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33章 戰后重整
  “這……這又是什么情況?”

  當發現那片璀璨星芒帶走了對方所有人,熊戰第一個沒能忍住震驚的發聲。

  旋即,熊戰和葵姐便從高空重返地面,而崖壁前那一大霧瘴也跟著漸漸散開。

  “總軍師,這次多虧了你及時趕到,不然我的部族怕是非要被血洗一番不可。”

  盡管當前瘋魔巨人一族的傷亡也并不算小,但葵姐卻仍是對楊洛表露出無比感激的態度。

  見葵姐當著這么多人在場對自己如此客氣,楊洛也是感到有些受寵若驚,當即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后腦勺,賠笑道:“嘿嘿,葵姐您又何必跟我這么見外呢,我這不是頂著總軍師的頭銜嘛,不管怎么說也要對得起您對我的信任不是。”

  “嗯,打從今日起,凡是總軍師有所求,我部族人必定有求必應。”葵姐很鄭重的給出一番承諾,字雖不多,但份量卻極重。

  “呃!打從今日起,葵姐和您的部族但凡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楊洛也一定會有求必應的。”楊洛眼珠一轉,同樣回以一個鄭重承諾。

  “葵姐,接下來您又有何安排跟打算?”

  許是實在看不慣楊洛那一副不知羞恥的嘚瑟樣,唐野在一旁適時地打斷了二人對話。

  而楊洛卻是入戲太深,旋即便替葵姐代為回答說,“唉!還能有什么打算,依本軍師看來,盡管對方只是剩下了殘兵敗將,可我們畢竟未能將其一舉殲滅,指不定還會卷土重來,屆時敵人在暗,我們在明,這反而對我們不利。”

  “那要是依總軍師的意思……”

  哪成想,葵姐還真就對楊洛的想法尤為重視,這不禁把唐野給氣得夠嗆,甚至就連趙山河,都是在那兒一個勁兒的沖著某人背后比劃小動作。

  “要是依照我的意思呀,葵姐不妨帶上族人們換一處地方安居,這樣一來,不也就可以避免那一伙殘兵敗將的偷襲了么?”

  楊洛背負著雙手,饒有一副運籌帷幄的大家風范,不過他所提及到的顧慮,倒是真真切切在為葵姐考慮。

  實際上,這一番說辭也是早就經過他深思熟慮的,眼下也只不過是在適當的場合下說出來罷了。

  聞聽此言,在場不少人都不禁是對其暗暗佩服不已。

  這家伙看似漫不經心的一番建議,實則又何嘗不是早有預謀。

  還記得數日前從流沙之地返回時,他就提到過這一想法,可當時卻不知該如何才能勸服葵姐,帶領著族人們舉家遷移。眼下可倒好,這家伙就這么自然而然的說了出來,而且看葵姐認真思考的樣子,似乎還極有可能會采納建議,這又怎能不讓人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都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可某人的思維是不是也未免忒超前了些?

  和這樣的人成為朋友,雖算不上有多幸運,但要是與其成為敵人,那可就太不明智啦。

  “好!既然總軍師都已經為我們考慮得如此周祥,那我們還有什么道理不采納呢。”

  葵姐在思忖了片刻后,直接是拍板做了主,語氣頓了頓,繼而又問楊洛,“只不過,要想尋覓到一處隱蔽且又適合我部族人的安身立命之所,只怕難免要多花上一些時間,不知總軍師可是已為我們想好了去處?”

  楊洛緩緩點頭。

  “莫非是……”

  葵姐好像突然猜到了什么,卻見楊洛不停地在沖她眨眼,跟著也就欲言又止。

  她自然清楚楊洛的暗示飽含何等深意,若是當著這么多人在場將新定下來的選址說出來,那又跟留在舊址有何區別?

  萬一因此在日后引來更多不速之客,那么這位總軍師的苦心豈不也就白費了。

  “兄弟,那處地方該不會就是……”

  見葵姐話到嘴邊竟又咽了回去,趙山河不禁是有些焦急起來,隨即,便要試著給出自己的猜測。

  可卻不成想,當他把話說到一半時,竟被楊洛硬生生給懟了回去,“快閉嘴吧你,少說話沒人會拿你當啞巴!”

  這話聽起來雖是比較生硬,可趙山河在聽過之后,卻仿佛也是意識到了什么,旋即也就趕忙閉上了嘴。

  不過,當他再次看向楊洛時,眼神中卻是充斥著邪惡與憤懣,默默在心里想著,“行行行,你就是這樣和兄弟說話的是吧?你等沒人時候的,你要是不跟我好好賠上一頓不是,這事兒跟你沒完!”

  “葵姐,現下當務之急,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清理一下戰場?”

