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81章 沉默也是一種抗爭方式
  到此,一年一度的賞金大會也徹底結束。

  按照往年慣例,在這后半程為期三天的拍賣會結束后,夏侯海都會在府上擺下幾桌豐盛佳肴,為前來參加賞金大會的各方‘貴客’送行,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除了就近的一些修真家族倒還算很給面子,來自昆侖仙宗的幾位主要‘貴客’幾乎都未賞光,這不禁是讓得他多少有些下不來臺。

  當晚,倒是城外的氛圍還要比城內熱鬧得多得多。

  原因無他,只因次日一早,各門各派各家族的子弟都要踏上歸途,臨別前的把酒言歡,總是在所難免。

  尤其是有些宗門弟子和家族子弟之間還有著很深的淵源,這一別,興許就是明年的賞金大會才能再見,他們又豈能不珍惜這一夜機會,痛痛快快的放縱一把。

  即使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也沒什么好丟人的,大家都是半斤八兩、彼此彼此嘛!

  而楊洛等人這邊也是很應景。

  經過他們商議決定,在財神幫、山河會、珈藍會和墨幫的營帳范圍內圈攏出個足夠寬敞的空地,讓大家點起一堆堆篝火,拿出各自珍藏的美味與陳釀,其樂融融的難忘今宵。

  也許是因為他們這邊有男有女的緣故,著實是令得不少來自同門的其他公會成員好不羨慕與嫉妒,特別是還有眼尖之人注意到,連佟大成和石勇這兩位宗門長老都鳥不悄地趕來湊熱鬧,這又是何等的殊榮。

  漸漸地,也有一些同門不請自來,主動加入,搞得排場是越來越大,隱隱已有在今晚獨占鰲頭的趨勢。

  正當他們酒意正濃之時,居然連執法堂堂主‘常云龍’也來了。

  只不過,常云龍也只是單獨找上楊洛,并沒有現身在這場十分隆重的集會中。

  倆人來到一處相對遠離喧囂的地方,常云龍徐徐開口,“你身上……最近很缺靈石么?”

  楊洛當然清楚這位老帥哥問出這么個不深不淺的問題究竟是何深意,顯然是在暗有所指的埋怨他把金石用過的‘青金劍’出手嘍。

  盡管他是真的很想在這件事上澄清一下,‘不是你說的隨便我怎么處置都行么,這會兒怎么又來質問起我了?’不過,饒是再多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在這位不茍言笑的老帥哥面前滿嘴胡咧咧,當即苦澀一笑,點頭說著,“呵呵,近來這手頭上確實是有點不富裕。”

  常云龍白了他一眼,也懶得和他打哈哈,便鄭重告知,“等回到宗門以后,遇事盡可能謹慎一點,有些事也只有掌教才能做得了主,連我都要抽身事外,更何況是你了。”

  楊洛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半晌,借著微醺的酒意問道:“云龍堂主,那您可知夏安現就住在城主府內?”

  “當然知道。”

  常云龍毫不避諱地坦言相告,“近幾日,城主府鬧刺客鬧得是越來越兇,想不知道都難!”

  “那!那那那……”

  楊洛聽了,在那兒那了個半天,也沒把心中的疑惑問出口。

  不過,常云龍又是何許人也,常年伴在昆侖仙宗掌教‘仲天羽’身邊的聰明人,不說插上條尾巴就是個猴兒也差不多,自然對楊洛記仇的小心思看得通透,旋即便輕飄飄地回了句,“何必趕盡殺絕呢。”

  “臥靠!老帥哥你這又到底是哪一伙的?怎么還徇私舞弊的幫起外人了?”

  楊洛眼神閃爍,心里邊甭提有多憋屈,可當常云龍隨后又拿出一物親手遞給他時,卻又讓其打消了自己人猜忌自己人的念頭。

  常云龍遞給他的是一方棋盤,正是金石曾用過憑空遁走的‘星羅棋盤’,后來也被常云龍一并繳獲,沒想到今晚……這是要送給自己?

  還記得唐野好像是說過,這‘星羅棋盤’可是一件器靈受損的下品仙器,其分量,絕不低于那兩口魔劍啊。

  他有些木訥地看著常云龍,眼中滿是希冀與狐疑之色。

  常云龍搖頭嘆息一聲,道:“原本我是打算將這件寶貝留給我那侄兒的,可現如今你的所做種種,算是把夏氏一族徹底給得罪透了,有了它,或可在關鍵時刻保你一命。”

  楊洛一聽,頓時好不感動,心說誤會了不是,這位鐵面無私的老帥哥還是對自己有情有義滴!

