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28章 主心骨歸來
  隨著夏木靑和金石先后發布了號令,青幫弟子和石幫弟子也都先后有所行動起來,直撲退無可退的那一眾殘余勢力沖殺過去。

  而也就在這時,崖壁前的這一塊空地上,竟是詭異的起了霧。

  起初時,他們還不覺得什么,可眼見這片霧氣是越來越濃重,擴散面積是越來越大,這就不禁讓他們心有余悸了。

  “這!這是……”有人咂舌。

  “莫非……這是一片毒瘴不成?”有人猜測。

  總而言之,遇見了像這種突如其來的詭異狀況,他們的理智告訴他們,最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就這樣,連夏木靑跟金石的最后盤算也因此而告吹。

  近來也不知是走了什么霉運,每每到了關鍵時刻,總是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意外。

  到了這個時候,顯然他二人也都已然意識到事出反常必有妖。

  原本算計得好好的,甚至連此番行動中的每一環細節都已考慮在內,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可是到頭來呢,結果卻并不盡人意,這又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呢?

  是環節上的漏洞?

  還是人為因素所導致?

  “楊洛!你給老子滾出來!別以為在背地里鼓搗些見不得光的小把戲,老子就猜不到是你!”

  正當夏木靑和金石匪夷所思之際,一個憤怒的聲音在己方陣營中突兀響起。

  不是別人,赫然正是夏安。

  夏安和夏夜可謂是夏木靑的左膀右臂,之所以將他二人全都帶來,可見夏木靑對此番行動有多重視。

  不過,也正是因為夏安的加入,或者也可以說,正是因為夏安另有目的的加入,這才導致了他們這一路上處處碰壁。

  而事到如今,本就心中慪火的夏安也不知是抽的哪股子邪風,居然第一時間就把這晦氣的克星聯想到楊洛身上,甚至讓得楊洛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說……是自己做事不夠謹慎,提前暴露了馬腳?

  還是說……這純粹就是夏安瞎貓撞上死耗子、胡亂瞎猜的?

  在那一片霧瘴中,楊洛神不知鬼不覺的已現身在趙山河跟唐野近前。

  而這片毒瘴,自然也就是蛇小寶鼓搗出來的。

  乍一見到楊洛的歸來,趙山河跟唐野自是心中歡喜無比。

  “楊洛,珈藍姐和方師兄都受了傷,這次是我們大意了,想不到金石竟也在背后和夏木靑摻合在一起。”

  許是覺得很有必要先讓楊洛知道當前局勢,以免在接下來的激戰中錯把敵人當友人,唐野當即便是言簡意賅的交代了這么一番,可卻發現楊洛這家伙似是并沒有多上心,于是又不得不作以補充,“楊洛,金石這個人可謂是品行敗壞、陰險狡詐到至極,適才珈藍姐和方師兄都是因為一時大意,才雙雙遭到了他的偷襲。而且,他手上的那一柄‘青金劍’,又是一柄鋒銳無比的極品靈劍,等下你可一定要多加提防啊。”

  “提防什么?對付他還用得著我出手么?”

  卻不成想,楊洛竟是語出驚人的冒出這么一句來。

  “怎么?難不成你是打算就這么一直躲在霧瘴里不出去?當縮頭烏龜?”

  聞言,唐野的情緒略微顯得有些激動。

  其實這也難怪,眼看著那么多同門被無情屠殺,她身為一名根正苗紅的宗門真傳弟子,又怎能咽得下這口氣?

  要不是她這一身修為根本無法阻止這場悲劇的上演,也不會忍氣吞聲到現在。

  可理智卻是告訴她,自己的隱忍是對的。

  不然,即便是她一時忿不平的沖將出去,到頭來真要是被對方擒獲,亦或是同珈藍、方子墨一樣受了重創,豈不反而成了累贅?

  “當縮頭烏龜又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我們又不急!”

