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57章 一人一槍常云龍,夜戰八方不留情(二)
  突然,當空激烈的二人大戰發生了微妙轉變。

  肖劍以手中長劍與常云龍兜頭砸來的疾風硬撼了一記后,便是借力飄然后退,與其拉開十數丈距離。

  跟著,他直接一甩手祭出長劍,而那口長劍就像是擁有自主意識般,自行攻向常云龍,角度之刁鉆,速度之迅捷,甚至還要比在其手上時更具殺傷力。

  這就是下品仙器的妙處所在。

  一旦孕育出器靈,便有了自主意識,即使不被人掌控在手,同樣可以攻殺敵對目標。

  而這口繚繞著黑色煞氣的長劍,雖無法同真正的下品仙器相提并論,可卻被肖劍施以秘法,強行灌入魔靈,算是具備了一些下品仙器的特性,其殺傷力,同樣也不容小覷。

  一時間,倒是讓得常云龍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饒是如此,常云龍的強勢與霸道也并未被削弱分毫,那大開大合間的勇猛勢頭,似乎反而更強盛許多,每每輪起疾風與那口長劍發生碰撞時,通常都是那口長劍輸了氣勢,被砸飛出去老遠,不禁是看得肖劍都有些心驚肉跳,肝膽發寒。

  這人,還真是強的有點離譜啊!

  他捫心自問,如果是換成自己,恐怕是不可能應對得如此輕松寫意、瀟灑自如。

  甚至在他看來,即便是自己的修為已達到渡劫中期,都未必能在這人手上占到什么便宜。

  不過,越是這樣強勁的對手,就越是不能留,更不可能試圖去‘收服’,成為魔神大人的忠實信徒。

  他的眼底突然閃過一抹狠色,嘴角噙著冷笑,手腕輕輕一抖,一根尺許來長的短簫便已出現在其手上。

  這根短簫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質,看上去有些古樸,通體呈現為黑褐色,共有七個孔洞。

  它被肖劍放到嘴邊吹響,起初時,形成的一圈圈音浪宛如水中漣漪般,很溫柔,甚至還有些悅耳,可是漸漸地,隨著那一圈圈音浪的高低起伏,越來越濃密,卻是發生了實質性轉變。

  攏共八個音節組合在一起,仿佛具有魔性一般,居然讓得常云龍的動作都跟著逐漸放緩下來,原本凌厲的氣勢也逐漸被削弱,甚至有那么一兩次,險些被那口魔劍傷到要害。

  “怎會這樣?老帥哥方才還分明占據著絕對優勢,可就這么轉眼功夫,竟被對方壓制得死死的,難不成……都是因為那一根短簫所導致?”

  下方觀戰的楊洛不禁在掌心里攥了把冷汗,替常云龍感到擔憂,如果這位英勇無敵的老帥哥今兒就這么殞命在此,那可還真是有損在他心目中高大偉岸的形象呢。

  不過,要真是到了那一刻,他也只能是立刻選擇跑路,這個仇也只能是以圖后報了。

  適才,他已動用過意念試著去溝通丹圣玉蝶,居然驚奇地發現又可以溝通上啦。

  是以,他現下時刻都在準備著,倘若一旦形勢不對,可不能被動的讓對方先下手為強,他必須要掌握主動權才行。

  不過,萬一老帥哥真要是出事兒了,估計蛇小寶必定會發瘋發狂,到時候,能不能愿意跟自己一起走還都兩說,還真是讓他有些難辦吶。

  他偷瞄了眼身旁神情肅穆的蛇小寶,隨后又看了看其他幾人,似乎也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堅毅神態,可見到時候就算是自己想要做個好人,只怕也會被人戳著脊梁骨說成是不仗義、沒義氣之類的云云吧。

  “哎!好人也是很難做呀!”他搖了搖頭,默默在心里感嘆著。

  突然,當空的戰局一變再變,越發變得嚴峻起來。

  原本就是勉強在支撐的常云龍竟又遭到了偷襲,正是金石祭出了他腳下的青金劍。

  要知道,這口青金劍也是已被肖劍施以秘法,強行灌入魔靈,其威力即使無法和真正下品仙器堪比,也絕對是不容小覷。

  當前,有兩口魔劍同時攻向動作遲緩的常云龍,若是一個不小心,隨時都有可能將其削首,這就不免有點危險了。

  然而,常云龍卻是一點都沒慌亂。

  饒是被那一根短簫發出的音浪限制了行動速度,饒是腹背受敵的遭到兩口魔劍絞殺,他依然顯得是那么沉穩與鎮定,就好似一尊不敗戰神,全然不在意死亡對他構成的威脅,即使是面對再強大的敵人、再凌厲的攻勢,他的信念也永遠都不會變。

  終于,他怒了。

  公平的戰斗他可以接受,但是有人竟敢偷襲他,而且這人還是他所管轄的昆侖子弟,這可就讓他無比痛恨了。

  隱約間,有一片霧林顯現在當空,將其完全囊括在內,從此隱去身形。

  那一圈圈音浪在觸及到那一片霧林時,就仿佛受到了天然屏障的阻隔一般,根本無法滲透進去分毫。

  而那兩口魔劍在闖進霧林之后,亦是久久未曾飛出,就恍若被人抹殺了神志,從此沒了動靜。

  這正是常云龍的妖域空間!

