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38章 沒學會走就先練習跑
  “嘿嘿,大師兄,咱還是換個話題吧,您這都把我給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楊洛咧嘴一笑,眼下也只能是自愈傷疤,跟著便轉移了話題。

  他先是將連日來遇到的事兒講述了一遍,最后才有商有量的詢問藥康,“對了大師兄,為了表達誠意,您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拿出一批破禁丹給葵姐呢?”

  藥康聞言也不跟他繞彎子,便直截了當的開口,“你要是自己能拿得出來,什么時候拿給人家,還不是由你自己說了算。”

  很顯然,這言外之意就是并不打算出手相幫。

  楊洛心道:“切!我要是自己能拿得出來,還會跟你張口么,不想幫就直說,凈扯那些有的沒的干啥!”

  然而他心中雖是這般想著,嘴上卻不敢這么說,“嘿嘿,大師兄可真會說笑,難道這件事兒就真的沒得商量?”

  “沒得商量!”藥康回答的斬釘截鐵。

  “哎!好吧好吧,求人不如求己。”

  楊洛嘆息一聲,繼而便又追問藥康,“那我又要何時才能嘗試煉丹?”

  “隨時!”藥康惜字如金的蹦出兩字。

  但就是這兩個字,卻讓楊洛琢磨了好一會兒,才道:“大師兄,其實不瞞你說啊,最近我在閑暇之余也有研讀過《丹方煉藥篇》,感覺除了高品級丹方很是讓人晦澀難懂之外,初品級丹方和中品級丹方似乎都挺簡單的,莫非只有動手實踐起來,才能知道其中難度?”

  “嗯,你能問出這樣的問題,也足以說明你用心去琢磨了,不過你卻只說對了一半。”

  一提到有關識藥煉丹方面的常識跟難點,藥康一下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立馬不再那么古板,反而變得很健談,“對于你而言,有師父他老人家留下的丹卷在手,并配以注解,自然是讓你覺得事半功倍。可如果是換成旁人,要么需要自己去收集丹方,要么需要靠自己來領悟,你還真認為煉丹這條路是那么好走下去的?再者,實踐本就是用來檢驗理論成立與否,而你掌握的所有丹方等到真正動手嘗試起來,必定也會遇到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比如火候、比如藥量再比如配比等,這都是需要靠你自己慢慢去拿捏與掌握才行。”

  “要不,讓我先試試?”楊洛搓了搓手掌,有些迫不及待。

  藥康的這番話,他自然是聽明白了,既然都已經事半功倍,那還猶豫什么呢?

  藥康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他的主見。

  隨即,楊洛也沒經過太多思考,便從乾坤袋中取出幾種藥草來。

  正是煉制凝血散、氣血丹、破瘴丹的所需靈材藥草。

  這三種丹藥的品級皆為一品,不僅丹方簡單,且在初品級丹藥中也還算挺實用。

  凝血散,只需將‘凝血草’融化開,除去雜質,將其內在精華提取出來,然后再將三葉草或烘干或曬干,研磨成齏粉,比例均勻的調配在一起,此藥便算是成了。

  氣血丹,先是將黑節草和血參分別融化開,再分別排除雜質,提取出各自內在精華,后在提煉出天麻草中有利于融合成丹的藥液,進而將三種藥液合而為一,最終呈現為丹丸狀,便算是成了。

  破瘴丹,將落霞草、銀葉草、活氣果三種藥材以大火烘烤,排除大量雜質,后再以小火進一步提純、融合,直至成丹。

  楊洛之所以選了這三種丹藥來嘗試煉制,倒不是圖的丹方簡單,而是真的用心了。

  首先在煉制方法上,這三種丹藥相互間都并不沖突,甚至可以說是各不相同。

  其次在藥量配比上,這三種丹藥的藥量配比也并沒有那么嚴苛與精確的要求。

  最后就是在儲量上,煉制這三種丹藥的靈材藥草也是儲量最充足的,倒也不怕浪費。

  他挽起衣袖,邁步來到當院青冥鼎前,先將各種靈材藥草擺了一地,然后才開始專心致志地發起呆來。

  “怎么?你莫非要用這青冥鼎來嘗試?”藥康在其身后不疾不徐地問了這么一句。

  楊洛也沒回話,仔細斟酌了一遍煉藥煉丹的過程后,當確信并無遺漏,便準備正式動手。

  將一顆凝血草拿在手上,默默運轉丹田內海中的靈力絲絲縷縷溢出,直至完全包裹住凝血草,然后雙眼閉合,全憑感知力去‘觀察’和‘控制’,漸漸地,這顆凝血草也就緩緩地飄向了青冥鼎。

  嗤啦一聲!

