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29章 撇不清,理還亂
  “楊洛,你……”

  望著腳步略顯沉重的楊洛孤身一人走向霧瘴之外,唐野的第一反應就是擔心,可話都已到了嘴邊,卻又哽咽在喉,遲遲都沒說出來。

  因為她也清楚,楊洛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對待朋友尚且如此,更何況是自己深愛的女人呢?

  所以說與其阻止,莫不如成全!

  一念及此,唐野的眼眶不禁是急得有些微微泛紅。

  她是真不希望楊洛在這個時候失去理智,鋌而走險,畢竟眼瞅著黑暗就要過去,曙光就要到來,倘若楊洛因一時沖動而有個三長兩短,又讓身為‘朋友’的她有多么傷心與難過呢。

  “唐姑娘,你先不必那么焦慮嘛,楊洛跟我也算得上是兄弟一場,根據我對他的了解,這家伙就是一頭實打實的倔驢,一旦要是他認準的事兒,你就算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都不會輕易改變主意,所以說咱們雖然都很關心他,但有些事,還是得讓他自己去解決跟處理才好。”趙山河在邊上勸慰著。

  “可是,如果這是一個圈套呢?”唐野問他。

  趙山河雙手一攤,回道:“那也就只能是接受現實了唄。”

  “可這現實的代價又是什么?難道你不清楚?”唐野再次發問。

  這回,趙山河思忖了一會兒,才突然灑脫一笑,“放心,他一定會自有分寸,我們還是選擇相信他吧。”

  聽了這話,唐野倒是沒再接茬,那一雙美眸隨著她的惦念,望向了霧瘴外。

  這會兒,楊洛已然走出了霧瘴,只身一人來到敵對陣營前方。

  他的目光略顯憂郁,整個人的氣質也是略顯頹然,就恍若一具行尸走肉般,直至走到花海棠和陳寒月的近前,才緩緩抬起頭來,不疾不徐的開口,“寒月姑娘,敢問持劍要挾你的這位又是誰,你可認識?”

  陳寒月許是心虛所致,又或是不想再以謊言去欺騙某人,當下竟然并未作答。

  見對方許久都未曾作聲,楊洛淡淡地笑了,而后便同這個自己深愛過的女人追憶起往昔,全然把花海棠及其身后一眾人給忽略。

  “寒月姑娘,你可曾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時的場景?”楊洛問她。

  陳寒月只是點點頭,并沒有接話。

  楊洛跟著也點點頭,卻是自顧自的話說起深藏心底的惆悵。

  “當時沙匪進城,燒殺搶掠,鬧得城中百姓是流離失所,妻離子散,惶惶不可終日,可就是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你身為當地首富千金,卻愿意主動開倉放糧,替百姓們分擔疾苦,那時的你有多么善良與令人著迷,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是的,也正是從那時起,我才對你動了情,才會千方百計的去討好你、去接近你,可結果呢,就在我向你表白的那一天晚上,猖狂至極的沙匪竟又再度去而復返,將你們陳家滿門屠盡,這等血海深仇可謂是不共戴天了吧。”

  “原本,我的家人是要我同他們一起出城避難的,可當時執拗的我,卻是實在放心不下你,因此才留了下來。”

  “楊洛,別說了,別說了好么?”

  許是一時聽到了動情處,陳寒月之前還尤為平靜地臉龐上也不由是蕩起了波瀾。

  而楊洛卻好似沒聽到她的話一般,繼而又執著地說著,“后來,我在城外的亂墳崗之地找到了你,當時本想著給你一個活下去的理由,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愿意照顧你一輩子。可偏生你卻又告訴我,那陸云濤才是躲在幕后指使沙匪進城的真兇,而且,還將最近這一年里陸云濤是如何糾纏你父親的經歷全都告訴了我,因此才讓我一時憤不平,做出了后來的蠢事。”

  說著說著,他的語氣突然加重了幾分,“陳寒月!那么現在我來問你,當時你與我說的這些,可都是事實么?!”

  陳寒月眼圈微紅,無言以對。

  這時,邊上的花海棠見此不由氣急,便問楊洛,說那么廢話做什么?你就說你到底想不想救回心上人吧?

  而楊洛卻是反問她,我這不是人都已經在這兒了么?你還想要怎樣?跟著又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轉而又追問陳寒月,“對了,聽說陸云濤這個敗類還沒死,你可知道?”