  楊洛似是早已做好了打算,饒是此時的唐野向他投來極其憤怒與肅殺的眼神,他也仍是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那一副漫不經心和不緊不慢的懶散神態,著實讓人有種想打人的沖動。

  同時,任憑夏安在外面叫罵個不停,他就是不理不睬,恍若進入忘我無人之境。

  待到后來,還是趙山河見勢不妙,替他打了個圓場,“呵呵,我說唐姑娘啊,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又何必跟自己人過不去呢,想必楊洛之所以會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要不,咱先聽聽他的解釋?”

  言罷,還沖著楊洛使勁眨眨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兄弟啊,我可是只能幫你到這兒了,至于接下來該如何去做解釋,那可就要發揮你的擅長啦。

  楊洛掏了掏耳朵,旋即倒也聽勸,偏頭就對唐野說:“唐姑娘,你又何必急于一時呢,這一切都在本軍師的運籌帷幄之中,要想與其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又有何難,不過,總要選對有利于我們的時機吧。”

  得嘞!這家伙實在是入戲太深,到現在都還沒從總軍師的角色里跳脫出來呢。

  聽了這樣一席話,饒是知他懂他總是遷就他的趙山河都不禁是感到胸口一陣發悶,就更不要說本就氣不順的唐野了。

  他二人皆是用一種鄙視的眼神凝視著楊洛,但后者卻偏生是不以為然,仍舊自顧自地在那兒繼續說著,“哎,不是我說你們兩個,你們倆呀,就是性子太急了些,有那么句老話不是說得好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現在這個時候,你們急也沒用。”

  “不是!楊洛,你這又是到底想說什么?”

  趙山河不停地搓著手掌,臉上露出一副無比膩歪的表情。

  而唐野也是一臉無奈地神情,看向楊洛的眼神中,仿佛正在燃燒著兩團炙熱火焰。

  “呃!我是不是講得太深奧了,你們倆都有些沒聽懂?”楊洛旋即又問他二人。

  見這二人也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跟著他又正色道:“其實吧,這也不是很難理解。要是我沒猜錯的話,當前外面那些人應該是都有服用過‘瘋魔丹’,其戰力何止要強過平時數倍,我們若是選在這個時候去跟他們硬拼,不免實在不理智。莫不如當下就躲在這毒瘴里,量他們也不敢輕易闖進來,待到那‘瘋魔丹’的藥效消散以后,便是我們同他們決一死戰之時,這樣才能將我們的損傷降到最低嘛。”

  “你是說……他們全都服用過瘋魔丹?”趙山河好奇地問他,“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楊洛淡然回道:“我當然知道啦。因為,夏安曾派人追殺我時,那幾個追殺我的人就是曾服用過瘋魔丹。再者說了,你們也不仔細想一想,若是他們沒有服用過短時間內可以提升戰力的猛藥,又怎么可能會擁有如此彪悍的戰力?”

  “嘶!那要真是這樣的話,可就奇了怪了,一下拿出這么多瘋魔丹,他們的瘋魔丹又是從何而來呢?”唐野在一旁低聲自語,若有所思。

  “是啊,這就得問一問林二當家和熊三當家了。”

  直至楊洛把話說到這兒,唐野和趙山河這才發現,立于楊洛身后充當保鏢角色的并非只有蛇小寶和黑鴉二位,居然還有另外兩人。

  這二人倒也不陌生,正是曾在象城酒樓里見過的林峰和熊戰。

  許是一直都在留意楊洛等人的對話,當下也不用楊洛再次重復去問什么,林峰便是很自覺地給出了回答,“稟主公,近年來夏木靑和肖老大往來期間,確實是從海沙幫買去了不少瘋魔丹。”

  “哦?那你們海沙幫又是從何得來的這瘋魔丹呢?”楊洛隨口問著。

  “稟主公,這瘋魔丹只需要瘋魔巨人少量精血作為主材料,便可煉制出很多,而我們海沙幫每年都會同瘋魔巨人一族開戰,要想獲得他們的一些精血,還不是再容易不過。”林峰不假思索的回道。

  “嗯。”

  楊洛點頭,旋即又蹙了蹙眉頭,問道:“可是這瘋魔丹又是出自于何人之手煉成的呢?莫非在你們海沙幫里,也有煉丹師?”

