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35章 孟思思的困惑與唐野的心結
  “這!這個嘛……”

  面對孟思思的再次發問,林峰不禁是顯得有些沒底氣了。

  很明顯,適才他是刻意隱瞞了什么。

  楊洛的目光轉向林峰,便問他,“怎么?莫非你是知道內情的,對么?”

  林峰緩緩點頭,卻沒再言語。

  孟思思見此,慘淡一笑,“呵呵,要是我沒猜錯的話,半月前我從酒樓里追你倆出來,你倆之所以沒對我下殺手,想來也是有所顧忌的,是吧?”

  林峰依舊沒有接話的意思。

  楊洛眼珠一轉,便看向了熊戰,嚴肅道:“他不說,你來說!”

  “呃……嗨!我說就我說,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什么可隱瞞的。”

  熊戰在說出這話時,林峰抬頭看了他一眼,但似也認同了他的這一觀點,是以也就并未阻止,而是任其繼續說下去,“孟思思,你那死去的丈夫其實還沒死。這些年來,我哥倆也是接到了那人傳來的指令,還曾在暗中保護過你好幾次,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哦?要是這么說來,我是不是還應該好好感激他一番呢。”

  孟思思一邊說著,眼淚止不住的奪眶而出,那一副既悲痛又竊喜的復雜神情,著實是我見猶憐,在抽泣了幾下后,隨即又問熊戰,“那你可又知道……他當年又為何以詐死來欺騙我?”

  “這個,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嘛。”熊戰抓了抓頭發,憨憨地回道。

  “孟思思,這件事我三弟確實不知道,你也不必過于為難他。”林峰突然在一旁開口。

  “那你可又知道?”孟思思繼而又轉向林峰。

  林峰搖了搖頭,道:“具體是因為什么,我也不清楚。不過,那人卻是曾親口警告過我倆,這件事不可對外透露半字,否則,我倆將性命不保。”

  聞言,孟思思眉頭緊皺,若有所思地輕聲說著,“難道……他是有何不得已的苦衷么?”

  這時,熊戰有些急脾氣地說,“孟思思啊,能說的、不能說的我哥倆可是都跟你說了,你要是還有什么想不通的疑問,那也就只能是親自去問問你那丈夫了。”

  “是啊,我是該親自去問問他,當初又為何要欺騙我……”

  孟思思自言自語的說著,雙眼撲朔迷離,一時間好似陷入忘我的困惑,久久難以自拔。

  而在場眾人也都沒再去打擾她,不過那位詐死的肖劍,卻不禁令得大家都感到十分頭疼。

  姑且不說他是所屬于哪一方勢力,單是那渡劫初期的修為,就不免讓人深感不安。

  倘若此人一旦出手,他們還能有活命的可能么?

  旋即,眾人又同時聯想到一人,皆是不約而同的瞥了孟思思一眼。

  難道是因為她的存在,那人才遲遲沒有對他們出手么?

  眾人沉默。

  而黑三,則是就那么一聲不吭的陪在孟思思身邊,從始至終都沒說過一句話,看那樣子,似乎一點也沒有因為孟思思得知了丈夫還活著的消息而難過。

  也許,這才是真愛吧!

  只要自己深愛的女人開心,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成全人家呢?

  就這樣,大家都沉默了良久,各自也都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楊洛出聲打破了這番寧靜,“小寶,那頭雙頭火靈蛇被你……那什么了以后,你可有感應到他是否已簽訂過認主契約?”

  “沒有。”

  蛇小寶搖頭,旋即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忙為自己辯證清白,“我!我我我……我又怎么就那什么他了我。當時,我只是對那家伙施以懲戒,可不是像你們想象的那樣。”

  得嘞,這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反而是越描越黑。

  “黑鴉,當時你也在場的對不對?你來告訴大家,我可是很清白的。”

  見眾人都用一種很怪異的目光看著自己,蛇小寶立馬就急了,忙又拉出黑鴉來為自己辯證。

  “嗯,我可以證明。”

  黑鴉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站出來發聲,蛇小寶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不管是妖族妖修也好,還是人類修士也罷,這名聲可都是很重要滴,又豈能輕易被糟蹋了。

  要怪都怪某個可惡的家伙,說話時就不能說清楚點么,還非得讓當事人自證清白,這又算是個什么事兒嘛。

  人渣!敗類!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一時間,蛇小寶可是默默在心里面把楊洛各種詆毀了一番,并暗下決心,等日后一逮著機會,非得報復回來不可。

  楊洛也沒搭理他,轉而又問唐野,“唐姑娘,你可知道金石手中那個棋盤又究竟是何名堂?記得當時你好像說過,是一件下品仙器,名曰:星羅棋盤,對吧?”

  “嗯,是一件下品仙器,不過器靈卻已受損。我父親曾跟我提過,這件法寶乃是由我爺爺親手煉制而成,當年可是轟動了整個修真界呢。不過,據說在上繳宗門寶庫之后也沒幾年,這件法寶的器靈就莫名受損,再后來也就淡出了人們視線,想不到如今竟然落到了金石手里。”

  “哎!這又是極品靈劍,又是下品仙器的,誰讓人家有個好爺爺呢。”趙山河在一旁插話。

  聞言,唐野慘淡一笑,“是啊,或許你們也都或多或少聽聞過,金石和我之間本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甚至在很多人眼里,早已把我倆看成是一對青梅竹馬,且金石對我的態度,想必全宗上下也都是看得出來,但你們可又知道,我又為何要刻意疏遠他么?”