  被這么一問,陳寒月再次保持沉默,但流露在那張絕美容顏上的復雜表情,卻足以說明了一切。

  “那你可又知道么?”

  緊接著,楊洛又轉向花海棠,“哦對了,聽聞江湖傳言,你和那個敗類的關系非同一般,也不知是真是假?”

  “你給我閉嘴!”

  花海棠霎時怒意滿面,飽滿的酥胸起起伏伏,可見著實是被某人氣得不輕。

  隨后,便有一個黑袍人從花海棠身后走出,緩緩地摘下帽兜,露出真容。

  楊洛一看,不由笑了,不過在那笑容中,卻是充滿了苦澀與心塞。

  陸云濤果然還沒死。

  這對于他來說,或許并不是壞事,反而還是一件好事。

  可是通過這件事,卻讓他看清了很多東西。

  比如:虛情假意。

  比如:利益熏心。

  再比如:沖冠一怒為紅顏,紅顏一笑卻是為了……

  突然,他很鄭重的看向陳寒月,問道:“要是如此看來,我可以理解為你們都是一伙的么?”

  陳寒月依舊是保持無語。

  如果說她在第一次欺騙楊洛時,是因為師命難違,那么現如今再次去欺騙對自己一往情深的這個男子,那又是何理由呢。

  所以,她不想去回答,更不想去面對這個事實。

  旋即,花海棠也就放下了手中劍,冷冷地笑了起來。

  事已至此,還有什么可裝的,索性也就攤牌了唄。

  楊洛沒再多說什么,甚至連陳寒月都沒再去多看一眼,轉身就要回去,卻不料竟被陸云濤一個閃身給攔了下來。

  楊洛就問他,“怎么,難不成你還想再死一回?”

  陸云濤也不跟他廢什么話,刷的一聲拔劍出鞘,便是直刺其咽喉。

  也許放在數月前,這一劍必定會要了楊洛的小命,不過今日的楊洛,卻已是今非昔比。

  他只是不疾不徐的一個側身,便已躲過這一劍,而后順勢踢出一腳,精準無比的落在對方心窩處。

  然而僅是這一下,便把陸云濤蹬飛出了老遠,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沒起來。

  按理說這也并不應該。

  陸云濤好歹也是花海棠用心培養出來的心腹,委實不該這么差勁才是。

  可要怪也只能怪他太不把楊洛當回事,本以為對付這么個菜瓜,一劍斬之也就是了,卻不想竟因一時疏忽大意,而導致自己丟了人、現了眼,這不是活該又是什么。

  見楊洛出盡風頭,就那么大搖大擺的想要重返霧瘴中去,原本花海棠也是咽不下這口氣要出手的,可就在她尚未動手之前,卻另有一人先行按耐不住。

  不是別人,正是夏安。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夏安又豈會錯過這么好一次除掉眼中釘的機會?

  當即一個縱躍,便已是攔在楊洛面前,那雙充滿敵意的眸子,就好像要把對方生吞活吃了一般,“楊洛!我們之間的賬是不是也該清算一下了。”

  而楊洛卻依舊是那一副吊兒郎當的痞相,對于夏安的出現,似是一點都沒覺得奇怪,反倒竟還略帶著幾許戲謔的與其打了聲招呼,“哎呦,這不是夏管事嘛,這又是哪股子邪風把你給吹到這里來了。”

  “哼!你小子少在我面前陰陽怪氣的,一個將死之人,就算再多讓你痛快痛快嘴,還不是遲早都要去見閻王。”

  夏安倒是一副好性子,當下也不急于動手,或者也可以說,他本就沒把楊洛當成能有資格與其一戰的真正對手。

  在他想來,要想殺死楊洛,就如同是碾死一只螻蟻般,根本無需浪費自己多大力氣。

  甚至,他還抱有著那么一絲幻想,希望看到楊洛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饒命的衰樣,然后,再讓其在不甘與恐懼的情緒中結束生命,如此一來,才能讓他更為解氣!

  只可惜,他的這一幻想卻并沒能如愿,楊洛的偏激與固執,以及那玩世不恭的心態,著實是令得他氣不打一處來。

  因此,他旋即也就改變了主意,大步直奔楊洛而去。

  不過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楊洛看上去居然依舊還是沒有流露出絲毫膽怯之意,反而還表現出一副躍躍欲試的積極態勢。

  這可就不免有點邪了門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