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58章 一人一槍常云龍,夜戰八方不留情(三)
  眼看著常云龍遲遲都無法擺脫眾多七煞冤魂的圍攻,肖劍也總算是騰出手來,再度召回地上那兩口魔劍重新祭出,試圖一鼓作氣將常云龍斬殺當場。

  不過也就在這時,常云龍手中的疾風卻好像是發生了些許微妙變化,隱約間竟發出陣陣龍吟之聲。

  那嘹亮而又雄渾的龍吟之聲擴散開來,恍若一條條憤怒的狂龍游走八方,但凡觸及到七煞冤魂,便會立刻將其絞殺,霎時之間,便已將那一大群兇神惡煞掃蕩個干凈徹底。

  “他手中的兵器……莫不是降生了器靈不成?”肖劍立刻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如果真如他所猜測一般,對方手中兵器已然降生器靈,那也就是相當于晉升為真正的下品仙器。有了一件真正的下品仙器在手,其戰斗力必然會提升一大截,那么接下來,恐怕就要輪到他倒霉了吧。

  都怪他一時大意,為何方才就沒在第一時間先離開對方的妖域空間呢?

  現在就算是想走,怕也來不及了吧。

  “金石,還不速速啟動‘星羅棋盤’!”

  關鍵時刻,他也只能是審時度勢的試圖先撤離再說。

  那件法寶的玄妙之處,他是知道的。

  只要將其啟動,便可帶上指定目標瞬間遠遁千里之外,屆時,一旦脫離了對方的妖域空間,那可就是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了。

  他二人的彼此修為同為渡劫初期,縱是打不過,逃走總是沒問題的。

  可是,他終究還是失算了。

  或者也可以說,常云龍的反擊遠比他預估的還要迅捷與猛烈。

  只見對方將手中疾風狠狠往地上一戳,伴著一聲尖銳的龍吟騰空而起,霎時間將其身形一分為二,幻化出兩個一模一樣的常云龍。

  接著也沒有絲毫停滯,兩個常云龍皆是向他合身撲來。

  那冷峻的神態、霸道的氣勢、飄逸的身法,根本無從分辨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肖劍也只來得及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便被兩道凌厲的鋒芒透體而過,頓時在其胸膛上留下兩處前后透亮的血窟窿,血流如注。

  而與此同時,駐足在當空的金石也已取出星羅棋盤,但那一雙顫抖地手卻好似有些不聽使喚,還尚未來得及啟動,便被一股大力將其整個人給掀飛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

  正是被常云龍手中‘疾風’打落,好在是手下留了情,不然就這么一下,便可要了他的命。

  當瞧見那閃爍著寒芒的槍尖插在地上,距離自己只有不到尺許遠,金石的一顆心也是徹底絕望了。

  倘若在這時還是不知好歹的欲要逃走,恐怕自己這條小命可就真要保不住了。

  他劇烈地咳嗽幾聲,哇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而后腦袋一歪,也不知是真的暈死過去,還是就此放挺了。

  再看向御劍當空的夏木靑,臉色也是相當難看,且精氣神也是相當頹廢,不過看那猶猶豫豫的架勢,似乎仍舊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此刻,常云龍也懶得去搭理他,抬腿一腳,便將肖劍從當空踢落,而后探手一抓,又重新召回插在金石面前的疾風,以雷霆萬鈞之勢,直奔下方那一大群邪物大軍沖殺過去。

  不出片刻功夫,那一大群邪物大軍便已被清理得干干凈凈。

  下手也真是夠黑的,一點都不留情。

  直到此時,夏木靑才恍若幡然醒悟,立馬收了飛劍,落回地面,沒精打采的杵在不省人事的金石旁邊,一語不發。

  至于青幫和石幫參與此次行動的人,自然也是乒乒乓乓的將各自手中兵器扔了一地。

  就這樣,一場幾經充滿懸念的激戰也總算是到此落下帷幕。

  突然,一道身影急切地沖出地宮,來到奄奄一息的肖劍近前。

  不是別人,正是黑寡婦——孟思思。

  當看清地上那個男人的容貌時,她不禁是整個人一時呆住了。

  原因無他,只因這個男人可不正是他死去多年的丈夫么!

  她沉默了良久,眼淚止不住的簌簌落下。

  然而就在某一瞬間,她就好像一下陷入瘋狂,扯開嗓門大喊出聲,“肖劍!你為何要欺騙我這么多年?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完全可以和我說啊,為什么要選擇用這種方式來逃避呢?”

  聽了她這番梨花帶雨的斥責,渾身是血的肖劍眉頭深鎖,面露苦澀,似也有所動容,但緊接著又好像一下就釋懷了,嘴角勾起一抹淺笑,虛弱的說著,“其實也算不上是逃避,只是找到了一條對的路而已。”

  “找到了一條對的路?”

  孟思思抬手指向那一大片邪物大軍留下的遍地殘骸,寒聲問道:“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那一條對的路?它們又都是些什么?是用來殺人的傀儡?還是毫無理性的行尸走肉?”

  “你住口!咳咳……”

  許是被孟思思的言語刺激得一時情緒有些激動,肖劍猛地咳出幾大口血來,旋即語氣堅定地說著,“他們都是魔神大人最忠實的子民,有朝一日,魔神大人終將會歸來,他們即便已經死去,亦可獲得新生。”

  “肖劍!你知道自己正在說些什么嗎?”

