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72章 玉面書生‘黃佰川’
  黃堂前廳,攏共有十一尊黃大仙雕像受人香火。

  與在鬼市見到的那唯一一間善堂里的布局幾近相同,但各自供奉地神明還是區別很大的。

  前者,供奉的是黃大仙,數數為十一。

  后者,供奉的則是大鬼王,數數為十二。

  也不知這里邊究竟有何‘說道’?

  不過,楊洛卻是眼尖,竟發現有那么一尊黃大仙雕像和黃佰川有著八九分相似,后經詢問也得以證實,果然就是黃佰川本尊。

  “靠!我就說嘛,適才在給這尊黃大仙上香時,邊上的某位怎會表現出一副興高采烈地神采,還夸贊自己與黃堂仙家有緣,敢情是這么回事啊。”

  當得知了真相后,楊洛也不禁是在心里一陣腹誹,真恨不得立馬將自己之前敬上的那三炷香從香爐中給拔出來,然后狠狠扔到地上踩滅。

  只可惜,他這會兒也只能是用‘臆想’來過過癮罷了,真要是付諸于行動,怕是旁邊那位正主非得跟他拼命不可。

  “黃……叔兒,您這堂口里的香火還挺旺盛的哈。”

  他這純粹就是在沒話找話的套近乎,本想喊一聲黃哥來著,可又礙于蛇小寶和自己是兄弟,這才臨時改了口。

  “那是那是,盡管在這妖市里有很多間黃堂,可要說最靈驗的,那還要屬咱們這一間。”黃佰川背負雙手,引以為豪的說著。

  “哦?真的有那么靈驗?”楊洛將信將疑。

  黃佰川當即臉色一沉,冷言冷語地回以三個字,“你不信?”

  “豈敢豈敢,我這不也是一時好奇嘛,嘿嘿!”

  楊洛笑得是那叫一個虛偽,然而也不知是湊巧還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他的好奇心還真就很快得到了滿足。

  有一位年過六旬的老婦人在給黃佰川的雕像前敬上三炷香后,居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淚眼婆娑地開了口,“黃大仙啊黃大仙,您可真是位慈悲心腸的老仙家,若不是您懷有一顆憐憫世人的慈悲之心,老朽的乖孫女兒非得被那‘鬼磨’奪了身子、害了性命不可,往后每逢初一十五,老朽都會來此給您燒香磕頭,愿老仙家可以保佑老朽的兒孫們平平安安,無災無禍,老朽給您磕頭了。”

  說著,還真就‘砰砰砰’的磕起頭來,那一副老淚縱橫、情感真切的神情,可不像是裝出來的。

  黃佰川見此,先是斜楞一眼呆若木雞的楊洛,而后才踱步來到那位老婦人跟前,將其攙扶起身,微笑著說道:“老人家,你那小孫女兒只因前世造孽太深,這才注定今生多災多難,現如今鬼磨雖已除之,但你那小孫女兒往后卻仍需一心向善,廣積福德,起來吧,快起來吧。”

  老婦人緩緩起身,許是真的上了年紀,一時間竟并未發現黃佰川的身形樣貌與其所參拜的黃大仙雕像有著八九分相似。

  不過,待這位老人家緩過神來后,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面前這位仙家本尊,旋即便又跪拜下去,連連磕著頭,嘴上凈撿好聽的說,可把黃佰川樂得跟個什么似的。

  但這一回,他卻是并沒有再去上前攙扶,而是優哉游哉的踱步繞過前廳,去了后廳。

  楊洛眨眨眼,雖說對眼前這戲劇性的一幕感到有些唏噓,但在其心底深處,還是很受觸動的。

  姑且不論其他,單是這憐憫世人的義舉就深得其心。

  妖修又如何?

  他們亦有行俠仗義、鋤強扶弱的慈悲之心,甚至,還要比各方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更接地氣、更知人心冷暖,而這,或也正是他未來將要選擇的方向吧?

  未來興替也許不可預知,但人心向善卻總是不會錯的。

  不然的話,那些個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又何以名門正派自居呢?

  盡管在他們當中,絕大多數都只是口頭上喊得響亮,可這里邊的東西,難道不值得去深思么?

  “蕓蕓眾生,憐我世人,生亦何歡,死亦何苦,人生在世唯有慈悲向善,腳下的路方才會一片光明。”

  突然間,楊洛也不知是怎地,竟然莫名其妙生出這樣一個想法,連他自己都被嚇了一跳,然后又默默在心里感嘆了句‘這地方可夠邪門的’,便連忙同蛇小寶和黑鴉往后廳趕去。

  后廳,攏共有三間屋子,一目了然。

  此時,靠最右側有一間屋子的門是敞開的,黃佰川正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的在沖他們招手。

  都到這兒了,他們自然是要進去‘坐一坐’。

  屋內有桌椅,有床榻,各種陳設和擺件也都是一應俱全,但卻和‘奢華’二字不沾邊。

  蛇小寶帶著楊洛、黑鴉進門后,立刻隨手把門帶上,急不可耐地詢問黃佰川,“三叔,您可就是在鬼市被紅色懸賞的玉面書生?”

