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82章 關于一段記憶殘篇
  接下來的日子里,楊洛便又是過上了深居簡出的日子。

  除了無聊時偶爾會把趙山河叫來喝上一頓小酒,基本也沒人會主動登門來找他,甚至連佟大成和唐野這樣的自己人,都是選擇了暫時與其劃清界限來規避風險,更何況是其他人。

  這樣也好!

  剛好可以趁著這段‘靜默期’來做些他自己的事。

  比如,突破一下修為瓶頸。

  比如,種一種藥草、煉一煉丹藥什么的。

  總而言之,他這小日子過得倒也還算挺充實。

  在外界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他便已將《丹方煉藥篇》上記載的所有二品丹藥全都煉成。

  當然,這也要歸功于丹圣玉蝶與外界的時間差,以及大師兄藥康的精心指點,這才讓得他進步神速。

  在此期間,他也對那九塊出自于東土佛門的石板刻圖進行了深入研究跟探索,并從中領悟頗深。

  要說這套‘大須彌拳法’倒也當真玄妙,若是換成其他人,怕還真就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從中領悟到什么。

  這套佛門功法的真正意境,似乎更像是與‘大自在劍法’同根同源,因此才讓他參悟起來事半功倍。

  大須彌拳法,共分九式,從如何發力,到如何借力,到如何收力,再配以全身骨骼經脈的修煉融會貫通,九式合一,天下皆須彌。

  也正是在練習這套大須彌拳法有所小成的當天夜里,他的修為瓶頸也總算是松動了,而后直接被其一鼓作氣地突破。

  當他的修為跨入到真元境初期,整個人頓時有種從頭到腳、從里到外全都得到了實質性蛻變的感覺。

  與煉氣境晉升到筑基境時不同。

  其丹田內海中的靈力非但沒有干涸,反而還暴漲了數十倍都不止。

  原本匯聚成小溪一般潺潺流淌的靈力,儼然演變成了泛濫滔天的大江大河,可是要比從前雄渾、壯闊太多。

  他舒展一下筋骨,跟著快速完成了大須彌拳法的九式合一,最后猛地一拳搗出,隱隱猶如砸出一座須彌小山。

  只聽得轟然一聲巨響,不遠處幾塊巨石皆已被轟成一地碎石塊,其威勢好不駭人。

  隨即,他又開始嘗試演練起大自在劍法,內在真元之力化形、外在真元之氣化罡,不知不覺間,便已進入忘我之境,和煉丹時的忘我之境一樣,但卻并沒有經過沒日沒夜地煎熬,居然就這么輕而易舉地做到了。

  與此同時,他也完全可以憑此肯定一點,大師兄藥康提到的‘舍身、忘我、空明、顯照、虛至極、守靜篤’這六種意境并非只適用于煉丹煉藥,往往在練習功法與術法時也同樣適用。

  自從這一晚過后,他的煉丹手藝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在經過丹圣玉蝶里三晝夜的苦練,終于是讓他如常所愿的煉成了第一種三品丹藥,筑基丹。

  此外,更讓他感到無比竊喜的是,在一次抱有僥幸心理的嘗試中,居然讓其在青冥鼎內成功完成了第一次煉丹。

  盡管耗費的真元之力較大,但效率卻極高,而且只需要稍作調息,便可快速填補虧空。

  這也充分說明了步入真元境以后的優勢,大大縮短了恢復消耗虧空的時間。

  不過略有遺憾的是,自從數月前進入過一次空明意境,便再也沒有觸及過。

  不過,這也已經很了不得了!

  目前,青冥鼎內燃燒的可是天地間三大火種本源之一的‘空中火’,無比霸道不說,且生生不息,若能憑此來煉丹,只要你的靈材藥草夠充裕,煉丹手藝夠精湛,便可無限循環地成丹。

  甚至他正琢磨著,等攢下一定數量的筑基丹后,要不要先給洛河塘送過去一批。

  甭管是拿出去售賣,還是用在自己人身上,最起碼都能體現它的價值不是?

  “臭小子,看你近段時間也挺努力的,告訴你個好消息,想不想聽?”

  不知何時,藥康已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楊洛身后,似乎確實是遇到了什么高興的事兒,聲音中滿是掩飾不住地愉悅。

  可某人在聽了之后,卻連頭都沒回,就那么不以為意地隨口應付著,“究竟是什么好消息呀,不妨說來聽聽。”

  “小師弟!你近來可是有些自我膨脹啊。”

  似是對這個小師弟愛搭不惜理的態度很不滿意,藥康原本還笑容滿面的神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沉重了幾分。

  楊洛立馬渾身一哆嗦。

  自從他的修為跨進到真元境初期以來,不但對外界自然環境的感知范圍大幅度提升,還對潛在危險的預判也越發精準,藥康此時的情緒波動已然影響到周遭環境的微妙變化,可見這位大師兄確實是生氣了。

  “大師兄,該不會是那五行太歲已然成熟,可以入藥了吧?”

  楊洛‘噌’的一下起身,臉上寫滿了關切與欣喜的表象,倒是讓得藥康想發脾氣都找不出理由了。

  當然,藥康也并不是真生氣,只是有些看不慣某人那一副驕傲自滿、不著四六的頑劣個性罷了。

  不過看不慣歸看不慣,要說這個小師弟在對待某些事上還是很認真的。

  比如那一株萬年雪蓮,居然還真就被這個小師弟花心思給淘弄到手。

  姑且不論其他,單是這言而有信、雷厲風行地行事風格,就讓他很是認可與欣慰。

  如今有了這株萬年雪蓮,延壽丹的出爐也就指日可待,那么憑借延壽丹來給他續命,不也就是遲早的事么?

