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25章 隱藏的叛徒
  須知,平日里昆侖四杰之間本就是誰都不服誰,當下剛好可以借此機會除去同門競爭對手,他們又怎會不珍惜這么個難得的機會呢?

  尤其是方子墨、金石和珈藍這一方,以三敵一,還占據著絕對優勢,更是不可能就這么輕易善罷甘休了。

  不過,他們三位在動手之前也必須要想出個名正言順的由頭才行。

  畢竟,這個夏木靑乃是煉丹堂培養出的一代杰出弟子,不看僧面總是要看佛面的,倘若就這么被他們給圍殺,事后姑且不去考慮掌教那里該如何交代,單是煉丹堂這一關,怕就不是那么好過的吧。

  “夏木靑,你身為昆侖四杰之一,居然將宗門門規視若無睹,勾結沙匪,殘害同門,今日你若主動投降,跟我們回去向掌教領罪則罷,若你仍是執迷不悟,可就休要怪我等不念同門之情義了。”

  方子墨默默運足內力,語重心長的說出這樣一番話,縱使還隔著老遠,都能讓人聽得格外真切,其心機可見不是一般的深。

  而夏木靑的頭腦自然也不是白給的,當然也清楚方子墨是何居心,不過,他卻并沒有向對方低頭的意思,那一副不以為然的冷漠神情,反倒給人一種看不透的高傲感。

  “夏木靑!子墨師兄已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知好歹,那可就怪不得我等對你不客氣了。”

  緊接著,是珈藍第二個開口。

  顯然沒打算給夏木靑留有太多考慮時間。

  倒不是她利欲熏心、表里不一,只因她本就是個嫉惡如仇的剛烈女子,當親眼見證了夏木靑勾結沙匪的事實后,不禁讓她回憶起了某人早就已經預料到的結果,以及順帶還提及到的諸多卑劣事跡,像這種十惡不赦的偽君子,在她看來,實在是沒什么好同情的。

  “哈哈哈哈……”

  卻不成想,原本神情冷漠的夏木靑也不知是抽的哪一股子邪風,竟在聞言后肆無忌憚的狂笑起來。

  “你又笑什么?”

  方子墨冷聲發問,那一雙宛若寒潭般的眸子盯向夏木靑,就仿佛是在盯著一個將死之人。

  夏木靑也不怵他,就那么與其對視著,回話的言語也是絲毫不留情面,“哈哈哈,我笑你們這對狗男女呀,想要置我于死地就直說嘛,又何必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你……”

  方子墨聞言,臉色瞬間一冷,不過臉色雖是冷的,這心里面卻是熱的。

  一直以來,他對珈藍單相思這件事已經在同門之間算不上是什么秘密,雖說對方始終都是不肯接受自己,但他卻從未放棄過追求的執念。如今饒是被夏木靑指桑罵槐的將他二人說成是一對狗男女,竟也讓他隱隱感到一絲慶幸。

  不過對于這番惡語相傷,珈藍可就忍不了啦。

  她把自己的貞潔和名譽看得何其重要,豈容夏木靑就這么信口雌黃的給糟蹋了。

  至于回應夏木靑的,自然就是她手中的劍了。

  跟夏木靑的佩劍一樣,她手中這把劍也是一柄上品靈劍,三尺長,三指寬,當劍身離開劍鞘的剎那間,便給人一種銳不可擋的壓迫感,只是下一個呼吸,那銳利的劍鋒便已到了夏木靑胸前,這一下要是落得個實誠,恐怕夏木靑這條小命就要交代在這兒了。

  然則,就在那一道凌厲劍鋒即將臨身之際,夏木靑卻好像早有防備似的,身形向后一仰,整個人順勢倒飛出幾丈開外,其優雅的姿態,就宛如是被微風吹走的一片樹葉,給人一種視覺上的美感。

  第一劍落空,珈藍也并未氣餒,只見她手腕輕輕一抖,便是揮出了第二劍。

  這第二劍的速度還要比第一劍快上許多,那凌厲的劍意也是陡然倍增,連人帶劍直奔目標追擊而去。

  夏木靑見此,向后傾斜的身形立馬一個急停,不得不變換方位進行閃躲,但這一次的動作,卻是明顯沒有之前那么優雅。

  如是再三。

  珈藍的劍招是越來越快,劍意也是越來越濃。

  第四劍!

  第五劍!

  第六劍!

  第七劍!

  直到她一鼓作氣的揮舞出第七劍時,夏木靑就連閃躲的身形都顯得有些急促跟狼狽,但卻依舊沒有選擇硬接。

  只因他對珈藍所修習的劍招也有過仔細研究,若純以剛猛、霸道而論,甚至還要比方子墨的劍招更勝一籌。

  面對像這種拼命三郎式的打法,任誰都不禁會感到頭疼,除非自身修為遠在對方之上,不然一旦與之硬拼起來,必將是討不到半點便宜。

  然而,就在他規避開這第七劍之后,其嘴角旁卻是不自覺地泛起一抹冷笑。

  噗!

