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73章 為洛河塘未來定調
  隨后,縱使黃佰川苦口婆心的一再澄清,不管合作什么生意都沒所謂,只要不是傷天害理、作奸犯科的買賣都成,可卻依舊是讓得楊洛這心里邊有種忐忑不安的感覺。

  他總覺著有點危險,若真被抓了去,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那他的往后余生,又將會是個怎樣的活法呢?

  “對了,你小子不是煉丹世家出身么?我們不妨就合作開個藥鋪好了!”

  黃佰川一副十分積極的態度,這不,竟連合作的營生都想好了,難怪會讓某人犯嘀咕。

  而楊洛在聽聞后,不由暗暗感嘆,這消息傳得可真夠快的。

  這才多大一會兒功夫,他在鬼市揚言出去的消息就已傳到眼前這個黃佰川耳朵里。

  不過傳得快是快了點,倒也早在預料之中。

  他略一思忖,便額首道:“如果前輩感興趣的話,當然可以。”

  原本他還沒想好洛河塘的未來方向呢,當下經由黃佰川這么一提,倒是受到了啟發。

  早先他和父母在象城定居時,不就正是以開藥鋪安身立命么,如今若能將這藥鋪重新開起來,自然讓他覺得很親切。

  緊接著,黃佰川又問他,“你可是一位煉丹師?”

  “目前,還只是個二品煉丹師。”楊洛緩緩點頭,卻是略顯慚愧。

  誰承想,黃佰川竟大手一揮,很篤定地告知他,已經完全夠用了!

  另外,順帶還提到今后若遇上疑難雜癥,可找白堂的白仙姑幫忙。

  楊洛怔了怔神兒,不由聯想到‘白玲兒’和這個‘白仙姑’是不是有何血親?

  但很快便被他自己給否定了,心道:“一個是人,一個是妖,人妖本就殊途嘛。”

  隨即,他又隨口問了句,“那位白仙姑的醫術又如何?可否連死人都能救得活?”

  結果,卻被黃佰川賞了個大大的白眼,并被告知‘逆天改命的事兒白堂可干不了,得去找灰堂。’后又經過一番了解才得知,在這狐黃白柳灰內五行堂口里,自古以來就流傳著‘狐堂將,黃柳兵,白堂治病,灰堂改命’這句老話,聽得楊洛是連連咂舌不已。

  “黃堂主,那您今晚在鬼市販賣的四品大還丹丹卷,又到底是真是假呀?”

  他這心思著實是有些跳脫,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黃佰川嘿然一笑,“當然是假的啦。要是真的,拿到白堂去兌換靈石多好,何必舍近求遠呢。”

  楊洛眨眨眼,若有所思的又補問一句,“那要是真的,又能價值多少靈石?”

  黃佰川伸了個懶腰,不以為意的說著,“少說……應該也能價值十億八億上品靈石吧。”

  楊洛抿了抿有些發干地嘴唇,三度發問:“難道這白堂還不會煉制四品丹藥‘大還丹’么?”

  對于他的接連發問,黃佰川似是有點不耐煩,但終還是滿足了他的好奇心,“白仙姑也只不過就是個三品煉丹師,又怎能煉得出四品丹藥呢?!”

  楊洛頓時無語,但轉念又一想,若只是救治民間疾苦,倒也確實夠用了。

  “不知黃堂主可有門路,讓我們合作的藥鋪成為各地鬼市的供應商之一?”

  終于,他總算是提到了正事。

  黃佰川眼前一亮,立馬給出回答,“這個自然沒問題。只需要活動一下關系,別說是蘇老鬼的地界,即便是其他州縣城池的鬼市,也要給足咱們三分薄面。”

  聽他說得如此言之鑿鑿且信心滿滿,楊洛不禁在心中暗自腹誹,這關系可真是夠亂套的呀。

  就這樣,他們也算是達成了初步共識。

  而且,讓楊洛感到很欣慰的是,黃佰川再三強調,與其合作只為功德,不圖錢財。

  另外,楊洛還曾好信兒的提到了今晚黃佰川在鬼市殺過兩人,難道這不算是折損功德?