  黃佰川嘿然一笑,漫不經心的回道:“臭小子,真沒想到這才幾年沒見,你小子這腦子倒是越來越好使了,不錯不錯,那玉面書生便正是你三叔我。”

  聞言,楊洛和黑鴉不由同時大驚失色。

  而蛇小寶卻好似早就心里有數一般,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在他的記憶里,內五行堂口里的黃家本就以‘善易容、愛惹事’而聞名,倒也沒什么可稀奇的。只不過,竟有人針對黃堂仙家在鬼市發布紅色懸賞,這可就未免有些耐人尋味了,“三叔,那您可又知道究竟是誰對您發布的紅色懸賞?”

  “這個嘛……還真不好說。”

  黃佰川想了想,道:“這么多年來,你三叔我一直都是往來于鬼市和妖市之間,很少和外界的人有交集,但是讓我思來想去,能出得起十億上品靈石來發布紅色懸賞的金主,恐怕也就只有當地鬼市的大鬼王‘蘇老鬼’了吧。不過……也不能完全確定!”

  聽了他這么一番含糊其辭的回答,楊洛是真想在一旁發表下感言,‘您這不是跟沒說一樣嘛?’但也只敢在心里‘痛快痛快嘴’,便又聽蛇小寶好信兒的問著,“莫不是三叔和那蘇老鬼之間有何過節不成?”

  黃佰川咯咯一笑,不以為然地說著,“嘿嘿,其實倒也沒什么,就是換了幾種身份,坑騙過幾次他的后人而已。這事兒要真是蘇老鬼所為,那這個蘇老鬼的心胸可真是夠狹隘的呢,算了算了,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這一口一個蘇老鬼的叫著,叫的還挺順溜。

  “換了幾種身份,坑騙過幾次當地大鬼王的后人?難怪會被人安上個‘玉面書生’的頭銜!看來這位也算是個慣犯啦!”

  楊洛不動聲色地在心里給予這般評價。

  隨后,黃佰川和蛇小寶這對沒心沒肺的叔侄又聊了很多,蛇小寶也將近幾年的親身經歷和盤托出,當年是如何逃下兩界山妖林的,后來又是如何搶占月光狼王地盤兒的,再后來又是如何在靈蛇谷遇到楊洛等人的,一直聊到現在,大致歷程描述得也還算詳實。

  但有些敏感經歷,卻被他摘得很干凈。

  比如關于丹圣玉蝶的秘密,再比如那位教會他奪舍法門的神秘高人是何身份等,統統都被其輕描淡寫地略過。

  不過饒是如此,也把黃佰川聽得是津津有味,好不入迷。

  直到聽他講完,黃佰川這才意猶未盡的嘆了口氣,有感而發,“哎,想不到你小子竟能在因緣際會下遇到如此高人,還幫你除去了遺傳的先天隱患,看來這都是大哥大嫂在天有靈,對你小子的庇護啊。”

  蛇小寶點頭,跟著又頗為鄭重地問黃佰川,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投奔二叔常云龍。

  不過,卻被黃佰川直接拒絕了。

  “那三叔該不會阻止我去投奔二叔吧?”蛇小寶這會兒倒是腦子轉得飛快。

  黃佰川斜楞他一眼,沒好氣地回了句,“當年不會,現在自然也不會!”這才讓得蛇小寶徹底放下心來。

  然而,聽著這對叔侄倆云里霧里的交談,楊洛那一顆不安分且又很八卦的心不禁是越來越躁動了,心道:“小寶啊小寶,你們妖族之間的輩分又是怎么排出來的呢?你二叔是個長蟲,按說你管他叫聲二叔也屬正常,可眼下這位分明就是個黃皮子,咋就成你三叔了呢?莫非這常莽巳蛇是一家,狐黃白柳灰也是一家不成……”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黃佰川話鋒一轉,便又轉向了他,“小子,你可有興趣成為我這黃堂地馬?”

  “黃堂地馬?那又是做什么的?”楊洛一時有些不明所以。

  蛇小寶沖他苦澀一笑,旋即便為其解惑,“就是代表黃堂仙家出面,在紅塵俗世中積德行善的一匹快馬。要想及時救助百姓于水火,唯有快馬方才能趕得上。別多想,這也不過就是口頭上的比喻和稱呼而已。”

  “靠!這都要把我當成一匹快馬了,還怪我多想么?”

  楊洛這心里邊是真的有點犯嘀咕,在他所認知的范疇里,這仙家抓地馬應該與那人類修士抓妖獸簽訂契約是一回事,只不過……這不是反過來了么?

  他立馬搖頭,表示‘沒興趣’,但在思忖了片刻后,跟著又補上一句,“要是在這紅塵俗世中經營些積德行善的生意,倒是不妨可以考慮合作。”

  黃佰川一聽,頓時來了精神,狹長的眼眸中閃爍著精光,連奔兒都沒打,直接就答應了,“好啊!”

  當即,不由把楊洛造一愣,心道:“你這都不問問是什么生意,就答應得那么痛快,這要不是相中了我這匹快馬,那才活見鬼了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