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45章 被算計了
  “大師兄,您找我?”

  剛一現身在院落當中,楊洛就發現了藥康的背影,似乎真的有什么急事,正在等著他的到來。

  “小師弟,那日與你動手之人究竟是何來歷?”

  藥康也沒回身,就那么背對著楊洛悠然問道。

  盡管是背對著自己,但也讓楊洛感受到了大師兄言語間的鄭重,也不知這里面究竟是出了什么岔子,忙如實回道:“他就是夏安,就是我經常跟您提起的那個死對頭。現如今,他已和夏木靑、金石等人一同跑路,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掉腚來為難我們。而且,現在就算是他們去而復返,我們也不怵他們。”

  藥康并沒有打斷他的話,似是正在思考著什么,待他把話說完,依舊是保持著沉默。

  “大師兄今天這是怎么了?看樣子怎么像是有著很沉重的心事?”

  他暗暗思忖,倒也識趣地沒在這個時候去打擾。

  直至過了良久,藥康才緩緩轉過身來,沉聲道:“最近這幾日里,我的身體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經過連日來的調理,仍是沒有好轉跡象,反而還每況愈下,你可知道這又是為何?”

  “難不成……是因為那日您替我擋下那一爪?”楊洛后知后覺的給出猜測。

  藥康點頭,“不然我是真的想不出其他原因。”

  “可是,憑夏安真元境后期修為,又怎能傷到您呢?”楊洛繼而又皺眉問道。

  “按說他的確是不該傷到我,可如果他修煉的要是一種極其惡毒的魔功,那可就不好說了。”

  聞聽此言,楊洛心神一凜,趕忙接過話來,“大師兄,他好像的確是修煉過一種名為‘魔血爪’的魔功,當初您替我擋下了那一爪,我還以為您是知道呢,所以才沒跟您提。”

  連日來,他又是操心處理戰后事宜,又是替葵姐操心喬遷新居,另外還在閑暇之余,把時間和精力全都用在了煉藥煉丹上,倒還真把這茬兒忘記和大師兄詳說了。

  而藥康呢,近幾日也是沒得閑,又是鼓搗他的地藏樹來改變丹圣玉蝶中的大環境,又是指點楊洛煉藥煉丹,縱是早已察覺到身體狀況有些不對,也沒太往心里去,直到剛剛,才把楊洛叫來告知了這一切。

  “既是如此,那現在也就可以肯定,正是他的魔功給我留下了這后遺癥。”

  聽了藥康的這番判定,楊洛立刻在心底升起一個不好念頭,忙問藥康,“大師兄,很嚴重么?”

  藥康緩緩點頭,道:“的確很麻煩,這才沒過幾日,我的修為就已從元嬰境后期降至元嬰境中期,而且我還明顯能感覺到,原本留存在我體內的‘還魂草’藥效,也正在逐漸消減,要是照這種勢頭發展下去,恐怕我的壽元最多撐不過兩三月。”

  “怎會這樣?!”楊洛頓時大驚失色。

  同時,他也是真的感到無比愧疚,不知不覺間,眼底竟泛起模糊的水霧。

  前后兩次,皆是因為他的冒失,將大師兄拖累到生死邊緣,雖然并非出自他的本意,卻也無論如何都與他撇不開關系。

  第一次,藥康憑借著還魂草即將就要獲得重生,竟被他誤打誤撞的給壞了好事。

  第二次,因他一時賭氣與人動手,險些中招喪命,這才被藥康及時施以援手,卻不想竟反而受到牽連,再度陷入生死危機。

  然而,對于他這么個不著四六、冒冒失失的小師弟,藥康卻是從未抱怨過什么,更是從未與其計較過什么,只是希望他這個小師弟能不爭饅頭爭口氣,早日變得強大起來,日后也好重振藥門,將藥門傳承世世代代的延續下去。

  “小師弟啊,不許你那么沒出息,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生亦何歡,死亦何苦,你這哭哭啼啼的又成何體統!”

  “大師兄,那您這身上出現的問題又打算如何去解決?”

  楊洛抬起一只胳膊,囫圇半片的擦了把臉上的淚痕,雖感到心里無比難過,卻也覺得大師兄說得很在理,哭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當時他的那一爪暗藏了不少業力,趁機渡給了我,而這業力盡管很是難纏,且對于我這樣的體質來說,恰巧又剛好起到克制作用,但要想除去它,也并非沒有辦法,只不過……”

  話到此處,藥康深深地看了楊洛一眼,接著才道:“只不過讓我最擔心的是,那個夏安的心機極重,可并非如你從前所說,只會蠻干硬來,若是在我閉死關的這段時間里,你要是遇上了他,可一定要格外加以提防啊。”

  “您是說……需要一段時間來閉死關?”