  同時,他也完全可以憑此確定,蛇小寶很夠意思,并沒有將有關丹圣玉蝶的秘密與他二叔詳細分說,否則,這么一件價值不菲的重寶也不可能會落到自己手里吧。

  見他流露出一副感激涕零地夸張表情,常云龍依舊是保持著那張萬年冰封不化的冷峻面龐,似乎并未因此而動容,最后只扔下一句,‘夏安在鬼事的紅色懸賞已被人取消,望你好自為之吧。’便轉身離去。

  當得知了這一消息,楊洛不由是心神一震,但很快也就釋然了。

  不用問,肯定是某人經受不起沒日沒夜的折磨,這才主動前往鬼市花錢消災,撤銷了他所發布的紅色懸賞唄。

  ~~~~

  次日一清早,當朝三王爺‘趙玄禮’在夏侯海親率一隊士兵的護衛下,來到城外送別各方修真宗門子弟和修真家族子弟返程。

  一艘艘飛行梭騰空而起,一道道身影魚躍而上,轉瞬之間,昨夜里還熱熱鬧鬧地城外又恢復了昔日的安寧與蕭條,偶爾也能看到一兩支商隊馬車出城、入城,但也僅此而已。

  楊洛原本還有些糾結,到底是不是夏安自己主動去撤銷了自己的紅色懸賞,如果不是夏安,又會是誰?

  然而,當他在今早返程之前見到了夏冬之后,似乎一下什么都明白了。

  很顯然,這位煉丹堂堂主應該昨日就來了,只是他并沒有留意到而已。

  怪不得常云龍會在昨夜里單獨找上自己,又是警告又是叮囑的不說,還送給自己一件在關鍵時刻或可保命的重寶。

  要是如此看來,眼下這事態的發展還真是難料莫測啊。

  夏木靑和金石雖是犯了重錯在先,可人家的靠山和背景擺在那里,真要是涉及生死攸關,想來必定會有骨灰級的老家伙站出來進行干預。

  屆時,饒是掌教仲天羽想要公事公辦,恐怕也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到頭來,八成也就是給出個‘雷聲大、雨點小’的懲罰,以此來封堵住門下悠悠眾口。

  這一點,從夏冬的去而復返便可預想得到。

  對于一位宗門煉丹堂堂主而言,乾坤袋里的靈石又怎會少得了?

  區區一億上品靈石的紅色懸賞而已,那還不是想撤銷隨時都可以撤銷的么?

  由此可見,這夏氏一族從上到下、從老到小還都是挺護短的。

  難怪連一向公正嚴明的執法堂堂主都要權衡行事。

  再一想到這幾天都沒見到蛇小寶和黑鴉,而常云龍又在昨夜里送來‘星羅棋盤’,這是不是大有和他恩斷義絕的意思呢?

  “小寶啊小寶,你可不能像你二叔一樣冷血,雖說長蟲本來就是冷血的,可好歹我們不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兄弟么。”

  返程途中,楊洛大多時間都在保持沉默的思考問題,許是也察覺到了他似乎有著很重的心事,是以,連平時最為活躍的趙山河都沒去打擾他。

  和來時一樣,從清晨出發,直到將近晌午才抵達。

  掌教仲天羽寶相莊嚴,精神矍鑠的親自露面迎接,雖也說了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話,爾等為我昆侖仙宗爭光之類的云云,可在一些有心人聽來,卻是沒滋沒味的。

  楊洛一直聽到最后,也沒聽到有關對夏木靑和金石等人的處罰結果,心下不免是越發篤定,想必這件事也就這么翻篇兒了。

  一時之間,他是又氣又恨又沒轍。

  想了想,連常云龍那么個心高氣傲的主都對此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還有什么理由不消停瞇著呢?還是聽人勸吃飽飯吧!

  況且,他現在還是一黑戶,其身份還尚未被宗門所認可,即便是想要站出來替枉死的同門說句公道話,又有什么資格呢?

  有些時候,往往保持沉默也是一種抗爭方式!

  眼下,他也只能是這樣寬慰自己了。

  當夜,石長老偷偷摸摸地找到了他,連這樣一位宗門長老都要如此避諱,可想而知,他這個‘風向標’得有多招人忌憚。

  石長老所為何來?

  楊洛自然是心里跟明鏡似的。

  當即,他便將早已準備好的大半瓶‘地髓’和一口堪比下品仙器的魔劍拿了出來,比出一根手指,不緊不慢地說著,“既然前輩向來言而有信,說到做到,那晚輩也就不和您拐彎抹角的兜圈子啦。第一件事,幫我把這口魔劍煉化成一件地地道道的下品仙器,憑您這位煉器宗師的本事,想來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呃……有問題!”

  石長老本想當場發飆來著,可轉念又一想,自己好像確實答應過替這小子做三件事,是以也就臨時改了口,試圖與其周旋一番。

  “什么問題?”楊洛好整以暇的問著。

  “缺少材料!”石長老惜字如金地憋出四個字,不過這臉上表情卻是愈發陰郁了。

  楊洛眉毛一挑,似是早已料到這么個窮困潦倒的老家伙會跟自己談條件、講困難,旋即便又取出從月光狼王那里得來的十幾塊妖血石擺滿一地,不咸不淡地開口,“這些夠么?”

  石長老見此,不由是渾身一哆嗦,饒是貪婪如他也萬沒有想到,楊洛居然能舍得拿出這么多妖血石來堵他的嘴。

  倘若還不見好就收,那可就是他的不對了。

  當下他大袖一揮,便將桌上大半瓶‘地髓’和一口‘魔劍’連帶著地上的十幾塊妖血石全都給收了,臨出門前,還不忘向楊洛說了句,‘放心吧,這第一件事只管包在我身上,下回再有這樣的好事,可一定要多想著我點兒。’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滿足離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