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31章 上古魔族傳承
  “楊洛,你這家伙沒事兒吧?”

  楊洛才剛一返回霧瘴,趙山河就第一個急不可耐的湊了過來,看那關心程度,甚至還要比唐野有過之而無不及。

  “山河,我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就一個賣藥兒的嘛,又能把我怎么著呢,咳咳咳……”

  盡管楊洛的言語聽起來讓人覺得很輕松,但說到最后,卻是劇烈的咳出幾口血來,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不過,這也已經算是個奇跡了。

  他和夏安之間的修為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在對方全力一擊之下,居然僅僅只是受了傷,尚且還能保住性命,由此便也足以可以判定,這家伙身上必定是藏有著什么保命底牌。

  只是往往有些事兒吧,盡管大家也都心里有數,但卻不會拿出來在公眾場合下分說。

  若非藥康及時感應到外界的楊洛遭遇兇險,關鍵時刻給予援助,只怕楊洛這條小命,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保住的吧。

  當然,在場對于這一隱秘的知情者也不在少數,蛇小寶、黑鴉、林峰、熊戰、巴拉特、阿七等全都是心里跟明鏡似的,可他們又怎會對外人去說呢?

  見楊洛雖是受了傷,卻并不致命,趙山河原本懸著的一顆心也是徹底放了下來,旋即不厭其煩地說著,“得得得,你少在我面前裝大尾巴狼,差不多也就行了啊。不過你還真別說,你這家伙的命可真是夠硬的,這都能沒事兒,等得空的時候,看來我們兄弟之間是真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啊。”

  “嘿嘿。”楊洛回以一個滿嘴帶血的微笑。

  隨后,唐野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但卻并未當眾問出口,只是隨口說了句,“楊洛,你在經此一戰后,恐怕是想不出名都難了。”

  楊洛微微一怔。

  跟著,便又聽唐野繼續說著,“你一個筑基境末期修為的雜役弟子,竟有膽量接受真元境末期強者的挑戰,而且非但在氣勢上沒有落得下乘,反而還在招式上咄咄逼人,最后要不是那個夏安使出了邪門手段,怕還是拿你沒轍呢。可就算是使出了邪門手段,到頭來也只不過是傷到了你,今日這一戰要是傳回宗門,亦或是日后在修真界傳開,還真不知道會被添油加醋的傳成什么樣子。”

  跟著,趙山河也在一旁興奮地直搓手,附和道:“是啊,今日你這一戰可是出盡了風頭,要不是那個夏安使出了邪門手段,依我看啊,還真不能把你怎么著呢。”

  “等等!”

  聽了這二人的話,楊洛倒是并沒有因此而感到沾沾自喜,反倒是忽然在腦海中閃過一個很敏感的字眼,脫口而出,“你們倆是說……方才夏安對我使用的是邪門手段?”

  經他這么一提,唐野和趙山河這才同時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根據夏安之前親口吐露,他所使用的手段名為‘血魔爪’,但其本身修為卻還尚未觸及到元嬰境,那么這一類似神通般的手段,可就值得令人深思了。

  首先從名字上來分析,就具有很大程度的不正之風。

  其次從那恐怖的意境中來看,就更加可以斷定它的不正來歷。

  尤其是楊洛身臨其境的感受更為真實,天是血色的,地是血色的,整個人就如同是置身在血海地獄一般,好不恐怖瘆人。

  “血魔爪?難道是出自于上古魔族的傳承?”

  唐野自顧自地小聲猜測著,聲音雖小,但落入在場很多人耳中,卻不由皆是宛如聽到了噩耗,深深地震撼著他們的心靈。

  關于上古魔族的傳說,史冊中早有記載,其實也已算不得是什么秘密,甚至在俗世中都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聞。

  據傳,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很強大的種族,名為‘魔族’。

  他們生性貪婪、墮落,喜好權勢與名利,憎惡虛偽與清高。而他們與生俱來就傳承了極其強大的血脈和體質,根本無需循規蹈矩的去修行,打從剛一出生起,便已具有筑基境的體魄,待到成年后,大多都已是擁有相當于人類修士真元境末期的實力,且修煉起老祖宗傳承下來的魔功,幾乎對修為沒有任何硬性要求,凡是魔族好兒郎,皆可修習,并很容易練成。

  在這等強悍如斯、近乎完美的種族面前,其他族類自然是沒什么話語權,甚至在那很長一段歲月里,魔族完全就是享受著霸主一樣的地位,不論哪一種族膽敢對之不敬,輕則滅門,重則滅族,何其霸道。

  可要說這世間萬物不論是再怎么強大,終歸是要遵循著生生不息、循環往復的大道法則,饒是稱霸很長一段歲月的魔族也不例外。

  有那么一天,魔族內部竟出現了分歧,隨著這一分歧的愈演愈烈,最后也就上演到血流成河、無法善終的地步。

  而這,也正是導致魔族最終敗落的真正原因。

  魔族內斗,自然也就成全了其他族類的相繼崛起。

  再者,由于其他族類長期遭受魔族壓迫,自然也就抱成一團,共同與之對抗。

  可即便如此,魔族依舊是沒把他們太當回事兒,畢竟骨子里的強勢與驕傲本就是他們的天性。在他們看來,除了本族之外的任何族類皆為下等種族,只要是內亂得以平息,再騰出手來,隨時都可以將這些個跳梁小丑重新再鎮壓下去。

  正是因為抱有如此自負的心態,外加上內部爭斗愈演愈烈,這才使得魔族逐漸走向了窮途末路。

  若說魔族與生俱來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可有一點也是他們最大的缺陷,那便是在孕育下一代方面尤為漫長。

