跳。

  后來,陸云濤非但沒死,還順水推舟的把他送上斷頭臺,要不是被一位隱世高人救下,他這條命可能也就保不住了。

  “那再后來呢?”金宏遠攏須問道。

  “再后來,弟子就加入本宗了唄。怎么?難道弟子說得還不夠清楚?”

  金宏遠雙眼微瞇,搖頭譏笑,“呵呵,說得倒是夠清楚了,就是有些地方刪刪減減吶。也罷!這第一件事全當你已經交代清楚,那么我再來問你第二件事。聽說……你本是出身于煉藥世家,可有這回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