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74章 眾矢之的
  “你倆這又是……”

  見夏安與夏夜皆是渾身血跡的闖進屋來,夏侯海在屏退花海棠后,一時間不禁是有點懵。

  緊接著,這二位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便將今晚在鬼市的所見所聞,以及返回途中遭遇追殺、截殺的詳情全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而夏侯海在聽完后,本就有些陰郁不定的臉色變得是愈發深沉了。

  他身為象城城主,自然對當地鬼市的規矩很清楚。

  有人先是撤去了他們發布的紅色懸賞,后又追加了一條紅色懸賞,這里里外外所需要的靈石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尤其是后追加的那一條紅色懸賞,居然以一億上品靈石作為獎勵,當真是好大的手筆啊!

  而且,這人絕對就是楊洛無疑!否則,又怎會那么精準的把目標鎖定在夏安身上?

  此子,數月前不還只是個感情用事的階下囚么?

  何時變得如此豪橫了?

  “海哥,當下連你這城主府外也全都是盯梢的,就算我倆想出城避一避風頭都不可能了,你可要替我倆想想辦法啊。”

  在這位同宗同族的夏城主面前,夏夜也得老老實實叫上一聲‘海哥’。

  聞言,夏侯海不由是表露出驚怒交加的神情。

  這簡直就沒把他這位城主放在眼里嘛!

  按說要是放到從前,也不會有人這般膽大包天,可眼下那一億上品靈石的懸賞實在未免太過誘人,此外,夏安和夏夜二人身份現在還不能暴露,要真是興師動眾的派出城衛軍去‘整頓’城內治安,順帶維護一下他這位城主的尊嚴,只怕必定會驚動正在府中作客的幾位。

  而在這幾位中,除了執法堂堂主‘常云龍’之外,再就是佟大成、石勇等隨行長老,據說和楊洛走得還都挺近,這又讓他如何是好呢?

  他思忖了良久,搖頭輕嘆道:“哎,要說這事兒放在平時還好辦,可眼下卻不能貿然行事,況且‘東叔’又不在,也只能是先委屈你倆在府上多呆些時日。只要你倆不出門,外面縱有再多的亡命徒對你倆虎視眈眈,那又有何妨?莫非……他們還膽敢闖進我這城主府來行兇不成!”

  “海哥,你這一城之主何時如此膽小怕事了?”

  夏安略帶幾許戲謔的問著,話里話外的嘲諷之意甚濃。

  “哼,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你又何必在那兒擠兌我,只要我們能把今年的賞金大會圓滿度過,屆時即使不用你說,我也會好好地替你倆出口氣。”

  夏侯海對于‘自己人’寬宏大量的胸襟擺在那兒,倒也無愧于被這二人尊稱一聲海哥。

  見夏安、夏夜都沒再說什么,隨即他又繼續說著,“其實,我之所以今晚把花海棠招來侍寢,無非也是想從這個賤女人口中獲知更多關于楊洛和陳寒月之間的事,以便于日后爭取個主動,只可惜卻被你倆給打斷了。不過這也沒什么,此子即便是再有多難纏,也不過是一時的,要不是東叔臨走前特意叮囑過,近段時間凡事能忍則忍,你倆還真當我的城衛軍是擺設么?哼!一介死囚,居然還想要自證清白,簡直就是個笑話!你倆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要想弄死他,那也不過就是遲早的事。”

  聽了這樣一番信誓旦旦的保證,夏安和夏夜二人臉上也總算是露出一絲笑模樣。

  對于夏侯海的話,他倆還是聽得進去的。

  畢竟,連他們的‘東叔’都時常把‘小海辦事我放心’掛在嘴邊,如今,既然他們的海哥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他倆要還是不知好歹地發著牢騷,那可真就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再者,別說是多在城主府呆上幾天,即便是多住上幾月、幾年又何妨,還不是照樣過著日日美酒、夜夜笙歌的快活日子。反正只要今年的賞金大會一結束,外面那些個亡命徒自會有人去收拾,又何必急于一時呢。

  就這樣,由于夏安和夏夜還都有傷在身,他們今晚的密談也很快散了場。

  可卻不成想,他倆才剛離開沒多久,城主府隨后便又鬧了刺客。

  而且,偏生就只有他倆住的房間鬧出了很大動靜。

  在經過一番兵兵乓乓、乓乓兵兵的激烈打斗后,他二人仗著對城主府地形的熟悉,幾個閃身,便是各自沒入夜色中。

  沒一會兒工夫,夏侯海臥房的門再度被一股大力撞開,夏安用一只手捂著胸口,臉色煞白,跌跌撞撞的從門外闖了進來。

  “海哥,你不是說……你這城主府是安全的么?怎么……怎么也有刺客出沒啊。”

  “什么!”