  “珈藍……小心!”

  這個略顯急切而又無力的聲音是從珈藍身后傳來的,待珈藍得到提示反應過來時,方子墨已然用自己的身軀替她擋下一柄鋒利的劍,而這柄劍的主人,赫然正是金石。

  要說純以修行境界而論,金石要想傷到方子墨本也沒那么容易,即便是偷襲也沒那么容易得手,不過他所偷襲的目標,卻并非是方子墨本人,而是其最為在意的珈藍。

  如此一來,為了保證心上人不受到傷害,方子墨也只能是當機立斷的做出極端抉擇,拼著自己的肉身之軀遭受重創,也要替珈藍擋下這一劍,結果,自然也就讓金石得手。

  見方子墨因自己才受了重創,珈藍自然不可能對此無動于衷,當即只能是收住劍招,轉而來替方子墨解圍。

  “金石!掌教對子墨師兄的器重,你也是知道的,今日你的所作所為,可有考慮過后果?”

  珈藍向來不喜多言,但在眼下這個時候,卻是不得不多說幾句。

  這一劍把方子墨傷得可是不輕,若是不能說服對方及時收手,方子墨的性命可就真的是堪憂了。

  卻見金石冷聲一笑,言道:“呵呵,既然我都已經出手,難不成你還天真的以為,今日你們還有可能活著離開么?”

  說話間,他手上的力道也隨之加大,使得刺入方子墨胸口的劍鋒又深入寸許,疼得方子墨是冷汗直流,竟硬是沒吭一聲。

  “嘖嘖嘖嘖……一個男人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饒是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楚,也決計不能表現出懦弱的一面,對么?”

  金石繼而又向方子墨奚落著。

  而方子墨卻是猛地抬起頭來,眼中滿是倔強與狠厲之色,不卑不亢的回道:“的確,你說的這句話我也贊同,不過,這句話從你的嘴里說出來,實在不配!一個弱者,又怎配去同情強者!”

  語罷,他的身形突然動了,不是向后,而是向前,與此同時,原本阻止劍鋒入體的手也一下松開,任憑那一柄劍透體而過,運足內勁,猛地向前拍出一掌。

  由于這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金石也來不及去考慮太多,下意識的就選擇了棄劍,可見他對方子墨的畏懼也是發自骨子里的。

  “慫包一個!殺我的機會已經給過你,可惜你卻不中用啊!”

  方子墨咧嘴一笑,那一雙冷若寒潭般的眸子直視著金石,把金石看得不禁是有些發毛。

  畢竟方子墨的實力擺在那里,那可是一位金丹境末期修為且深得掌教器重與傳承的真正強者,面對這樣一位真正強者的拼死反撲,誰又敢篤定不會留有保命后手呢?

  好在,他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這個時候,只要拖到對方失去一身戰力,然后再和夏木靑聯手共同對付一個珈藍,那么贏面還是很大的。

  許是跟他想到了一處,夏木靑在這時也并未貿然出手,任憑珈藍將受傷的方子墨送回到營地后方,他二人相互對望一眼,面龐上皆是流露出會心的笑意。

  跟著,他二人便是各自下達了指令,命令各自麾下向著瘋魔巨人營地發起總攻。

  總攻的號角剛一吹響,本就整裝待發的青幫子弟立刻將早已準備好的瘋魔丹服下,紛紛以瘋魔狀態加入戰斗,再配合上早已打入瘋魔巨人營地內部的石幫子弟里應外合,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不出現任何意外的話,將會是怎樣一個結局。

  估計最多不會超過半個時辰,瘋魔巨人的營地便會被血洗,包括珈藍、方子墨以及珈藍會、墨幫、財神幫、山河會所有人在內,統統都不會留下一個活口。

  當然,也不能留下一個活口!

  若是走漏了半點風聲,那么倒霉的可就是他二位了。

  甚至,他們倆在離開宗門、趕赴賞金大會之前就已曾在私底下商議過,待到事后,要不要將各自帶來的這批麾下也都一并給處理掉,這樣一來,也就沒了后顧之憂,到時就算是宗門追查下來,反正也是死無對證,還不是任憑他二人紅口白牙、隨便怎么說都行?

  可后來,卻又被他二人打消了這個念頭。

  若真要是這么做了,不但在良心上會過意不去,而且這么多年來好不容易才經營壯大的勢力,豈不也要被無形當中削弱?

  最后經過權衡利弊,這才決定各自在會中挑選出對自己絕對忠誠的子弟參與此次行動。

  事后,只要給予足夠好處跟利益,自然也就不會有人把這件事給說出去。

  畢竟此番行動大家都有參與,手上也都是沾染過同門的血,若真要是遷怒到了宗門那些個冥頑不靈的老家伙,他們又將會落得個怎樣下場?

  但凡是個聰明人,想來就不難做出個理智的抉擇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