  “五行太歲的成熟少說還要再等上一年半載,哪會有那么快!”

  一提到此事,藥康也是對這個小師弟多少心存感激,自然也就肝火不是辣么旺盛。

  “那又是什么好消息?”楊洛歪著腦袋,狐疑的問著。

  藥康垂下一只負在身后的手,將手上竹簡移至到身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么嗎?”

  “難道……并不是前人留下的修行手箋?”

  楊洛支棱起耳朵,充滿好奇與期待。

  卻見藥康搖了搖頭,語氣相當篤定的說著,“雖然很像,但卻并不是!經過我這些天的仔細研究,總算讓我從中摸索出了些許門道,想不想知道這到底是什么?”

  楊洛當即點頭如搗蒜。

  藥康繼而又慢悠悠地說著,“此乃關于一段記憶殘篇。”

  “關于一段記憶……殘篇?”

  楊洛怔了怔神兒,嘴角上不由勾勒起一抹苦笑,“大師兄,您該不會是弄錯了吧?您這又是從哪兒看出來的呢?”

  說著,他還從藥康手中接過竹簡,翻過來調過去的看了又看。

  這上面無字也無圖,當初要不是黑鴉說這東西很不簡單,可能是前人留下的修行手箋,即便是很廉價,他也不會入手。

  本想著交給整日里游手好閑、無事可做的大師兄打發時間,沒想到竟還真被瞧出了門道。

  “我說是,它就一定是!”

  藥康目光炯炯的看著楊洛,“而且,在這上面還記載著一個大秘密。”

  “記載著一個大秘密?”

  楊洛的面色從驚喜到遺憾轉變得很快,“可這既然是一段殘篇,那又有什么用呢?”

  “傻小子,即便是殘篇也很有價值的,難道你就不想知道這上面記載的到底是什么嗎?”藥康莞爾一笑。

  楊洛再次攤開手中竹簡,仔細看了又看,當確信以自己的眼力實在看不出任何名堂,這才虛心向藥康請教,“大師兄,這上面記載的究竟又是什么呢?”

  這回,藥康也不再賣關子,便直言不諱的如實相告,“是關于當年‘升仙臺’的秘密!”

  言罷,直接以右手并攏的食指和中指為引,從竹簡中牽引出幾幅畫面映入楊洛眼簾。

  楊洛瞪大眼睛,默不作聲地觀看起這幾幅若隱若現的畫面。

  第一幅畫面,是一片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無盡海面。

  第二幅畫面,是在這片無盡海面的盡頭,有一座巍峨壯闊的擎天巨峰。

  第三幅畫面,是在這座擎天巨峰之上,開啟了一條直通九霄云外的七彩光幕。

  第四幅畫面,是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向著此峰頂匯聚而來。他們中有男有女,男的仙風道骨,女的縹緲出塵,一個個都像極了傳說中的仙人。他們按部就班的邁步踏進那一條七彩光幕,有的立刻遭受九天雷罰,灰飛煙滅,有的則是平步青云,扶搖登天。

  直到第四幅定格的畫面逐漸消散,楊洛用力甩了甩腦袋,結結巴巴地問道:“那里!那里……就是‘升仙臺’么?”

  藥康微笑點頭。

  “也就是說,只要修為達到一定高度,便可嘗試著通過這‘升仙臺’飛升仙界?”

  楊洛這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得是越來越快。

  如果說‘羽化飛升’原先只是個并不真實的夢想而已,那么眼下有了這‘升仙臺’,是不是也就真實多了?

  藥康再次點頭。

  “那那那……那這‘升仙臺’的具體位置又在哪里?”楊洛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

  藥康微微蹙眉,不疾不徐地說著,“其實在很久以前,便已有傳聞說,這‘升仙臺’是位于東海盡頭的‘不周山’之上。若想成仙了道,飛升仙界,只需憑借‘不周山’上的‘升仙臺’便可了此平生夙愿。當然,自身修為也要達到渡劫后期才行。否則,就會如你所見到的那一部分修士是同一個下場,天雷廢道,魂飛魄散。”

  “但除此之外,另也有傳聞說,在那一片茫茫東海的盡頭,根本就沒有什么不周山,更沒有什么升仙臺,曾有很多前輩都嘗試出海去找尋過,可結果卻從此了無音訊,沒一人活著回來。當時也有一些人猜測,會不會是因為已經飛升仙界的仙人就不能重返人間?但更多人卻一致認為,不周山和升仙臺本就是不存在的。不過,現下你也親眼見到,那不周山和升仙臺確實存在,這卷竹簡就是前人為后人保留下來的憑證,但卻被后人不知是什么原因給摒棄了。”

  “大師兄,在那不周山上除了升仙臺以外,是不是應該還有很多其它不為人知的秘密?”

  “那是肯定的呀!但要想橫渡東海,到達東海彼岸,恐也絕非易事,不然也不會有那么多前人出海后都了無音訊了。”

  “可不管怎么說,這起碼也算是一條飛升仙界的捷徑嘛,難道大師兄您就不想有朝一日去試試?”

  “當然想!可是……”

  “可是你也想帶我一起去,對吧。”

  “小子!你最近真的是越來越膨脹了啊。”

  “呃……呵呵,大師兄請放心,小師弟一定會加倍努力修行和煉丹,往后肯定會重振藥門,絕不會讓您失望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