  雖與蛇小寶的妖域空間一樣,同為一片霧林,但所具備的威勢和意境,卻猶如云泥之別。

  一片濃密的大霧彌漫在山林間,草木林立,怪石嶙峋,蟲鳴鳥叫,曲徑通幽。

  這意境,簡直宛若仙家林園般,讓人有種想要進去探尋一番的欲望。

  而具有魔性的音浪則是受到了大霧的阻隔,那兩口魔劍也已失去了魔性的控制,如同破銅爛鐵般跌落在地上。

  常云龍單手持槍,目光幽冷而懾人,衣訣獵獵,好似一位霧中仙人靜默在那里。

  這里,是他的主場!

  這里,一切都由他說了算!

  他向前邁步,那一片霧林也跟著其腳步緩緩前移。

  這不禁讓得當空的肖劍臉色驟變!

  他知道,如果讓那片霧林靠近自己,或是將自己囊括進去,必定會極其危險。

  他身為魔神大人的接引者,肩負著沉甸甸的使命與責任,若因一時沖動而殞命在此,那這么多年來付出的所有努力,豈不前功盡棄!

  盡管他的實力修為也很強,堪比絕世強者,但是這么多年來,他卻一直謹小慎微,低調行事,連掌控海沙幫,都要選定個替身在人前取代自己。

  之所以這么做,不就是為了能夠實現魔神大人回歸的宏圖偉愿么?

  所以,他實在沒必要為了一時之爭而斷送了遠大前途和美好未來。

  “原來……你竟是個妖修!”

  肖劍緩緩放下嘴邊短簫,森冷的臉龐上沒有一絲感情色彩,雖然他的五官樣貌也還算出眾,但他這個人,卻給一種冷酷、無情、陰險、毒辣等諸多負面情緒集于一身的邪惡感。

  也許被魔化久了,都是這副德行吧。

  “想走?未免遲了!”

  只一剎那,常云龍便已來到他的近前,疾風在手,宛如一條怒龍出海,槍尖直刺其咽喉。同時,那一片霧林也將其囊括進來。

  見勢不妙,肖劍雖也感到心驚膽寒,但卻并未徹底亂了方寸,手中短簫重新放回到嘴邊,吹出了短促而又刺耳的音節。

  隨著那一個個音節的飛出,立時幻化出一道道兇戾的虛影,咆哮著,哀嚎著,宛若一只只兇神惡煞直撲常云龍。

  常云龍劍眉微蹙,似是對這些個烏七八糟的臟東西很反感,當即止住前沖之勢,來了個橫掃千軍,但凡被其手中疾風掃中的虛影,頓時魂飛魄散,消弭于無形。

  不過,肖劍對此卻是一點都不心疼,因為只要有這根短簫在手,他便可召喚出無窮無盡的兇神惡煞,即使對手想要殺個痛快,他也愿意奉陪到底。

  他吹響的這根短簫,名曰:七煞魔音簫,乃是一件地地道道的魔器。

  為了煉成這件魔器,他可沒少收集‘七煞冤魂’。

  所謂的‘七煞冤魂’,也就是七男一女或七女一男被折磨致死后衍生出的冤魂,個個都是兇戾無比,嗜血成性,只要是被它們盯上的‘獵物’,往往可都是沒有好下場。

  更何況,它們本就是死后化成的冤魂,本就不畏死,即便是徹底魂飛魄散,那也不過是解脫而已。

  原以為常云龍在釋放出妖域空間后,最終結局便已毫無懸念,可是現在看來,還真就未必!

  其實細細想來也難怪。

  連金石、楊洛這樣的小人物都尚且留有保命手段,像肖劍這樣的絕世強者,又豈會沒有?

  隨著肖劍不間斷的吹響七煞魔音簫,越來越多的七煞冤魂也都紛紛開始憑空顯現。

  當真是什么奇形怪狀的都有。

  有的很衰,有的很丑,有的很惡心,有的很嚇人,總之,可是把常云龍給膈應壞了。

  盡管老帥哥也明知道,肖劍才是罪惡之源,要想讓這群惡心扒拉的臟東西徹底消失,只有先解決掉正主才行。

  不過,這群臟東西實在是太難纏了,且都是不要命的沖他而來。

  這要是一不留神被鉆了空子,姑且不論能否給其帶來多大傷害,單是被這臟東西上身的惡心勁,就讓老帥哥無法接受。

  但一時間,卻又沒轍不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