  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應機會,這凝血草還尚未落入鼎內,便直接是化成一縷白煙,裊裊升空。

  同一時間,他猛地睜開雙眼,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回頭看向藥康,卻見藥康正老神在在的在那里閉目養神,仿佛早就知道會是如此一般,不由讓得楊洛生出一絲倔強的情緒。

  “哼,有道是熟能生巧,你不打算從旁指點也就算了,反正在我乾坤袋里儲存了大量凝血草,足夠練上一段時間。”

  跟著,他便再次拿起一顆凝血草,換了個角度,開始進行嘗試。

  不過,結果卻是一樣。

  伴著嗤啦一聲輕響,凝血草再次化成一縷裊裊白煙,升空而去。

  如是再三。

  然而,當這第三顆凝血草也被糟蹋以后,楊洛卻是忍不住心中郁悶發起牢騷來,“大師兄,這又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你就那么一聲不吭的在邊上看著,難道就不打算給點意見?”

  “過程、步驟、要領都沒問題,丹方更沒問題,只是你太過心急了些。”藥康終于開口。

  “太過心急了?”

  楊洛不明其意,狐疑的問著,“莫不是這煉藥煉丹還需要磨練出一副慢性子不成?”

  “呵呵,就算你慢下來也沒用!”藥康淡淡笑道。

  聞言,自認為領悟能力還算不差的楊洛,也不禁是被大師兄的話給搞糊涂了。

  隨即,藥康抬手一指青冥鼎,問道:“你可知道這件法寶的來歷?”

  楊洛略顯木訥的點頭。

  藥康接著又問:“那你又可知道,這青冥鼎內的火種是何來頭?”

  楊洛再次點頭。

  藥康的語氣突然加重,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還跟這兒丟人現眼,你到底又是怎么想的!”

  見楊洛仍是一副虛心聆聽的神態,旋即藥康的火氣似又消減了幾分,以一種心平氣和的口吻說著,“小師弟呀,這尊青冥鼎可是師父他老人家留下來的至寶,如今原本破損的地方也已被完全修復,另外,還收取了天地間最為霸道的三大本源火種之一‘空中火’,就憑你那點微末修為,外加上連剛入門都算不上的煉藥煉丹技巧,也敢用它來練手,你小子這是還沒學會走、就要先練習跑么!”

  “嗨!我就說嘛,大師兄你怎么不早說啊!”

  聽了藥康的一番見地,楊洛這才猛地一拍大腿,恍若大夢初醒一般,“那我不用這青冥鼎來練手,又要用什么呢?”

  “收拾好你這一地藥草,且隨我來。”

  藥康只撂下這么句話,便徑自朝身后一間木屋走去。

  楊洛趕忙手腳麻利的收拾好那一地藥草,而后屁顛屁顛地跟進了屋里。

  卻見屋內一方空地上,已然擺好一尊藥鼎,雖然看起來也還算品相不錯,但要是和當院的青冥鼎比較起來,那可就有些不夠看了。

  當院的青冥鼎鼎身上,不僅雕刻著繁密復雜的銘文,且材質完全是由青金打造而成。

  而屋內的這尊藥鼎呢,非但鼎身上沒發現銘文,其材質也不像是五大奇珍之一,顯然并非是什么價值連城的上乘貨。

  “大師兄,這尊藥鼎是您用過的吧?”楊洛頗為好奇地問藥康。

  “嗯。”藥康點頭。

  “好吧,那我就先接過您的衣缽,先從這尊普通藥鼎開始練起。”

  楊洛似有些嫌棄地摸了摸鼎身,觸感也就那么回事,但卻無意間發現藥康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旋即立馬也就改了口,“嗯,不錯不錯,大師兄用過的藥鼎,想來也肯定不是凡物,這手感、這質地真是沒得說。”

  藥康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當下什么都沒說,便轉身離去。

  “切!神氣什么呀,只要我肯勤加練習,再多付出些努力,還沒有我想干又干不成的事兒呢,咱們走著瞧。”

  楊洛暗暗在心中腹誹,眼瞅著藥康走出木屋后,幾步來到門前把房門關上,跟著又將從外面收拾回來的藥草擺滿一地,便開始準備再次進行嘗試。

  不過,當他將這一切準備就緒后才反應過來,眼下這藥鼎是有了,藥草也有了,可是火源卻還沒解決呢,不由是無奈地撇了撇嘴,只好又跑到屋外,也不知從什么地方抱回一大捆干柴,這才砰地一聲關上房門,鳥不悄地在屋里鼓搗起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