  孟思思眼看著這位詐死多年、而今即將就要死去的丈夫,那一臉悲憤、無助而又絕望的復雜神情,著實是讓人我見猶憐。

  肖劍緩緩抬起一只手,想要去觸摸她的臉龐,可卻發現是那么地遙不可及,于是也就放棄了,但掛在其臉上的笑容卻是越發燦爛,“思思啊,有些事本來是不該和你說的,可是你也都已經看到了,現下我傷得那么重,怕是要離開你一段時間了。咳咳咳咳,在我臨走之前,希望你可以再信我一回,這片天即將就要變了,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和我一起走呢!”

  說到最后,他的眼底倏地閃過一抹狠色,剛剛放下的那只手竟又突兀地再次抬起,隔空拍向孟思思的胸膛。

  這一下要是被得手,怕是孟思思決計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不過也就在這命懸一線之際,卻有一道勇敢的身影擋在了孟思思身前。

  不是黑三還能有誰?

  噗!

  雖然只是隔空挨了一掌,但那畢竟是一位擁有著渡劫初期修為的絕世強者,即便是臨死前的反撲,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況且,黑三也不過就是個肉體凡胎的普通人,當即噴出一大口鮮血后,便是不知死活的當場倒了下去。

  “三哥!”

  孟思思訝然失色的看著倒在自己面前的黑三,一時間竟有種莫名沖動,想要立刻為這個男人去做些什么。

  當年的救命之恩,多少年的陪伴之情,她又怎會不清楚黑三是喜歡她的。

  她本想著在為亡夫報仇以后,試著給這個男人一次機會,可如今呢,這個男人為了保護自己而遭到毒手,而那個施以毒手之人,偏生又是她那炸死多年的夫君,冥冥之中,有些人與事還真是剪不斷、理還亂,或許也只有重活一次,才能讓她選對腳下的路吧?

  下一刻,她手上也不知何時已多出一柄鋒利的匕首,被其狠狠地插進了自己的心窩處。

  很快,汩汩流淌的鮮血將她的胸前衣襟染紅了一大片,但那一張姣好的臉龐上,卻是絲毫不見恐懼之色,反而嘴角上還噙著一抹淡淡地笑,好似終于解脫了一般。

  她先是看了眼為自己倒下的這個男人,似乎有很多話想對這個男人述說,可現在卻已經來不及了,但她還是很艱難地說了句,“你這么做……真的很不值得!”

  隨后,她又看了眼欲要拉上自己一起陪葬的那個男人,憤憤地說了句,“這回……你總該滿意了吧!”

  最后,她那一雙飽含悲憤與悔恨的淚目,便是遙遙望向星辰閃爍的夜幕遠方。

  在那里,仿佛可以看到許多美好回憶匆匆流逝。

  漸漸地,她閉上了疲憊而又沉重的眼瞼,吧嗒一聲,隨著一滴熱淚順著臉頰滑落,她這一生也到此撒手人寰。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女人!即便是死也要先我一步上路!”

  當見到孟思思氣絕身亡的一剎那,肖劍的眼底也終于濕潤了。

  他雖然是在笑著,但情緒上卻是失落的、迷惘的、彷徨的。

  也許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識到,死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對他愛有多深、恨有多真,如果再給他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他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也許會選擇另一條路吧!

  陪著這個女人相濡以沫,廝守到老,哪怕只是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呢。

  只可惜,人這一生本就沒有重頭來過的機會,有些人、有些幸福一旦錯過,也就只能是錯過了。

  眼看著那個用情至深的蠢女人先自己一步上路,他既感到有些愧疚,又感到有些知足。

  有些話,他是想說又沒有說出口的。

  其實當年的他,本不想去欺騙她,可是利益熏心使然,且對方給出的誘惑又實在不容拒絕,所以……

  漸漸地,他也停止了呼吸與心跳,就那么安詳地死去。

  “孟姐,一路走好!如果真的還有來生,你可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再輕易相信這樣的負心漢了。”

  這時,楊洛也不自覺地落下淚水。

  對于肖劍的死,他倒是沒有一絲憐憫與同情,畢竟這人壞事做得太多,終歸是要遭到報應的,只是對于孟思思的慷慨赴死,實在讓他感到惋惜與不值。

  分明已經死心了,卻又念念不忘地記掛在心上,這又是何苦來的呢?

  難道非要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來,才不枉此生么?

  這回可倒好,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全都陪你一起上路,或許……

  咳咳咳咳!

  正在楊洛為孟思思的死感到遺憾時,突兀的幾聲咳嗽讓其從悲痛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順著聲音望去,只見本已猶如死去般的黑三竟又活了過來,在猛烈地咳嗽幾聲后,整個人就恢復了神志,看樣子受傷并不是很重,連口血都沒咳出來。

  只不過,當他瞧見倒在血泊中的孟思思時,胸前起伏不由一下變得劇烈起來,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而后,整個人便是搖搖欲墜的再度陷入昏迷。

  “哼!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死了那么多人,你們是不是應該血債血償呢?”

  楊洛大步上前,狠狠一腳踹在夏木靑身上,眼神中的狠厲與言語間的憤怒可以說是半真半假。

  他料想,只要夏木靑膽敢還手,常云龍必定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就算不把他給殺了,將其廢掉一身修為也是解氣的。

  奈何,夏木靑這會兒竟如同是丟了魂兒的喪家之犬,根本對其不理不睬,無動于衷,這可是把他給氣壞了,也急壞了。

  旋即,他又開始在場間搜索起另一人的身影,只可惜找了半天都沒找到,不禁是讓他心神一凜,連忙詢問幾位同伴,“你們可有誰見到夏安了么?”

  被他這么一問,場間的方子墨、珈藍、趙山河、唐野等人皆是被問得有點懵,卻見原本神情木訥的夏木靑,竟是嘴角旁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