  “為什么?”

  楊洛和趙山河齊聲發問,他二人頓時是生出了八卦心。

  唐野眼神不善的瞥了他二人一眼,跟著便開誠布公的說著,“通過這次的事兒,想來你們也都能看得出,金石本就是個野心勃勃且品行不端之人,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尚且靠不住,就更不要去談什么情感可言啦。另外,你們可能還有所不知,其實我們唐氏一族和夏氏一族原本是祖輩上交情頗深的,可直到數年前,金石的爺爺金宏遠為了護短,竟做出一個很不理智的決定,這才讓我對他爺倆‘另眼相看’!”

  隨著他的述說,時間也仿佛回到了數年前的一天夜晚。

  那是一個雨夜,滂沱大雨從天而降,閃電刺目,雷聲隆隆。

  也正是在這個電閃雷鳴的雨夜里,象城一間民宅中,傳出了一名女子告饒、哭喊的求救聲,同時也傳出了另一名男子肆無忌憚、猖狂至極的大笑聲。

  很顯然,民宅內正在上演著一幕見不得光的無恥場景。

  然而,隨著那女子求救的聲音越來越微弱,那男子本以為好事將近,正欲提槍上馬,卻不料房門竟被一股大力踢開。

  原本他是很氣憤的,居然有人膽敢壞他好事,不過當他翻身下床,看清楚來人時,卻又立馬就蔫了。

  此人,便是夏安。

  而那奪門入室之人,赫然正是石勇石長老。

  當時,可把夏安給嚇壞了。

  要說那個時候的石勇,其身份可是非同一般,不僅是太上長老金宏遠的長徒,且又是宗門當代長老,饒是借他夏安一百個膽子也惹不起呀。

  不過事已至此,要想去解釋,恐又解釋不通,是以,夏安也只能是好話說盡,最后不得不認栽。

  而當年的石長老本也沒打算多管閑事,但這件事兒既然都讓他給撞上個正著,總不能就這么不了了之,后來也就把夏安給暴揍了一頓,算是以示警醒。

  可待到夏安回到宗門以后,卻是心中時刻忐忑不安。

  畢竟自己觸犯了門規,闖下大禍,萬一其所做過的糗事被石長老告發,那他這下半輩子,可就真的真的算是廢了。

  于是乎,他索性也就跑到了藏經閣,向自家老祖宗來了個惡人先告狀,還反咬了石長老一口,將那一晚兩人的角色互換,生生把石長老說成了逼良為娼的惡人,把自己說成了見義勇為卻又反遭毆打的清白之人,結果,這件事也就傳到了金宏遠耳朵里。

  而金宏遠也沒往多去想,甚至都沒派人去調查取證,便把石勇給定了罪。

  當時,若不是唐野的三叔爺唐玉塵攔著,石長老非得被廢去一身修為、逐出宗門不可,后來,石勇也就潛移默化的成了唐玉塵的愛徒。

  然則,這天下間又豈會有不透風的墻。

  后經查實,金宏遠確是冤枉了石勇。

  可金宏遠又是何等身份,要想讓他低頭認錯,不說難如登天也差不多。

  只是,這金宏遠不認錯倒也罷了,卻不想竟連夏安也沒受到重罰,只是被貶到夏家藥鋪去做了管事,這件事兒也就不了了之。

  也正是因此,唐野的父親唐龍和二叔唐虎才實在看不慣,這才導致了煉器堂與煉丹堂之間生出嫌隙,漸漸愈演愈烈,也就釀成了今日之不和睦。

  “嘶!那要是這么說來,如今煉器堂與煉丹堂之間雖不和睦,卻并不影響金石和夏木靑之間的交好,我這么理解沒錯吧。”

  待到唐野將那一段往事講完,趙山河第一個心直口快的分析著。

  “沒錯。”

  唐野點頭,“所以說,縱是金石和夏木靑能聯手也不足為奇。”

  趙山河跟著也點點頭,道:“難怪這兩個家伙會如此囂張,敢情,這是背后有兩座大靠山在給他們撐腰啊。”

  “有靠山又如何?!”

  這時,楊洛把話接了過來,“私下里修煉魔功,殘害同門,荼毒百姓,勾結沙匪……呃!”

  話到此處,他似乎有些說不下去了。

  原因無他,只因他現在可不僅僅是勾結沙匪,還成了沙匪頭子,不過,他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向來很有一套,接著又是話鋒一轉,抬手指向天邊,說道:“正所謂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任爾東西南北風,今兒不妨小爺做一回東!”

  “兄弟,你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啊。”

  趙山河斜睨他一眼,似有些二丈和尚摸不到頭,但緊接著,卻又補上一句,“依我看吶,咱們當前這情形呢,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言語間,還用一只手向左比劃一下,向右比劃一下。

  好吧,不得不承認,這倆二貨還真是一對配合默契的活寶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