  “有!主公可能還尚且有所不知,一直躲在幕后的那位肖老大,便是一位品級很高的煉丹師。”

  聽了林峰的這一番回答,不僅是楊洛頓時感到一陣發懵,甚至就連邊上的唐野、趙山河、蛇小寶、黑鴉也都是一頭霧水。

  肖老大不是已經死掉了么?

  怎么又冒出另一個肖老大來?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嬌喝從霧瘴外傳來,不由令得楊洛的小心臟沒來由的緊繃一下,“楊洛,你不妨看看她又是何人?”

  順著這個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楊洛的瞳孔一陣急劇收縮。

  原因無他,只因這個聲音的所指之人,可不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陳寒月’。

  這下,就如同是晴天霹靂一般,讓得他的心神跟思路全都徹底亂了,“寒月姑娘,難道……”

  “楊洛,你要是再不自己出來的話,那可就休要怪我們對你的女人下手啦。”

  開口說話的,正是陳寒月的師姐‘花海棠’。

  她手持一柄寒光閃閃的上品靈劍,架在陳寒月白皙的脖頸上,也分不清是個騙局,還是假戲真做。

  實際上,她之所以此時拿陳寒月來作為要挾,也是意識到再這么拖下去恐對己方大不利,恰巧又從夏安口中獲悉了楊洛正在對方陣營中,所以才妄圖以這種方式來逼出對方派人來營救,就算這小子在對方陣營中沒占據多重的分量,至少能讓對方內部引起動亂也好。

  畢竟,她可是見證過這小子犯起渾來有多沖動,眼下剛好可以利用這一點,給對方制造出可大可小的麻煩,倘若到時真能引起對方的內亂或內斗,自然也就是她們發起總攻的最佳時機。

  由此可見,這個女人的心思不可謂不縝密與歹毒。

  而陳寒月也不知是和她這個師姐串通一氣商量好的,還是真的受人所迫,不過,瞧那一副楚楚可憐的小模樣,卻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

  她就那么孤立無援地佇立在原地,整個人的精神略顯茫然跟恍惚,就同數月前一樣,佇立在那亂葬崗之地的一座墳包前,也是這般孤寂與憂傷,看得楊洛不自覺地回憶起了那一段歷歷在目的往事。

  陳寒月:“我想一個人多待會兒,城外很不安全,你還是先回去吧。”

  楊洛:“寒月姑娘,逝者已逝,你又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呢。”

  陳寒月:“是啊,家人都已離我而去,就只留下我一人在這世上,難道這就是不可逃避的命運么?”

  楊洛:“人的命運也許不可改變,但人的一生卻未嘗不可以通過努力活得更精彩,難道你認為這樣折磨自己,就能讓死去的家人安息么?沙匪兇殘,喪盡天良,難道你就不想有那么一天,能為他們報仇雪恨么!”

  陳寒月:“是啊,全家人的血海深仇尚未得報,我又豈能安心赴死呢……陸云濤!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只要我陳寒月還有一口氣在,勢必要將你的惡行公布與眾!”

  腦海中的畫面戛然而止,當楊洛再次看向霧瘴外的陳寒月時,眼眶不禁是有些濕潤。

  也不知是因為觸景生情、還是其他什么原因所導致,在他沉默了半晌后,終是沒能按耐住內心跌宕起伏的情緒,偏頭對蛇小寶和黑鴉叮囑了句,‘我出去一趟,處理點個人私事,你們倆務必要保護好大家’,便是獨自朝霧瘴外走了出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