  跟著,楊洛又轉問葵姐,聽起來像是提出一個當前急需要去處理的問題,實則卻是希望先將人群遣散,以便于私底下跟葵姐談一談有關接下來的正事兒。

  葵姐身為瘋魔巨人一族首領,領悟能力自然不差,當即便是吩咐阿七率領族人們去處理戰后事宜。

  而楊洛、唐野、趙山河這一邊,也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唐野與趙山河主動擔負起了重整隊伍的任務,自覺為楊洛和葵姐留出了私密空間。

  此外在楊洛的授命下,林峰和熊戰也沒得閑,各自率領著一支隊伍清理戰場,救助傷員。

  就這樣,大家伙熱火朝天的一直忙碌到天色擦黑,楊洛和葵姐這才從一座洞窟中走出,原本葵姐那一張冷峻的面龐上,也是多出了幾許笑意。

  顯然在這一小天里,這二位聊了很多,但具體都聊了些什么,卻無人知曉。

  實際上,不外乎也就那么幾件事兒。

  首先,是關于瘋魔巨人一族選址的探討與交流。

  其次,是關于破禁丹的問題何時才能解決。

  最后,也就是日后彼此間互通往來之類的設想。

  至于回去后為了掩人耳目的那六顆瘋魔血珀,既然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實在是也沒必要再為此而糾結。

  大家伙又都不是傻子,明眼人又有誰會看不出這其中貓膩?

  況且,夏木靑、金石等人犯下的滔天罪過,可是要比他們在私底下和瘋魔巨人一族臨時結盟這種行徑沒底線得多,要不是葵姐在關鍵時刻大顯神威,以及楊洛率領著一眾瘋魔巨人精銳及時趕回,大家伙又豈能相安無事的活下來?

  當然,若有人在事后問起此事,給出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還是有必要的。

  不管是敷衍也好!應付也罷!總之,楊洛本也沒打算所有人都會對此事守口如瓶,到時憑借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對于他的難處,葵姐似也表示很理解,故而就在他二人談完所有正事兒后,便親手將六顆瘋魔血珀交給了他。

  對此,楊洛除了感謝之外,還能說什么呢?

  “楊洛!我們兄弟倆是不是也該找個沒人的地兒好好談一談了?”

  葵姐才前腳剛一離開,趙山河也不知是從什么地方就竄了出來,把楊洛給嚇了一跳。

  不過也許是心虛所致,他卻并未抱怨什么,反而是堆起一臉諂媚的笑容,說道:“嘿嘿,你這都忙活了一小天,可真是辛苦你啦。”

  “停停停!打住!”趙山河一擺手,“現在也沒旁人,道個歉不丟人!”

  “呃!兄弟之間說‘對不起’這三個字,是不是也有點太見外了?”楊洛苦澀一笑。

  “不見外!我覺著一點都不見外!兄弟之間才應該更坦誠一些嘛。”趙山河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架勢。

  見趙山河并沒有松口的意思,而就在不久前,他又確實在言語上冒犯過人家,當下也就沒多想,鄭重其事的說了句,“兄弟,對不起嘍!”

  可又哪成想,就在他說出這三個字后,趙山河立馬就改變了之前十分嚴肅的態度,轉而沖著一塊巨巖后方嚷嚷著,“怎么樣?我是不是做到了?你們是不是輸得心服口服?一人十塊上品靈石,你們可不許抵賴啊。”

  話音落定,便只見從那一塊巨巖后方走出幾個人,唐野、珈藍、林峰、熊戰,甚至就連蛇小寶和黑鴉都有參與。

  “你們!這是……”楊洛一時間不由是哭笑不得。

  “哎!不爭氣啊不爭氣!”

  “呵呵,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唐野和珈藍先后取出十塊上品靈石,交給了趙山河。

  “山河兄弟,我們哥倆也愿賭服輸。”

  “對對對,愿賭服輸!”

  跟著,林峰和熊戰也是先后取出十塊上品靈石,交到趙山河手中。

  到了最后,蛇小寶和黑鴉卻拿不出靈石,只能是跑到楊洛跟前來賣乖賣萌。

  只不過,這卻不禁讓得楊洛更加火冒三丈、氣不打一處來,當即,便沒好氣地對趙山河說:“兄弟,這次算你贏了,咱哥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啊?!”

  言罷,還真就沒抵賴,居然親自將二十塊上品靈石交到趙山河手中。

  不過,隨著他的那一句‘青山不改綠水長流’脫口而出,倒是令得在場幾人都回憶起了同一件事,那便是夏安曾也喊出過這一口號,當時他們還都沒怎么放在心上,可現下卻是后知后覺,想來那應是一句暗示撤退的怯口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