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48章 痛定思痛
  月光狼王的消亡,無疑是帶給了狼群相當沉重的打擊。

  它們的王都已殞命,即便是它們再如何團結,到頭來又有什么意義呢?

  無非就是再多搭上幾百條狼族同胞的命罷了!

  可是,它們卻并沒有在第一時間撤走。

  因為,它們也都瞧見了月光狼王在臨死前釋放出的那一道血色流光。

  那是它們的王向主人傳遞出的訊息。

  只要能盡量拖上對手留在這里一段時間,拖到那位實力超凡的絕世強者趕來,那么它們的命運,說不定就會因此而改變。

  那位絕世強者的修為已然達到渡劫初期,還是上古魔神大人指定的接引者,其實力和底蘊可都不是一般人類修士能堪比,如果能有幸成為這樣一位絕世強者的契約妖獸,即便簽訂的是死契,它們也都是非常樂意且無比向往的。

  既然它們的王都可以把握住機會,那它們又為何不能去試一試?

  嗷嗚!嗷嗚嗷嗚……

  這時,狼群開始有些躁動起來,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悲鳴,像是在為它們的王集體哭喪,又像是已下定決心,要為它們的命運去賭上一把,不管成功與否,即便是失敗了,它們也不會為之而感到后悔。

  下一刻,蛇小寶和黑鴉也都是各自撤去了妖域空間,由于精神力遭受巨大沖擊,他二人目前的狀況也都不是很好。

  不過,他倆這會兒倒是一點都不擔心,反而還流露出勝利在望的喜色。

  “楊洛,我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接下來該輪到你們上場了。”

  蛇小寶不緊不慢的從脖頸上取下一塊玉璧,并以意念與之溝通,只見那塊玉璧的表面倏地閃過一抹毫光,跟著便有一人現身在其面前。

  不是楊洛還能是誰。

  楊洛二話不說,先是從蛇小寶手中接過丹圣玉蝶,而后,便是動用意念將所有援軍頃刻間釋放出來。

  “林二當家,熊三當家,這里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他偏頭對身邊兩人吩咐了一句。

  “是,主公!”那二人齊聲領命,也沒有多余廢話,便各自率領一支隊伍沖殺出去。

  噗噗噗噗……

  群狼的整體戰斗力雖也不弱,且又極為抱團,奈何遇上的卻是這些個下手賊黑的亡命徒,僅是一個照面,便如同割麥子般倒下一大片,

  饒是在它們之中,也有著曾得到過奇遇、甚至是即將修煉出妖域空間的存在,可在對上這么一群亡命徒時,卻依舊是感到心里毛毛的。

  這些個亡命徒根本不講武德,在搏殺中全然不注重形象,一上來就是以命搏命的架勢,而且,同樣也是有著實力超群的高手坐鎮。

  尤其是那個體魄彪悍、渾身腱子肉的黑臉大漢,動輒徒手就能撕碎它們的狼族同胞,這可是給它們留下了極為恐怖的印象。

  另外,還有一個膚色白凈、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也是相當可怕,他手上有一支竹笛,只要被其放到嘴邊吹響,便會從地底鉆出大量沙蝎,但凡被其盯上的狼族同胞,也無不都遭到了暗算。

  可饒是如此,它們依舊在苦苦支撐著。

  因為它們都很篤定,它們王的主人很快就會趕到,到時候縱使對方再如何殺伐狠厲,再如何不講武德,在絕對實力面前,恐怕也都要為它們的王去陪葬。

  不過,它們的這一信念卻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變得不再那么堅定。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可結果呢,那位實力超凡的絕世強者仍舊沒有趕來拯救它們,這不禁是令得它們逐漸陷入絕望。

  按理說,修為已達到渡劫初期,即便是身在千里之外,也該趕過來了吧。

  難不成是被什么事兒給耽擱了?

  還是說,那位正在云游天下,身在更遠方?

  如若不然,契約妖獸都已逝去,又豈會無動于衷?

  可是到了最后,它們又不得不接受現實的殘酷。

  那人,也許是真的不會來了。

  它們的傷亡何其慘烈,數百狼族同胞們齊心協力,浴血奮戰,眼下已所剩無幾,即使再死命堅持下去,到頭來也不過就是落得個群滅的下場吧。

  原本堅定的信念一旦動搖,結局自然是毋庸置疑。

  它們散了,逃了,只要能活下來,日后再有所圖,也為遲不晚。

  就這樣,一場極其慘烈的大屠殺就此落下帷幕。

  隨后,林峰和熊戰各自清點人頭,只有十幾人負傷,并沒有亡人。

  這不禁讓得他二位都感到無比慶幸。

  畢竟,這些人都是跟過他們出生入死的老兄弟,況且海沙幫現今也已易主,日后即便還能招募到新兄弟加入,那不也是沒有和老兄弟之間這番情義深厚么。

  “稟主公,狼群已然撤退,兄弟們只有十余人輕傷,沒有亡人。”

  林峰和熊戰一同歸來,林峰第一時間匯報戰況。

  “嗯,方才我也都看到了,兄弟們的表現都不錯,只不過氣勢是有了,就是這修為尚還有所欠缺啊。”楊洛一副指點江山的派頭。

  林峰和熊戰一聽,二人頓時心里一喜,旋即,向來心直口快的熊戰立馬問道:“那要是這么說來,主公是并不打算遣散兄弟們了?”

