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39章 天賦不行,用命來補
  生火、預熱、控溫、放入藥草、提煉藥液、合成丹藥!

  按照楊洛的邏輯思維,煉藥成丹的過程應該就是這樣的。

  可是當他實際操作起來時,卻又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甚至只是第一步‘生火’,就把他給難住了。

  他才剛把柴火點著沒多一會兒,這屋里可就沒法呆人了,濃郁的黑煙蒸騰而起,熏得他是滿臉確黑,奪門而逃。

  “咳咳咳咳……大師兄,你當真確定這丹藥都是用柴火煉出來的么?”

  當他跑到屋外時,卻見藥康仍是一副好興致的站在院里閉目養神,不由把他氣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心肝脾肺腎全都是顫抖得厲害,連頭頂上都冒起了裊裊白煙。

  當然,這白煙可不是氣出來的,而是在那屋子里生生給憋出來的。

  “哎!可真是夠鬧騰的,你這又是怎么啦?”

  藥康緩緩睜開閉合的雙眼,乍一見到楊洛那副狼狽樣子,不由也是一愣,旋即不自覺地朝身后木屋瞧了一眼,頓時神色驟變,厲聲道:“小兔崽子,你這又是在里面做了什么?”

  聲音還尚未落定,便是一個閃身沖進了屋內,三下五除二就把火給滅了,而后是一邊揮手扇著嗆人的煙霧,一邊從屋里走了出來。

  “大師兄,您就不能對我有點耐心么?”

  似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不管怎么說,這間木屋也算是丹圣藥如來留下來的遺產,這要是讓他不小心就這么給毀了,大師兄非得將自己抽筋剝骨不可,“大師兄,您就這么任憑我一個人瞎琢磨,我又要何年何月才能成大器呢。”

  “哼!還成大器呢,就你這么冒冒失失的急于求成,說不定哪一天就要闖下大禍,到時候讓你哭都找不著調。”

  見他那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且認錯態度又相當誠懇,加之自己這個大師兄確實挺不負責任的,藥康也就并未動真怒。

  “那您能跟我說說,這丹藥真的是用柴火煉出來的么?”

  如果說楊洛之前是有意在賣乖,那么現在就是有意在轉移話題了。

  藥康斜睨他一眼,語重心長地說著,“小師弟呀,你見過哪個煉丹師在煉丹之初,是將柴火放到爐鼎之外點燃的,那樣一來,又如何能把火溫控制在一個恒溫呢?你還真以為是在家煮飯燒水不成!”

  “呃……原來是在藥鼎內生火啊!我就說嘛,多謝大師兄指點迷津!”

  楊洛頓時恍然,原本面龐上的頹然之色瞬間一掃而空,說完就要重新跑回屋內去嘗試,可還沒跑出幾步,就又被藥康給叫住了。

  “等等,你去把那藥鼎搬到外面來練習,還有,以后未經過我的允許,不準你私底下在屋里偷偷地練。”

  “哎!至不至于這么謹慎吶。”

  楊洛在心里如是想著,跑進屋里后也不知是因何事被耽擱,居然磨蹭了好半晌,才嘶嘶哈哈的抱著個藥鼎出來,“嘶嘶嘶好熱……哎呦呦燙死我了。”

  見他那一副笨手笨腳的德行,藥康的眼角不禁一陣抽搐,恨不得直接過去教訓他一頓。

  可轉念一想,自己又何嘗不是這么過來的,小師弟畢竟才剛開始接觸這門手藝,都說萬事開頭難,有些事還是得一步一步慢慢來啊。

  “小師弟呀,難道你就沒有考慮過先用乾坤袋將這藥鼎給收了,然后再將其轉運到外面來么?”藥康耐著性子問他。

  楊洛一聽,似是覺得確實有道理,當即咣當一聲就把懷里的藥鼎給扔了,隨后探手輕輕一觸,藥鼎就在原地消失,跟著來到藥康身側不遠處,抬手又將藥鼎給放出來。

  “大師兄,您這法子確實很實用啊。”

  給出這么個中性評價后,他也沒有刻意去觀察大師兄的臉色好看與否,接著又將各種靈材藥草擺了一地,然后就在藥鼎內生了柴火,準備正式開始煉藥煉丹。

  這時,卻聽見一旁的藥康沒好氣地問他,“小子,你這又是什么臭毛病,在煉藥煉丹之前,準備這一地藥草又是做什么?”