  時間短的也需要三五年。

  時間長的更是需要三五十年乃至上百年。

  且在這一族群里,孕育時間越長的魔童,降生后就越是受到重視,因此在延續上也就出現了問題,即便他們的壽元要比其他種族都要長遠得多,可一旦損耗過度,要想在短時間內填補虧空,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故而,后來在他們因內斗而造成傷亡慘重的情況下,這才被其他種族合力共同剿滅。

  但饒是如此,他們也給其他很多種族造成了無法泯滅的重創。

  再后來,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休養生息,才得以逐漸恢復。

  不過,魔族之兇名卻是至今讓人無法忘卻。

  而這血魔,便正是當初從魔族內斗中剝離出來的分支之一。

  至于這血魔爪,自然也就不難聯想到出處。

  “你是說……夏安用的竟是上古魔族傳承下來的魔功?”

  忽然,楊洛就像是從噩夢中驚醒過來一般,跟著又心有余悸的補上一句,“難怪會是那樣一幕恐怖且又邪惡的場景!”

  這時,受傷不輕的珈藍也在兩名珈藍會姐妹的攙扶下,來到了楊洛等人跟前。

  她的氣色雖不是很好,聲音也很虛弱,但從其語氣中透露出的凝重,卻不禁讓得楊洛等人全都對此事更加重視起來,“嗯,若是這件事真如我們想象的一樣,而這一消息又被傳到了外界,只怕到時連整個修真界都要為此而轟動一時吧。”

  換而言之,其實也就更好理解了。

  如果說,夏安真的是修習了上古魔族傳承,那么必定是付出了一定代價,或是接受了某種等價條件,而他的出身呢,又是宗門煉丹堂的夏氏一族,要是如此推斷下來,整個夏氏一族豈不都有可能和上古魔族扯上關系?

  如若不然,他又是從哪里學來的這‘血魔爪’呢?

  想到此處,唐野跟趙山河的面色皆是變得愈發嚴肅起來,他二人意味深長的看了楊洛一眼,卻發現這家伙似乎根本就沒太在意這件事,甚至還另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情緒流露在外。

  唐野當即沒好氣的警醒道:“楊洛!你可知這個消息一旦傳到了外界,對于我們而言,乃至是整個宗門而言,究竟意味著什么嗎?”

  “那又意味著什么呢?”

  楊洛舔了舔嘴唇,也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在裝糊涂。

  唐野也沒心思和他去扯皮,便直接對他言道:“要真是到了那個時候,若宗門無法向修真界給出個確切說法,那么極有可能就會惹來眾怒。屆時,各方修真宗門、修真家族同氣連枝,共同前來興師問罪,你又覺得會是怎樣個結局收場呢。”

  “呃!那我們又能為宗門做些什么呢?”

  楊洛自是聽懂了唐野的言外之意,但卻未答反問,那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便足以說明他此刻的心態有多么不端正。

  “楊洛,這件事我們還尚需從長計議,切不可因一時賭氣而行事,否則他日若是闖下大禍,即便是我們有理在先,恐怕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是珈藍把話接了過來。

  盡管她對楊洛當下這種不良心態有些不認可,卻也并未因此而與其較真,反倒是語氣和藹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一時間,不由是讓得楊洛、唐野、趙山河等人都感到很不適應。

  堂堂昆侖仙宗第一美女、四杰之一,犯得著用這么客氣的態度去跟區區一介宗門雜役弟子商量著來么?

  可事實就是如此,又叫人如何不信呢?

  甚至連楊洛本人都覺得有些受寵若驚,趕忙賠以一個謙虛的笑容,“呵呵,珈藍師姐教訓的極是,那這一切就全憑珈藍師姐來衡量定奪吧。”

  轉了轉眼珠,似又想到了另一件很棘手的事,抬頭望向霧瘴外的高空,沉聲道:“既然那個夏安修煉過血魔爪,保不齊夏木靑和金石也都有修煉過,目前葵姐以一敵二,雖是穩占上風,但如果是因一時大意而著了對方的道,那可就不妥了。熊戰何在?”

  “主公!有何吩咐?”

  熊戰向前邁出一大步,抱拳見禮。

  楊洛似是早已習慣了這一嶄新身份,當下也不客氣,隨手便從乾坤袋里取出一面旗,交到熊戰手上,正是熊戰從前的趁手兵器‘星辰旗’,隨即下令道:“那個夏木靑就交給你來對付,速戰速決,沒問題吧?”

  “領命!”

  熊戰也沒有多余廢話,接過楊洛遞來的那一面星辰旗,便是飛身沖出了霧瘴外,直奔當空打得一片火熱的戰場而去。

  緊接著,便又聽到楊洛的嘹亮聲音也跟著從下方傳向當空,“葵姐,我給你派個幫手過去幫忙,你可不要傷了自己人吶。”

  很顯然,他這是擔心葵姐一時收不住手,把熊戰也當成敵人。

  畢竟,這熊戰的前身乃是海沙幫三當家,對于葵姐而言,可是一點都不陌生,所以及時給出提醒,還是很有必要的。

  另外,他之所以會點將熊戰出場,而不是蛇小寶或黑鴉,實則也是另有打算。

  經此一戰,倘若可以讓葵姐減輕一些對海沙幫的仇恨,那么待到事后,自己再從中調和一番,不也就容易多了嘛。

  不然以葵姐的火爆性子,又豈會輕易和海沙幫之間的殘余勢力冰釋前嫌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