  “沒事兒的,那兩人本就是鬼差偽裝的鬼修,若不是罪惡深重之輩,數年后便可在兩界山下的‘酆都城’獲得重生。”

  黃佰川在回答時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好像真的沒有多大事兒似的。

  楊洛一聽便來了興趣,可當他還想再多了解一些關于兩界山的秘聞時,卻被黃佰川嚴厲警告,‘就此打住,知道得太多未必是好事!’是以,他也只能是聽人勸地就此打住。

  ~~~~

  長夜漫漫,冷風瑟瑟,城主府之外的街頭巷尾乃至各處犄角旮旯頻頻都有身影閃過。

  僅是這一夜間,便多出了許多雙眼睛潛伏在城主府四周。

  在他們中,有綠林好漢,也有江湖散修,但他們的目標卻很一致,皆是為了那一億上品靈石的紅色懸賞而來。

  夏安,昆侖仙宗煉丹堂叛徒,只要親手宰了這個叛徒,非但可以獲得一筆不菲酬金,事后還不用擔心遭到報復,這可是一筆再劃算不過的生意。

  畢竟,昆侖仙宗名聲在外,那可是一方伸張正義的名門大派,又豈會對這么個宗門叛徒護短?

  通過多方打聽與證實,這個‘夏安’和象城城主‘夏侯海’確系同為夏氏宗族一脈,且平日里也走得很近。

  眼下,這一年一度的賞金大會已然過了前半程,至于后半程,無非也就只剩下兩天后的拍賣會,他們要是再不抓緊點時間,錯過了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那可真是要悔恨終生了。

  況且根據可靠消息,現下這個叛徒就正在城主府中做客,雖然消息來源不明,但想來也是無風不起浪,應該是錯不了。

  突然間,有兩道逃命般的身影打破了夜的寧靜,從長街遠處向著城主府方向疾馳趕來。

  細看之下,可不正是夏安和夏夜二人嘛。

  這二人當前的處境可并不樂觀,渾身是血不說,其身后方,還正被一批江湖散修瘋狂追趕著。

  這一路上,饒是他二人也施展出了凌厲手段,先后殺了不少人,本以為能起到一定震懾作用,奈何,圍堵他們的人實在是數量太多了。

  有的,在暗中偷襲出手也就罷了。

  有的,居然還鳥不悄地藏在暗地里發射暗器。

  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好不無恥!

  此外,更讓他倆感到心驚肉跳的是,后方不但有追殺,前方還有截殺,就仿佛早已摸清了他二人的逃命軌跡似的。

  若非他二人的反應夠機警,且修為都不低,只怕還真難以撐到現在呢。

  眼看城主府就在前方,他二人強忍著身上傷痛,發足狂奔,同時,各自心里也都在想著,‘只要一進了城主府,管你是各路妖魔鬼怪,還不統統都得退避三舍么?’

  然則,卻又一次在城主府外遭遇了大量亡命徒的埋伏,嚇得他倆是連停都沒敢停,直接翻墻頭進了府邸,狼狽得就像是兩個黃毛小賊。

  砰!

  夏侯海臥房的門被一腳踢開,房內春意盎然,夏侯海正與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你儂我儂、漸入佳境。

  似是沒想到竟會被人壞了好事,他本欲大發雷霆,卻發現奪門而入的兩人竟是夏安和夏夜,旋即也就一把推開了半羞半怒的花海棠,讓其先行離去。

  而花海棠在看清這二人是誰后,倒也并沒有急著去刻意遮羞,任憑那一身誘人的線條被這二人瞧個仔細,甚至,還在路過夏安近前時,笑吟吟地伸出一只玉手勾了勾其下巴,挑逗之意甚濃。

  饒是夏安當下受到了不輕的傷,一時間都有些心曠神怡,若非礙于夏侯海和夏夜這會兒正在一旁,怕是非要忍不住拿這尤物來舒筋活血一番不可。

  “夏管事,咱們來日方長,有緣再見嘍。”

  花海棠伴著‘咯咯’輕笑聲盈盈而去,那一股子放蕩不羈的風騷勁兒,就如同是具有魔性一般,深深地刺激著夏安本就躁動的心。

  盡管他也明知道這個女子很不正經,在很多男人的床榻上都留下過汗水和體香,但還是讓他莫名生出了強烈欲望,有朝一日,定要征服這個女人,哪怕只是一夜春情呢。

  房門是被夏夜隨手關上的。

  見某人仍是一副著了魔似的癡態,夏夜當即冷哼一聲,沒好氣道:“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還有心思去琢磨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難不成就不怕有那么一天,連這個女人都對你的人頭感興趣么?!”

  “呵呵,不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么,就算她對我的人頭感興趣,總要有那個本事取走才行啊。”

  夏安抬手摸了摸適才被花海棠輕輕撫過的下巴,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容,眼底深處更是閃過一道紅芒,可見是真的動了淫邪之念,也不知某女能否躲過因為她的勾勾搭搭而平白惹下的無妄之災。

  按說放到從前,以夏安的品味,是決計不會對這么個不檢點的風騷女人有何非分之想的。

  可今時卻不同往日。

  自從他在血池中結成了‘血丹’之后,一顆魔種也深深地扎根在其靈魂深處,連人性都發生了根本改變,更何況是勞什子品味了。

  估計,花海棠也是因為壓根就不知情,這才稀里糊涂的給自己種下了這段惡因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