  一提到閉死關,楊洛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黑鴉。

  那場景,簡直讓他記憶猶新。

  藥康:“嗯,近幾日我已嘗試著與那業力接觸過幾次,雖極其霸道與難纏,但要想將其清除,把握也不算小,只是我一旦進入閉死關狀態,可就無暇分心你在外界的處境,你小子可要保護好自己啊。”

  楊洛:“放心吧大師兄,現如今我身邊也不缺少強者,況且我們在人數上還占有絕對優勢,即使再多出夏安這個變數,我們也一定應付得來的。”

  藥康:“但愿如此吧。記住!時刻都要將小寶和黑鴉留在身邊,關鍵時刻或可保你一命!另外,要真是遇到什么危急情況,盡管使用丹圣玉蝶來緊急避險,只要在我醒來之前,你能把自己的小命留住,也就無需去顧忌其他那么許多了。當然,如果我這次挺不過去,那么往后的一切,可就都要靠你自己了。最后再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要小覷那個夏安,他身上絕對有大問題。”

  顯而易見,藥康這是實在放心不下楊洛,在閉死關之前,把能想到的顧慮全都逐一點破,至于到頭來還會不會出現其他閃失或變故,那可就不是他所能顧全周到的了。

  “難道說……在他身上真有大問題?”

  楊洛輕聲自語,腦海中閃過夏安曾給他留下的一幕幕畫面,可惜,卻無從找出這人身上究竟藏有著怎樣的大問題。

  充其量不也就是個夏家藥鋪的管事么?

  但凡遇到什么棘手的麻煩,還不是要由夏木靑來為其出頭?

  即便是修習過上古魔族傳承,可當時夏木靑用出的魔血爪可要比他的魔血爪威力強出太多,這又能說明什么呢?

  可是,倘若什么問題都沒有的話,大師兄又何以一而再的叮囑自己,要提防著這個人呢?

  還是說,這個夏安也同自己一樣,身上藏有著天大秘密,目前正在扮演著不讓人引起猜忌的小角色……

  這一夜,楊洛思考了很多,也從藥康口中得知了很多平時根本聽不到的傳說。

  比如,上古魔族是如何誕生的,又是如何隕落的。

  比如,業力的形成與傳導是否預示著上古魔族終有一天會覺醒與復蘇。

  再比如,有關接引者的說法,等等。

  總之,差不多都是和這個沉寂在歷史長河中的古老種族息息相關。

  他們無比貪婪、殘暴、弒殺,同樣也與生俱來無比強大,曾有那么一段遠古歲月里,這個古老種族曾征戰四海八荒,曾蔑視與統治本族以外的其他所有族類,最終,要不是因為內部出現矛盾與紛亂,因而才成全了外族抱團鉆了空子,壓根也就不會誕生如今的修真界了。

  這個霸道、殘忍而又冷酷無情的古老種族,便是上古魔族。

  現今,他們雖已不復存在,但畢竟曾是那樣一個無比強大與輝煌的種族,又有誰敢保證,他們沒有在曾經對這個世界動過手腳?

  果不其然,經過歲月幾經變遷,他們的接引者終于出現了。

  那么有朝一日,他們又能否真的被接引回歸?

  如果一旦回歸,現在這個修真界又會變成什么樣子?

  重新被打落塵埃?

  還是再一次聯起手來,將上古魔族徹底消滅?

  有那么一刻,楊洛不經意的想起了趙山河曾說過的話,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可不就是這么回事嘛!

  “夏安,最好別再讓我見到你,既然大師兄都說你身上有問題,那你身上就一定有問題,到時也只能是先將你這個罪魁禍首殺之而后快啦。”

  最后,楊洛默默下定決心,與大師兄藥康道了個別,便是煥然消失在原地,重新出現在外界那一處沒人的陰暗角落里。

  他抬起頭,看了眼烏七八黑的天色,這一去一回,才堪堪過去不到兩個時辰。

  由此可見,倘若大師兄在外界中了陰招,且無法在丹圣玉蝶中進行及時救治,估計情況只會更糟糕吧?

  “夏安!這都是你惹出來的禍,下次再見面時,拿命來償吧!”

  他用力攥緊了拳頭,骨骼吱吱作響,那一雙跳動火焰的眼眸遙遙望向夜空遠方,聲音很是低沉,卻宛如一頭來自遠古時期的大妖魔發出低吼,令人深感心悸與不安。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