  還沒等夏侯海回過神來,夏夜也是從外面跌跌撞撞的邁進門檻,那一副慘烈而又狼狽的樣子,一看就是剛經歷過險死還生的搏殺,和夏安的情況差不多。

  “海哥,如今……連你這城主府也都不安全了呀。”

  “不是!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侯海苦著一張臉,自顧自地在那兒分析著,“按理說,阿安被人發布了紅色懸賞,時時刻刻遭人追殺也算情有可原!可阿夜你,這又是什么情況?莫非也有人在鬼事發布了你的紅色懸賞不成?”

  “海哥,近來我和阿安一直形影不離,且連名字也都只有一字之差,而那些個亡命徒又對我倆面生得很,自然是抱著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心態下黑手了,咳咳咳咳……”

  許是因為受了不輕的傷又說了太多的話,夏夜突然劇烈咳嗽起來,一行鮮血自其嘴角緩緩流下,他強忍著胸腔肺腑間的氣血翻滾,跟著又語聲虛弱地補上一句,“海哥,要不最近這幾日里,我倆干脆住在你這里算了。”

  結果,卻被夏侯海當機立斷的一口回絕,“不行!近來是非常時期,不同以往,你倆若是住在我這里,估計不出幾日便會暴露行蹤,還是給你倆換處隱蔽的地方住下吧。另外,我也會派人加強府內值守的。”

  說完,便是不容商量的轉過身去。

  開什么玩笑!

  要真把這么危險的兩人窩藏在自己身邊,那他這位城主豈不也要遭受無辜牽連?

  至于他身后的二人心里邊究竟是如何想的,他此時也顧不上那么許多了。

  現如今,連城主府都已成為眾矢之的,可想而知,那些個‘只為財死’的亡命徒已然瘋狂到什么程度,這會兒他也只能是默默為自家兩位兄弟祈禱‘自求多福’了。

  還好,當晚在為夏安和夏夜換了住處以后,這一夜度過的還挺消停。

  不過,接下來的兩晚可就沒那么安逸了。

  從天色剛一擦黑開始,這城主府內甚至比白天還要‘熱鬧’,一波波刺客前赴后繼,或耍單蹦或成幫結伙的就沒斷過。

  饒是城主府占地廣袤,房間夠多,也把夏安和夏夜這二人折騰的是筋疲力盡,連身上的傷都分不清哪一處是舊傷、哪一處是新傷。

  這可真是自己挖的坑自己往里跳啊!

  早知如此,又何必跑去鬼市發布那勞什子紅色懸賞呢?

  現在可倒好,白白丟了那一千萬上品靈石的定金不說,反而還被對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不是自作自受又是什么。

  甚至有那么一次,夏夜實在是承受不住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在面對幾名刺客圍攻時,竟主動開口澄清了身份,“我是夏夜,不是你們要殺的夏安。”

  結果呢,那幾名刺客連理都沒理他,直接是發起了新一輪攻勢,這簡直就是不講道理嘛。

  ~~~~

  直到第三日,賞金大會也即將進入后半程‘為期三天的拍賣會’。

  每年,絕大多數江湖散修乃至修真家族都是為此而來,只要你的家底兒夠厚,很多奇珍異寶和天材地寶都能在拍賣會上遇見,屆時,定能讓你滿載而歸。

  這天,楊洛一早就跑到城主府門前,想要瞧一瞧有沒有關于證明己身清白的檄文公布。

  不過,卻和他猜想的一樣,那夏侯海還是很要臉的,又怎么可能會輕易放下身段向其投鼠忌器呢?

  當然,他也不可能真的就因為這事兒去找常云龍評理。

  有些較量,更合適在私底下進行,此中道理他也是明白的。

  近兩日里,有關城主府鬧刺客的消息他也聽說了。

  既然基本可以確定夏安就藏身在城主府內,他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去做?

  于是乎,他便讓洛河塘的兄弟們連夜繪制出了城主府的府邸全圖在街頭巷尾上售賣,沒想到竟還挺暢銷的。

  這會兒,他手上正拿著一幅府邸全圖在城主府門前聚精會神的看著,恰巧被出門迎客的夏侯海逮個正著,頓時把夏侯海氣得是臉色鐵青。

  難怪這兩天夜里夏安和夏夜無論是藏身到哪里,都能被那一波波刺客很容易就找到,敢情這是有人在背地里推波逐流啊。

  “是你讓下人向我通稟,出門來迎接?”夏侯海神色凜然的問著。

  他本以為是來了貴客,卻不想竟是這么個難纏的滾刀肉。

  “是啊,難不成夏城主不歡迎我么?”

  楊洛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還真是要多氣人就有多氣人。

  夏侯海被氣得渾身直哆嗦,直接是掉腚就走,一邊走,還一邊對兩名隨從冷言冷語的說著,“往后都把你們的招子給我放亮點,打從今兒起,無論這人再找我有何急事,本城主都一律不見!”

  “我呸!你不想見我,我還不想見你嘞。”

  楊洛當即呸了一聲,也是掉腚就走,直奔后街的洛河塘而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