  “遣散兄弟們?為何要遣散?”楊洛眨眨眼,似是頗為不理解。

  熊戰憨憨一笑,撓了撓頭,一時間也沒答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林峰卻在這時開口了,“主公,其實不瞞你說,我和三弟曾在私底下多次聊過此事,現今肖老大已死,海沙幫也已不復存在,而你畢竟又是昆侖仙宗子弟,等到今年賞金大會一旦結束,肯定也會重返宗門的,到時候我們又將何去何從呢?如果是從此改邪歸正,想必兄弟們也未必能適應,如果是繼續重操舊業,恐怕以后的日子也一定不會好過。所以,我和三弟也一直都在為此事感到犯愁,適才聽主公您這么一說,我哥倆也就放心了。”

  楊洛點頭,跟著又問了句,“現在兄弟們加在一起攏共有多少人?”

  “加上我倆,共有一百五十人。”林峰鄭重回道。

  “那除了你倆之外,兄弟們可也都在修行?”楊洛若有所思。

  “有的,基本都在修行,只是……”

  熊戰話到此處,頓了頓又道:“只是兄弟們的修為大多都在煉氣境,想來主公你也是知道的,現在這市面上的筑基丹何其昂貴,動輒就要五六萬上品靈石才能購買到一顆,況且,兄弟們又都是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亡命日子,是以,要想讓兄弟們全都走上修行這一條路,怕是行不通的。”

  在熊戰看來,這個主公怕是想要將所有兄弟們全都引向正途,也好讓兄弟們對未來都有個盼頭。

  即便是成為一介散修,不也總要比整日里刀口上舔血的強盜土匪之流有出息得多么!

  盡管在修真界闖蕩,同樣也是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動不動也要拼上個你死我活,可至少名聲上不是好聽多了嘛!

  “不試試又怎知能否行得通?”

  楊洛當即駁回了熊戰打退堂鼓的想法,雖然他也確實考慮過將這些有幸活下來的沙匪換一換身份,可卻從來沒打算過,要放任他們自行到修真界中去闖蕩。

  要是能掌控這么一群敢打敢拼的亡命徒為己所用,那將是一股多么不容小覷的力量?

  要是再能多花上些時間與心思,將他們的修為全都提升上去,那這股力量又將會有多恐怖?

  光是想一想,就不免讓他感到無比心潮澎湃。

  更何況,大師兄藥康不也曾與他說過么,人這一生的運氣可能會時好時壞,多給自己留出幾條后路,總是沒壞處的。

  所以他此時的真正打算,其實是想要實現一個養成計劃,是想在宗門以外的地方,培養一批只聽命于自己調遣的忠誠死士。

  也許這個計劃確實有點瘋狂,甚至一旦被宗門或外界知曉,很有可能就會將其判定為罪魁禍首,不過,他卻依舊很執著的想要去嘗試。

  人生嘛,有時候總是要去賭上一賭的。

  贏了,可能會給幾代人帶來福澤。

  輸了,大不了也就是丟掉一條賤命嘛。

  早年間,他的祖父和外公所操持的修真家族被詬病、被圍剿,導致父母帶領著族人們浪跡天涯、四海為家,后來還被一股暗流針對與追殺,若不是有那么一次,舅舅古星云在危急時刻以身犯險,引開了那一股暗流,恐怕也就沒有今天的自己了吧。

  再后來,他們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在象城過上幾年安穩日子,卻不想竟又無事生非的惹來麻煩。當時他也沒考慮那么許多,還曾極力說服父母暫且留了下來,要將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起帶出城去避難。可就是因為他的天真,竟被那個女人欺騙了情感,差點連小命都搭上,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有些不值呢!

  沖冠一怒為紅顏,紅顏一笑……到底又是為了什么呢?

  然而就在數日前,他也曾在私底下向林峰和熊戰二人打聽過,當得知花海棠和陳寒月竟是師出同門,那時,他好像一下什么都明白了。

  這原本就是在針對他布下的一個局,并非巧合,也并非臆想,要是他所猜不錯,想必那個南宮齋也在當年參與過圍剿行動,甚至還有可能是當年那股暗流之一。

  正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如果不能提早做出一些籌謀,到時等麻煩找上來時,又要憑什么去反抗與抗爭呢?

  難道要他順來逆受么?

  不!這不是他的性格!

  他到現在還都很清楚地記得,母親曾在他很小時候就曾和他說過,“若有那么一天,爹娘都不在了,你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此生都不要想著為我們報仇,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活完這一生,就算是對我們最大的孝敬了。”

  當時他還很小,根本無法理解這番話中究竟隱含著怎樣的深意,但他現在痛定思痛,卻是什么都明白了。

  母親在當年應是看淡了生死,但卻唯獨放心不下自己,所以才會說出那樣一番古怪的話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