  而楊洛卻是坦然回之,“嗨!這不是為了有個儀式感嘛。”

  說完,便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進入一種空明狀態,仿佛外界的一切事物都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醞釀了片刻,抬手一抓,將一顆凝血草攥在手里,丟進了藥鼎。

  藥康也沒再說什么,但臉龐上的僵硬表情,卻足以說明一切。

  反正楊洛也看不見,這倒是并不影響他的專注。

  哧啦啦,哧啦啦……

  起初時,藥鼎內的溫度還算可控,火溫不高不低,剛好適合像他這種新手來掌握火候。

  然而,隨著那一根根干柴越燒越旺,藥鼎內的溫度一下就發生了驟變。

  如果是逐漸升溫倒也還好,畢竟能有個心理準備和適應過程,可是這一下就達到了極高的火溫,自然是令得他猝不及防、好一陣手忙腳亂,以至于將凝血草就這么給毀了。

  再來!

  第二次嘗試,同樣是失敗了,問題也同樣是出在火溫的不確定性上。

  他并沒有急于進行第三輪嘗試,而是靜下心來仔細去思考,該如何才能預判高溫的到來,以及在高溫狀態下,該如何保證藥鼎內的藥草不被毀掉。

  思來想去,似是終于想到了什么辦法,然后便又開始付諸行動。

  這一次,他并沒有用藥草去驗證,而是將一只手放在藥鼎上方。

  他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藥鼎內的溫度,試圖想要通過這種方法來找出火溫的變化規律。

  只可惜,每次都堅持不了多一會兒,便會被灼熱的火焰烤得承受不了。甚至最后一次,由于精力太過集中,差點沒把他的手掌給烤傷,不得不讓他就此放棄這個想法。

  都到了這般田地,他依舊是沒向藥康去請教的意思。

  就是這么倔強!

  就是這么執拗!

  他沉默無言的陷入沉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藥鼎內,就仿佛用那一雙肉眼可以看透這火焰的特性似的。

  不過很顯然,這種方法也是行不通的。

  “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將藥鼎里的火焰始終控制在恒溫狀態下?”

  他輕聲自語著,似是陷進了很難走出來的誤區。

  “不妨將火溫始終控制在最高溫試試。”

  許是實在看不下去了,藥康終于開口。

  不過,楊洛卻是不為所動,仿佛認準了他的死理兒,非要琢磨出個道道來不可。

  藥康見此也懶得管他,便轉身離去。

  然而,就在楊洛足足靜默了半個時辰后,那一雙閉合許久的雙眼,才再一次睜開。

  隨手抓來一顆凝血草,托在掌心上,然后開始調動丹田內海中的靈力,加快在體內循環、流轉,并有意識地也將手中這顆凝血草囊括進去,成為身體的一部分,再然后,他就將這只手探進了藥鼎中。

  哧啦啦!哧啦啦……

  火焰的溫度依舊是時高時低,時而讓人難以承受,時而又讓人覺得暖洋洋很舒服。

  這是一種很直接的感觸,不摻雜任何主觀成分,要么就是高溫,要么就是低溫,根本就不存在恒溫。

  可是,《丹方煉藥篇》中明明很清楚地記載著,需要將火溫控制在恒溫,方可煉藥煉丹,難道說……是上面的記載有誤不成?

  這……不太可能吧!

  那可是丹圣‘藥如來’留下來的傳承,又怎么可能會出錯?

  “對了,適才大師兄好像是有提醒過我,說是讓我將火溫始終控制在最高溫試試,那又是何意?”

  他想到了藥康適才說過的話,腦中忽然靈光一現,似是有所悟。

  跟著,他的目光也就轉向了不遠處的青冥鼎,若有所思起來。

  “青冥鼎是一件天地至寶,這無可厚非,但它本身卻是一尊藥鼎,這也毋庸置疑,而在那青冥鼎內的空中火,則是天地間三大火種本源之一,尤為霸道,不管是任何靈材、藥草亦或是器皿、器物被投放進去,頃刻間就會化為烏有,難道說……這才是絕對的恒溫么?”

  忽然,他就好像是大徹大悟一般,終于抓住了關鍵所在,旋即也就想明白了很多東西。

  換而言之,也就是藥康適才說過的話,他到現在才總算是領悟到其中深意。

  如果現下讓藥康得知,他這個小師弟才剛剛開竅,只怕非得被氣個好歹不可。

  可真是夠笨的!

  其實,適才就在藥康離開之前,便已默默對楊洛給了評判,“哎,此子煉藥天賦很一般吶,這是天賦不行、用命來補啊,誰讓這小子是師父他老人家指定的衣缽傳人呢,我這個大師兄也只能是盡力而為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